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死也不分開

“哼!”

一聲冷哼,寒意襲來。

洛青舟驚醒過來,收回目光,看向了前面的屋檐下。

那站在屋檐陰影下的少女,雙臂抱胸,懷裡抱劍,正雙眸冷冷地盯著他。

洛青舟並未聽到她的心聲。

當然,也沒有聽到面前這位秦大小姐的心聲。

他微微低頭,准備告辭。

站在他身後的百靈卻突然笑道:“姑爺,前些天那位宋姑娘又來府裡了,還專門讓丫鬟偷偷摸摸地過來,准備找姑爺去跟她玩呢。不過在路上時被我碰見了,我幫姑爺給拒絕了。”

洛青舟聞言微怔。

“姑爺知道這件事嗎?”

百靈問道。

洛青舟搖了搖頭。

百靈臉上露出了兩個淺淺酒窩,挑眉道:“那姑爺若是知道了,會去跟那位宋姑娘玩嗎?”

洛青舟一臉平靜:“不會。”

“不會嗎?”

百靈眨了眨眼,笑道:“其實就算姑爺去,也沒什麼的。雖然姑爺是入贅來我們秦府的,但是我們可不會像是其他府中那樣,限制姑爺的自由,剝奪姑爺的快樂。我們秦府和我家小姐,可是很通情達理的,而且對姑爺特別寬容。”

Advertising

洛青舟目光動了動,看著她道:“百靈姑娘有話請直說。”

百靈臉上笑容微斂,頓了頓,道:“姑爺,那我要說了哦,你可別生氣。”

洛青舟沒有說話,等著她繼續說下去、

百靈先是輕輕嘆了一口氣,看了自家小姐一眼,方輕聲道:“姑爺,你也看到了,我家小姐身體不太好,喜歡安靜,喜歡一個人待著。即便與姑爺成親了,也喜歡這樣。所以希望姑爺以後不要勉強小姐做任何事情,給小姐絕對的自由。如果某一天……”

說到此,她目光一閃,看著面前的少年道:“姑爺,我是說如果……如果某一天,小姐突然厭煩了這樣的生活,不想與姑爺在一起了,希望姑爺可以理解,可以讓小姐離開。當然,即便是那個時候,姑爺依舊是秦府的人,可以一直住在秦府,並且會得到補償,而且可以娶妻生子。姑爺,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洛青舟眯了眯眸子,沉默了片刻,道:“我懂了。”

百靈有些歉意地看著他:“姑爺,我們沒有任何看不起你的意思,不過……我家小姐身體真的不太好,而且真的喜歡一個人。還有,希望姑爺在秦府看到的,和今天聽到的,都不要跟外面的任何人說,可以嗎?”

洛青舟沉默了一下,背對著那道絕美的身影,看著面前的少女,突然道:“百靈姑娘,如果大小姐不願意這門婚事的話,其實現在就可以休斷婚姻的,我並無意見。”

百靈一愣,眸中露出了一抹訝異,盯著他看了片刻,方搖頭道:“姑爺,我剛剛只是說如果,你不要想太多了。現在這樣挺好,以後會發生什麼,那是以後的事情。我今晚告訴姑爺這些,只是希望姑爺提前有些心理准備,不要陷得太深。”

隨即又道:“姑爺如果有其他喜歡的女子,也可以大大方方的告訴我們。”

洛青舟目光閃了閃,道:“我的確有喜歡的女子。”

百靈神色微動:“是誰?”

洛青舟盯著她的眸子道:“那晚與我洞房的女孩,以後准備一個月跟我同房一次的女孩。百靈姑娘,我喜歡她,可以把她給我嗎?”

這句話說出,整個庭院,忽地寂靜無聲。

半晌後,百靈方笑道:“姑爺,你果然還是陷進來了。也是,像我家小姐這麼漂亮的女孩,哪個男人見了不喜歡呢,更何況,又與你拜堂成親結為夫妻了。不過……我剛剛也說了,我家小姐身體不好,喜歡一個人,而且我就家小姐現在不就是姑爺的嗎?”

Advertising

洛青舟一直看著她的眸子,卻並未聽到她的其他心聲。

又安靜了片刻。

他拱手道:“沒有其他事情的話,那我先回去了。”

百靈嘴唇微微動了一下,似乎想要說什麼,卻最終沒有說出口。

“姑爺早點睡,明早還要去給夫人敬茶呢。”

百靈目光微閃,輕聲道。

洛青舟點了點頭,又對著那坐在石桌前一動不動的身影拱了拱手,方告辭出去。

小院裡安靜下來。

許久之後,百靈方神色復雜地輕聲道:“小姐,是不是有些殘忍?”

隨即又低聲喃喃:“姑爺挺好的……”

沒有人回應。

最後她又微不可聞地嘆息一聲:“可惜,終究是兩個世界的人……”

洛青舟回到小院。

本該心情沉重,胡思亂想的,但心頭卻突然像是卸下了一件重物,頓時感到輕松了許多。

從聽說要入贅,到現在,他的心理發生了一系列的變化。

Advertising

從一開始的彷徨,忐忑,到成親後見到新娘的意外之喜和期待,再到後來的平靜與釋然。

最後,到現在的徹底放下。

想一想,這場婚事就像人生。

短短二十多天的時間,經歷了酸甜苦辣,到最後的寧靜與坦然。

挺有趣。

對於他來說,這段經歷並不太難堪。

本來就與她沒有任何感情。

現在在秦府有吃有穿的,又有美少女陪著,又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情,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

無所謂了。

即便以後被她休了,也無所謂。

或許可以活的更精彩。

他有小蝶就夠了。

主僕兩人上了床,鑽進了被子裡,睡在了一頭。

洛青舟把柔弱乖巧的少女抱在了懷裡,對著她的額頭親了一下,輕聲道:“小蝶,以後要永遠陪著公子,知道嗎?”

小蝶溫順地貼在他的胸膛,紅著小臉眯著眸子,滿臉幸福:“嗯,奴婢永遠都是公子的……公子在哪裡,奴婢就在哪裡,死也不分開。”

Advertising

“腳呢?”

“啊?”

“腳拿來,本公子要握著睡覺。”

“……”

月光如水,從窗欞灑落進來。

放在書桌上的銅鏡,雕刻著月亮的一面向上,正映著幽暗的月光,緩緩起霧。

與此同時。

另一座庭院後面的涼亭中。

月光清冷,一道雪白的身影坐在那裡,一動不動。

旁邊的陰影裡,如幽靈一般站著一名抱劍的冰冷少女,靜無聲息。

而另一名少女,則站在那道雪白身影旁,微微蹙著秀眉,低聲喃喃:“沒了月華靈液,小姐終究是再難進一步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