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我好可憐啊

夜幕降臨。

一輪銀月升上枝頭。

吃完飯後。

洛青舟先去了那位岳母大人那裡。

宋如月正坐在客廳裡吃著點心,見他來請安,先是冷著臉端了一會兒架子,然後才開口訓斥道:“明天記得去給看看微墨,多跟她說說話,多講一些她愛聽的故事。別把我說的話當做耳旁風,記住了?”

洛青舟恭敬道:“青舟記住了。”

宋如月伸出纖纖玉指,捻了一小塊點心放進了嘴裡,然後蹙了蹙柳眉,對旁邊的梅兒道:“糖放多了,膩死了。”

頓了頓,又冷著臉道:“把這剩下的點心包起來,讓這小子帶出去,送給哪個下人或者扔掉都可以。”

“是,夫人。”

梅兒連忙過去端起了點心,走進了旁邊的偏房,小心地包了起來。

然後拿出來遞給了洛青舟:“姑爺,拿著。”

洛青舟接在手裡,看了後面的花園一眼,低聲道:“梅兒姑娘,我想去後花園一趟,把這點心分給東東和西西,可以嗎?”

“哼!”

宋如月突然一拍桌子,端起了茶杯,滿臉怒氣斜睨著他。

梅兒連忙低聲道:“姑爺,不要送人,拿回去自己吃,快走吧。”

洛青舟愣了一下,沒敢再逗留,只得拱手告退。

Advertising

等他離開後,宋如月方放下手裡的茶杯,板著臉,沒好氣地嘀咕道:“臭小子,對他好都不知道,這麼笨的腦子,活該他獨守空房!”

梅兒在一旁低著頭,忍著笑,沒敢吭聲。

宋如月又問道:“蜜兒和紫兒送過去了嗎?”

梅兒連忙道:“夫人,正要跟您稟告呢,蜜兒和紫兒剛過去,還沒走到姑爺門口,就被百靈攔住了,然後給堵了回來。百靈說姑爺現在正在刻苦讀書,不能沉迷溫柔鄉,還說姑爺身子弱,經不起折騰,還說……”

“還說什麼了?”

宋如月眯了眯眼睛。

梅兒低著頭,一臉古怪道:“還說,姑爺有她們幾個就夠了……”

“嗯?”

宋如月柳眉一挑,眸中光芒閃爍:“她們幾個?”

梅兒抬頭偷偷看了她一眼,低聲道:“夫人,至於她說的是哪幾個,奴婢也沒敢問。”

她其實很好奇的,希望夫人知道。

誰知宋如月卻是白眼一翻,斜著她道:“你放心,其中肯定沒你。”

梅兒:“……”

“咯吱,咯吱……”

洛青舟踩著積雪,來到了“靈蟬月宮”的門口。

Advertising

正要過去敲門,院門“吱呀”一聲打開。

百靈一襲粉裙,俏生生地站在門裡,臉上露出了兩個甜甜的酒窩:“姑爺,先跟你說個事兒。”

洛青舟意味深長地看了她一眼,道:“你說。”

百靈笑道:“恭喜姑爺,夫人給姑爺挑選了兩個漂亮的通房小丫頭,今晚就可以去伺候姑爺了哦。”

洛青舟看著她,沒有說話。

他知道,她還沒有說完。

果然,百靈又笑嘻嘻地道:“不過很可惜,那兩個通房小丫頭很嫌棄姑爺贅婿的身份,所以哭著喊著尋死覓活不要過來伺候姑爺。沒辦法,夫人怕出人命,只得收回了成命。”

說完,又眨了眨眼睛,笑道:“姑爺,遺憾嗎?難過嗎?失望嗎?”

洛青舟看了她的眸子一眼,道:“有些失望。”

百靈眉頭一挑:“哦?”

洛青舟故作遺憾地嘆了一口氣:“如果再多兩個通房丫頭的話,我以後就不用再麻煩大小姐與我同房了,對大家來說都是好事,你說呢,百靈姑娘?”

兩人目光交彙,停頓了片刻,也沉默了片刻。

“哼!”

百靈冷哼一聲,進門道:“果然,男人都好色,都不知足,都不是好東西!姑爺也一樣!”

洛青舟跟了進去,看著她道:“百靈姑娘看起來有些生氣,是因為你家小姐嗎?”

Advertising

百靈瞪了他一眼道:“當然!”

洛青舟微笑道:“可是,如果我真多了兩個通房丫頭,真的不需要大小姐跟我同房了,她不是應該高興,你不是也應該跟著高興才對嗎?”

百靈窒了一下,似乎無言可對,只得跺了跺腳,氣鼓鼓地走向後花園道:“姑爺是壞蛋,我不想跟姑爺說話了!”

洛青舟嘴角動了動,沒有再繼續逗她。

後花園中。

秦蒹葭一襲白裙,安靜地坐在涼亭中。

她今晚沒有看書,而是看著亭外池塘裡的荷花,怔怔出神。

夏嬋依舊不在。

不知道是肚子疼,在屋裡躺著,還是因為昨晚一夜沒睡,現在還在睡覺。

洛青舟踩著積雪,走到了涼亭外,低頭拱手道:“大小姐。”

昨晚秦大小姐跟他說話了,今晚不知道還會不會說話。

過了片刻。

秦蒹葭方回過神來,轉頭看著他,看了一會兒,再次開口:“去看看夏嬋吧。”

又是這句話?

