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這張臉,比女人還美

?

南焰陽沉默了一下,說出了一句大家都忽略了的事。

“冥煙的保存非常的復雜,一般只能放入指定的容器內十二個時辰,可是那個女人有了噬心魔鼎,還制造出了冥煙,那麼,這個女人一定是會御藥或煉丹的。天底下,能有這麼高強的御藥和煉丹能力的女人並不多。”

南焰陽的話讓掌門們再次陷入了沉思中,有一團迷霧似乎在被人撥開,但是他們潛意識裡又不想往那邊去想。

室內又安靜了一會兒,蒙歌忽然道:“那人不是為了避免被人發現,還在一號院布置了結界嗎,我們不如去禁地的結界靈石上看看,就能知道那個人在一號院施的是何種結界,用的是什麼能量,我們也可以就此徹查。”

御行門掌門聽後站了起來,“可以,我暫成。”

“那就去吧!”御劍門掌門也站了起來。

然後所有人都站了起來,一起前往了御天學院的禁地……

……

此時,風極優正費盡心力的救治玉夢煙,他不明白,就是自己睡著這麼一會兒時間,煙兒怎麼就又受了重傷,而且一頭長發也掉了近半,頭皮也傷了。

他真的不知道哪兒出了問題,原本他是帶她出來靜養療傷的,這傷怎麼會越來越惡化呢?

就在他通宵煉藥,忙得不可開交的時候,風極優接到了御天學院其他掌門發出來的歸來煙,有要事叫他回去,他一時間為難不已。

猶豫了片刻,他快速的替玉夢煙處理好身上的傷,准備帶著她一起回御天學院。

虛弱的玉夢煙在知道風極優要帶她回御天學院時,她陷入了長久的沉默,過了一會兒,她主動伸出手抱住了風極優,嚶嚶的哭了起來。

“師兄,我不想去御天學院,我,我好難受。”

Advertising

風極優趕緊替她檢查,“煙兒,你哪裡不舒服?”

“我好累,好想睡覺,不如師兄你自己去吧,你快去快回。”

風極優猶豫了一下,最終點了下頭,離開了。

他以最快的速度回了御天學院,等他聽其他掌門說完一號院發生的事時,他的身形顯些站不穩。

冥煙?噬心魔鼎?邪魂劍?

等他看到那一團被清理出來的帶血和頭皮的頭發時,風極優整個人崩潰了。

這頭發和頭皮上的氣息他再熟悉不過了,而且他方才才為失了頭皮和頭發的煙兒醫治過……

只是,他怎麼也不相信那個闖入一號院傷人的女人會是煙兒。

是不是哪裡出錯了?

難到是煙兒又犯病了嗎?這次變嚴重了?

看著風極優的神情,南焰陽淡漠的道:“想必風掌門已經猜出來了,那個凶手,其實就是玉夢煙。”

他的話讓其他掌門都呆住了,這個名字就算他們猜疑過,卻是不想這樣說出來的。

他們神情復雜的看著明顯受了打擊的風極優,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

御天學院之所以在五國享有盛譽,聳立在神秘的天山雪月,是因為這兒的禁地有著一塊神奇的結界靈石,它提供著整個御天學院的結界能量,它能防止外人的侵入,也能記錄御天學院所有出現過的能量印跡。

而結界的形成,務必會用到特殊的能量的,這種能量則用靈力轉化而來。

Advertising

幾位掌門之前去過禁地,他們發現,結界靈石上記錄一號院位置,有人剛剛使用過高級的御靈結界,這種結界是特殊的,只有御靈門的人會,而且得是御靈術非常高強的人才會。

因為這一點,掌門們痛心的發現,那凶手應該是御天學院的人,或者出自御天學院。

又能御靈,又會御藥煉丹,又靈力高強,還是女人,這一翻排查下來,結果不得了,惟一對得上號的只有玉夢煙。

“我想,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風極優的聲音帶著一絲顫音,他真的不相信凶手是煙兒。

御劍門掌門本想說什麼,這時有弟子來報,“掌門,舒孟於前天晚上死了。”

所有人聽後都倒吸了一口氣,然後目光統一看向了風極優。

“風師弟,你可知,當年參與邪魂劍毀滅的李義與舒孟都死了,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風極優沉默了片刻,然後站了起來,痛心的道:“如果是煙兒,我會給大家一個交代的。我先去看看她。”

說完,他離開了五星堂。

其他掌門並沒有阻止,因為他們都明白風極優對玉夢煙用情有多深。

蒙歌嘆了一口氣,他覺得師傅的背影一下子佝僂了許多,是那麼的悲涼!

