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也才知道,火堯這個三徒弟,竊取了鎮壓這片秘境世界的“玄初神鑒”!

怪不得那些叛徒和敵人能夠輕而易舉殺進自己的地盤......

想到這,蘇奕又是憤怒又是悵然。

而此時,青棠忽地邁步走出了靈堂。

她綽約修長的身影宛若遺世獨立,一對美麗而淡漠的清眸掃視天地間,冷冷開口:

“自今日起,當由我青棠獨尊大荒!”

唰!

她身上倏爾掠出一道蒼然劍意,扶搖而上,鋪滿天地間,青濛濛的劍意光雨激射,猶如一道又一道刑天之刃,輕而易舉斬殺一個又一個恐怖身影。

僅僅須臾——

天地如畫,染盡神血!

那剩下的那些恐怖存在無不駭然,皆如墜冰窟,渾身發寒。

“臣服,或者死。”

在這大恐怖的血腥氛圍中,青棠淡漠開口,聲傳九天十地。

“我等願奉女皇為尊!”

“我等願奉女皇為尊!”

這一刻,受青棠的威勢所震懾,那些個諸天大能盡低頭!

Advertising

“這丫頭......”

蘇奕瞳孔微眯,他的心也無法平靜,沒想到青棠的道行都已達到這等地步。

原本,他身為師尊應當欣慰。

可現在,卻只有一種說不出的寂寥和蕭索。

到了此時此刻,他哪會不明白,自己最疼愛的這個小徒弟,過往那些年也另有隱藏?

沒多久,青棠轉身走進了靈堂。

她的目光重新看向那一口青銅棺,躬身行禮,聲音平靜道:

“師尊,徒兒青棠為您守靈七天,也幫您鎮壓了那些叛徒和敵人,已盡了師徒之間的情分。”

“自今以後,將由我一人來繼承您所留的一切。”

說話時,她邁步上前,抬手按在青銅棺上,輕聲道,

“那九獄劍,不能就這般隨您一切下葬,等徒兒參出此劍中的奧秘,自會將此劍歸還。師尊,別怪我打擾您安息......”

砰!

青銅棺蓋被掀開。

只是這一剎,一直平靜而從容的青棠,卻罕見的色變了。

“怎會......”

Advertising

青銅棺內,空空如也。

別說九獄劍,連師尊的遺體都不見了!

將這一切盡收眼底的蘇奕,瞳孔中怒火如沸。

縱然,在決定轉世重修前,他對即將發生的這一切早有准備。

可此時,依舊難以遏制心中的怒意。

但漸漸的,蘇奕眸子中的怒火一點點消褪,到最後已只剩下無盡的淡漠和冰冷。

“當我歸來時,但願你們這些混賬都還好好活著......”

蘇奕那無人察覺到的虛幻身影,就此消散於虛無之中,徹底不見。

......

大荒歷十萬八千年,獨尊大荒九州一個時代的“玄鈞劍主”蘇玄鈞隕落於世,九州共震。

七天後。

玄鈞劍主之徒,青棠女皇掃蕩六合,平定神洲諸天,稱尊於世。

......

五百年後。

大周國,雲河郡,廣陵城。

傍晚,晚霞如火。

松雲劍府外。

蘇奕一個人遠遠立著,在等小姨子文靈雪放學。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