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岳母大人的小傲嬌

一天時間,轉眼而過。

中午洛青舟沒有回去吃飯。

下午時,已經餓的飢腸轆轆。

不過他依舊堅持著。

直到傍晚,赤著的全身大汗淋淋,全身肌肉酸疼的無法再動彈時,方停了下來。

身上在與那名武者拼鬥時留下的傷,並沒有痊愈,但昨日吸收了兩顆深藍汁液,又修煉了一個時辰的內功心法後,已經不再疼痛,而且表面的傷痕,已經變的很淡了。

對於武者來說,只要不是致命的傷口,都恢復的很快。

更何況他的內功心法,非同尋常,那日月寶鏡所產生的深藍液體,更是不凡。

今日修煉時,幾乎沒有任何太大的感覺。

在外面的湖水裡簡單地清洗了一下,他穿上了衣服,回到了小院。

不得不說,那日月寶鏡產生的液體很厲害。

昨晚整整被要了三次,今日依舊精力旺盛,生龍活虎。

肚子又在咕咕叫了。

小蝶還沒有回來。

洛青舟想了想,回到屋裡,拿了儲物袋,出了府,決定去買點肉回來加餐。

煉肉極為消耗體力和能量,每日都需要大量的肉食補充,淬煉肌肉時,也需要更多的能量。

Advertising

書上說,最好是妖獸的肉。

但對於他來說,還沒有這種條件。

他決定先去買點牛肉,然後再去聚寶閣看看,買點煉肉專用的藥水,試試效果。

雖然他有日月寶鏡產生的液體修煉,但如果那些藥水有用的話,或許可以起到事半功倍,更快的效果。

只要可以快點成功,他不介意花錢。

反正煉肉成功後,他可以再自己去獵殺妖獸掙錢,同時磨練實際的戰鬥技巧,積累經驗。

想要成為一個真正的武者,這一步肯定不能少。

出了府,外面風雪更大。

這個時候,街道上行人很少。

他直接去了菜市場,買了很大幾塊牛肉,拎著走到一個無人的小巷後,放進了儲物袋裡。

然後又把裡面那名武者留下的食物和衣物,都扔進了水溝裡。

從那些完好無損的食物來看,這儲物袋裡似乎還有保存食物不變質的功能,所以他這次買了不少牛肉。

接著,他又去了聚寶閣。

問了藥水價格,沒有猶豫,直接買了兩瓶藥水,花費了將近兩百金幣。

回到家後,他並沒有立刻使用藥水。

Advertising

與小蝶吃完飯後,去了湖裡洗澡。

回來後,換了身衣服,准備去秦大小姐那裡請安。

順便,看一看他在某人嘴上和脖子裡留下的印記。

誰知剛要出門,那位岳母大人身邊的貼身丫鬟梅兒,突然急匆匆走來道:“姑爺,夫人讓你過去一趟。”

“夫人?”

洛青舟心頭有些打鼓。

那位岳母大人突然這個時候來找他,難道是因為昨晚摸了秦二小姐的事情,要來找他算賬?

“什麼事情?”

他問道。

梅兒木著臉道:“姑爺去了自然就知道了。”

洛青舟頓了頓,沒再多說,跟著她出了門。

走了一段,他突然又道:“梅兒姑娘,我可以去跟二小姐說幾句話嗎?”

梅兒冷著臉道:“不用了,二小姐與夫人在一起。”

洛青舟一愣,隨即心頭暗暗松了一口氣。

有二小姐在,應該沒什麼問題的。

Advertising

昨晚的事情,二小姐應該已經幫他解釋過了。

“姑爺,你膽子真大。”

又走了一會,梅兒冷不丁地說了一句。

洛青舟看著她道:“怎麼說?”

梅兒冷哼一聲,突然說出了一句讓他心頭一震的話來:“二小姐嘴巴破了,珠兒跟夫人說,是姑爺你弄的!你見了夫人,最好老實交代,不要狡辯!”

此話一出,洛青舟腦中“嗡”地一聲,頓時僵在原地,呆若木雞。

不對。

他仔細一想,又立刻反應過來。

不可能是二小姐!

即便是岳……呸,即便是大小姐真人,即便是秋兒珠兒小桃等等丫鬟,甚至是最不可能的一劍封喉夏嬋姑娘,也絕對不可能是二小姐。

因為那少女的身體不允許。

還有,以對方的性格,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洛青舟頓時清醒過來,沒再多問,跟著這名小丫鬟穿著長廊,去了府邸後院。

去了就知道了。

很快,梅兒帶著他來到了宋如月住的院子。

Advertising

廳堂裡。

燈火通明,燃著爐子。

宋如月以一種慵懶的姿態,半躺在太師椅上,一邊說著話,一邊搖晃著兩只腳,臉上露出了少女般的嬌美笑容。

不過等洛青舟進屋後,她立刻又坐直了身子,雙腿一並,雙臂一放,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不見,變的嚴肅端莊起來,目光冷冷地看著他。

二小姐秦微墨坐在旁邊,身上依舊裹著厚厚的狐裘。

洛青舟一進屋,目光就盯著這名少女的嘴唇,見那上面並無明顯的咬破痕跡,心頭頓時松了一口氣。

“夫人,二小姐。”

他上前低頭拱手,態度恭敬。

秦微墨臉上露出了柔柔的笑意。

宋如月卻是板著臉道:“洛青舟,你可知我今日讓你來,是為何事?”

