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時間流逝。

等待看病的人們終於變得稀少起來。

蘇奕揉了揉眉尖,目光不經意一瞥,卻見一名小廝拎著茶壺給自己沏了一杯熱氣騰騰的藥茶。

“姑爺,喝點水潤潤嗓子吧。”

小廝恭敬而謙卑。

一側的胡銓等人也都含笑看著這一幕。

到了此時,他們這些杏黃醫館的老人全都被蘇奕的手段徹底折服了。

內心之震撼,溢於言表。

“唯有真正的實力,才能讓人真正的心悅誠服。”

不遠處,目睹這樣的變化,黃乾峻心頭也一陣翻騰。

他隱約明白,為何自己父親非要自己找機會也要跟蘇奕多接觸了。

最初時,這些個杏黃醫館的家伙個個眼高於頂,倨傲無禮。

可現在,盡皆低頭嘆服!

是蘇奕以勢壓人?

不,是他用自己那堪稱不可思議的醫道手段,於無聲息之間,便折服全場所有人!

蘇奕端起藥茶飲了一口,這才說道:“從今天起,我會居住在杏黃醫館。”

Advertising

胡銓當即道:“姑爺,咱們醫館後邊就是一座閑置的庭院,待會我便派人去打掃一番,再為您添備一些生活起居所用的物品。您看是否還需要漿洗衣物的奴僕、端茶倒水的侍女和做飯的廚娘?”

蘇奕搖頭道:“不必了,把庭院打和房屋掃干淨便可。”

胡銓點頭記在心中。

他本就是杏黃醫館的管事,操持著各種瑣屑雜事,現在被蘇奕折服後,已經心甘情願為蘇奕這位新掌櫃效命了。

“以後這杏黃醫館的一切事情,還得由你來操持,大家各做各事,而我只負責錢款和賬目。”

蘇奕吩咐道,他可沒打算把一切時間和精力都耗在醫館上。

想了想,蘇奕又補充了一句:“當然,若遇到無法救治的疑難雜症,也可以來找我,至於一般的病症,交由醫館的醫師便可。”

剛說到這,一名魁梧如鐵塔般的大漢走進了醫館。

胡銓等人一下子就認出,這大漢最初時候曾來過,可當得知吳廣彬醫師不在,罵罵咧咧扭頭就走了。

而現在,他竟去而復返了。

“那個......蘇公子,之前是俺太過無禮,還請您見諒。”

大漢有些尷尬,朝蘇奕抱拳致歉。

“你是否還不曾婚娶?”

蘇奕眼神有些古怪。

大漢連忙點頭:“正是。”

Advertising

蘇奕便拿起紙筆寫了兩個字,遞給了大漢,“你沒病,照這兩字做便可,不出三個月,便可徹底恢復。”

大漢拿過來紙張一看,不禁疑惑:“戒......這第二個是什麼字?”

胡銓他們都不禁好奇,湊了過去,一看之下,無不哄然大笑。

“兄弟,此字念‘挊’,左邊是手,右邊是上下,合起來念就是戒挊,嗯......你總該明白是什麼意思了吧?”

胡銓笑容曖昧,指點道。

魁梧大漢一呆,猛地明白了過來,那黝黑的臉膛頓時漲紅,窘迫無比,羞得掩面而去。

“哈哈哈哈哈哈......”

這時候,黃乾峻才明白過來,捧腹大笑,“這家伙長得如此魁梧,卻竟然喜歡單手互搏!”

胡銓等人都嘿嘿直樂,笑容曖昧。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