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天地動蕩,戰況激烈。

參戰的那些身影,皆是大荒九州中最頂尖的大能,彼此爭鋒廝殺,那等場景堪稱是恐怖無邊。

在蘇奕眼中,這一切卻可笑又滑稽!

這些混賬,在自己生前畢恭畢敬,唯唯諾諾。

而在自己“死”後,卻竟是這般嘴臉!

“生前和死後,果然是不一樣的。”

蘇奕收回目光,看向了跪倒在靈堂銅棺前的少女身上,神色間泛起柔色,“還好,青棠這丫頭一直都在......”

青棠十三歲時,就追隨在他身邊修行,至今已有一萬八千九百年,在大荒九州之地,她有著“青棠女皇”的封號。

在外人眼中,青棠是高高在上的皇者,統馭萬邦,威鎮九州,縱然是同境人物,都敬畏三分。

可在蘇奕身前,她一直是個小丫頭般的角色,除了修行之外,就侍奉在蘇奕身邊,溫婉而謙卑。

“師妹,你已經為師尊守靈七天,現在再不走,我們注定撐不住!”

忽地,一道高大偉岸的身影走進靈堂,一襲白色戰袍早已破損染血,他剛經歷一場血腥惡戰,渾身散發著可怖的威勢。

毗摩!

蘇奕座下九位關門弟子之首,號“毗摩戰皇”,追隨蘇奕修行三萬九千年。

一直跪倒在棺前的青棠緩緩起身,聲音清冷而淡漠,道:

“師兄,師尊逝去之前,就已讓我們這九位傳人各自離開,為何......你卻又回來了?”

Advertising

毗摩微微皺眉,正義凜然道:“我怎可能眼睜睜看著那些叛徒和敵人毀掉師尊所留的一切?更何況,師妹你不願離去,在此守靈,我身為大師兄,又怎可能離開?”

青棠轉過身,一對漂亮的眸冰冷如刀鋒般盯著毗摩,“都已到了這時候,師兄還不願說實話?”

毗摩瞳孔微凝,“師妹,你這是何意?”

“何意?”

青棠唇角泛起一抹嘲弄之色,“別人不知道,我可很清楚,師兄你對師尊那一把‘九獄劍’可一直念念不忘。”

毗摩臉色微變,略一沉默,忽地笑起來,眼神幽冷,“師妹,你敢說你在此守靈,不是為了此劍?”

青棠並未否認,清美白皙的絕美臉頰上一如從前般平靜,道,“師兄,你說錯了,我留在此地,可不僅僅只為了九獄劍。”

“還有什麼?”毗摩忍不住問。

青棠目光望向靈堂外,看著那諸天神魔激烈廝殺的世界,波瀾不驚道:“師尊生前所留......”

“我全都要!”

話語中每個字都那般隨意和平靜,當說到最後,青棠那修長美麗的身影平添一股迫人的威嚴。

“全都要......”

毗摩先是一怔,而後禁不住大笑起來,臉上盡是嘲諷,道:

“沒想到,咱們這九個傳人中,胃口最大的,卻竟是小師妹你!若師尊在世,看到這一幕,怕是也想不到,他最疼愛信任的青棠,卻竟如此貪婪!”

事實上,蘇奕一直在冷眼旁觀。

Advertising

金翅大鵬和羽化劍庭那些人背叛,他並不在意。

縱然那些大敵殺上門來,他也不在乎。

可當看到最受自己器重的傳人毗摩和最受自己疼愛的青棠也各有圖謀和打算時。

他沉默了。

一些寶物而已,卻讓兩個徒弟反目成仇,何其可悲!

鏘!

忽地,青棠突兀地出手,一劍之間,竟將毗摩重創。

“沒想到,你這賤人隱藏的好深!”

間不容發之際,毗摩抓住一線生機逃出靈堂,聲音中透著震怒和驚慌。

他沒想到,自己這個師妹道行竟遠比他想像中更恐怖。

連蘇奕也吃了一驚,這丫頭原來早已突破了。

毗摩沒有逗留,第一時間逃走了。

青棠沒有追,她一人立在靈堂銅棺前,唇邊泛起譏嘲之色,喃喃道:

“若讓師尊知道,他的大徒弟,卻是第一個勾結六大道門的人,他該會多傷心?”

“還有三師兄火堯,他雖不曾參與進來,但他當初臨走時,卻盜走了‘玄初神鑒’,只此一寶,都足以讓他晉升‘皇境’了......”

Advertising

“可惜,師尊已經逝去,再看不到這一切了。”

青棠一聲輕嘆。

而蘇奕臉色一點點陰沉下來。

他這才知道,自己最信任的那個大徒弟,竟行背叛之舉,引狼入室!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