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遇襲,吃人的黑色手套

明霧顏挑了下眉,笑道:“你真的想讓我拿出證據麼?要知道那天白師姐的房門忘了關,有一個人……”

千嬌大驚,發瘋了一樣吼道:“你這個賤民不就是想要錢嗎,我給你……”

所有人都莫名的看著千嬌,片刻後,大家都是一臉的了然,看來真的是千嬌了,所以才阻止明霧顏說出來,還說要賠償。

站得比較遠的白芍在聽到這些時,她的臉色也很難堪,怪不得那天那守護魔獸會一直擊打她的門,那天自己急著去與蒙歌“偶遇”,忘了鎖門,這才給了他人可趁之機,差點讓*害自己。

千嬌這個死女人,等有機會,她還是要給她好看的。

在大家的注視下,千嬌狠狠的賠償了一大筆錢,氣乎乎的回房了。

明霧顏卻是將每種水果勻出來了一大箱,送給了一號院的師姐們。

有人感激,也有人嗤之以鼻,不過,那都不歸明霧顏想了。

將所有水果搬回房間後,她也將各種品種的水果勻了一箱出來給雀雅,然後拿了掃帚將被千嬌弄壞的那箱清掃了,將那些果核另外撿了出來。

後來感覺地上還留有果漬易招蟲子,她還特意用水之靈清洗了一遍。

有不少人對明霧顏這一行為都非常的動容,對她的印像又好了幾分。

做完這些,明霧顏將所有水果又分了一些給龍甜、肖騎、雀澤他們,最後,還塞了一箱在共享空間裡給雪易寒。

雖然不是多珍貴的東西,但是不太吃水果的雪易寒卻是非常的高興,將那一箱水果都抱到了自己的寢宮,放在了最顯眼的地方,想混沌寶寶時,就會吃上一個。

雪易寒不時也會准備一些小禮物和吃的,放在姻緣空間裡給混沌寶寶,日子就這樣平靜又美好的過了大半個月。

轉眼就到了快要放年假的時候了,離開了一號院將近一個月的大嬸回來了,所有人都去了食堂。

大嬸一回來就給每個人做了許許多多的飯菜,一號院食堂再次熱鬧了起來。

Advertising

吃過飯後,明霧顏跑到了廚房,帶給了大嬸一大箱的水果。“大嬸,你還好嗎?”

大嬸微微一笑,“就你這丫頭還記得我了。”

“怎麼會,大家都很想大嬸呢!”明霧顏看了大嬸一眼,發現她好像比離開前老了許多,想必是失子之痛,讓她難以舒展吧!所以她輕聲道,“您真的還好嗎?”

大嬸輕輕點頭,“丫頭,還有幾天就放年假了,你要不要留下來一個月,幫著我干點活?我的任期在過年時終止,明年就會有新的管理員代替我了。”

“什麼?”明霧顏大驚。

大嬸輕輕的摸了下她的後腦勺,“大嬸家裡出了點事,不適合在御天學院再呆下去了,大嬸家裡還有一個六歲的孫兒,大嬸要回去照顧他。”

明霧顏有些不舍的道:“不能將您孫兒帶到御天學院來嗎?”

大嬸失笑,“你這丫頭,御天學院的規矩還是沒有好好學。你考慮一下要不要留下來。”

“我留,我留!”明霧顏想也沒想的道。

“那行,從今天開始吧!你沒課時都可以過來。”

明霧顏嘻嘻一笑,“昨天寂臣師傅回去了,從今天開始,我每天下午都沒課,我天天來大嬸這兒報道。”

明霧顏覺得,這次回來的大嬸是她認識以來,最最和藹的時候,對她也是真心好,所以她一定要留下來陪大嬸陪到年底。

“那行,你過來,先把這些菜給洗了……”

“行!”明霧顏回答得爽快。

“洗好了我教你調醬汁……”

Advertising

“好……大嬸,你家在哪裡啊!”

