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深夜的陪伴

“呼——”

窗外似乎有風掠過。

洛青舟驟然感到全身一寒,心頭一凜,轉頭向著窗戶看去。

剛剛還關閉的窗戶,此時,卻已經打開。

窗外,不知何時,竟無聲無息地站著一道冰冷的身影。

洛青舟正要扯下粉色褻衣的手,忽地一僵。

“嗚嗚,姑爺……不要,人家不要……”

百靈曲著腿兒,跪爬在床上,彎著腰兒,翹著臀兒,嘴裡嗚咽著。

窗外身影,一動不動。

但那股寒氣,卻比風雪還要冷。

洛青舟在僵了數十秒後,又重新把剛剛才解開的褻衣細繩系了起來。

百靈愣了一下,立刻停止了嗚咽,扭頭看著他,哭腔突然變成了驚訝和疑惑:“姑爺,你怎麼又系起來了?”

然後,她看到了窗外的身影,怔了一下,突然又嗚嗚哭了起來:“姑爺,不要啊……求你,不要再對人家色色了啊,人家寧死不屈,寧死不屈啊,嗚嗚……”

洛青舟默默地幫她系好,又默默地幫她穿上了外衣,又默默地解開了她手腕上的衣帶,重新系回到了她的纖腰上……

然後,默默地退出房間,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關上房門和窗戶。

Advertising

然後脫衣上床,裹在了被子裡。

過了片刻。

院裡突然傳來了百靈幽幽的聲音:“姑爺,我走了……今晚姑爺中止了對人家色色,人家就原諒姑爺了,若是還有下次……哼,人家就哭鼻子!”

說完,跺了跺腳,腳步聲漸漸遠去。

“吱呀……”

院門開了,又關了。

洛青舟依舊躺在床上,裹著被子,一動不動。

許久之後。

他方小心翼翼地扭過頭,看向了窗口。

窗戶依舊關著。

外面靜無聲息。

又等了將近半個時辰,依舊沒有任何聲音。

他終於松了一口氣,後背已是冷汗涔涔。

望著頭頂的幔帳,他陷入了沉思。

從剛剛的試探來看,事實已經毋庸置疑了。

Advertising

若不是夏嬋突然出現,他剛剛就已經把她全身的衣服脫光了。

可是,她卻依舊沒有任何反抗。

平時抱她一下親她一下也就算了,剛剛可是來真的,但是,她卻是一副欲拒還迎的模樣。

如果同房的不是她,那怎麼可能?

雖然她性格古靈精怪,大大咧咧,但絕對不可能隨隨便便就讓人脫光衣服和強睡。

從秦家人對她的態度來看,她絕不簡單。

而且她與夏嬋一樣,都是秦大小姐的侍女,夏嬋那麼厲害,她也絕對不可能柔弱的任人宰割。

所以,她剛剛那番任他欺負的態度,只有一個原因。

——她已經與他同房過,本就是他的人了。

之所以到了這種情況還要隱瞞,除了事實擺明後兩人不好相處以外,還關乎著秦大小姐和秦府的名聲。

所以這件事,即便大家都知,也都要繼續裝傻下去。

而如果他想要和小蝶繼續在這裡安安穩穩地待下去的話,那也必須要繼續陪著她們裝傻。

雖然有些屈辱,但人要活著,誰沒有過屈辱呢?

更何況,他覺得自己並不吃虧。

至少比在成國府整日提心吊膽,吃不飽穿不暖,還整天被羞辱要強吧?

Advertising

心頭胡思亂想著。

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時間還未到凌晨。

洛青舟實在沒有困意,想了想,起身坐好,靜心定神,神魂出竅。

與其浪費時間亂想,還不如抓緊時間修煉。

事已至此,多想無益。

神魂從頭頂一躍而出,飄飄蕩蕩地穿過窗戶。

剛要升上屋頂,突然看到以小院門口為中心,方圓十余米所有的範圍,皆飄浮著一層淡藍色的冰晶,連地面也覆蓋上一層薄薄的冰晶。

仿佛一個寒冰小世界,看一眼便令人感到通體冰寒!

洛青舟愣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什麼,小心翼翼地升到高處,向著門外看了一眼。

果然,門口站著一道窈窕纖美的冰冷身影。

依舊雙臂抱胸,懷裡抱劍,一動不動地站在那裡,仿佛黑夜裡的雕像。

還沒走嗎?

站在門外干嘛?

洛青舟心頭疑惑,沒敢再出去,只得穿過房頂,飄回到了屋裡,神魂歸竅。

Advertising

下了床,穿上衣服。

打開窗戶,看向外面。

那空氣中飄浮的淡藍色冰晶,和地面上覆蓋的冰晶,皆消失不見。

不是消失不見。

只是神魂可見,肉眼難見。

那是一種個人自帶的氣息,或者說是氣場。

譬如說氣血旺盛的強大武者,遠遠看到便是血紅一片,仿佛火焰燃燒。

只是洛青舟沒有想到,那冰冷的少女竟然連氣場也是寒冰。

難怪每次見到她,都感到全身發寒。

百靈說她十步之內,瞬息而至,百發百中,出劍必封喉,恐怕與這也有關。

剛剛看到的冰晶範圍,也恰好是十余米左右的範圍。

不過……

她這麼厲害,怎麼還會肚子疼,還會痛經?

