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看沒看到,她都要死

幾位掌門的神情在聽到這幾個字時也是變了又變,他們這些活了很久的老東西很明白噬心魔鼎是什麼。

噬心魔鼎上次出現已經是兩百多年前了,那時,幾乎一個鎮子的人都因這魔鼎神秘消失了,為的僅僅是煉制特殊的邪丹。

但是,那之後,各國大陸上的正義之士聯合起來了御敵,最後將那惡人處死,然後還毀了噬心魔鼎,這東西怎麼還會出現?

難道,當年那噬心魔鼎根本沒有毀滅?

蒙歌上前摸了摸一身冰冷氣息的明霧顏的頭,“小師妹,你說你和雀雅還中了冥煙?”

蒙歌的一句話,又讓所有人朝明霧顏看了過來。

要知道冥煙可不是什麼好東西,那是噬心魔鼎煉制下的產物,非常邪門,這種煙更像是一種邪氣,一但出現,便會鑽入人的身體,先是皮膚灼熱潰爛,然後燒毀人的五髒。

被這種冥煙擊傷的人,多半是治不好的,哪怕是由他來調理,沒有個一兩個月,估計也是好不了的。但是小師妹和雀雅卻看起來無大礙,這……

明霧顏認真的點了點頭,“是。冥煙這兩個字是從那個黑色手套的主人口中說出來的,她當時說了兩句話,她說,還以為紅魔教了你多麼了不得的功法,就這麼點破靈器,就想阻攔我嗎?在我逃避的過程中,她又說,你隔壁還有個朋友在吧,她已經中了我的冥煙,一會兒可就要死了!”

“那你們的傷?”

“我身上有師傅送的天靈墨露和天靈蜜露,我不管有沒有用,在我感覺到皮膚灼熱,疼得難受時,立即就用了。也給師姐用了。”明霧顏的語氣非常的平靜,但非常的冷,她的四周仿佛沐浴了一層冰霜,冰得蒙歌有些心疼。

這時,雀雅走了出來,小師妹說的她都聽到了,除了心驚,她一開始有些意外,因為小師妹沒有一開始指出凶手就是玉夢煙。

但是聽完小師妹的話,她好像也明白了為什麼小師妹不指出玉夢煙。

因為,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她們直接說出玉夢煙,也不會有人相信的,由其是這些掌門,其中的三位掌門還是玉夢煙的師兄。

“那凶手是個女人!”南焰陽的聲音忽然在院中想起。

所有人一聽,立即朝他那邊看了過去。

Advertising

只見南焰陽的劍上正挑起了一地的長發,那長發上,還沾染著血跡,因為天黑,之前大家並沒有留意到。

明霧顏點點頭,“是,那個女人站在一團光影之中,身材看著挺苗條的,聲音好像刻意改變過。而且,那個拿著劍的女人身上有一種怪味,又像是香味,又仿佛是臭味,就跟上次劉同師伯被挖心前聞到的味道一樣。”

所有人在聽到這句話時,更加的震驚了幾位長們的神色變得非常的陰沉,御行門掌門看著明霧顏問道:“可看清那人的臉了?”

明霧顏搖了搖頭,“那個女人站在光影中,看不清,不過,一開始她拿劍刺向我的靈獸的手皮膚很光滑,在餛飩傷了她之後,她的皮膚立即變得像遲暮的老人一樣可怕。然後在師姐拉響警報後,我們聽到了一種奇怪的聲音,那人就消失了。”

這時,雀雅補充了一句,“那是結界破碎的聲音,那個女人在一號院設下了結界,所以外面聽不到一號院的動靜。而且那個女人的劍也很奇怪,冒著陣陣的黑氣,還有一種奇怪的光。”

“冒著黑氣的劍?”御劍門掌門撫著下頜沉思,忽然間,他的眼睛瞪得老大,不可思議的道,“是邪魂劍!”

御靈門掌門一聽,臉一黑,人也跟著憤怒了起來。“應該是了,這丫頭和劉同師弟都聞到了那種怪味,又臭又香,那就是邪魂香,只有邪魂劍在一個女人身上時才會出現。”

“這次沒受傷是萬幸,丫頭,收拾一下,好好休息,我和幾位掌門在一號院給你們設個結界,不用擔心。”御行門掌門摸了下明霧顏的頭。

這個孩子只所以招來噬心魔鼎,想必是因為她是五行靈根了,她的五髒可以做出致邪的邪丹。

這孩子靈力還不高,還需要好好成長,否則,等待她的麻煩可能還會更多。

“謝謝諸位掌門!”明霧顏真摯的道謝。

其他掌門也都點點頭,帶著蒙歌和南焰陽他們,一同在一號院設下了一個堅固的無形結界,然後才離開。

白寂臣看著明霧顏說道:“我就在外邊,有事叫我。”

明霧顏點點頭,然後站到了雀雅的旁邊,不聲不響的掀開她的衣袖看了一下,發現皮膚上的燒焦消失了,她這才松了一口氣。

雀雅抱了抱明霧顏,心疼的道:“為什麼不直接說出那個人來。”

Advertising

明霧顏輕聲道:“不會有人相信的。”

不指出來,並不意味著她要放過凶手,她只是換了一個方式而已。

“我相信!”大嬸忽然從裡面走了出來,一臉認真的看著明霧顏和雀雅。

明霧顏眨了睡眼,語氣復雜的喚了一聲,“大嬸,你知道我們說的是誰?”

