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怎麼,還想瞞著我?

“就是,你們不是御藥門的人嗎,御藥門的人就該救死扶傷,居然用下毒這樣下三爛的手段,要是讓天下人知道,你一定會落得……”

明霧顏冷哼了一聲,打斷了他的話,“你死了,就不會有人知道了。當然,今天我心情好,你們若說出來幕後之人,我會饒你們一命。”

什麼救死扶傷,拯救天下蒼生,那可不是她的責任。

用毒又怎麼樣,只要好用,又能事半功倍,她為什麼不用。

就在那胖子被明霧顏惡魔般的話嚇住,准備開口時,遠處一道厲光襲來,被騰靈踩在腳下的兩人全被厲氣封喉,當場喪命。

騰靈大驚,度著追蹤厲氣的來源,可是卻發現人已經走遠了。

肖騎和雀澤在四周和那兩具屍體上檢查了一翻,眉頭死死的打了一個結,“這兩人並非殺手,而只是魔獸飼養商,沒有多少靈力。是什麼人要借這樣的人來襲擊小師妹?”

雀雅聽後,擔心的看向明霧顏,“小師妹,看來是真的有人想要你的命了,以後你要格外的當心才行。”

說完後,雀雅又嘆了一口氣,這些話她感覺自己說了好多遍了,她的小師妹真的很招人喜歡,也很招人嫉妒,就是不知道這一次幕後襲擊他們的人會是誰。

龍甜拉了下明霧顏的手臂,小聲道:“小蝶說是個女人,它說那團厲光中有著女人的氣息。”

“主人,那團厲光中含有邪氣。”雪夜也發表了自己的見解。

明霧顏微微皺了下眉,“是個女人,又會邪氣的功夫,那就不是明若妍了,而且能在騰靈師兄手下殺人,那功夫說不定還在騰靈師兄之上,那也不可能是風庭月。”

可是,除了這兩個女人,還有什麼人還會這麼對自己呢?

白芍?

不可能,她自認清高不凡,是不可能無故豎敵的,而且,就算她靈力強,也不可能強過騰靈師兄。

此刻,騰靈也在沉思,剛才那團殺人的厲光他根本來不及阻止,速度極快,且非常的狠辣,那個凶手的實力正如小師妹所說,應該還在自己之上。

Advertising

那麼,會是什麼人呢?

“我們還是先回去吧!”雀澤提醒了大家一句,以防還會有人偷襲他們。

明霧顏點點頭,再次取出了寶船,幾人登上船,回了御天學院。

因為沒有吃飯,大家又去了御天馬場的食堂,明霧顏借了食堂的廚房,給肖騎煮羊肉。

盡管剛才經歷了一劫,但是並沒有真的嚇到了明霧顏,相反,在細心烹制食物的當口,她好像有點明白凶手是誰了,只是,她還有些不確定,或者說,是不敢相信。

食堂外邊,紅財神也過來了,在聽完騰靈的話時,他的臉色沉了些,“此次,帶了顏丫頭他們去交易市場的事,應該沒多少人知道,你延著這個線索查一下,看看你們是被人跟蹤了,還是有內鬼。”

“好。”騰靈也覺得,他們去交易市場的人沒有太多人知道,就算小師妹她們在交易市場露了面,人家也不可能莫名其妙的追殺他們。

約麼過了兩刻,明霧顏的一大鍋羊肉出爐了,因為今天是肖騎的生辰,她還特意做了一鍋長壽面,讓大家分著吃。

肖騎看到端上桌的食物時,感動得不行,今天出了這麼大的事,小師妹居然還堅持為自己做菜,他又愧疚又高興。

“顏丫頭,你再仔細想想,你有沒有得罪過什麼功力高強的女人?”紅財神不放心的又詢問了一句。

那人能敢暗殺他們一行人,就說明實力是足夠強大的,也不排除會上御天學院傷人的可能,畢竟之前御天學院也出了魔獸掏空人五髒的可怕事件。

他總覺得,興許這些事是有什麼關聯的。

“沒有。”明霧顏覺得,自己根本從來沒有主動得罪過任何人,只是有人不長眼,視她為敵。

一開始,她眼中的敵人只有一個,那就是搶了她御天令牌,害得原主死亡的明若妍。

雖然是這樣,她也沒有主動挑起過事端,畢竟自己的實力還不夠強,她必得必其鋒芒的道理。

Advertising

紅財神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那就是木秀於林,風必摧之的道理,顏丫頭你這是遭了別人的嫉妒,所以想殺你。若是如此,你只能更強,明白嗎?”

