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煉皮大成!

“砰!”

“砰!砰!砰!”

一大清早。

月夜聽雨苑的西北角落,那片無人問津的竹林中,就響起了肉體碰撞樹干的聲音。

聽那聲音,力道一次比一次大。

整個一個上午,那聲音都沒有停歇過。

午飯時,稍稍停歇了片刻。

很快,又響了起來。

一直持續到傍晚,夕陽落山。

有了日月寶鏡深藍液體的幫助,洛青舟如今淬煉皮膜更加迅猛。

不懼裂傷疼痛,淬煉速度更快。

同時,因為墨黑液體的幫助,他的精神也極為旺盛。

整整一天下來,不用停歇,可以一直持續修煉。

到了傍晚,依舊神采奕奕。

全身的皮膜,開始隱隱發亮,充滿了光澤。

一拳打出,已有一牛之力,堅硬的樹皮和樹干,已經對他的拳頭和身體造不成任何裂傷。

Advertising

又過了數天。

距離成親剛好二十天時。

這一日晌午,他的煉皮終於大成!

全身皮膜堅韌如銅,光芒內斂,猛烈撞擊在大樹上,仿佛野牛撓癢,再也感覺不到疼痛。

同時,力量大幅增長!

一拳打出,樹木震動,樹皮成絮,木質凹裂!

渾身皮膜如脫胎換骨,煥然一新,卻又返璞歸真,看著與之前似乎並差別,但抗擊打力已淬煉到極致!

“哢!”

他折斷一支青竹,手掌直接向著那斷裂的尖銳部分拍了過去。

若是原來,手掌絕對會被刺破,鮮血淋淋。

但現在,肉掌猛烈擊打在那青竹尖銳之上,竟如堅硬銅器,“哢”地一聲把那青竹尖銳拍碎,下面的半截斷竹皆被拍的粉碎!

“哢!哢!哢!”

洛青舟又試了十余根青竹,皆拍的粉碎,手掌毫發無傷。

隨即,他又用手背,胳膊,小腿去試,皆無損傷。

如今這皮膜,別說這些柔韌青竹,即便是堅硬木頭,也難以刺入分毫!

Advertising

哪怕是菜刀砍在上面,也能抵消大半傷害,而且傷口會快速恢復,甚至可以保護最裡面的血肉不受損傷,。

真正做到煉皮如銅,出拳力如牛!

“轟!”

“轟!轟!轟!”

如今他再打起奔雷拳來,不僅速度不變,還用起了力道,威勢越來越重,聲音也越來越響,效果已然出來。

一套打完,完全沒有任何疲憊感。

緊接著,又開始了第二遍。

煉皮成功後,他決定先把這套奔雷拳練熟,然後再繼續煉肉。

奔雷拳雖然對於很多武者來說都很雞肋,但對於他來說,至少可以作為一件武技。

畢竟以他現在的身份和背景,是不可能有其他武技的。

奔雷拳雖然雷聲大,雨點小,但至少有些傷害,配合著他如今的皮膜和力氣,至少比普通人強大太多。

“轟!轟!轟!”

整整一個下午,他又在竹林裡練起了奔雷拳。

煉皮雖然成功了,但絕對不能懈怠。

對於一名武者來說,煉皮只不過是稍稍入門了而已。

Advertising

只要他堅持不懈,不怕苦累,相信在那面日月寶鏡的幫助下,他很快就能追上洛玉。

明年龍虎學院的招生考試,與秋試的日期相差不遠。

距離現在還有六個多月的時間。

只要他努力,就還有機會!

“轟!”

