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真厲害

明月高懸,星辰漫天。

兩只小船在湖裡並排而行。

湖面碧波蕩漾,漫天星月落入其中,如璀璨銀河,星光點點,美不勝收。

幾名少女在這夜晚的湖景美色中,語笑嫣然,聊著莫城閑事。

而另一邊小船上,好生安靜。

百靈一襲粉裝,立在船尾,撐著竹篙,青絲舞動,衣袂飄飄,如湖中仙子。

洛青舟站在船頭,望著不遠處的湖心閣樓,沉默無言。

夏嬋則坐在小船中間,懷中抱劍,冷若冰雪。

珠兒向著這邊看了一眼,見某人一動不動立在船頭,忍不住譏諷道:“姑爺,你不是暈船嗎?怎麼還站在那裡?就不怕掉進湖裡?”

洛青舟收回目光,看了她一眼,又看了一眼坐在小船中間的抱劍少女,回道:“誰說暈船就不能站著?我站著不暈,坐著暈。”

幾名少女被逗笑。

珠兒氣鼓鼓地道:“小姐,姑爺就是故意的,他明明不暈船的。”

秦微墨微笑道:“姑爺或許平常是暈船的,不過今日有貴客,他就不暈了。”

“哼。”

珠兒撅著小嘴哼了一聲,沒再說話。

自家小姐既然維護那個家伙,她還能說什麼呢。

Advertising

坐在秦微墨身邊的宋子兮突然道:“微墨,我前日在一副畫上看到一句話,覺得挺有意思,只是不知出自何處何人之手,意思也是一知半解。你讀書甚多,不知可否幫我解答?”

說這話時,她瞥了另一只小船上的少年一眼。

很明顯,她是要考考某個書生,看看對方是否真如好友說的那般有才華,別是虛有其表。

秦微墨自然也知曉其意,微笑道:“子兮,那你說來聽聽。”

“咳咳……”

宋子兮清了清嗓子,把船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過來後,方裝模作樣,開口念道:“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義……”

她一邊念著,還一邊搖頭晃腦,仿佛教書先生。

秦微墨聽她念完,微微一笑,看向另一只小船上的少年道:“姐夫,這句話你聽過嗎?”

其實只要是准備考取功名的書生,都知道這句話。

畢竟這句話是出自科舉考試的必讀書,四書之一。

不過對於無需考取功名的女子來說,知道這句話還是挺不簡單的。

這個時代,十個人有九個人沒讀過書,甚至不識字。

所以對於女子來說,認識一些字,讀過一些書,甚至會幾首詩詞,都是值得誇耀和自豪的事情。

洛青舟覺得有些無聊。

不過既然是二小姐把問題拋過來,他自然不會不給面子,答道:“此話出自《禮記,大學》,相傳是曾子所著,不過應該是後期的一些儒家所著。意思是,大學的宗旨在於弘揚光明正大的品德,在於使人棄舊圖新,在於使人達到最完善的境界……再簡單來說,就是在於彰顯人人本有,自身所具的光明德性,再推己及人,使人人都能去除污染而自新,而且精益求精,做到最完善的地步並且保持不變……”

Advertising

湖中兩只小船上。

眾少女皆安靜地看著他,聽著他侃侃而答。

月光下,那立在船頭的身影頎長挺拔,面容清秀俊美,目光清澈堅毅,聲音也鏗鏘明亮,不卑不亢,並無其他書生的柔弱和矯情,也並未其他贅婿的自卑和怯弱,那模樣神態氣質,竟看的眾少女心頭一蕩,如船下湖水,星光點點。

離他最近的抱劍少女,也面無表情地看著他。

等他答完,兩只小船上竟然有一瞬間的寂靜。

隨即,秦微墨打破了寂靜,微笑道:“子兮,這個解答如何?是否如你心中所想?”

宋子兮撇了撇嘴道:“馬馬虎虎,書上的東西而已,讀書人應該都知道。”

秦微墨微笑著看向了另一只小船上的少年,柔聲誇獎道:“姐夫很厲害哦。”

洛青舟拱了拱手,沒再說話。

在船頭撐船的百靈也嫣然一笑,學著她的語氣道:“姑爺很厲害哦。”

洛青舟看向別處,沒理她。

兩只小船慢悠悠的在湖面劃行,很快來到了荷花叢中。

雖是冬日,但這湖水溫暖,荷花叢一年四季都有荷花盛開,白的粉的紅的都有,是這月夜聽雨苑最美的風景。

秦微墨每次過來時,都喜歡在這荷花叢中游玩,采些蓮蓬,掰些花瓣,在船邊玩會兒水,童心未泯,心情會好了許多。

這時,孟羽藍突然又開口問道:“洛公子,我有一句話,公子可否為我解答?”

Advertising

洛青舟看著她,想著她家兄弟愛好男風的事情,道:“孟姑娘請說。”

孟羽藍眉宇間英氣勃勃,朗聲道:“君子和而不流;強哉矯。中立而不倚;強哉矯。國有道,不變塞焉;強哉矯。國無道,至死不變;強哉矯。這句話,不知何解?”

