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姑爺,你膽子真大

翌日。

洛青舟醒來時,突然聽到窗外傳來一陣清脆悠揚的歌聲。

仔細一聽,那歌詞這般唱道:

梅花一弄戲風高

薄襖輕羅自在飄

半點含羞遮綠葉

三分暗喜映紅袍

梅花二弄迎春曲

瑞雪溶成冰玉肌

錯把落英當有意

紅塵一夢笑誰痴

梅花三弄喚群仙

霧繞雲蒸百鳥喧

蝶舞蜂飛騰異彩

丹心譜寫九重天

空憑遐想笑摘蕊

Advertising

……

“梅花三弄?”

洛青舟嘴角抽搐,臉色一陣紅,一陣青。

一弄叫月,聲入太霞;

二弄穿雲,聲入雲中;

三弄橫江,隔江長嘆……

仔細聽來,那歌聲真如百靈鳥,清脆悅耳,婉轉動聽,曲兒更是清幽高雅,跌宕多姿,精妙絕倫。

本是歌唱梅花,歌頌節操之神曲,但在洛青舟聽來,卻是羞辱難忍。

他穿了衣服,下了床,過去推開了窗戶。

冷風撲面而來。

外面依舊飄著雪花。

小院裡,那棵掛滿落雪如一夜花開的梨樹下,百靈一襲粉色衣裙,俏生生地站在那裡,手裡拿著一朵剛采摘的花兒,嘴裡正清脆婉轉地唱著曲兒,嬌美的臉蛋上,表情豐富多彩。

小蝶站在一旁,滿臉痴迷地聽著。

朱唇淡

蒼空藍

Advertising

風絲如雪流轉

空闕若華年

巧笑倩兮美目盼

筆墨濃情春意染

蜂舞悠然

……

一曲罷,小蝶愣了一會兒,連忙拍著小手激動地道:“百靈姐姐,你唱的太好聽了,好厲害!可以教我嗎?”

百靈笑了笑,脆聲道:“可以啊,不過你要先問問你家公子,他同意你學這首曲兒嗎?”

說著,轉頭來,似笑非笑地看著窗裡晚起的少年。

小蝶也轉過頭來,連忙央求道:“公子,奴婢要學,讓百靈姐姐教奴婢好不好?”

洛青舟沒有說話,目光盯著梨樹下那嬌美少女的脖子和嘴巴。

但都被擋住了。

那支花兒剛好擋住嘴巴,豎起的衣領也剛好遮住脖子。

“百靈姑娘,我有話對你說。”

洛青舟披上外衣,走了出去。

Advertising

剛到小院,百靈已經跑到了大門口,手裡的花兒放在嘴邊,側著俏臉,微微低頭,垂著長長的睫毛,故作羞答答地道:“姑爺,我要回去啦。你有什麼話,等晚上再去跟我說吧……姑爺要當著小姐的面說哦,不然人家才不敢答應姑爺呢。人家只是個小侍女,身不由己的。”

說完,羞澀地跑走了。

洛青舟站在原地,愣了愣,看向了小蝶。

小蝶眨了眨眼睛,好奇問道:“公子,你要對百靈姐姐說什麼?是要讓她當公子的通房小丫鬟嗎?”

洛青舟:“……”

“小蝶,問你件事。”

洛青舟神色嚴肅:“剛剛百靈姑娘在唱歌時,你站在近處,看到她的嘴巴了嗎?”

小蝶愣了一下,點了點頭:“看到了,公子問這干嘛?百靈姐姐的嘴巴很漂亮呢,難道公子想……”

洛青舟道:“她嘴巴破了嗎?”

小蝶怔了怔,仔細回想了一下,苦著臉道:“公子,奴婢忘了……奴婢剛剛只顧著聽百靈姐姐唱歌呢。”

隨即又盯著他的嘴巴道:“公子,你的嘴巴破了……”

洛青舟:“……”

“公子,你……”

“沒事了,你去忙你的吧,我待會兒還要看書。”

“哦,那奴婢去給公子端飯。”

Advertising

小蝶匆匆出了門。

洛青舟回到屋裡,想著昨晚的纏綿,不禁嘆了一口氣。

昨晚她不僅打了他一巴掌,還咬破了他的嘴巴,而且還非常凶猛,像是在撒氣……

他身上到處都是牙印……

不過他也在對方的身上留下了痕跡。

咬破了嘴巴,在脖子上留下了紅印。

雖然他已經猜到了是誰,不過還是要確認一下才放心,免得總是被當個傻子一樣戲耍。

雖然他對這場婚事已經無所謂了,但畢竟是跟自己洞房同床的女孩。

他是個人,不是個木頭,當然想弄明白是誰。

不過這件事不能多想,也不能太過強求。

他的時間可是很寶貴的,沒必要浪費在這種事情上。

不多時,小蝶端來的早餐。

早餐很簡單,白米粥和包子,以及一碟鹹菜。

小蝶知曉他要練武,所以給他拿了五個包子,不過又被後廚的人嘀咕了幾句。

“這麼大的包子,一個人吃的完嗎?你家公子是讀書的,又不是干力氣活兒的……”

小蝶沒敢吭聲。

洛青舟一邊在屋裡吃著,一邊安慰道:“沒事,下次少拿點,以後每天晚上我們在家裡開小灶,我出去自己買肉。”

小蝶擔憂道:“公子,肉很貴的……”

洛青舟沒有告訴她自己現在身懷巨款的事情,只是道:“別擔心,公子有錢,不會餓著的。”

小蝶嘆了一口氣,沒再說話。

人家練武,全家族的人一起支持,而公子練武,卻只能靠自己。

好可憐。

不行,她要努力學習女紅,到時候好幫公子掙錢吃肉!