這時,白寂臣走了進來,他抬起手,向大家揚了揚手上金光閃耀的九焰令牌,然後坐了下來。

而其他掌門見到九焰令牌趕緊站了起來,眼中閃過了一抹驚懼。

“他說了,玉夢煙當年因修煉邪魂劍而走火入魔,命缺一魂,如今再次修煉,還配以噬心魔鼎,一刻鐘前,其逃往了天魔崖,你們要在其與邪魔達成交易前將其毀滅……”

五星堂的所有人的身子都不禁打顫,這個他,他們當然知道是誰,只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那個玉夢煙居然逃往了天魔崖,那地方可是這整片大陸所有邪魔衍生的地方……

Advertising

若不能阻止,那玉夢煙一定能憑借身上的兩樣邪寶成為大魔頭,到時候會有更多的人死亡。

“我們立即前往!”御行門掌門第一個往外衝。

其他掌門也立即離開了五星堂,開始回去布署,盡快出發。

一刻鐘後,整個御天學院留下的人幾乎走了個空。

……

另一邊,明霧顏正紅著臉趴在雪易寒的懷裡發呆,她眨著眼睛,一臉好奇的看著他。

“你不回去嗎?”

雪易寒已經陪了她一天一夜了,因為他在,她連房門都不敢出,就怕雀雅師姐他們發現了他的存在。

雪易寒好笑的道:“不急!”

“你不急,我急啊!我睡太久了,我要出去了。”明霧顏別扭的理了理衣服,然後又喝了一口水。

“你做你的事,我在這兒休息。”雪易寒根本沒有要走的意思,見她准備離開,他反而好心情的霸占了她的床,優雅又妖孽的躺了上去。

這丫頭睡著的時候,他光眼睛眨也不眨的看她睡覺了,現在這會兒,他到是有點困了。

明霧顏拿他的無奈沒辦法,只好不理他,關上門出去了。

她直接去了食堂,見到雀雅和大嬸正在吃晚飯,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還未說話,雀雅就衝她笑了起來,“終於舍得起來吃飯了。”

Advertising

明霧顏更臉紅了,在旁邊坐了下來,大嬸立即將她的飯菜端了過來,笑道:“吃吧!睡了這麼久,應該餓壞了。”

“謝謝大嬸!”明霧顏有些不好意思,其實她根本也沒有睡這麼久,她就是被雪易寒纏住了而已。

大嬸笑笑,“快吃吧。明天開始來幫我的忙,我也給你們講講藥膳的知識,你們都學了御藥,也許今後用得上。等我離開了,你們若有事,可以給我寫信。”

“嗯。”明霧顏點頭,開始認真的吃飯。

吃完飯,她想起了雪易寒還沒吃飯,所以她抬頭對大嬸說道:“我想做些吃的當宵夜,大嬸,師姐,你們想吃什麼?”

“廚房你隨便用吧,我沒有吃宵夜的習慣。我得回去整理一下我所有的書籍,你們隨意。”大嬸交廚房的鑰匙交給明霧顏,然後便離開了。

大嬸走後,雀雅小聲的道:“小師妹,沒想到你沒有指出玉夢煙,反而讓掌門們找到了元凶,今天上午,五大掌門帶著人去捉拿玉夢煙了。”

明霧顏吃驚的眨了眨眼睛,“這是真的嗎?”

她一整天都呆在房間,雪易寒也並沒有跟自己說這些,沒想到就這麼點時間,事情就又轉了一個圈,玉夢煙徹底暴露了。

“是真的,大師兄臨走前來過一號院,他讓我們繼續留在這裡,不要隨意出御天學院。”

明霧顏沉默了一會兒,然後點點頭,“我們就跟著大嬸好好的學藥膳知識吧!”

能讓那麼多人出去去對付玉夢煙,所以她真的很強,不,或者說,她手上的邪器一定非常的厲害。

她靈力弱,即使去也幫不上忙,還不如按自己的原計劃,認真跟大嬸學東西,否則以後再也找不到這樣的機會了。

想清楚後,明霧顏在廚房裡忙碌了起來,她沒炒菜,而是親自做了許多的餛飩,且全部煮熟了,分了一部分給雀雅後,她將吃的放進了自己的空間裡。

等她回到自己的住處,果見雪易寒在自己的床上睡得香甜。

他沒有戴面具,一張美得不像話的臉就在咫尺間,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她伸出手,在他的臉上摸了一下。

掌下溫熱的觸感讓她立即縮回了手,臉上也瞬間竄了火,紅紅的。

這時,雪易寒忽然睜開了眼睛,伸手抓住了她惡作劇的手,笑道:“混沌寶寶覺得手感怎麼樣?”

