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而現在,一個外人,卻站在文家宗族大殿上,堂而皇之地說,以後要代我照顧我的妻子。”

“諸位,這若傳出去,世人會如何看待文家?”

“又如何看待......文靈昭?”

一番話,平淡從容。

卻宛如一道驚雷,炸響大殿!

文長鏡等一眾大人物臉色皆變,坐不住了。

他們不在意蘇奕的感受,卻不得不在乎文家的名譽和顏面!

琴箐和文長泰這才猛地醒悟般,都急眼了,臉色難看。這種事傳出去,最丟臉的肯定是他們這當父母的。

這時候,就連文靈昭那冰冷絕美的臉龐上也泛起一抹陰霾,清眸中泛起慍怒之色。

崢陽心中咯噔一聲,暗叫不好。

他可沒想到,蘇奕一番話,就讓文家眾人態度驟變。若再不解釋,這誤會可就大了!

不過,蘇奕根本就不給他開口的機會,淡然道:

“魏師弟,若你們魏家知道,你信誓旦旦要搶走別人的妻子,他們該如何看待你?”

“到那時,整個雲河郡城恐怕都會知道,堂堂魏家族長的嫡子,原來喜歡強奪他人之妻。”

蘇奕看向魏崢陽,眼神都帶上一絲憐憫,“這等惡名一旦坐實,可注定一輩子無法洗涮干淨。”

“如此一來,你縱然是魏家族長的嫡子,但在魏家的地位,必將遭受嚴重影響,那後果......你能承受得起?”

Advertising

說到這,他拍了拍魏崢陽的肩膀,“話止於此,你仔細品品。”

大殿寂靜無聲,壓抑沉悶。

蘇奕的聲音,兀自像驚雷般一字字回蕩每個人心中,讓他們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再看魏崢陽,臉頰先是漲紅,而後變得慘白,額頭青筋根根爆綻,氣得軀體都哆嗦起來,眸子中湧起暴怒羞憤之色。

“你......”

他怒發衝冠,恨不得一拳打死蘇奕。

文靈昭忽地起身,星眸冷冷看向魏崢陽,“魏師兄,你說完沒有?”

她那絕美臉龐上冷峭如冰雪,聲音透著毫不掩飾的怒意。

“靈昭師妹,你別誤會,我對天發誓,絕不是這個意思!”

正自憤怒交加的魏崢陽,像被人潑了一盆冷水,徹底慌了。

他連忙跟文靈昭解釋起來,“我是想著,以後咱倆在天元學宮中修行,也能有個照應。畢竟,咱們在清河劍府相識一場,也算是......朋友,朋友之間哪有不彼此扶助的道理?”

“我累了,先去休息。”

文靈昭俏臉清冷如冰,直接離開大殿。

只是在經過蘇奕身旁時,她星眸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異色。

遭受那般欺辱,他卻兀自能夠泰然自若,更是在談笑間,便將今晚局勢攪亂,這家伙......似乎並不像自己想像中那般一無是處......

Advertising

旋即,她暗自搖了搖頭。

歸根到底,自己和他終究是陌路人。

蘇奕是蘇奕。

她是她。

雖有夫妻名義,但此生,最好不再見!

魏崢陽呆在那,臉色無比難看。

他擔心被文靈昭徹底誤會,整個人像熱鍋上的螞蟻,心神大亂。

蘇奕負手而立,冷眼看完了這一幕幕。

他不在乎文靈昭如何看待自己。

可若在有夫妻之名的情況下,文靈昭卻和魏崢陽在一起,這無疑就是在給他蘇奕戴了一頂綠帽。

這樣的名聲坐實了,絕對是一生的污點。

蘇奕心境再超然,也無法容忍這樣的事情發生。

所以,他之前才會發聲,把整個局面徹底掀翻!

“以後,有必要找個機會,把魏崢陽這個對文靈昭不安好心的混賬除掉。省得在自己沒察覺的時候就被綠了......”

蘇奕想到這,也沒了看熱鬧的興致。

Advertising

“各位,你們慢慢聊,我也累了,先行一步。”

輕飄飄撂下這句話,蘇奕轉身就走。

“蘇奕,你給我站住!”

魏崢陽一肚子火氣,厲聲道。

“魏師弟,忠言逆耳利於行,勸你好自為之,否則,殺身之禍,必從口出。”

蘇奕頭也不回地揮了揮手,步伐悠閑,身影很快消失在大殿外的夜色中。

大殿內,燭光映照下,眾人臉色各有各的難看。

大殿外,月照夜空,晚風颯爽,恰如蘇奕的心情,輕松且從容。

些許鬧劇而已,只手便可翻風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