因為大嬸的食堂離得遠了些,晚上她又在地窖裡弄那些壇壇罐罐,所以她是才一號院拉響了警報才知道出了事,剛才掌門們在,她便一直站在外間。

大嬸點點頭,“因為食物,我的味覺,嗅覺都非常的靈敏,早在劉同被挖心時,我就有懷疑過是不是邪魂劍上的邪魂香,但後來又出了禁地守護魔獸的事,我以為我弄錯了,但是剛才我聞到那些頭發上的味道,我才明白,是那個人。”

雀雅一臉奇怪的道:“頭發上的味道?”

在她看來,那地上的頭發上只有血腥味,哪還有什麼其他的味道。

大嬸微微點頭道:“你們是聞不出來的,那是靈魂缺失的味道。玉夢煙很多年前就修煉過邪魂劍,而且走火入魔差點死掉,但是知道的人很少,除了風極優以外的掌門都不知道,但是我是一個。原本我們都以為邪魂劍已經毀了,看來並不是那麼回事……而且風極優很愛玉夢煙,玉夢煙不僅救過他多次,而且是他的初戀情人,從我們還是學子時就守護她到現在,你們就算現在說出那個人是玉夢煙,其他掌門也是不會相信的。”

“那當年邪魂劍是被誰毀去的?為什麼又會再出現?”雀雅覺得,這裡面牽扯到的人和事應該很多,她現在更明白了,小師妹為什麼不直接指出玉夢煙了。

“邪魂劍一般人無法毀去,但風極優是御藥奇才,還是煉器師,當年是他和另外兩人聯手毀去的。許是那個時候出了什麼差,讓人掉了包。”

雖然這只是大嬸的猜測,卻十有*是真相。

“大嬸,我們到屋裡談吧!”明霧顏將雀雅和大嬸拉進了自己屋裡。

大嬸看到屋裡牆上的那個洞,嘆了一口氣,“還好你這丫頭命大,要知道,這世上能從噬心魔鼎手下逃跑的人是少之又少。”

明霧顏抬眸,一臉認真的問道:“那個看著是個手套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Advertising

若真是一個鼎,還會吃人的五髒嗎?

大嬸看了她一眼,悠悠的道:“那是一尊邪鼎,而且是據有靈識的邪鼎,它在幻化成手套的樣子,就是在搜尋煉制邪丹的藥材,等集齊,就會化為邪鼎,自行煉制。邪丹能讓它的邪惡之力更加的強大。”

說到這,她的目光在明霧顏的身上停留了片刻,又道,“若是想挖你的心,估麼著是因為你是五行靈根,若五髒被入魔藥,邪力會比普通的強盛百倍。”

緊接著,大嬸又告訴了她們一些關於關於各種邪器出現過的一些故事,還給她們講解了一些相關的辨識和區別知識,這一談,竟然就談了一個晚上。

天亮時分,大嬸見她們都累了,打算讓她們先睡一覺,明霧顏卻拉住了她的手。

“大嬸,其實我知道您的兒子出了事,您匆匆趕回去,是因為這不是意外,對不對?”

大嬸一愣,很是驚訝的看著她,“你知道?”

明霧顏點點頭,“其實在您第一天離開的時候,我有問過一個人,他告訴我,您兒子去逝了,估計需要一個月才能回來,您要離開御天學院,是不是也跟這件事有關系?”

大嬸人真的很好,她舍不得她離開!由其在她說,她相信她們之後,她更舍不得了。

雀雅是剛聽說這件事,所以她一臉震驚的看著眼前和藹的大嬸,心情非常的復雜。

她在一號院生活了這麼久,是第一次知道大嬸有個兒子。

大嬸沉默了一會兒,然後點了點頭。“之前不是和你們說,當初有兩個人和風極優一起毀了邪魂劍嗎,其中有一個人就是我兒子,當年毀邪劍的時候出了點意外,我兒子被邪劍刺傷,魂魄受了傷,便離開了御天學院,他的死看起來是練功走火入魔,但我卻在他的傷口中聞到了一股邪魂香,就是你們口中說的又似臭味,又似香味的古怪味道。”

“那您決定離開御天學院,是因為想查找凶手,是嗎?”雀雅猜測著。

大嬸已經在一號院很多年了,具體有多久,她也不知道,但是她來一號院時,大嬸就在了。

她想,大嬸對這裡應該是很有感情的吧!

Advertising

如果不是因為這些意外,她應該會繼續留下來的吧!