“大嬸家是星邏國的,以後歡迎你來做客!”大嬸是真心喜歡這個心思單純的,心靈干淨的小丫頭,所以第一次對別人說自己的家事。

明霧顏聽得認真,不時還會問上幾句。

傍晚,明霧顏去了十號院找龍甜,把自己決定留下來一個月的事告訴了她。

“甜甜,你可以過了年來我家找我,你可以叫上雀澤師兄,他認識我家。”

“那也行。到時候我一定是最早上你家拜年的。”龍甜笑著說道。

“哈哈,我一定准備好無數好吃的等你來。”

“那一言為定了!”

兩人擊掌為誓,然後一起呵呵的笑了起來,滿臉對過年的期待。

眨眼就到了大家離開學院的日子,這天一大早,明霧顏寫了一封信,托雀澤送回去給敬爺爺,告訴他們自己要晚一個月回去。

另外,還寫了一封信讓肖騎帶給容蜜,說年後去找她玩,讓她一定要備上好吃的。

雀雅因為不放心明霧顏一個人留在一號院,也留了下來,所以到了離院的那天,明霧顏只送走了龍甜、肖騎、雀澤三人。

雪易寒對於混沌寶寶留在學院的學院的事到是挺贊成的,所以寂臣才回蠻荒皓月一天,就又將他遣回御天學院了。

這天晚上,明霧顏剛剛躺下,就聞見了一股特殊的異味,這味道她聞到好幾次了,那種又臭又混雜著香味的味道被雪易寒稱之為邪魂香。

她一個激靈,立即坐了起來,雪精靈雪夜也叫了起來,“主人,是邪魂劍的氣息!”

Advertising

明霧顏一愣,還沒開口,就聽見門外傳來了一陣響動聲,又過了一會兒,她感覺到了自己掛在門外的靈器炸響,似有人引發了靈器。

她摒住了呼吸,喚出餃子,輕輕的打開了門,就在這時,一個明顯被壓抑過的輕笑聲傳了出來。

“還以為紅魔教了你多麼了不得的功法,就這麼點破靈器,就想阻攔我嗎?”

話音落,一團烏黑的濃煙由外而入,明霧顏直覺的摒住了呼吸,可是這次她判斷失誤了,那股濃煙隨著一股詭異的風,直接粘在了她的皮膚上,一股火辣的疼讓明霧顏忍不住痛呼一聲。

這是什麼鬼東西?

她隨手就摸了一瓶天靈蜜露來解毒,好在靈液藥效很好,皮膚上的疼痛立即就消失了。

只是,她的疼痛剛消失,一只鬼魅的像手套一樣的東西就朝自己飛了過來……

那東西邪氣太重,明霧顏直覺的躲開了來,那手套就生生的將她身後的一堵牆抓出了一個坑洞來。

明霧顏大驚,腦海裡有什麼信號一閃而逝,可是她還來不及抓住,那冒著黑氣的手套就又朝自己飛了過來。

她揮出一掌,一團寒冰火焰襲上了那邪氣的手套,可是那手套卻依然轉了圈,朝自己的胸口襲來。

這時,雪夜揮著翅膀,抖落了一些亮晶晶的粉末,那手套瞬間被冰封了。

“主人,我的冰封術只能維持一會兒的功夫,你快回空間。”

雪夜的話剛音剛落,門外又響起了那個女聲,“你隔壁還有個朋友在吧,她已經中了我的冥煙,一會兒可就要死了。”

她這一聲,將明霧顏的身形給定住了,她一咬牙,走了出去。

隔壁住的人可是雀雅師姐,她雖然可以縮回空間自保,可是她卻不能扔下師姐。

Advertising

她的手心握緊了些,到了外邊,她才看清,自己放置在門口的靈器已經盡數毀壞,而黑夜的光影中正站著一個苗條又有曲線的白影,雖然那白影看不清人的面貌,可是她還是認出,那身形,分明就是玉夢煙。

能這麼肯定,緣於她前世做整形醫生的職業習慣,她能精准的分析和辨認出一個人五官,乃至身體上最細微的差別。

眼前的白影,再加上那特殊的味道,這個突然闖入的女人百分百就是玉夢煙。

所以,她直接冷斥了一聲,“玉夢煙,你不是和掌門離開御天學院了嗎?怎麼有空跑到這兒來?”

