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姑爺好霸道

白雪如絮。

飄落在裸露的肌膚上,涼絲絲的,卻並不難受。

洛青舟淋著雪,突然想到以後每晚不僅要去給秦大小姐請安,還要來給那位岳母大人請安,不禁嘆氣。

秦大小姐好敷衍,喊一句“大小姐”就好了。

他就算想廢話,人家也不會理他。

但這位岳母大人……

卻是一言難盡。

難道以後每次來,都要誇贊她的美貌一番?

見過自戀的,沒見過這麼自戀的。

關鍵是,她可是一個長輩啊,不該正經點,嚴肅點,端莊點,矜持點嗎?

新娘子不對勁。

小侍女不對勁。

沒想到這位岳母大人,也不對勁。

這秦府一家人,都不對勁。

洛青舟在心裡暗暗嘆了一口氣,不想再為這些閑事煩惱。

還是抓緊時間修煉吧。

Advertising

迎著風雪,很快來到了秦大小姐所住的庭院。

院門打開著。

門上突然多了一只牌匾,牌匾上娟秀的寫著四個大字:靈蟬月宮。

下面還有一行小字:閑人勿進,進者斷腿。

“靈蟬月宮?”

洛青舟不禁莞爾。

這一看就是百靈的手筆。

不過這名字倒是起的可以,月宮之中,住著三個仙子。

一個呆,一個冷,還有一個……花。

喜歡采花,花樣也挺多。

院裡很安靜。

沒有聲音,也沒有人。

洛青舟直接走了進去,輕車熟路地從房屋旁邊的青石小道,來到了後花園。

即使外面寒風凜冽,雪花飄飄。

那一襲白衣的月宮仙子,依舊安靜地坐在池塘邊的涼亭中,神情清冷地看著書。

Advertising

百靈一襲粉裙,手裡拿著一朵花兒,亭亭玉立地站在涼亭裡,對著他俏皮地眨著眼睛,臉上卻戴上了一張粉色的面紗,遮住了嘴鼻。

欲蓋彌彰嗎?

洛青舟眯了眯眸子,走了過去,在涼亭外停下,淋著風雪,低頭恭敬道:“大小姐。”

那一襲白衣的月宮仙子,抬頭看了他一眼,微微點了點頭,算作回應,神色平淡漠然,仿佛並不認識他。

洛青舟站直了身子,這次沒有立刻離開,而是看著她旁邊的粉色少女道:“百靈姑娘,今日怎麼戴了面紗呢?”

百靈嘆了一口氣道:“姑爺,我昨晚沒睡好,生病了,咳嗽,怕傳染給小姐和姑爺。”

說完,裝模作樣,很虛假地咳嗽了幾聲。

洛青舟看向了她的脖子。

豎起的領子,帶著雪白的絨毛,恰好遮住了那裡。

“姑爺怎麼一直盯著人家看?人家害羞。”

百靈扭捏了一下身子,故作羞澀狀。

她這般裝扮,明顯就是心虛。

洛青舟心頭已經明了,所以對她並沒有之前的疏冷和拘謹了,拱手道:“百靈姑娘,可否單獨跟我去前院一趟,我有些話想對百靈姑娘說。”

百靈立刻捂著俏臉,羞澀地道:“姑爺……人家不要跟你單獨說話…姑爺要是有話,就當著小姐的面說,人家聽小姐的。”

洛青舟盯著她的眸子,思考了一下,目光一動,左右看了一眼,道:“夏嬋姑娘今日不在嗎?”

Advertising

百靈立刻把身子扭了回來,撅起小嘴,幽幽地看著他道:“姑爺又要見異思遷嗎?人家不答應姑爺了,姑爺就要去找嬋嬋了嗎?”

洛青舟又左右張望了一眼,方低聲道:“百靈姑娘,其實我想對你說的事情,是關於夏嬋姑娘的,你可以跟我出去一趟嗎?”