按說武者煉體之後……

等等,從剛剛神魂所見,她好像並不是武者!

幾乎連一點血紅氣光都沒有。

但如果不是武者的話,她怎麼會有那麼快的劍,那麼快的速度呢?

看來那少女的秘密,不少啊。

就如百靈那丫頭,看著天真爛漫,單純無邪,柔柔弱弱,每天被他欺負和強吻,實則鬼心思多著呢,說不定還是個扮豬吃虎的高手!

不是有一句話嘛。

高端的獵手,往往以獵物的方式出現。

百靈那丫頭恐怕就是這般。

今晚的試探,說不准是誰試探誰呢。

洛青舟在屋裡想了一會兒,走了出去,先去廚房生了爐子。

待炭火燃燒起來後,他正要出去,目光看到了旁邊的兩只小板凳,想了想,把其中一只拿過來,放在了火爐前,另一只拿了放在了最遠的角落裡。

這才出去,在小院裡伸了個懶腰,自言自語道:“睡不著啊。”

說完,徑直過去,打開了院門。

門外,少女抱著劍,依舊如雕塑一般一動不動地站在那裡,見他開門,身子微微側了一下,別過臉,看向別處,冷若冰霜。

“咦,夏嬋姑娘,你怎麼站在這裡?有事嗎?”

對於剛剛在房間裡發生的事情,他選擇了遺忘。

夏嬋依舊冷著俏臉,一言不發。

洛青舟見她臉色有些蒼白,讓開身子道:“外面冷,進屋烤會兒吧,爐子生燃了。”

見她依舊不動,只得又道:“求你……”

這兩個字剛說出,少女頓時冷哼一聲,立刻轉過身,進了屋,走進了廚房。

洛青舟嘴角動了動,關了院門,對著廚房道:“夏嬋姑娘,你先烤著,我去給你倒杯熱水。”

等他端著熱水回到廚房時,那冰冷的少女已經抱著劍,在火爐旁邊的小板凳上坐好了。

同時,另一只原本放在角落裡的小板凳,也放在了旁邊。

依舊與她不遠不近,隔著一個人的位置。

洛青舟看了她一眼,把手裡的熱水遞了過去,道:“夏嬋姑娘,喝水,熱的。”

少女別過頭,不理他。

洛青舟只得端著水坐下,又看了她一眼,問道:“這麼晚了,怎麼還站在外面,又睡不著嗎?”

依舊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洛青舟也懶得再浪費力氣和心思自言自語了,端著水,看著火爐裡通紅的炭火,想起了修煉的事情。

屋裡陷入了寂靜。

只有炭火燃燒時偶爾發出的輕微聲響,聽著格外清晰。

水快涼時,洛青舟又遞了一次:“夏嬋姑娘,喝水。”

他沒有再求。

愛喝不喝。

“夏嬋姑娘,時候不早了,該回去睡覺了。”

……

“你身子不舒服,還是快些回去吧。”

……

“那個,我有些困了,明日還要早起讀書,要不你自己坐著,我先回屋睡覺了?”

“哼!”

少女終於出聲,別過臉來,雙眸冰冷地盯著他。

洛青舟只得又道:“好吧,那我再陪你坐會兒。”

這一坐,便是天亮。

洛青舟連打了幾個哈欠。

黑夜退去,少女終於起身,在經過他旁邊時,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腳竟然一下子絆到了他屁股下的板凳。

“砰!”

洛青舟一屁股摔坐在了地上。

轉頭看去時,那冰冷少女已經出了廚房,快步消失在了外面的小院裡。

“這就是陪她坐了兩晚的報答嗎?女人的心,果然不可捉摸。”

“好吧,也可能是輕薄百靈的懲罰。”

洛青舟從地上爬了起來,拍了拍屁股,熄了爐火,回到房間睡覺。

這一覺,一直睡到了晌午。

吃完飯,正准備去湖底石室裡修煉時,珠兒氣衝衝地出現在了門口,板著臉道:“姑爺,答應夫人的事情,你忘記了嗎?小姐今天等了你一早上,你太過分了!”

洛青舟這才想起,今日該去二小姐那裡了。

“抱歉,昨晚沒睡好,今早起來晚了。”

洛青舟道歉,只得道:“那我現在去,方便嗎?”

珠兒氣憤地道:“小姐身子弱,每到這個時候都要午休的。”

洛青舟“哦”了一聲,正要說“那算了”時,這小丫鬟又瞪著他道:“就因為要等姑爺,小姐一直在書房,不肯去休息,姑爺還在磨蹭什麼?還不快去?”

洛青舟沒再多說,出了門。

珠兒跟在身後,紅著眼圈地嘀咕著:“小姐怕姑爺又不進屋,站在外面不舒服,還專門為姑爺准備了鋪著毯子的椅子……還把自己的暖手爐准備好,一只捂著,准備給姑爺用……還親自去廚房給姑爺做了點心……小姐昨晚又咳了好多血,本來今天該躺在床上的,可是想到姑爺要去,所以很早就起來,在書房等著了……”

說到最後,小丫鬟的眼淚頓時如斷了線的珍珠一般,止不住地掉落下來。

洛青舟蹙了蹙眉,默默地向前走著。

快到時。

他忍不住停下腳步,猶豫了一下,轉頭問道:“珠兒姑娘,我可以問一下嗎?二小姐……她患的是什麼病?”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