大嬸嘆了一口氣,“這只是一部分原因,實際上卻真的是因為我的孫子,他的身體不大好,需要人時時照顧著。現如今,我只是將他托付給了一個鄰居暫時照顧一個月,等這邊的事忙結束,我就要回去了。”

“廚房有什麼事我可以幫得上忙嗎?從今天開始,我也去幫忙。”雀雅站了起來,想為大嬸也做點力所能及的事。

“你們先睡一覺吧,睡醒了再說。”大嬸站了起來,離開了。

雀雅也站了起來,摸了摸明霧顏的頭,“小師妹,你也休息一下吧,睡醒了,我們一起去廚房幫忙。”

“好。”明霧顏點點頭,替雀雅打開了門。

就在明霧顏關上門,回轉身的時候,便看到了自己的床邊坐了一個人,那靜靜的坐在床畔,美得像一副畫的,分明是她越來越熟悉的大冰山,雪易寒。

她真的很好奇他是什麼時候來的,居然悄無聲息的,而且,這次她居然沒有感覺到他四周的冷意。

“你什麼時候來的?”

“寂臣給我發消息後立即就來了。”

只不過見這丫頭一直在和人聊天,他就在御天學院四處轉了轉,等人走了才進來的。

“你不問我,我有沒有看到那個凶手?”既然白寂臣已經跟他說了,她也不就不重復廢話了。

雪易寒挑了下眉,“看沒看到,她都要死!”

明霧顏一驚,“你敢殺她嗎?”

那個女人可是風極優喜歡的人,算上來,還是他的師姐呢!

如果殺了玉夢煙,那風極優說不定會和雪易寒反目吧!

雪易寒將她的臉扳正了些,一臉嚴肅的道:“不管是誰,敢傷你的,就得死!”

明明是這麼凶悍殘暴的話,可是明霧顏聽了卻莫名的感動,心仿佛愉悅的飛了起來,有一點兒甜,她並不討厭這種感覺。

見懷中的小丫頭久久不說話,雪易寒嘆了口氣,又道:“不如我帶你去蠻荒皓月吧,你想學藥膳,還是做菜,我可以讓人教你。或者,我也可以將李媛請到蠻荒皓月去。”

為了混沌寶寶,他可以破例讓一個外人住進蠻荒皓月,大不了等混沌寶寶學會了,再將人送走。

明霧顏搖了搖頭,“不用。你要是還有事,可以先離開,我沒事。”

雪易寒的臉色立即閃過一片陰霾,這丫頭在趕他離開?

“我沒事,我就想抱抱你!”

在知道混沌寶寶出事後,他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想把她抱進懷裡,在確認她無礙事,然後手撕了那傷混沌寶寶的人。

明霧顏有些別扭的推了他一下,“餛飩和餃子還傷著,我打算等到大嬸離開御天學院再回家。那個,我會給你准備新年禮物的。”

而且,他若是想見她,可以隨時過來,而且她也可以回空間住……

知道這丫頭已經打定了主意,雪易寒只好無奈的點頭。

好在混沌寶寶這麼早就把要送自己新年禮物的事提上了章程,他還是挺高興的。

這說明混沌寶寶已經把他放在了心上,是不一樣的存在。

他也要好好想想,等到新年要送混沌寶寶一個什麼禮物才好。

“雪易寒,我有點困了,我要睡覺了。”

說著,她當著他的面就踢掉了鞋子,爬尚了床,窩進了溫暖的被窩裡,幾乎是沾枕就睡了。

雪易寒看著她絲毫不帶防備的睡顏,不由的揚起了嘴角,然後在她的額上親了一下。

他的混沌寶寶睡著了也這麼可愛!

……

御天學院,五星堂。

五位掌門坐在那兒,神情非常的肅穆。

御行門掌門非常認真的說道:“當年邪魂劍不是由風極優帶人毀去的嗎?當時雖然出了點事,不是說已經毀了嗎?怎麼又出現了?”

御劍門掌門的濃眉幾乎都要皺成一團球了,“當時除了風極優,還有李義、舒孟三人,一個月前李義死了,會不會跟這件事有什麼關系?”

“不行,現在立即去將舒孟和風極優找回來。”御靈門掌門也意識到了這其中的危險性。

蒙歌和南焰陽雖然身兼著掌門的職位,但畢竟是晚輩,所以兩人都沒有發表意見,但是,兩人此刻想的卻是一樣的。

他們在想當時步入一號院時,雀雅對詢問的白寂臣說出來的第一句……

她說是玉夢煙攻擊了她們!

當時其他掌門來的晚,沒有聽到雀雅說的話,但是他們卻但聽得分明。

“你們兩人可有什麼意見?”御行門掌門詢問著兩位年輕的掌門。

蒙歌淡淡的搖了搖頭,“我只是覺得,那個凶手應該非常了解我們御天學院,他甚至連小師妹是五行靈根的事都知道,而且,還知道她的師傅是紅魔,她對小師妹說的那句話,分明也是不把紅魔教她的東西放在眼裡,那麼,這個女人的靈力應該十分的高強。”

“有道理!”御行門掌門心情不怎麼爽的道,“那丫頭擁有五行靈根的事,我根本從未對任何人說過,我只是說她是個多系靈根。如果那惡人知曉她是五行靈根的事不是由別人嘴裡知道的,那麼,這個人的靈力估計也不在我們之下了。”

但是,一個女人的靈力想要高過他們,這世間也是少有的。

-本章完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