“關於嬋嬋的?”

百靈一愣,隨即雙眸一亮:“姑爺可以先透露一下嗎?關於嬋嬋的什麼事情?”

洛青舟拱了拱手道:“既然百靈姑娘不願意聽,那我就告辭了。”

說完,不再停留,直接轉身離開。

百靈頓時急了,連忙揮手道:“姑爺,等等我!我要聽!”

說著,就追出了花園。

洛青舟並未去前面,而是在外面的通道裡等著她。

百靈興奮地追了過來:“姑爺,關於嬋嬋的什麼事情啊?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嗎?”

“可以了。”

洛青舟看了她一眼,突然撲到她身前,一把抱住了她的纖腰,像是那晚洞房時一樣抱著她旋轉了一圈,直接粗魯地把她按在了旁邊的牆壁上,貼著她的身子,逼視著她。

“啊!”

百靈失聲驚呼,花容失色,雙臂抱胸:“姑……姑爺,你要干嘛?”

洛青舟盯著她的眸子,一手攬著她纖柔的腰肢,一手伸到了她的耳邊,緩緩地取著她臉上的面紗,低聲道:“別怕,讓我看看……”

Advertising

說著,把她臉上的面紗全部取了下來。

那粉嫩濕潤的小嘴上,果然出現了一道被咬的痕跡!

“姑……姑爺,別……別這樣,人家……人家害羞……”

百靈咬著嘴唇,睫毛輕輕顫動著,一臉驚怕羞澀的模樣,但俏麗粉嫩的臉頰卻沒紅。

洛青舟近距離盯著她,目光復雜。

百靈羞答答地道:“姑爺,你……你到底要干嘛?是想輕薄人家嗎?人家要喊了啊,你再不……嗚……”

突然,她睜大了眼睛,嘴裡的話戛然而止。

洛青舟突然吻住了她的小嘴,雙臂緊緊抱著她的纖腰,狠狠地親吻著她,報復著她……

良久,方對著她的嘴唇用力咬了一口,松開道:“不干嘛,就是想以牙還牙。”

百靈睜大眼睛看著他,小嘴微張,心跳加速,呼吸急促,白皙的臉蛋兒上終於染上了兩抹紅暈,像是被嚇傻了一般,保持這個姿勢和表情,一動不動。

“百靈姑娘……謝謝你……”

洛青舟又抱著她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方緩緩地松開她,轉身離開。

走了幾步後,又回過頭道:“雖然你們騙了我。”

說完,迎著風雪離開。

百靈依舊靠在牆角,一動不動,神情恍惚地呆了半晌,方抬起玉指,摸了摸嘴唇。

突然,她感到一股寒意襲來,扭頭看去,一襲淡綠衣裙的冰冷少女,從後花園裡無聲地走了出來,目光冰冷地看著她。

百靈看著她嘴唇上的傷口,又看了一眼她脖子上的紅印,安靜了數息,突然一臉委屈道:“嬋嬋,不怪我,你也看到了,姑爺強吻的我,姑爺好霸道,好大,力氣好大,我反抗不了……”

夏嬋抱著劍,在風雪中一動不動地盯著她,垂落在纖腰間的烏黑長發,在風中輕輕搖曳著,仿佛她此刻眸中的情緒。

百靈蹙著柳眉,低著頭,可憐兮兮地抽泣道:“嬋嬋,人家好可憐的……早上突然被你強吻,咬破了嘴巴,現在又被姑爺這樣……嗚嗚,人家不想不活了……”

她裝模作樣地哭泣了一陣,抬頭看去,那抱劍少女不知何時,已經離開。

她立刻又追了上去,委屈地慫恿道:“嬋嬋,我支持你懲罰他,狠狠的懲罰他……我陪你一起,好不好?”

沒有人回應。

只有吹來的寒風,嗚咽出聲。

靈蟬月宮,又如天上宮闕。

清冷如幻,寂靜如初。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