紅財神難得為一個人的安危所擔憂,所以語氣非常的凝重。

明霧顏點點頭,她確實只能選擇讓自己變得更強。

因為就算她示弱,那些人也不會放過她。

吃完飯,大家又叮囑了幾句,這才散去,明霧顏和雀雅也回了一號院。

到了一號院時,雀雅不放心的道:“小師妹,不如你晚上跟我睡吧!現在想想,我總覺得今天的事不太對勁。”

明霧顏搖了搖頭,“師姐,你別擔心,好好睡吧,晚上我住自己的空間,不會有事的。”

“那也行,有事你叫我。”

“好的。晚安!”

跟雀雅道過晚安後,明霧顏便回了房間,只是洗過澡後她也睡不著,便坐在房間裡制作靈器。

此時,蠻荒皓月的宮殿中,雪易寒卻是寒著臉看著紅魔,“可查清了,今天是什麼人襲擊了他們?”

今天在寂臣傳音過來說混沌寶寶今天隨紅財神一行人去了天山城的交易市場,他便不放心的不時觀微一下,可是這前他就處理了一點事,等再看過去時,就發現混沌寶寶他們已經出事了。

所以現在他的心情很不好,他要查出這個人,讓那人碎屍萬段。

紅魔的表情也非常的陰郁,“有邪魂劍的氣息,我懷疑當年風極優根本沒有毀了邪魂劍。”

“派人去風極優那兒看著,另外,不要驚動他,主要看著那個玉夢煙。”

Advertising

紅魔大驚,“你的意思是,你懷疑是玉夢煙對顏丫頭動的手?”

“混沌寶寶跟我提過一次,說玉夢煙身上有一股特殊的味道,像是一股臭味被香煙掩蓋了,我猜測,那應該是邪魂香。”

這種古怪的香味只有使用邪魂劍的女人才會散發出那種味道,而且,也不是每個人都聞得到的。

“如果是她,她對顏丫頭下手的動機和目的是什麼?”這才是紅魔想不通的地方。

按理說,蠻寒和顏丫頭的關系,除了他們幾個,其他人是不知道的,就算是風極優和玉夢煙,也不可能窺測到的。

至於顏丫頭身上的天婚標記,也被蠻寒隱藏了,如今即使是他,也是看不到的。

“不管她的目的和動機是什麼,都不能被原諒。你下去吧!”雪易寒的眸中閃過一道厲光,然後眼神放柔了些,取出仙書神泥給混沌寶寶發信息。

“混沌寶寶,晚上回空間睡!”

紅魔點頭離開了,雪易寒則進了姻緣空間,等明霧顏回來。

明霧顏此時正在制作靈器,等看到仙書神泥上的字時,她忙好手上的東西,也進了空間。

看到坐在裡面等她的雪易寒,她有些意外的道:“你還沒睡啊?”

“等你!”雪易寒站了起來,將混沌寶寶拉到了自己身邊,仔細的打量著她。

“今天沒受傷吧!”

明霧顏搖了搖頭,“沒有。只是,你怎麼知道的?”

雖然她知道雪易寒和紅魔都具有厲害的觀微本領,可是,他也不能一天十二個時辰天天看著自己吧!

Advertising

再說了,那也是需要花費靈力的!

“怎麼?還想瞞著我?”雪易寒不高興的在她的頭上輕拍了一下,又道,“今天有沒有發現什麼異常的地方?”

明霧顏想了想,把自己的猜測告訴了他,“我其實懷疑一個人,但是,我也僅僅是懷疑。你要聽嗎?”