那隱藏在光影中的白影愣了好一會兒,她不相信有人能一眼認出她,等回味過來,她的眼中閃過了一抹狠辣,認出了她,這個小丫頭今天一定要死。

就在這時,那原本被冰封住的邪氣手套又回轉了身,朝明霧顏攻擊了過來,若不是明霧顏躲得快,這胸口非得穿出一個洞來。

就在這時,明霧顏忽然意識到了,上次學院裡有人五髒被掏空,也許根本不是魔獸干的,而是這只邪氣的手套。

如果是這樣,那眼前這只手套一定要毀掉。

明霧顏用心靈感應詢問著雪夜,“你能冰封人嗎?”

雪夜搖搖頭,“不行,只能冰封器物。”

明霧顏的臉沉了些,無奈之下,她只好用了最無奈的辦法,“餛飩,餃子,雪夜,拖住玉夢煙。”

“是,主人。”餛飩嘶吼一聲,闖出了門外,餃子和雪夜緊隨其後。

那只手掌像是長了眼睛一樣,一直追殺著明霧顏,她沒有辦法,只好像只敏捷的猴子,左躲右躲,左揮一掌,右揮一掌,然後趁著混亂,讓雪夜再次冰封住那只手套的時候,快步推開了雀雅的房門。

只見雀雅癱軟的倒在地上,臉上的皮膚已經燒得一片黑焦,眼神也有些迷離。

明霧顏咬牙,將地上的雀雅扶了起來,快速的取出天靈蜜露倒進了她的口中,因為沒有辦法帶雀雅進自己的空間,為了節省時間,她干脆用桶裝了一大桶天靈蜜露澆在了雀雅的身上,然後又倒了一桶天靈墨露,直接將雀雅澆成了一個落湯雞,順帶也將雀雅的神智澆醒了。

“小師妹,有人闖入了……”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聽見了餛飩痛苦的嘶吼聲,明霧顏眼神一變,立即跑了出去。

雀雅也奔了出去,只見一號院中,餛飩死死的咬住一個女人的長發,地下也落了一地帶著頭皮和血的長發,而女人手上的一把劍已經刺入了餛飩的身體裡。

這一幕深深的刺傷了明霧顏,她也不管自己是不是玉夢煙的對手了,直接將自己會的所有攻擊靈術都使了出來,只是並沒有什麼用,她一咬牙,直接將一包毒藥朝玉夢煙甩了出去……

她知道玉夢煙的靈力遠遠在自己之上,硬碰也討不到什麼好處,所以她干脆走了偏道,驅動了四周的水之靈和風之力,如此一來,哪怕是玉夢煙直覺的以袖揮開那些毒藥,毒藥還是如淋了雨一樣,附著在了她的身上,一時間慘叫的人換成了玉夢煙。

雀雅神情復雜的看著眼前的女人,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人會是玉夢煙,那個已經跟著掌門師傅離開了御天學院的玉夢煙。

