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抓奸

夜色寧靜。

沒有冷風的騷擾,沒有雪花的撩撥。

只有一輪銀月地掛在夜空,安靜地注視著他。

今晚天氣不錯。

不過洛青舟依舊沒敢大意。

一路小心謹慎,如風兒一般,飄飄蕩蕩,很快便來到了鴛鴦樓。

依舊在百米之外的地方停住,望向鴛鴦樓的頂部。

四處飛檐,皆無人影。

時候似乎還有些早。

那名前輩還沒有來。

洛青舟不敢獨自靠近,只得在四周飄飄蕩蕩地晃悠了一會兒,一邊觀察著整個莫城的房屋街道,一邊在黑夜中磨練著神魂。

半個時辰後。

他返回了鴛鴦樓。

飛檐上,那道月白身影已經悄無聲息地站在了那裡。

銀月如鉤。

那身影朦朦朧朧,似幻似真,仿佛下一秒就要如月光般被烏雲遮住,消失無蹤。

Advertising

洛青舟靠近時,一只雪白的手帕飛出,遮住了閣樓頂部那顆紅色的圓珠。

“多謝前輩。”

他停在了距離閣樓四五米遠的地方,並未再靠近,拱手歉意地道:“前輩,在下今晚有事,所以提前來跟前輩說一聲,今晚就不再過來了。”

那月白身影聞言,似乎怔了一下,聲音縹緲地道:“何事?”

洛青舟低頭道:“在下今晚要在家裡陪我家娘子,抱歉,前輩。”

話說出口,臉頰卻有些微微發熱。

真實情況是,他今晚要一直待在房間裡,等待著某人的臨幸……

月白身影聽了,似乎蹙了蹙眉,沉默下來。

空氣突然變的寂靜。

半晌後。

洛青舟正要告辭,那身影突然又聲音空靈地開口道:“你家裡……真的有娘子在等著你嗎?”

洛青舟愣了一下,抬頭看著她道:“當然。前輩,您……您是不相信我家裡有娘子,還是不相信……我家娘子在家裡等著我?”

月白身影又沉默了多時,隔著朦朧的光芒盯著他看了片刻,方低聲淡淡地道:“去吧。”

洛青舟沒再多說,拱了拱手,轉身離去。

他得趕快回去。

Advertising

不知道那狡猾的丫頭什麼時候突然就過去了。

月白身影安靜地佇立在飛檐上,看著他漸漸消失在夜幕中的身影,蹙著眉頭,怔了許久,方收起手帕,身影一閃,消失不見。

洛青舟飄回屋裡,魂魄歸竅時,小蝶已經離開了。

小丫頭很拘謹地進了靈蟬月宮。

百靈很熱情地把她拉了進去,然後把她送進房間,關在了屋裡,很親切地笑道:“小蝶,在床上繡花哦,累了就睡,我晚點過來。”

小丫頭不敢多問,乖巧地點了點頭。

百靈離開後,又去夏嬋的房間裡自言自語了一會兒,方去了後花園。

正在花園裡折了一支梅花,放在鼻前細細嗅著時,坐在涼亭裡的秦蒹葭突然開口道:“百靈。”

百靈嚇了一跳,連忙跑過去道:“小姐,你這麼早回來了?怎麼了?”

秦蒹葭望著亭外池塘裡的月光,沉默了一下,道:“你去那裡看看,誰在他屋裡。”

“啊?”

百靈愣了一下,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

過了幾秒,方猛然醒悟,連忙道:“哦哦,小姐是說姑爺那裡嗎?奴婢馬上就去。”

說完,就拿著梅花,快步出了後花園,心裡暗暗納悶:小蝶都不在了,誰會在姑爺屋裡呢?難道小姐看到了別人?

想到此,她頓時氣憤起來,加快了腳步,惱道:“臭姑爺,果然是個壞蛋,竟然背著我們偷腥!我倒是要去看看,哪個丫頭竟敢如此大膽!”

Advertising

“嗯?要不要去跟嬋嬋說一聲?”

“算了算了,嬋嬋還病著呢,今天又流了好多血呢,要是她知道了,估計今晚又會流血……奸夫**流血,或者她自己,哎……”

“臭姑爺!你給我等著!我來抓奸了!”

百靈氣衝衝地出了門。

洛青舟在房間裡坐了一會兒,見時間還早,就點了油燈和蠟燭,打開窗戶,在桌前看書。

看了一會兒,又研墨攤開宣紙,提筆練字。

科舉考試時,文采很重要,但字同樣很重要。

古來中榜者,大多都寫的一手好字。

字如臉面,給閱卷官的第一印像如果不好的話,那麼整張試卷的成績都會打上折扣。

如果兩張試卷文采相差不多的話,那麼字寫的漂亮者,必定會優先錄取。

如果是殿試的話,甚至還要看個人的整體形像。

如果衣冠不整,或者長的形像猥瑣,那麼即便才華第一,成績第一,可能也無法得到該有的名次。

洛青舟記得古時就有那麼一個才子,殿試成績第一,才華橫溢,卻因為形像不好,慘被皇帝淘汰和羞辱,何其哀哉!

不過洛青舟對自己的形像倒是不擔心。

而且他現在還只是考舉人。

字練好,書讀好就可以了。

因為練武和修魂的緣故,他此時寫起字來,多了一種文人沒有的精氣神。

每個字仿佛都被灌注了生命力,字體看起來飄逸漂亮多了。

正練著時,忽地聽到院外傳來一陣輕微的“咯吱”聲,像是腳踩在積雪上的聲音。

但是很快又停止了。

這麼早就來了?