他一拳打在旁邊的樹干上。

樹木震動,樹皮潰爛,裡面的木質“哢”地一聲裂開,同時竟然有一股燒焦的氣味從裡面傳出。

洛青舟一心練拳,心無旁騖,一拳打出後,又跨步轉身,打出了另一招式。

空蕩寂靜的竹林中,仿佛有雷鳴漸漸響起。

四周竹葉紛飛,青竹無風自動。

他那赤著的胸膛和後背上,汗水淋淋,皮膜仿佛被鍍上了一層金屬,在汗水的滋潤下亮晶晶的,充滿了迷人的光澤。

地面竹葉打著旋兒飛起,隨著他的左右前後挪動翩躚起舞。

那拳打到最後,速度越來越快,聲音越來越響。

他的身影在紛飛的竹葉中竟越來越模糊,四周環繞著一股看不見的氣流,吹的四周青竹嘩嘩作響,晃動不止。

幸好此刻月夜聽雨苑並無他人。

Advertising

否則這番動靜,即便是在最偏僻的西北角落,也會被人發現。

從外面看去,那片竹林的中間部分,竟像是被一股颶風挾裹,枝葉紛飛,左搖右擺,晃動不止。

但很快,那晃動的幅度又漸漸小了下來。

那奔雷拳打到最快招式時,又逐漸減緩了速度,徐徐變慢。

最後,威勢內斂,緩緩收功。

洛青舟直練到太陽快要落山時,方休息一會兒,拿了衣服出去在湖邊簡單清洗了一下,穿上衣褲離開。

回到小院後,小蝶還沒有回來。

他回到屋裡,熟練地從床下拿出了一只瓷瓶,把桌上那枚銅鏡上凝聚出來的深藍液體倒了進去,然後蓋上瓶塞,又放回到了床底。

經過這段時日的研究,他發現三日用一滴就夠了,用多了似乎也是浪費,所以他把剩下的都收集了起來,准備到時候煉肉時再用。

而夜晚凝聚出來的墨黑液體,也是三日一用,每日都用的話,也看不出其他明顯效果。

床下隱蔽處放著兩只瓷瓶,分別裝作深藍液體和墨黑液體。

他叮囑過小蝶,不要動他房間裡的任何東西。

包括那枚日月寶鏡。

不過這些東西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稀世珍寶,就這樣放在房間,終究是不太安全。

他決定明天出府,去街上專門賣武者用品的商鋪看看。

或許有一些更好的儲物的東西。

這個時代以武為尊,大炎帝國也是武者遍地,所以每個城市都有很多專門買賣武者用品的商店。

他如今已經成為了一名真正的武者,卻還不知道武者到底需要哪些貼身東西,也從未逛過那種商鋪。

或許商鋪裡,有他意想不到的好東西。

至於銀子,他入贅來秦府時,成國府給他了一千兩,不知道是否夠用。

明天出去看看再說。

如果不夠用,就找百靈借。

反正他是外人眼裡吃軟飯的小白臉,不吃白不吃。

還有十天的時間,他就可以出城去祭奠母親了。

到時候燒紙焚香,除了告訴母親他成親的事情以外,還希望母親保佑他修煉有成,大仇得報。

天快黑時,小蝶端了飯菜回來。

洛青舟如今吃的多,而且喜歡吃肉,所以現在小蝶每次會端分量更多的飯菜回來。

由於大家都對他們主僕不錯,所以後廚也不會多說什麼。

不過等洛青舟開始煉肉時,估計就不行了。

到時候需要吃更多的肉,而且食量驚人,他不可能全部都在後廚解決。

除了怕被人發現端倪以外,後廚也不可能給他提供那麼多的肉食。

練武之人需要消耗的食物,是許多家庭都承受不起的。

所以到時候,洛青舟可能需要自己解決。

有銀子就能買肉吃。

不過,他的一千兩銀子對於普通百姓來說很多,但對於武者來說,完全不夠用。

還好,他已經煉皮成功。

等奔雷拳練習的差不多了,他就可以去城外打野獸,甚至是最低級的妖獸了。

到時候無論是銀子,還是血肉,應該都能解決。

危險肯定會有。

但這個時代,想要強大起來,害怕危險可不行。

而且只有經過不斷的戰鬥磨練,他的實際戰鬥力才能提升,否則終究只是一個溫室裡盛開的花朵,中看不中用。

心頭想著事情,很快吃完了飯。

等小蝶吃完收拾好後,兩人去湖中洗了澡。

洗完澡後,換上了干淨的衣服,洛青舟獨自出門,去給秦大小姐請安。

夫君每天給娘子請安,而且還是不跟他同房的娘子,這種規矩,也就只有這個時代才會有。

當然,既然是這個時代的人,有些規矩還是要遵守的。

否則,會有人讓他明白現實的殘酷的。

來到秦大小姐住的院落。

還未敲門,院門已經打開。

百靈笑吟吟地站在門裡道:“姑爺,告訴你個好消息,夫人決定要見你了,就在明晚,你可要做好准備哦。”

洛青舟心頭一動,那位岳母大人?

成親快一個月了,那位岳母大人都從未說要見他一面,怎麼現在突然說要見他了?

聽說那位岳母大人對他成見很深,不知明晚見面,會不會當眾訓斥和羞辱他。

“我需要做什麼准備?”

他有些疑惑。

不就是見一面嗎?難道還要穿紅戴綠,三步一叩首,五步一稱頌?

百靈笑道:“姑爺要做好心理准備。到時候要是被夫人罵,姑爺可千萬別還嘴哦。姑爺要是還嘴,不用嬋嬋動手,那些老媽子都能撕了你。到時候姑爺被掃地出門,流落街頭,那可就慘嘍。”

洛青舟沉默了一下,道:“我知曉輕重。”

“知曉就好。”

百靈讓開門,聲音放低道:“反正姑爺已經與小姐拜堂成親,木已成舟,夫人就算再不願意,也改變不了什麼。姑爺忍著便是,大不了到時候……讓小姐補償你。”

說到“補償你”時,她眨了眨眼睛,給了他一個俏皮曖昧的眼色。

洛青舟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沒再說話。

進了門,走向了庭院月光下坐著的那道絕美身影,低頭恭敬道:“大小姐。”

本以為對方像是原來一樣,依舊不會有任何回應,甚至不會看他一眼。

但這一次,秦蒹葭的目光,卻看向了他。

洛青舟猝不及防與她美眸相對,心頭忽地一跳,竟忘了屋檐陰影下的冰冷威脅,目光怔怔,並未挪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