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魏崢陽。

青河劍府外門弟子,雲河郡城頂級大族魏氏的嫡系子弟。

僅僅這等身份,已足夠讓文家上下敬畏。

“原來是魏師弟。”

蘇奕微微點了點頭。

在青河劍府修行的三年中,魏崢陽一直視自己為競爭對手。

可那三年裡,任憑魏崢陽如何努力,也一直被自己穩穩壓上一頭。

換而言之,那三年,魏崢陽一直活在自己的陰影中!

此時,魏崢陽目光肆無忌憚打量蘇奕片刻,忽地長聲一嘆,慨然道:

“誰沒想到,堂堂青河劍府外門劍首,一眨眼間,卻跌落凡塵,不止修為盡失,還成了上門女婿,何其可悲,何其可嘆?”

聲傳大殿,回蕩不休。

眾人神色變得異樣起來。

蘇奕似笑非笑道:“看來,魏師弟是忘了以前的教訓,要不我幫你回憶回憶?”

一句話,卻似戳到魏崢陽的痛處,想起了一些不堪回首的往事,臉色都漸漸陰沉下來。

“蘇奕,不得對魏公子無禮!”

族長文長鏡霍然起身,厲聲呵斥,眼神冰冷透著威脅。

Advertising

蘇奕雖然早清楚文家上下瞧不起自己,可還是有些意外。

堂堂文氏族長!

卻在眾目睽睽之下,幫一個外人威脅自家的女婿?

再看文家其他大人物,神色間都帶著若隱若現的不屑和冷意,沒人感覺文長鏡此話有任何不妥。

無疑,在他們心中,自己這個贅婿如同擺設,可以任憑拿捏。

“如此,也好。”

這一刻,蘇奕神色變得愈發淡然了,只不過心中,已徹底劃清了和文家的界限。

“蘇奕,我可不是專門從雲河郡跑來看你笑話的!”

魏崢陽冷然開口,在座文家眾人對蘇奕的態度,被他盡收眼底,心中愈發有恃無恐。

“哦,那是為了什麼?”蘇奕道。

魏崢陽唇角微翹,眸光如鷹隼般盯著蘇奕,伸出兩根手指,一字一頓道:

“我此來,只為兩件事。”

“一,明天,我會和靈昭一起前往天元學宮中修行。你放心,我會好好照顧靈昭姑娘的,保證不讓她受到半點委屈!”

“二,記住你的身份,一個修為盡失的上門女婿罷了,根本不配和靈昭在一起!”

“他日,我再來文家時,必會幫靈昭解除婚契,而你蘇奕......必將被掃地出門!”

Advertising

“到那時,若你吃不上飯,可以留在我身邊當個奴才,我不介意花錢養一個廢物!”

言辭鏘然,擲地有聲。

魏崢陽鷹視狼顧,睥睨自信,盡顯傲意。

大殿寂靜,鴉雀無聲。

眾人神色異樣。

不管如何,蘇奕和文靈昭終究是夫妻。

可魏崢陽卻當著所有文家大人物的面,說出這番話,這無疑是對蘇奕最大的侮辱!

不過,魏崢陽話中的意思,也讓族長文長鏡和那些大人物有些不自在。

可卻沒人敢說什麼。

魏家,乃是足以影響雲河郡十九城的頂級大族!

而魏崢陽是魏家當今族長的嫡子,身份之尊貴,遠不是他們文家敢去開罪。

反倒是琴箐眸子一亮,仔細打量了魏崢陽一番,再拿蘇奕對比,心中愈發不是滋味。

若自己女兒嫁的是這位魏公子......文家哪個不開眼的還敢小覷自己?

讓人意外的是——

哪怕遭受這般大辱,蘇奕神色依舊波瀾不驚,那從容淡然的姿態,讓眾人甚至都有些詫異。

這家伙......

就一點也不生氣?

魏崢陽眉頭皺起,他是來耀武揚威的,更用“奪妻”的方式來羞辱蘇奕。

可誰曾想,蘇奕卻似乎根本不吃這一套,讓他都有一拳打在棉花上,無處用力的憋悶。

蘇奕將眾人神色盡收眼底,淡然依舊,就如天上神祇,俯瞰世間角落裡一個小小鬧劇。

些許跳蚤,滑稽可笑!

“他都已置身這般地步,怎還會有這般超然物外的心態......”

沒有人注意到,一直冷眼旁觀,如冰雪般清冷的文靈昭,星眸深處泛起一絲不易察覺的疑惑和訝異。

就在此時,

蘇奕目光一掃大殿眾人,淡然開口:“不管如何,只要婚契還在,我仍舊是文靈昭的丈夫,是文家的女婿。”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