小丫頭心頭暗暗決定,吃完早餐就急著離開去學習去了。

洛青舟在家裡看了一會兒關於武者的書籍,也出門了。

迎著風雪,進了月夜聽雨苑。

在四周觀望了一會兒,方去了西北角落裡的竹林中。

寒風呼嘯,青竹嘩嘩作響,連那些大樹也在顫抖地搖擺著樹枝。

不知道是不是見他來嚇的。

畢竟幾棵樹的樹干都被薅禿了,青竹也斷了一地……

煉肉。

全身皮肉淬煉到極致,硬時如鋼鐵,可肉身硬接棕熊全力一掌而無事,更有兩牛之力,可徒手撕裂虎狼,一拳擊斃獅豹!

同時,速度呈爆發式增長,靜若處子,動若脫兔!

全身肌肉將蘊含無窮力量!

煉肉與煉皮的修煉方式,大體相同。

除了鼓起肌肉用更大的外力淬煉以外,還需要用藥汁浸泡,內力輔助,同時,需要用重物反復拉扯鍛煉。

如煉鐵煉鋼,千錘百煉,直至煉出廢料,煉成精華!

“砰!砰!砰!”

竹林外,風雪交加,呼嘯作響。

竹林內,洛青舟全身緊繃,開啟了煉肉的進程。

緊繃的肌肉在樹干上猛烈捶打著,有了皮膜的保護,每次猛烈碰撞後的疼痛,已經大大減少。

粗大的樹干,微微震動著,上面的樹枝,在風雪中搖晃。

待全身的肌肉都淬煉一遍後,他又從外面的假山後搬來了一塊岩石,開始舉重拉伸……

待全身肌肉酸痛無比,實在無法堅持時,他方停下,運轉內功心法,反復滋潤著跳動發熱的肌肉……

一天時間,轉眼而過。

中午洛青舟沒有回去吃飯。

下午時,已經餓的飢腸轆轆。

不過他依舊堅持著。

直到傍晚,赤著的全身大汗淋淋,全身肌肉酸疼的無法再動彈時,方停了下來。

身上在與那名武者拼鬥時留下的傷,並沒有痊愈,但昨日吸收了兩顆深藍汁液,又修煉了一個時辰的內功心法後,已經不再疼痛,而且表面的傷痕,已經變的很淡了。

對於武者來說,只要不是致命的傷口,都恢復的很快。

更何況他的內功心法,非同尋常,那日月寶鏡所產生的深藍液體,更是不凡。

今日修煉時,幾乎沒有任何太大的感覺。

在外面的湖水裡簡單地清洗了一下,他穿上了衣服,回到了小院。

不得不說,那日月寶鏡產生的液體很厲害。

昨晚整整被要了三次,今日依舊精力旺盛,生龍活虎。

肚子又在咕咕叫了。

小蝶還沒有回來。

洛青舟想了想,回到屋裡,拿了儲物袋,出了府,決定去買點肉回來加餐。

煉肉極為消耗體力和能量,每日都需要大量的肉食補充,淬煉肌肉時,也需要更多的能量。

書上說,最好是妖獸的肉。

但對於他來說,還沒有這種條件。

他決定先去買點牛肉,然後再去聚寶閣看看,買點煉肉專用的藥水,試試效果。

雖然他有日月寶鏡產生的液體修煉,但如果那些藥水有用的話,或許可以起到事半功倍,更快的效果。

只要可以快點成功,他不介意花錢。

反正煉肉成功後,他可以再自己去獵殺妖獸掙錢,同時磨練實際的戰鬥技巧,積累經驗。

想要成為一個真正的武者,這一步肯定不能少。

出了府,外面風雪更大。

這個時候,街道上行人很少。

他直接去了菜市場,買了很大幾塊牛肉,拎著走到一個無人的小巷後,放進了儲物袋裡。

然後又把裡面那名武者留下的食物和衣物,都扔進了水溝裡。

從那些完好無損的食物來看,這儲物袋裡似乎還有保存食物不變質的功能,所以他這次買了不少牛肉。

接著,他又去了聚寶閣。

問了藥水價格,沒有猶豫,直接買了兩瓶藥水,花費了將近兩百金幣。

回到家後,他並沒有立刻使用藥水。

與小蝶吃完飯後,去了湖裡洗澡。

回來後,換了身衣服,准備去秦大小姐那裡請安。

順便,看一看他在某人嘴上和脖子裡留下的印記。

誰知剛要出門,那位岳母大人身邊的貼身丫鬟梅兒,突然急匆匆走來道:“姑爺,夫人讓你過去一趟。”

“夫人?”

洛青舟心頭有些打鼓。

那位岳母大人突然這個時候來找他,難道是因為昨晚摸了秦二小姐的事情,要來找他算賬?

“什麼事情?”

他問道。

梅兒木著臉道:“姑爺去了自然就知道了。”

洛青舟頓了頓,沒再多說,跟著她出了門。

走了一段,他突然又道:“梅兒姑娘,我可以去跟二小姐說幾句話嗎?”

梅兒冷著臉道:“不用了,二小姐與夫人在一起。”

洛青舟一愣,隨即心頭暗暗松了一口氣。

有二小姐在,應該沒什麼問題的。

昨晚的事情,二小姐應該已經幫他解釋過了。

“姑爺,你膽子真大。”

梅兒冷不丁地說了一句。

洛青舟看著她道:“怎麼說?”

梅兒冷哼一聲,突然說出了一句讓他心頭一震的話來:“二小姐嘴巴破了,珠兒跟夫人說,是姑爺你弄的!你見了夫人,最好老實交代,不要狡辯!”

此話一出,洛青舟腦中“嗡”地一聲,頓時僵在原地,呆若木雞。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