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救人

湖底,清澈幽深。

洛青舟剛落下去,就看到了那道冰冷的身影。

此時的少女,手裡依舊緊緊握著那柄劍,但是全身其他地方的力氣仿佛都被抽空。

只見她睜大眼睛,全身酥軟,青絲散亂,衣裙飄飄,一動不動地向著湖底飄落而去。

如一朵在秋日裡凋零的花兒,安安靜靜地飄向地面,並無任何掙扎。

洛青舟知曉她可能被嚇傻了。

沒想到在岸上那麼厲害的一個人兒,來到了水裡,竟然連三歲孩童都不如。

至少人家三歲孩童溺水後,還會掙扎。

洛青舟沒敢猶豫,立刻追了上去,快速向著她沉了過去。

正睜大眼睛神情驚恐呆滯地向著湖底飄落的少女,在看到他的一瞬間,眸子終於動了一下,同時,嘴巴也動了一下,結果灌了幾口湖水進去,吐出了一串水泡,雙眸瞪的更大了。

配著她那嬌俏卻木然的臉蛋兒,表情看起來頗為滑稽。

在她即將落入湖底的一瞬,洛青舟游了上去,一把攬住她的纖腰,把她抱進了懷裡。

隨即雙腿一蹬,向著上面游去。

若是救助其他溺水者,洛青舟肯定會游到背後,或者等對方灌水暈過去後再救,不然可能會賠掉小命。

不過救這位,那就不用了。

因為現在即便把她抱在懷裡,她依舊瞪大眼睛,全身酥軟,一動不動,仿佛變成了一具雕塑。

Advertising

只有那柄劍,還緊緊握在手裡。

洛青舟第一次見有人溺水後會變成這副模樣,也第一次見有人會這麼怕水。

關鍵是,這少女在岸上可是一劍封喉,令人膽寒的存在。

這種極致的反差,讓他不禁在肚裡偷笑。

“嘩!”

他沒敢耽擱,抱著懷裡的少女,快速浮出了水面。

隨即,游到了小船邊。

百靈連忙伸手幫忙,把他懷裡的少女拖上了小船。

洛青舟也爬了上去。

這時,又有幾只小船急匆匆駛來。

同時,幾名會水的小廝跳進了湖裡,正快速向著這邊游來,准備搭救。

秦微墨見有人落水,又見他立刻跳下去救人後,擔心出事,立刻讓珠兒喊了岸上的人過來。

此時見他和落水的夏嬋都安全上船,這才松了一口氣。

珠兒立刻對著那些趕來救援的小船和小廝喊道:“人救起來了,不用過來了,都回去吧。”

那些正疾速劃來的小船和小廝,只得又掉頭離開。

Advertising

秦微墨蹙著柳眉,關切問道:“姐夫,你們沒事吧?”

洛青舟全身衣服濕透,不敢站著,坐進船艙回道:“沒事,多謝二小姐關心。”

他擰著衣服上的水,抬頭看向了坐在旁邊的冰冷少女。

那剛剛還在水下嚇的瞪大眼睛全身酥軟的冰冷少女,此時又恢復了冷若冰霜的姿態和表情。

她一動不動地坐在那裡,秀發凌亂,衣裙濕透,懷裡抱劍,依舊森寒如劍,冷酷懾人。

洛青舟看向她的時候,她也冷冷地看了過來。

沒有感謝,只有更冷。

應該是因為看到她出糗了,又或者剛剛抱她了。

洛青舟與她那雙冰冷的眸子對視了一秒,收回目光,看向別處。

“二小姐,實在抱歉,打擾你們賞月的興致了。姑爺和夏嬋的衣服都濕了,我們得回去了,不能陪你們去賞月樓了。”

百靈立在船尾,撐著竹篙,看向另一只小船的秦微墨,滿臉歉意地道。

秦微墨柔柔地道:“無妨,快帶姐夫和夏嬋回去換衣服吧,我們自己去就好了。”

