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你們看,那就是蘇奕!”

“一年前,他還是青河劍府外門劍首,聲名鵲起,可卻因為一場變故,令得修為盡失,成了文家的的上門女婿,可悲可嘆。”

“可惜了文靈昭這樣一個大美人,何等的風華絕代,是咱們廣陵城公認的第一美人,卻竟嫁給這樣一個廢物,唉!”

......

正值放學的時候。

從松雲劍府中走出的身影,無論男女,當看到遠處蘇奕的身影時,神色都變得有些異樣,議論聲隨之響起。

蘇奕唇角泛起一抹無奈,又感覺有些好笑。

他已經很久沒有體會過這種“待遇”。

遙想前世時,大荒九州之地,古往今來數不盡的風流人物競爭鋒。

六大道門屹立,俯瞰人間。

三大魔宗盤踞,兵鋒亂世。

有諸天神佛叱吒風雲,掀起大世之帷,血染江山如畫。

然,獨尊大荒,劍壓九州天下十萬八千年者,唯他蘇玄鈞一人耳!

強如屹立青冥之巔的‘皇境’存在,也得斂眉垂眸,恭稱一聲“尊上”。

“這若讓前世那些老家伙們見到這一幕,怕是非笑破肚子不可......

蘇奕暗自搖頭。

Advertising

此刻的他,身影頎長瘦削,臉龐清雋,一身青色布袍,負手而立,渾身散發著淡然、閑適之氣。

“不過,他們有一點說的不錯,如今的我,的確不堪了一些......”

蘇奕眸光微斂,陷入沉思。

他這具身體,本是大周玉京城蘇家一名備受冷落的庶子。

五歲時,母親“葉雨妃”重病不起,撒手人寰。

十四歲時,進入雲河郡“青河劍府”修行。

僅用兩年時間,十六歲的他便一躍成為青河劍府外門第一傳人,擁有“外門劍首”的美譽。

可因為一場變故,令他修為盡失。

不久,在玉京城蘇家力量的安排下,讓他成了這雲河郡廣陵城三大宗族之一“文家”的上門女婿。

“不過,無論前世今朝,誰又知道,現在的我,早已不是以前的我了......”

蘇奕心中湧起異樣情緒,眼眸深處隱然有說不出的光在湧動。

鏘!

似乎感應到蘇奕的心思,一縷清冽幽冷的劍吟在他腦海中響起,旋即又沉寂下去。

那是一柄神秘仙劍。

劍名“九獄”!

Advertising

此劍被九重“神鏈”禁錮。

一年前,在青河劍府“論劍試煉”的前一天晚上,

當蘇奕一舉將修為突破至“聚氣”境時,腦海中悄然浮現出了“九獄劍”虛影。

而為此付出的,則是一身的修為。

這也是蘇奕當初修為盡失的真正原因。

入贅文家的這一年裡,蘇奕日日夜夜都在感應腦海中的九獄劍,試圖解開此劍秘密。

而就在三天前的晚上,蘇奕再一次嘗試與“九獄劍”溝通時,意外解開了此劍上的第一層封印。

也由此覺醒了前世那屬於‘蘇玄鈞’的記憶。

“恍如一夢十七年,今朝方知我是我,南柯一夢,概莫如是!”

蘇奕心中自語。

現在的他,也才十七歲而已,風華正茂,少年意氣,恰似朝陽初升,一切充滿希望。

“眼下的我,處境雖窘迫不堪,可憑借前世的經歷和手段,想要改變這一切,根本談不上多大的問題。”

蘇奕負手於背,眸光轉動時,偶爾給人以和年齡不相符的滄桑深邃感,那是一種歷經世事浮沉後所留的一抹淡然。

“不著急,我此次轉世,為的是打破前世所遇的修為壁障,以證無上劍途。”

“如今,人間尚好,青春尚早,早晚有一天,自當重返大荒九州,好好跟那些個孽障算一算前世的賬!”

蘇奕腦海中悄然浮現出前世一幕幕畫面。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