第90章

男人嘛,都懂的。

有了這個小插曲,杏黃醫館的氣氛一下子變得融洽許多,空氣充滿歡快的味道。

眼見再沒有看病的人,蘇奕長身而起,道:“帶我去居住之地看看。”

胡銓連忙叫上兩名小廝,當前為蘇奕帶路,通過杏黃醫館後門,很快就來到位於後方的一座清靜庭院內。

......

與此同時,距離杏黃醫館不遠處,一座茶肆中。

“吳老,你看這張藥方,所用藥材和藥引,簡直是神來之筆!”

一名中年贊嘆。

他名譚峰,杏黃醫館的醫師之一。

在他旁邊,還坐著兩人,一個是白發蒼蒼的老者,一個是膚色黧黑的冷峻男子。

前者名吳廣彬,是名揚廣陵城的老醫師。

後者名魏通,和譚峰一樣,皆在杏黃醫館做事。

只不過得知蘇奕這個贅婿要接掌杏黃醫館後,三位醫師皆各找借口,躲在了這茶肆內,等著看蘇奕被轟走。

可誰曾想,他們等待許久,也沒見到這樣一幕發生。

反倒是等待在杏黃醫館外排隊的病人,全都得到了一一診治!

這讓吳廣彬三人皆詫異,忍不住將一些病人叫到茶肆,詳細詢問看病的經過。

Advertising

結果卻嚇了一跳。

蘇奕這在文家無足輕重的贅婿,竟真的精通醫道!

“吳老,那蘇奕救治‘應聲蟲’的手段,讓我都大開眼界。”

魏通感慨。

之前有個病人,每次開口說話,腹中必有聲音重復響起,就如體內藏了什麼邪惡東西。

可蘇奕卻說,病人是誤吃了“應聲蟲”,拿過一部藥典,讓病人一一去念藥典上的藥草名字。

病人每念一個藥草名,腹中必有聲音重復一次。

直至念到“雷丸草”三字時,腹中的聲音卻不吱聲了。

蘇奕當即吩咐小廝,取來一株雷丸草,讓病人吞服,果然是藥到病除,病人直接就嘔出一只指甲蓋大小的蟲子,正是應聲蟲。

旁邊的譚峰也跟著感慨,“還有銀針刺臂救病的手段,同樣神異莫測,我竟都參不透其中的玄妙。”

自始至終都一言不發的吳廣彬猛地起身,大步朝杏黃醫館走去。

“吳老,你這是要去作甚?”

譚峰和魏通連忙起身。

“自然是跟姑爺道歉!”

吳廣彬頭也不回道。

Advertising

譚峰和魏通對視一眼,皆快步追了上去。

......

杏黃醫館後方的一座庭院。

三間灰瓦房屋呈品字形錯落,一側還有菜畦和藤架,庭院中央是一株粗大蒼勁的槐樹,槐樹旁是一口水井,井蓋被鏽跡斑駁的鎖鏈封著。

由於很久沒人居住,庭院中到處可見灰塵、雜草、蛛網。

已快晌午,陽光灑下炎熱。

胡銓指揮著兩名小廝打掃庭院、添置物品。

蘇奕則佇足在槐樹下,打量著這座庭院,眉頭微微皺起。

“姑爺,這庭院荒廢了數年時間,但只要收拾一下,居住起來還是很方便舒服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