孟羽藍和宋子兮看著船上衣衫濕透的少年,心頭有些小小的失望。

她們還想跟這少年請教一下詩詞呢。

百靈看了這兩名貴客一眼,撐著竹篙,調轉了船頭。

Advertising

秦微墨柔聲道:“姐夫,回去快些換衣服,最好洗個熱水澡,你身子骨弱,可別生病了。”

洛青舟看著她那柔弱久病,仿佛一陣風就能吹倒的孱弱模樣,心頭暗暗好笑,拱手道:“多謝二小姐關心,那我們就先告辭了。”

孟羽藍大聲道:“洛公子,等下次有時間了,我們再來找你玩,你可別再推辭了哦。”

洛青舟拱了拱手道:“好。”

宋子兮嘴唇動了動,似乎也想說幾句話,又覺得今天剛與他第一次見面,他不僅是個男子,又剛成婚,她一個未出閣的少女主動說話,實在有些不合適,只得用目光看著他,並未開口。

洛青舟看了她一眼,聽到了她心裡的話:【這位洛公子生的好生俊美,又好有才華,可惜了,出身不好,又是個入贅的……】

洛青舟的目光,又看向了那位城主府的孟姑娘,也聽到了她心裡的話:【微墨這個姐夫看起來還不錯,不僅長的好看,又有才華,而且對下人竟然也如此關心,看見下人落水,竟然毫不猶豫就跳下去救人……可惜了,終究只是一個柔弱書生,我大炎帝國,武者才是最有用的……】

洛青舟的目光,又看向了柔柔弱弱的秦二小姐。

秦微墨也正看著他。

兩人目光對視,秦微墨柔柔一笑,明眸間映著湖水裡的點點月光,似水溫柔,如月皎潔,柔婉動人。

洛青舟也聽到了她的心聲:“姐夫跳入湖中救夏嬋,是因為姐姐嗎?”

洛青舟正想多聽幾句時,小船忽地一轉,百靈俏生生地擋住了他的視線,似笑非笑地看著他道:“姑爺,舍不得嗎?”

洛青舟收回目光,看向了她的眸子,腦袋忽地一陣刺痛。

他立刻驚醒過來,沒敢再偷聽。

剛剛聽了太多,已經耗費了太多精神。

Advertising

“姑爺剛剛好出風頭呢,那位孟大小姐和宋大小姐,都含情脈脈依依不舍地看著姑爺呢,姑爺是不是還想跟她們一起劃船游湖,去賞月樓勾勾搭搭呢?”

百靈見他不回話,哼了一聲,又調侃道。

洛青舟看著她,想到剛剛小船突然晃動傾斜,把夏嬋給晃進了湖水裡,不禁問道:“百靈姑娘剛剛是故意的?”

百靈眨眼,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什麼故意的?姑爺,不要顧左右而言他哦。”

洛青舟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沒再追問,道:“我本來就不想來的,是你逼我來的。”

百靈突然“噗嗤”一笑:“姑爺,說話要憑良心哦,我又沒拿劍,又沒冷著臉,怎麼逼你了?”

洛青舟看了旁邊抱著劍冷著臉的少女一眼,沒再吭聲。

百靈笑了笑,也沒再繼續逗他,撐著小船,帶著笑意,哼著小曲,向著岸邊劃去。

洛青舟看著她那明眸皓齒的俏麗模樣和纖柔婀娜的少女身段,心頭不禁又暗暗思考起來。

這丫頭是吃醋了,還是,為了她家小姐?

與他同房的,到底是不是她?

“姑爺,嬋嬋,你們注意點,把小船裡弄了好多水呢,就不能把衣服脫掉嗎?”

快到岸邊時,百靈又笑吟吟地調侃了兩人一句。

兩人都沒有理睬她。

上了岸,洛青舟直接告辭離去,回家換衣服。

百靈與夏嬋也回到了自己的小院。

夏嬋回屋換衣服。

百靈走到後院涼亭裡,站在那道雪白身影旁,看了一眼那張絕美的臉蛋兒,低聲道:“小姐,您回來了嗎?”

那坐在涼亭裡的身影,神情淡然,目光怔怔,並未回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