洛青舟神情一凝,答道:“此句出自《中庸》第十章,意思是,品德高尚的人和順而不隨波逐流,這才是真強。保持中立而不偏不倚,這才是真強。國家政治清平時不改變志向,這才是真強。國家政治黑暗時堅持操守,寧死不變,這才是真強。”

孟羽藍目光中露出了一抹訝異,點頭道:“洛公子果然讀書甚熟,這四書五經上詞句意義皆是熟爛於胸,信手拈來,連第幾章都記得清清楚楚,佩服,佩服。”

洛青舟拱了拱手,聽到她心裡的話:【微墨果然沒騙人,這家伙的確有些才華,書上有的東西估計是難不倒他了,不知他詩詞造詣如何?】

孟羽藍心中想著,給旁邊的宋子兮使了個眼色。

宋子兮微微點頭,突然又道:“洛公子,聽微墨說,你很懂詩詞。我前段時間得到了一首七言絕句的前兩句,後兩句卻是怎麼想都不滿意,公子可否為我接上?”

洛青舟看了秦二小姐一眼,心頭暗暗道:我只與二小姐對過對子,她怎知我懂詩詞?是故意抬高我?還是炫耀她有個才華橫溢的姐夫?

小姨子在好友的面前吹噓自己的贅婿姐夫,這倒是難得。

既然二小姐那麼維護他的形像,他自然也不會給她丟臉,拱手道:“宋姑娘請說,我試試,但不一定會讓宋姑娘滿意。”

孟羽藍笑道:“天下詩詞,哪有十全十美全部令人滿意的,大多都是修修改改才勉強成品。那些妙手偶得的,都是稀世珍品,如鳳毛麟角,少之又少,洛公子但說作無妨。”

宋子兮在心頭默念了一遍,方念了出來:“新年都未有芳華,二月初驚見草芽……就是這兩句,我倒是續了幾首,不過看著都不太滿意。洛公子,微墨,羽藍,你們都可以試試。”

旁邊兩名少女,皆微微蹙眉,在心頭思索起來。

洛青舟心頭默念了幾遍這前兩句,心頭暗暗思索著,目光在湖面隨意游弋,忽地看到了不遠處湖畔的一棵梨樹。

晚風拂過,那梨樹上盛開的花兒紛紛揚揚,如雪花一般輕盈飛舞,穿過朱紅色的欄杆,落入旁邊的涼亭裡。

Advertising

他心頭一動,有了後兩句。

這時,站在船頭撐船的百靈忽然笑道:“姑爺,你若是對不出來,那下個月的一次機會,你就沒了。”

“什麼機會?”

秦微墨好奇問道。

其他人也好奇地看著她。

百靈雙眸微閃,笑吟吟的道:“二小姐還是問姑爺吧。”

洛青舟沒接話,看向那位宋姑娘道:“我倒是想出來了兩句,不過不知是否與前兩句合景,宋姑娘可以幫忙評一下。”

幾名少女聞言,立刻看向他。

旁邊的抱劍少女,也目光冷冷地看著他。

洛青舟又在心頭斟酌了一下,方念了出來:“新年都未有芳華,二月初驚見草芽。白雪卻嫌春色晚,故穿庭樹作飛花。”

剛一念完,孟羽藍便目光一亮,立刻拍手贊道:“好詩!這後兩句一出,整首詩的氛圍和藝術瞬間就拔高了一大截!洛公子,厲害,真厲害!”

隨即又道:“這詩題……”

洛青舟道:“詩題就叫作春雪,如何?”

“春雪?”

孟羽藍品味一下,頓時拍手道:“好一個春雪!這詩題一出,整首詩的意境更上一層樓!洛公子果然好才華!”

“白雪卻嫌春色晚,故穿庭樹作飛花……春雪……”

宋子兮喃喃念了好幾遍,方目光狐疑地看向那船頭少年道:“洛公子,那前兩句,不會也是你作的吧?如若不是,那這後兩句也太融洽和潤了吧?簡直渾然一體,無一絲拼接痕跡。”

洛青舟拱手道:“前兩句並非在下所作,這後兩句也只是隨手所得,當不得姑娘如此謬贊。”

一旁的秦微墨黛眉微挑,輕笑道:“子兮,現在知曉我家姐夫的厲害了吧?”

這如林黛玉般柔弱嬌美的少女,語氣裡竟有一些小小的得意和自豪。

宋子兮徹底心服口服,對著那船頭少年微微低頭道:“洛公子果然才華橫溢,佩服。”

洛青舟再次低頭拱手回禮。

那船上的珠兒,心頭也暗暗道:“沒想到這家伙還真這麼厲害,難怪我家小姐對他另眼相待呢,說不定他以後還真能考中狀元,為我們秦府揚眉吐氣呢。”

百靈在船尾撐著船兒,看著床頭的少年,美目中光芒閃動,沒再調侃。

坐在小船中間的抱劍少女,依舊冷若冰霜,面無表情。

“嘩啦啦……”

正在此時,荷花叢中突然響起了一陣撲騰聲和水花聲。

竟是一群白鷗被驚擾,驚慌四躥,有幾只竟向著兩只小船撲來!

幾名少女被嚇的驚呼一聲,小船晃動。

百靈神色一動,突然“哎呀”叫了一聲,腳下的小船猛然一晃,劇烈傾斜了一下。

那坐在小船中間的抱劍少女,似乎正在想著事情,一時猝不及防,身子忽地向後一仰,“噗通”一聲,一頭栽落進了湖水中,不見了蹤影……

百靈立刻在船頭驚呼道:“哎呀姑爺,夏嬋掉進水裡了,她不會游水呢!”

洛青舟沒有猶豫,立刻跳了下去。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