明霧顏輕咳了一聲,尷尬的道:“挺,挺好的。”

這張臉,比女人還美,若非平時他給人的感覺太冷,她有理由懷疑這人是男生女相。

雪易寒松開她的手,忽然扯開了自己的衣服,露出結實白淨的胸膛,戲謔的道:“上次在天風池你是不是很後悔沒看到我洗澡?要不要我再給你看一次!”

明霧顏整個人倒吸了一口氣,忙閉上了眼睛。

她沒有這個意思啊!

這個冷冰冰的家伙今天是干什麼,不高冷了,跟個流氓似的。

她轉過身,准備不理他。

雪易寒有些好笑的合上自己的衣服,看著她嬌小可愛的背影又道:“我餓了。”

明霧顏一愣,然後從空間的冰箱裡取出自己做好的餛飩放在了桌上。“吃吧!”

雪易寒坐下,愉快的吃了起來。

明霧顏坐在他的對面,撐著下巴看著他吃個餛飩也能吃出優雅又高大上的感覺,不禁嘆了口氣。

人和人之間的差距,有的時候真的是追馬也趕不上的。

“聽說掌門他們帶人去捉玉夢煙了,你說,他們會抓住她嗎?”明霧顏詢問著雪易寒。

她想,有風極優在,玉夢煙不一定會死吧!

“不需要抓住她。”雪易寒回了一句,繼續吃東西。

他說過,無論那個女人做什麼,只有死一條路,哪怕有風極優護著,也必需死。

明霧顏不怎麼高興的道:“不抓她嗎?不抓她那麼多人去干什麼?”

雪易寒笑著喂了一只餛飩進混沌寶寶嘴裡,“正義之士當然是去毀滅邪物了。”

只不過,那玉夢煙之所以還活著,除了風極優的靈丹妙藥,還有就是借助了噬心魔鼎的邪惡之力,但凡她活著,就一定會有人死,所以,她必需死。

“掌門師傅一定很難過吧!”前一刻她還巴不得玉夢煙早死早超生,但是現在她又替風極優覺得不值了。

愛了一生的女人實際上是個惡魔,風極優一定沒有想到吧。

雪易寒沒什麼表情的道:“那是他的事!混沌寶寶,我們不管別人的事。”

他也不喜歡這丫頭為別的男人傷腦筋,他的小丫頭就只要高高興興的過自己的生活就行了。

明霧顏無語的眨眨眼,她才不是要管風極優的事情,她只是覺得……

算了,她什麼也沒覺得,她現在就是覺得雪易寒這家伙對人好冷淡,好像沒有感情的生物。

沒再理他,她自顧自的跑回了自己的醫靈空間查看餛飩和餃子的傷。

餛飩的傷比較重,此時正泡在藍色的藍靈液池子,這個池子的水可以淨化邪氣,修復邪氣所造成的傷口,泡了一整天的餛飩現在已經活蹦亂跳了,這讓明霧顏松了一口氣。

餃子的傷看起來沒有餛飩重,可是恢復起來的效果卻差了很多,到現在還無精打采的。

明霧顏將它抱到了手上,擔心的道:“可還有哪裡不舒服?”

餃子小小的腦袋在明霧顏手上蹭了蹭,有氣無力的道:“主人,我快要換毛了,需要一些紫金葉和許多上等的五行靈石。”

明霧顏微微皺眉,“換毛?”

餃子又蹭了蹭她的手,討好的道:“主人,我們隱靈鳥家族每一次靈力升級時都會經歷一次換毛,換毛時,是身體最弱的時候……不過,一但靈力提升後,就會多一樣技能。”

說起來這次它是因禍得福了,若非這次傷的徹底,它也沒辦法更好的吸收醫靈空間裡的靈氣。

要知道,一般隱靈鳥換毛的條件非常的苛刻,除了自身的靈力要達到,還要夠幸運,有機會遇到正氣之劍與邪氣之劍,以及具有五行之靈的人,再配以足夠的紫金葉和五行靈石,才能換毛成功,否則,換毛只能喪命。

主人的三裡神劍就是正氣之劍,邪劍乃是邪魂劍,所以那晚餃子那晚攻擊玉夢煙後,就無意觸發了換毛程序,所以才會被玉夢煙一甩就甩昏了。

“要紫金葉啊,這簡單。”明霧顏松了一口氣,對旁邊的移靈三分地說道,“小弟,現在你全種上紫金葉好了,先前你收獲的藥草裡有紫金葉嗎?”

