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岳母大人

清晨,陽光明媚。

洛青舟醒來時,小蝶正在小院裡一邊晾著衣服,一邊輕聲哼著歌兒。

心情看起來很不錯。

洛青舟想著昨晚兩人抱在一起說的小情話,不禁莞爾。

又想到昨晚百靈對他說的那番話,心頭已平靜無波。

起床穿衣,收獲液體。

小蝶在窗外聽到動靜,連忙進來服侍。

洗漱完畢。

洛青舟獨自出了門。

剛出小院,百靈也剛好從前面的花園裡走出,手裡拿著一支剛采摘的鮮花,笑吟吟地看著他。

那一身粉色裙裝襯著窈窕婀娜的身段,再配著那清麗甜美的臉蛋兒,又手持一支沾著晶瑩露珠的鮮花,在晨日的陽光清風下,烏發搖曳,裙擺飄飄,如畫裡走出來的人兒。

“姑爺,這麼晚才起來,昨晚回來哭了一夜嗎?”

百靈一見他,便嬌笑著調笑起來。

洛青舟看著她的眸子,沒有說話。

“姑爺?”

百靈眨著靈動的眸子,盯著他打量了好一會兒,疑惑道:“姑爺昨晚聽了我的那些話,就真的一點都不難過嗎?”

Advertising

洛青舟蹙了蹙眉,反問道:“難過有用嗎?”

百靈想了下,聳了聳肩:“好像沒用。”

洛青舟不再說話,向前走去。

百靈跟在後面,追上了他,把手裡剛摘的鮮花遞到了他的面前道:“姑爺,待會兒送給小姐。”

洛青舟看了她一眼:“她會要?”

百靈道:“雖然小姐不會要,但至少是姑爺的一番心意,小姐會記在心裡的。”

“不用。”

洛青舟沒有接。

既然昨晚已經說清,那麼這些虛偽的東西就沒必要了。

記在心裡干嘛?

有何意義?

“那姑爺待會兒可以再送給我的。”

百靈硬是把鮮花塞進了他的手裡,笑吟吟地道:“在小姐和嬋嬋的面前送給我,我會很有面子的。當然,前提是小姐不要。”

洛青舟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拿著花,沒再說話。

他越來越看不透眼前這名少女了。

Advertising

百靈又低聲叮囑道:“姑爺,待會兒跟小姐去給夫人敬茶,不管夫人是何態度,姑爺記住一定要忍著,知道嗎?”

洛青舟平靜地道:“知道。”

百靈看著他波瀾不驚的神色,笑了笑,沒再多說。

兩人心頭想著事情,都沒有再說話。

穿過長廊,來到庭院門口時,夏嬋正抱著劍站在門外,俏臉冷若冰霜。

洛青舟出現時,她目光冷冷地看了過來。

先看了一眼他手裡的花,又看著他。

整個人仿佛一柄出鞘的寶劍。

即便站在那裡不動,也冷冽襲人,令人脊背發寒。

洛青舟看了她一眼,心頭一動,直接走了過去,把手裡的花遞到了她的面前:“夏嬋姑娘,送給你的。”

場中突然寂靜。

空氣仿佛凝固,連呼吸聲都沒有。

“唰!”

幾秒鐘後,劍光一閃,森寒刺骨!

洛青舟手裡的鮮花,瞬間變成兩半,掉落在了地上。

Advertising

而面前那冰冷少女,手中的劍依舊插在劍鞘,仿佛從未出鞘過一般。

只是一開始抱在胸前,現在,則放在裙側。

那張比百靈還要美上幾分的俏臉,此時愈加冰冷。

洛青舟並未聽到她心裡的話。

他感到脖子發癢,扔掉了手裡殘余的花枝,後退開,站在了五米開外的地方,沒有再看她。

很奇怪。

大多數時候,他都看不到這兩名少女心頭所想。

而那位秦大小姐,他就更沒有看過了。

是她們心頭沒想,還是別的原因?

正想著時,秦大小姐一身雪白衣裙,從屋裡走了出來,臉上依舊神情淡漠,看不出其他情緒。

洛青舟低頭拱手道:“大小姐。”

秦蒹葭看了他了一眼,依舊沒有說話,向前走去。

百靈和夏嬋,一左一右跟在身後。

洛青舟也跟了上去,目不斜視。

百靈故意落後幾步,幽幽地瞥著他,低聲道:“姑爺,你移情別戀了嗎?明明是我的花,怎麼能送給嬋嬋呢?她只會殺人,可不會賞花。”

Advertising

洛青舟面無表情道:“你也只會騙人。”

百靈聞言一愣,隨即“噗嗤”一笑:“姑爺,說話可要憑良心哦,人家哪裡騙你了?”