玉夢煙身上的靈丹靈藥也是無數,她也很快做出了自救,待她身上的腐蝕和疼痛消失,她恨恨的瞪著眼前的兩人。

今天她是被明霧顏飼養的這兩只小畜生拉出了她設的靈光圈,暴露了自己,所以今天無論如何也要殺了眼前這兩個人。

只是,她才動一下,那只之前突然消失的鳥,狠狠的啄在了她的臉上,她那張才恢復好的美麗臉也迅速的衰老,眨眼就布滿了溝壑,非常的嚇人。

玉夢煙惱羞成怒的一掌,直接將餃子揮出了好遠。

雀雅趁這時,拉響了一號院的警報,一號院中有一道乳白色的透明結界碎裂,明霧顏甚至聽到了一陣嗡鳴一樣的響聲。

玉夢煙身體微微一僵,然後咬牙,收回了自己的手套,眨眼消失在原地。

“這個踐人在一號院施了結界!”雀雅咬牙怒吼,不過,卻是沒有追,也無從追起。

這個玉夢煙是泡在靈藥中生存的人,靈力非常強大,自己真的不是她的對手。

就在這時,白寂臣趕了過來,待他看清明霧顏的兩只靈獸都受了傷時,大吃一驚,在上前檢查明霧顏傷情的時候的同時,腰間的銀鈴發出了神音傳書……

緊接著趕到的是蒙歌和南焰陽等人,蒙歌因為是御藥門的代理掌門,很多東西還沒有處理好,因此沒有放假,而南焰陽因為有事,也還沒有回家,他們一聽見一號院中的警報便立即趕了過來。

要知道,這警報已經很多年沒有響過的!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蒙歌和南焰陽來得晚一點,只見白寂臣在簡單的救治著小師妹那只粉色的鳥,而小師妹則冷著一張臉在為餛飩治療。

雀雅的精神狀態也不太好,她又氣憤又虛弱的道:“是玉夢煙攻擊了我們。”

蒙歌和南焰陽一臉震驚,兩人互視一眼,然後蒙歌走上了想檢查雀雅的傷。

可是雀雅卻搖了搖頭,“去看看小師妹,我回房換件衣服。”

說著起身,朝房間走去,而她的腳下,還有著一片濕意。

蒙歌看著那些黃黑色的水印,不由的皺了下眉,這是……

待餛飩恢復了意識,喚了明霧顏一聲,“主人”,她這才松了一口氣,輕輕摸了下它的先發。

“快,先回空間休息!”

餛飩眨了眨眼睛,眨眼消失在人前,回了醫靈空間。

明霧顏起身,再次將白寂臣手中的餃子抱到了手裡,見被甩暈了的餃子也清醒了時,她將餃子也送回了醫靈空間。

她擦了擦額上的汗,心中想要強大的心愈來愈強烈。

在餛飩和餃子失去意識昏迷的時候,她甚至都不能將它們送回自己的醫靈空間,感覺在那一刻,它們的聯系與自己完全斷離了,讓她的心好慌,好痛。

“顏丫頭,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白寂臣的臉色很不好,因為他之前就在外邊,並沒有發現一號院有什麼異常。

蒙歌和南焰陽,以及剛趕到的幾位導師和三位掌門也看著明霧顏,希望她們能說些什麼。

明霧顏沉默了一下,並沒有立即指正玉夢煙,而是平靜的道:“我看見了一只會挖人五髒的黑色手套,那手套像長了眼睛一樣追著我,要襲擊我的心髒位置,傷了我的靈獸不說,還用冥煙傷了我和師姐。”

所有人聽了明霧顏的大吃一驚,由其是御行門掌門,他的粉紅色頭發幾乎都溢出紅色的光芒來了,一臉肅穆的道:“丫頭,你當真看清了?是一只黑色的手套?”

明霧顏點點頭,然後走到自己房門門口,指著裡面道:“掌門,你看,因為我躲閃快,那黑色的手套就將我屋裡的牆挖出了一個洞。”

明霧顏這一說,白寂臣和幾位掌門立即走了過去,只一眼,所有人都呆愣住了,那臉色,也一下子變得陰沉起來。

“是噬心魔鼎!”白寂臣大驚,再次給自己師兄發出了一道仙音傳書,神色也變得凝重。

若那真是噬心魔鼎,就能解釋之前御天學院出現的挖心事件了,而且,他好像也明白了,這東西為什麼會攻擊顏丫頭了。

-本章完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