小地立即給出了回應,“主人,上次的藥草裡沒有紫金葉,等我這邊長出來一批至少需要六個月,餃子可能等不了了。”

明霧顏一聽,漂亮的眉毛立即又微微皺了起來,“那換毛還要多久?”

餃子有些痛苦的道:“七天內。”

“那我下山去買一些?”明霧顏有些頭疼的抓了抓自己的頭發。

紫金葉是非常稀少又難種植的藥草,她之所以知道紫金葉,完全是因為之前綠澤在移靈三分地上種了一批,那時剛好收獲。

“主人,餃子需要的紫金葉非常多,外面一顆都要賣到幾十萬兩,而且還沒有貨。”雪夜這時飛到了明霧顏的肩膀上,又道,“不如去問問外面那個人。”

明霧顏一愣,立即反應了過來,雪夜口中的那個人就是雪易寒。

猶豫了一下,她立即離開了空間。

這時,雪易寒正吃飽喝足的坐在那兒等她,一見她出來,那冰山臉上立即浮現了一抹似有若無的笑容。

“你那兩只小靈獸還好嗎?”

明霧顏見他主動問了,立即高興了起來,輕輕拽了下他的衣服,“那個,餃子要換毛了,需要好多的紫金葉和五行靈石,你有嗎?”

雪易寒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但很快就明白了餃子為何會在這個時候換毛,所以他當下用自己的神音傳書詢問了綠澤。

蠻荒皓月的藥植園都是綠澤管理的,是種過一大片紫金葉,但前提是綠澤還沒有用來煉丹制藥。

很快,雪易寒就收到了綠澤的回音,看完上面的信息,雪易寒有些無奈的摸了下混沌寶寶的頭,“前兩日蠻荒皓月的紫金葉都被綠澤用來煉制丹藥了,現在種下的,可要過幾個月才能長成。你先去我們的空間取一些五行靈石給它用著,我幫你找紫金葉,可好?”

明霧顏點點頭,“只能這樣了。你要現在幫我去找紫金葉哦!”

雪易寒無奈的點頭,“好!”

“那你要快去快回。”說著,明霧顏打開了門,要他離開。

雪易寒心中嘆了一口氣,這丫頭居然是趕著他出門了。

這天底下,也只有混沌寶寶敢這樣對他了。

雪易寒一走,明霧顏就跑回共享空間找了一堆的五行靈石,然後全抱到了自己的醫靈空間。

“主人,其實你可以多醫治一些人,治好的人越多,醫靈空間收集到的醫之靈就越多,等空間等級提高,主人的靈力也會提高,還能縮短我種東西的時間。”小地給了明霧顏一個建議。

“是這樣嗎?讓我想想。”明霧顏思考了一下,覺得可以試試,只是,她這一會兒要到哪裡去找病人呢?

“主人,你可以煉制一些丹藥去賣,這樣也算是間接救人,也可以收到醫之靈的,就是效果要差一些。”小地似乎知道自己主人在想什麼,所以又補充了一句。

“這樣也行嗎?”如果這樣也行,那她可以試著做一些丹藥拿去一品居寄賣的。

“可以的,不過,還是主人親自救人效果最好。”

明霧顏想了一陣子,發現也不知道煉什麼丹比較好,最後還是將這個方案暫時擱淺了。

好在僅僅過了半個時辰,雪易寒就將紫金葉給她帶回來了,雖然數量不多,好在有了。

“混沌寶寶,這些你先用著,晚點有人再尋到紫金葉,會直接送過來的,你不用擔心。”

是混沌寶寶的事,他一定會辦好的。

“謝謝!”明霧顏高興的將他送來的十顆紫金葉扔進了空間。

“我需要點實際的謝謝。”雪易寒眸色微沉,將眼前喜笑顏開的小丫頭抱進了懷裡,低聲道,“我要離開一下,過幾天來看你。”

“嗯。好!”明霧顏沒有多問,對於他總是突然出現,突然又離開已經習慣了。

反正他說過兩天來,過兩天就一定會來的。

雪易寒暗嘆了一口氣,這丫頭什麼時候才會表現的舍不得他離開呢!

揉揉她的腦袋,他不舍的離開了。

第二天,白寂臣給明霧顏又送來了二十株紫金葉,第三天也送來了二十株,五天後,明霧顏手裡已經有了一百多株紫金葉。

這天早上,明霧顏正在吃早飯,忽然感覺自己手上的鐲子熱得發燙,她很想將鐲子取下來,可是卻發現根本取不下來。

-本章完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