洛青舟沒再理她。

百靈又故意放大聲音道:“姑爺,你剛剛偷偷送花給嬋嬋,就不怕小姐生氣嗎?你是不是又想讓嬋嬋去做你的通房小丫頭?”

洛青舟依舊沒有理她。

不過明顯感到前面傳來一道寒意。

百靈又說了幾句。

他仍舊閉著嘴巴,一言不發。

“姑爺真無趣。”

百靈嘀咕了一聲,沒再逗他。

幾人穿過花園,穿過九曲長廊,穿過池塘假山,拐進了一道雕花圓門,終於來到了秦府夫人宋如月所住的後院。

路上安安靜靜,丫鬟下人皆不知所蹤。

院門開著,也無人迎接。

秦蒹葭帶著三人徑直走了進去,到了廳堂。

廳堂之上,正有一名穿著紫色裙裝的美婦人端坐在那兒,沉著臉,滿臉威嚴之色。

兩名丫鬟站在一旁,垂手低頭,屏氣凝神。

秦蒹葭走了過去,卻是安靜站在那裡,依舊沒有說話。

洛青舟也連忙走了上去,從丫鬟端來的盤子裡取了茶水,跪在了那名美婦人的面前,低頭恭敬道:“母親大人,請喝茶。”

那美婦人頓時冷哼一聲,斜著眼道:“誰是你母親大人?我有那麼老嗎?”

洛青舟一愣,抬頭看著她。

這女人眉眼與秦二小姐頗為相似,身段豐腴婀娜,肌膚雪白嬌嫩,生著一雙水汪汪的杏眼,貌美如花,氣勢威嚴,看著只有三十歲左右的年紀。

難道不是秦大小姐的母親?

正愣神時,旁邊侍立的丫鬟頓時冷喝一聲:“不准亂看!叫夫人!”

洛青舟驚醒過來,低頭恭敬道:“夫人,請喝茶。”

美婦人冷眼打量著他,過了片刻,突然柳眉一豎,怒目而視:“微墨誇你一表人才,才華橫溢,哼,依我看,不過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你騙的了我家微墨,可騙不了我!你既然跟我家蒹葭成親了,為何又要勾引我家微墨?我家微墨是個單純善良的女孩,你憑著可憐身世,花言巧語,就把她迷住,你想姐妹齊享?好大狗膽!”

洛青舟:“……”

來的時候,想過無數刁難,卻萬萬沒有想到,這位會拿秦二小姐來說事兒。

不過他與秦二小姐之間清清白白,問心無愧,也不怕她說事兒。

他不卑不亢,低頭恭敬答道:“晚輩與二小姐只見過兩面,皆有丫鬟在場,也有其他人在場。第一次有二哥在場,第二次有孟姑娘和宋姑娘在場,晚輩是何言行,夫人可找她們問個明白。”

“放肆!”

宋如月猛然一拍旁邊茶幾,滿臉怒氣道:“誰給你的膽子,敢這般跟本夫人強嘴?”

洛青舟低頭恭敬道:“晚輩只是在解釋。”

百靈連忙走過來低聲道:“姑爺,快給夫人認錯。”

洛青舟眯了眯眸子,抬起頭,看向了面前的霸道美婦人。

突然聽到了她的心裡話:【這小子果然如微墨所說,不似那些普通書生。若是那些旁人,早該嚇得哆哆嗦嗦,跪下磕頭了……一個卑微的庶子,又是入贅而來,竟在我面前如此沉著冷靜,不卑不亢,看來的確有些本事。不過……這小子這般直勾勾地盯著我看,沒大沒小,實在討厭……雖然這小模樣越看越俊俏……】

洛青舟收回目光,低下頭道:“是晚輩失禮了。”

他當然不是為強嘴的事情道歉。

宋如月冷哼一聲,沉著臉道:“微墨誇你書讀的多,詩詞也作的好,雖然可能只是為了安慰我故意誇大其詞。但你是秀才不假,又整日躲在屋裡刻苦讀書,想必也是有些本事的。我今日便要來考考你,你若是答得好,剛剛你忤逆我的事情,我就既往不咎。你若是答不上來,那從今天開始,你就要去我後花園去給我種花,當個種花養花的下人!我秦府之中,絕不養一些沒用的廢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