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靈昭天賦驚艷,在青河劍府修行的這一年,有幸被一位大人物看中,舉薦她前往‘天元學宮’修行。”

“也就是說,如今的文昭,已經是天元學宮的一名正式學員了。”

文長鏡眼神淡漠地看著蘇奕,道,“你曾是青河劍府外門劍首,雖然如今只是個廢人,可也應該清楚,天元學宮是何等超然龐大的存在。對我們文家而言,靈昭能夠有幸進入其中修行,稱得上是一樁天大的喜事。”

原來如此。

蘇奕這才明白今晚這些文家大人物召見自己的原因。

天元學宮是“天元州”第一修行之地,但凡能夠成為天元學宮弟子的,幾乎都是一州之地最頂尖卓絕的天才!

一年前,文靈昭才進入青河劍府修行,一年後就被舉薦前往天元學宮修行,可想而知,她的武道天賦何等驚人。

這對文家而言,的確是一樁好事。

可對他蘇奕而言,也就意味著從今以後的很長時間內,怕是都再見不到自己這個妻子了。

想到這,蘇奕看了不遠處的文靈昭一眼,卻見後者依舊一副清冷孤峭面無表情的模樣。

“族長和各位長輩是想問一問我的意見?”蘇奕問道。

在座眾人一怔,皆露出古怪之色。

一道嗤笑聲突兀地響起,“蘇奕,你想多了,這件事根本沒得商量,無論你同意與否,靈昭的大好前程也不會被你這個廢物拖累!”

文長青!

文靈昭的二伯,一襲錦袍,面白無須,眼神陰鷙冷厲。

大殿響起一陣輕笑聲,似乎都被蘇奕那句話逗笑了。

Advertising

一個上門女婿,還妄想在這件事上替意見?

這小子是真不知道他在文家族人眼中只是一個無足輕重的窩囊廢?

可出乎文家所有人意料——

蘇奕這一刻卻竟顯得極其平靜和從容,宛如置身事外。

那淡然自若的姿態,讓不少打算看笑話的人反倒感到一陣不舒服。

“既然諸位都已做好決斷,還找我來作甚?”

蘇奕隨口問。

若沒有覺醒前世記憶,在遭受這些讓人難堪的羞辱後,必會為此憤怒難當。

可現在的蘇奕,早不是以前了,哪會在乎這些?

“是我想趁著此次機會和蘇師兄見一面。”

大殿外響起一道清朗的聲音,一個穿著寬袖白袍,面容英俊,器宇軒昂的青年走了進來。

頓時,文家家主文長鏡和在座一眾大人物齊齊起身,神色都變得熱情起來。

“魏公子來了,快快請坐!”

“魏公子,我們本打算讓蘇奕親自去拜見您的,您怎地親自來了,這讓我等可真有些受寵若驚,有失遠迎,還望恕罪。”

......那些恭維的話語中,透著毫不掩飾的巴結和諂媚,一個比一個熱情。

Advertising

族長文長鏡更是親自把那“魏公子”迎進大殿。

這一幕幕,看得蘇奕暗自搖頭,這般作態,可真讓人作嘔啊......

“蘇師兄,好久不見了。”而此時,走進大殿的白袍青年徑直來到了蘇奕身邊,儀態倨傲,咄咄逼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