洛青舟愣一下,恭敬道:“是。”

Advertising

“姑爺,走吧。”

百靈帶著他進屋。

進了屋,走到昨晚那處拐角處時,百靈突然又停下了腳步,轉過身看著他。

洛青舟也停下腳步,轉過身看著他。

沉默了一會兒,百靈突然又雙手叉著小蠻腰,撅著小嘴警告道:“姑爺,人家再最後重申一次,不可以再對人家色色了,不然人家……唔……”

不待她說完,洛青舟一把摟住她纖腰,隨即一口堵住了她撅起的小嘴。

幾分鐘後。

洛青舟松開:“百靈姑娘,可以了嗎?”

“嗚嗚……”

百靈立刻嗚嗚了一聲,跑過去推開門,帶著哭腔跑進了廂房,委屈地告狀道:“嬋嬋,嘻嘻,嗚嗚……姑爺又又又對人家色色了,人家真的不要活了,嗚……”

洛青舟跟到門口時,見她兩只小拳頭揉著沒有眼淚的眼睛,嘴裡一邊嗚嗚著,一邊咧著嘴,似乎察覺到他來了,又立刻扁起嘴巴繼續嗚嗚著。

夏嬋穿著一套白色的睡衣,雙臂抱胸,懷裡抱劍,正側身冷酷地站在窗前,秀發凌亂,睡眼惺忪,腳上兩只雪白的羅襪還未穿好,露出了一抹白皙……

顯然剛從床上匆忙起來。

洛青舟沒敢進去,在門口低頭道:“夏嬋姑娘,身體好些了嗎?大小姐讓我來看一看你。”

百靈立刻停止了嗚嗚:“姑爺,你的意思是不是說,如果大小姐不讓你來,你就不來了嗎?”

洛青舟沒有理她,抬頭看向了窗前的冰冷少女。

“哼!”

夏嬋冷哼一聲,別過俏臉,雙眸冰冷地也看向了他。

洛青舟收回目光,道:“夏嬋姑娘,你好好休息,那我先回去了,告辭。”

說完,幫她們關上了門,立刻退去。

他得趕緊回去抓緊時間修煉一會兒神魂,順便出去跟那位前輩說一聲,今晚不能再去講故事了。

因為……

他家“娘子”今晚或許要去找他。

等他離開後。

房間裡安靜下來。

夏嬋回到床上,重新躺在了被子裡,手裡依舊緊緊握著她的劍。

百靈站了一會兒,突然道:“嬋嬋,小姐好奇怪,今日竟然主動跟我說話,讓我今晚去把小蝶喊過來,這是什麼意思?難道小姐她要……”

隨即又立刻搖頭道:“不對不對,不可能。應該是別的原因,可惜小姐不告訴我。”

夏嬋一動不動地躺在床上,目光望著上面,怔怔發呆。

百靈看了她一眼,忍不住道:“可憐的丫頭,看看你那小臉白的,明明自己肚子疼,身子不舒服,昨晚還要去守著那家伙……哪有那麼多殺手,而且還有小姐在呢,你怕什麼?”

“雖然小姐說過,不會插手任何俗事,可是……這裡畢竟是她的家啊,那位畢竟也是她的……”

“好吧,我這是站著說話不腰疼,畢竟我又沒為那家伙流過血,又沒為他疼過……”

“嬋嬋……姑爺好喜歡色色的,不僅喜歡色色我,還想要色色更多的小姑娘呢,今晚夫人准備送給姑爺兩個通房小丫頭,我剛說出來,姑爺就雙眼發亮,直咽口水……”

她一個人在床邊絮絮叨叨。

夏嬋裹在被子裡,只露出了一張俏臉,一柄劍,雙眸怔怔地望著頭頂的幔帳出神,一言不發。

等百靈又絮絮叨叨地詆毀了幾句洛青舟後,她終於忍不住開口:“啰嗦。”

百靈看了她一眼,停住了詆毀,突然抽泣了一下,雙臂抱住了自己高聳的胸部,滿臉委屈地道:“嬋嬋,你不知道,姑爺剛剛好過分,不僅摟著人家的小蠻腰,不僅粗魯地咬人家的小嘴,還對人家動手動腳,到處亂摸呢……嗚嗚,人家好煩惱啊,該怎麼才能讓姑爺不再喜歡人家的身子了嘛,你教教我好不好?”

“嬋嬋,你真厲害,姑爺對你一點興趣都沒呢,連看都不看你一眼,我好羨慕啊……”

“嬋嬋,姑爺從來都不當面對你色色呢,姑爺對你真好,嗚嗚,我好可憐啊……”

夏嬋閉上了眼睛,臉和腦袋也進了被子。

洛青舟回去後,跟小蝶叮囑了一聲,就關上房門,神魂出竅了。

他先在屋裡練了一會兒奔雷拳。

然後穿過房屋,升上半空,小心翼翼地向著鴛鴦樓飄去。

希望那位前輩不要怪罪他。

今晚是真的有娘子在家等著他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