洛青舟心頭一動,立刻收拾好東西,吹滅了燈,半掩著窗戶,屏氣凝神,在黑暗中等待著,目光緊緊盯著門口。

可是等待了許久,外面都沒有任何動靜。

洛青舟猶豫了一下,忽地站定,靜心定神,神魂出竅!

一道黑影忽地從頭頂飛出,穿過窗戶,靜悄悄地飄上了半空,向著院外俯視而去。

果然是她!

小院門外,貼著院門的地方,站著一道嬌俏的身影。

一襲粉色衣裙,手裡拿著一支梅花,正貼著門縫,鬼鬼祟祟地向著院裡偷看著,不是百靈是誰?

洛青舟心情有些復雜。

他沒再多看,從屋頂落了下去,鑽進了房間,神魂歸竅。

又等了一會兒。

他悄悄從後門出去,饒了一圈,來到了前門。

百靈依舊貼在門上,眼睛正對著門縫,向著裡面偷偷看著。

突然,她身子一僵,感到不對,緩緩轉過頭,看向了後面。

洛青舟悄無聲息地站在她的身後,見她回過頭來,一臉平靜地道:“百靈姑娘,你在干嘛?”

百靈僵了一下,尷尬一笑,轉過身來道:“姑爺,我睡不著,所以想過來找姑爺聊聊天。不過又怕打擾到姑爺了,所以就沒敢敲門。”

洛青舟凝視著她的眸子:“就只是聊天嗎?”

百靈眨了眨漆黑靈動的眸子,一臉天真無邪地道:“是啊,就只是聊天啊,姑爺覺得還有什麼呢?”

洛青舟面無表情地看著她。

沉默片刻,突然道:“不是來陪我睡覺的嗎?”

“啊?”

百靈聞言,頓時睜大了眼睛,呆了呆,慌忙雙臂抱胸,滿臉怕怕的表情:“姑爺,別……別這樣,人家……人家真的只想跟姑爺聊天,才不想要被姑爺色色呢。”

洛青舟又盯著她看了一會兒,突然靠近了她,把嘴巴伸了過去。

這一次,他沒有抱住她,也沒有把她按在牆壁上。

百靈睜大眼睛,愣了一下,竟下意識地主動撅起了嘴巴,還向前伸了伸,似乎准備迎接他粗暴的親吻。

但是,洛青舟卻戛然而止,突然定在了那裡。

百靈:“……”

空氣突然變得很安靜。

百靈在呆滯了數息後,慌忙收起嘴巴,向後退了退,靠在了後面的門上,俏臉“唰”地染上了兩抹紅暈,害羞地嬌嗔道:“姑爺……你,你好討厭,不可以……不可以再對人家那樣了。雖然這裡沒有人,可是人家還是會叫的……就算你用嘴巴堵住人家的嘴巴,人家也不會屈服的……人家心裡一定會反抗到底的……人家……啊!”

不待她說完,洛青舟突然摟住她的纖腰,把她按在了後面的門上,隨即一口親吻在了她的嘴巴上。

整個世界仿佛都變的安靜下來。

親吻足足持續了十余分鐘。

當洛青舟松開她時,她已經上氣不接下氣,眼神迷離,全身酥軟,站不住了。

洛青舟低頭盯著她嬌艷如花的臉蛋兒和春水滿溢的眸子看了一會兒,突然彎下腰,把她橫抱了起來。

然後原路返回。

“姑……姑爺,你要干嘛?”

百靈軟綿綿地被他抱在懷裡,沒有任何掙扎,只是羞紅了臉,滿臉害怕和羞答答的表情,兩只纖柔的胳膊還抱著他的脖子。

洛青舟抱著她,從後院進門,進了屋子。

走到房間門口時,他遲疑了一下,又轉過身,向著小蝶的閨房走去。

每次同房時都被下藥,或許那個房間也有古怪。

他今晚決定換個房間。

“姑爺,不可以……不可以色色……”

當洛青舟抱著她進了房間,把她放在小蝶的床上時,她慌了,開始掙扎起來。

洛青舟把她的兩只手按在頭頂上,壓在她的身上道:“百靈姑娘,都這個時候了,還要掙扎嗎?”

隨即又意味深長地道:“今晚我想清醒著,想主動點,可以嗎?”

百靈睜大眼睛,愣了一下,慌忙羞紅著俏臉搖頭:“不可以,不可以,姑爺不可以對人家色色……小姐還沒答應……還沒答應讓人家做姑爺的通房小丫頭呢。”

“唰!”

洛青舟直接解開了她腰間的衣帶,抽了出來,然後把她的兩只手在了頭頂上,平靜地道:“沒關系,我們先斬後奏。”

“嗚嗚,姑爺,不要……人家害怕……人家怕疼……”

百靈嗚嗚地哭了起來,卻沒有眼淚。

洛青舟沒再理她,直接把她翻過身,讓她爬在了床上,然後從後面褪下她的外衣,開始解著她後背上的褻衣細繩。

直到此刻,她依舊只是帶著哭腔楚楚可憐地或者說是裝模作樣地求饒,但卻並未反抗。ORg

洛青舟眸中露出了一抹疑惑。

猶豫了一下。

他手指輕輕一拉,那褻衣的繩結被解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