洛青舟低頭,目不斜視:“青舟不知。”

宋如月冷哼一聲,開始訓斥起來:“聽珠兒她們說,你最近總是故意躲著微墨,是不是?你以為微墨找你做什麼?你是不是想多了?不就是問問詩詞,聊聊文學嗎?你擺什麼臭架子,竟然敢躲著她?還有,昨晚微墨去找你,你對她做什麼了?她昨晚一夜沒睡著,在床上偷偷流眼淚,怕丫鬟們知道,嘴巴都咬破了,你這個姐夫怎麼當的?”

洛青舟:“……”

秦微墨連忙柔聲開口:“娘親,您剛剛不是答應我,不訓斥姐夫嗎?我都解釋了,跟姐夫沒關系的,是我自己……”

“行了,你就別維護他了,我這是警告他,哪裡是訓斥他了?就算我訓斥他,又怎樣?丈母娘訓斥女婿,難道不應該?”

宋如月一翻白眼,又繼續訓斥起來:“整天躲在屋裡讀書,連人都不見,以後怎麼出去跟人家交流?前日出城去上墳,也不提前告知我們一聲,夜不歸宿也不說,你有沒有把我們放在眼裡?還有,不給你說,你就不知道主動過來給我請安了是不是?我對你還不夠好嗎?看看人家丈母娘怎麼虐待女婿的,你摸著良心說,我有虐待過你嗎?”

又巴拉巴拉說了一大堆。

洛青舟低著頭,恭敬聆聽,一聲不吭。

秦微墨坐在一旁,一臉無奈。

又過半晌。

宋如月終於說的口干舌燥,端起茶水喝了一口,方停了下來,冷聲下了命令:“從今天開始,以後每晚過來給我請安。每三天要抽出一些時間,去教微墨讀書寫字,陪她聊天。能做到嗎?”

洛青舟低頭拱手,恭敬道:“青舟遵命。”

宋如月白眼一翻:“遵什麼命?遵誰的命?怎麼,我說了你幾句,你心裡就有怨恨,喊都不喊我一聲嗎?”

洛青舟低頭道:“夫人,青舟遵命。”

宋如月怒道:“你叫我什麼?”

洛青舟:“……”

秦微墨連忙小聲提醒:“姐夫,叫岳母……”

洛青舟連忙又恭敬道:“岳母大人,青舟遵命。”

“哼!”

宋如月下巴一仰,別過臉,氣鼓鼓的不說話。

洛青舟抬頭看了她一眼,聽到了她心裡的話:【這臭小子,見面都不知道稱贊我幾句,人家今天可是穿了新衣服,抹了新胭脂,連微墨和下人們都知道誇獎幾句呢,他卻不知道,可惡!】

洛青舟站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得厚著臉皮,低頭恭敬道:“岳母大人今天看起來與往日不同,青舟一見,不由得想起了書上的一句話來。”

“嗯?”

宋如月別過臉來,斜睨著他,冷哼道:“什麼話?直接說!別賣關子!”

秦微墨也凝神傾聽。

洛青舟低頭念道:“其形也,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髣髴兮若輕雲之蔽月,飄飖兮若流風之回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淥波……”

秦微墨聽完,不由得雙眸一亮,驚喜道:“姐夫,這段話是哪裡看來的?”

洛青舟:“忘了……”

秦微墨:“……”

洛青舟與她目光相彙,聽到了這少女心裡的話:【果然又是姐夫自己作的嗎?姐夫之才華,八鬥也不足以形容……真是委屈他了,竟然入贅到了我們秦家……】

“哼!馬屁精!”

宋如月又翻了個白眼,一臉不屑的模樣,端起茶水,抿了一口,擺擺手冷聲道:“下去吧,記住我今天的話,下次再敢不懂規矩,小心你的皮!”

洛青舟恭敬告退。

他剛走出大廳,宋如月“啪”地一下放下了手裡的茶杯,連忙對旁邊的丫鬟道:“去!快把筆墨紙硯拿來!”

隨即又看向自己的閨女道:“微墨,那小子剛剛念的那段話記下來了嗎?”

秦微墨微怔,點頭道:“嗯,記下來了,娘親……”

“寫下來!娘親要裝裱起來,到時候好好給你張姨她們看看!哼,讓她們羨慕嫉妒死吧!”

秦微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