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胡銓笑說道。

蘇奕冷不丁說道:“這裡以前是不是發生過一些不好的事情?”

胡銓一呆,皺眉思忖半響,道:“說起來,我倒是想起一件事。”

“大概九年前,這座庭院中住著咱們杏黃醫館的一位醫師和兩名藥徒,可卻在一天晚上,忽然全都死了。”

胡銓指著一側被鎖鏈封住的水井,“那位醫師溺死在了這一口水井中,打撈上來時,皮肉都腐爛掉了。而那兩名藥徒的屍體,則化作干癟的皮囊,懸掛在了這一株槐樹的枝椏上。”

說著,他又指了指頭頂上方的槐樹枝。

蘇奕眸光閃動,問道:“變成了干癟的皮囊?是否是血肉和內腑全都無緣無故找不到了?”

胡銓詫異道:“姑爺如何得知?”

蘇奕沒有解釋,道:“也就是從那時起,這座庭院就荒廢了下來?”

“正是,大家都說這裡是凶宅,呃......姑爺,我可不是有心讓您住這裡,而是咱們杏黃醫館能住的地方,就此一處。”

胡銓飛快解釋,有些惴惴不安。

蘇奕笑了笑,道:“不礙事,在我看來,這裡倒是挺不錯的。”

黃乾峻獻殷勤道,“蘇哥,這麼大庭院,您一人住著難免寂寞,要不我去找一些妙齡少女來侍奉您吧?模樣和性格保證讓您滿意!”

蘇奕似笑非笑:“在你心中,我就是那種驕奢淫逸的人?”

“蘇哥您別誤會,我哪敢啊。”

黃乾峻額頭直冒冷汗,連忙否認,他這才意識到,自己用力過猛,拍馬屁拍到馬蹄上了。

Advertising

卻見蘇奕略一沉吟,道:“幫我去做一件事,去集市上抓一只雄雞,越威猛越好,另外,准備一些新生的柳枝,一截三尺長、十年火候的青桃木。”

准備這些玩意作甚?

黃乾峻心中雖無比奇怪,可能被蘇奕指使著辦事,已經讓他欣喜若狂,忙不迭轉身就走。

“蘇哥您稍等,我去去就回!”

聲音還在回蕩,人已經不見了。

胡銓不禁暗自感慨,這黃乾峻何等跋扈的惡少,卻竟對姑爺俯首帖耳,還真是讓人大開眼界!

“姑爺,您准備這些作甚?”

胡銓也好奇。

雄雞、桃木、柳枝......這些似乎都是游方道士驅鬼除邪的東西,難道姑爺懷疑這宅邸裡有鬼?

想到這,胡銓心中一顫。

鬼!

對廣陵城尋常百姓而言,並不陌生,有諸多傳聞言之鑿鑿地說,在城外鬼母嶺上,便有凶惡鬼物出沒!

“做些准備,以防萬一。”

蘇奕沒有解釋太多。

這時候,三道身影匆匆走進了庭院。

Advertising

為首的白發老者見到蘇奕,當場躬身見禮,“小老吳廣彬,有愧於心,特來請罪!”

譚峰和魏通兩人見此,也連忙行禮致歉。

蘇奕看了他們一眼,頓時明白過來,道:“不知者不罪,這件事就此算了,以後的杏黃醫館,還需要三位坐鎮,快起身吧。不過,我不希望再有下一次了。”

吳廣彬三人這才都松了口氣。

胡銓也很高興,道:“不瞞三位,姑爺雖然年少,可在醫道上的造詣,卻堪稱精湛絕倫,你們是沒見到......”

他打開話匣子,滔滔不絕地講述起之前蘇奕治病的事情,眉飛色舞。

許多東西,畢竟是吳廣彬他們不了解的,此刻也不禁聽得入神,心中悠然向往。

直至胡銓說罷,他們面對蘇奕時,隱隱都已有敬仰之色。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