雪易寒在她旁邊坐了下來,淡定的道:“你是想說,那個人是玉夢煙?”

明霧顏一驚,眼睛都睜得大大的,“你怎麼知道的?”

難到真的是她?

“如果真的是玉夢煙,會稍微有點麻煩。混沌寶寶,這些天晚上你都回這裡住,這兩天我會安排好,你不用擔心。”

他是不會讓任何人威脅到混沌寶寶的性命的,不管那個人是誰。

明霧顏皺眉,“我只是想不通,她不是跟掌門出去雲游了嗎?”

怎麼還有可能找機會來對付自己,再說了,她對付自己干什麼啊?

“想不通就不要想了,睡吧,我守著你,你睡著了我再走。”雪易寒將她抱到了床上,替她蓋上被子,然後靜靜的看著她。

明霧顏眨了眨眼,然後閉上了眼睛。

雪易寒對她真的很好,這種好,讓她漸漸的有了依賴感……

她其實並不喜歡這種感覺,因此,她選擇漠視某人的視線,數著綿羊入睡。

也不知道是不是雪易寒做了什麼,接下來明霧顏的日子過得很安靜,什麼事也沒有發生,她每天就是上上御藥課和白寂臣的課,日子過得非常的輕松而有節奏。

這天下午,明霧顏才睡午覺起來,就有人給她運來了十箱水果,說是南焰陽送來的。

她這才想那一在廣場,南焰陽有說過每個品種的水果都會給她送過來一些,本來她都忘了,沒想到他還記得,而且真的送過來了。

看著那十個裝滿了水果的大箱了,雀雅都要流口水了,一號院的也有不少人圍了過來。

“小師妹,我真的是太想吃了。南掌門對你實在是太好了。”雀雅興奮的幫著明霧顏打開箱子,饞壞了站在旁邊看的人。

這些水果品種加起來有三十多種,全是南園出產的極品貨,有時候有錢也不一定能買到,所以,有人一見明霧顏有這麼多,當即表示要用錢來買。

“不賣不賣,小師妹,全部留著自己吃好了。”雀雅想也沒想的替明霧顏拒絕了。

圍在外圍看熱鬧的千嬌看不慣的冷哼了一聲:“有什麼好炫耀的,自以為是,一看就是從來沒吃過這些水果的濺民。你不賣,我們還不要了。”

雀雅冷笑一聲,“是,你高貴,你不稀罕,你不稀罕,你圍在這兒干什麼?”

“你,這裡是一號院,又不是你家,我還不能在這兒了?”千嬌真的是氣極了,揮掌就離她最近的一箱水果給劈了個稀巴爛。

整個一號院,死一般安靜,誰也沒想到千嬌會這樣做。

明霧顏也黑了臉,“你是將損壞的水果給我按高價賠償了?還是當我遇到了一條瘋狗,自認倒霉?”

明霧顏的話讓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氣,一個新生,居然敢明著挑釁千嬌,這讓所有人都很是吃驚。

“明霧顏,你別以為自己多能耐,所有人都是你這五門齊修天才的陪襯,你其實什麼也不是,就是毀了你一箱水果又怎麼樣,你能怎麼樣?”

明霧顏冷斥一聲,“本來我也是不想計較的,你按市價賠償了就行,如今你得照價十倍的賠償,否則,我現在就請大師兄和掌門師兄來評評理,看看是你千嬌有理,還是我有理。”

“你……”千嬌的話還沒說完,就又被明霧顏截斷。

“你這種人就是記吃不記打,你以為我不知道上次守護魔獸跑出來的時候,其實是你偷了我的學院服?我給你面子,你還當我軟弱了。”

明霧顏的話激起了一片波瀾,所有人都驚詫的看著千嬌,不敢相信這些事真的是千嬌做的。

千嬌的臉色也是變得慘白,她咬牙切齒的道:“你有什麼證據,要知道誣陷他人可是要被趕出御天學院的。”

千嬌以為,這種新生最害怕的,當然就是被趕出御天學院了,因為,她篤定了明霧顏是沒有證據的。

-本章完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