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要不要我再給你看一眼?

“放輕松,沒人能看見你的。”雪易寒嘆了一口氣,摟緊她腰的手松了些,指著下方的景物道,“御天學院除了後山是可以修煉的,另外,還有天風池、御靈山、雪夜谷、月光谷,這幾個地方是修煉的絕佳場所。現在你的腳下就是天風池的外界……”

明霧顏認真的聽著,從高處打量著她生活的這個學院。

一開始她只知道御天學院很大,但是,她完全沒有想到,這個很大,已經到了這個地步。

明明外人看來是一座山的御天學院,可是背後卻是堪比一座城池的繁榮與寬廣。

一開始明霧顏還是有些害怕的,後來,她完全就是一臉淡定的站在雪易寒的身邊,任由他拉著自己的手,俯看著這片大地了。

轉了一大圈回來,已經過了一個時辰了,兩人在天風池停了下來。

這地方其實就是一個露天的溫泉池,當然,這是明霧顏以為的。

按雪易寒的話來說,這兒其實是一個由大自然形成的靈力聚合地,最是適合多系修煉者修煉的地方。

“混沌寶寶,若是你想下去泡個澡,我可以在旁邊幫你看著。”雪易寒的眉眼中閃過一抹戲謔,然後目光在她的身上打量了一下,內心裡有一團邪惡的烏雲在撲騰撲騰的往上飄升。

不過,他的心也沒有膨脹多久,因為明霧顏說了句讓他驚得魂不守舍的話。

“不用,我洗澡不好看,美男洗澡才養眼!”

而且,明霧顏敢肯定,若是雪易寒泡在這天風池裡的畫面一定賊美,也不知道他的身材是不是有她想像中的那麼好……

他有人魚線嗎?

精壯緊實的酷男肌肉?

韓劇歐巴中的大長腿……

咳咳,又想歪了!都怨他長得太好看了。

Advertising

等她回過神來時,水裡已經多了一個美得讓人摒息的男人,而且,那要人命的家伙還在對她笑。

“混沌寶寶,你要不要一起洗?”

雪易寒的聲音輕輕的,格外的低沉好聽,但怎麼聽也包含了一絲戲謔的味道。

明霧顏別過臉不敢看,小臉也瞬間緋紅,她哪想到他真那麼不要臉,居然真的脫了衣服洗澡了。

“不是說美男洗澡養眼嗎?怎麼又不看了?”

若非她想看,他還不想洗呢!

可是,這丫頭有膽說,卻沒敢子看,實在是個心大沒膽的。

不過,看著她別別扭扭,一臉羞紅的樣子,特別的可愛,他的心情也變得格外的好。

他抬手,輕彈一小滴水珠過去,水珠輕輕的落在了明霧顏的臉上,“你不看,我可要穿衣服了。”

明霧顏簡直是臉如火燒了,她明明是很想看的,可是又莫名羞澀,明明平時她根本不是這麼羞澀的人,這是怎麼了。

雪易寒笑笑,決定不再逗她了,身子輕輕一躍,人就從池子裡出來了,他隨意的裹上衣服,伸手將還在紅著臉發呆的小丫頭拉到了身邊。

“要不要我再給你看一眼?”

明霧顏看了他一眼,只見他衣服未濕,身上甚至找不到一滴水珠,就是頭發也未濕半分,更甚者,明明他隨便穿上的衣服,就那麼莫名的變得整整齊齊的了,眼前的人赫然又變成了之前那個一身神秘氣息,又不時散發著冷意的男人。

她真懷疑,剛才見他在水中的景像只不過是一個幻覺。

想想自己剛才莫名的臉紅,她有些不服氣的道:“老蠟肉有什麼好看的,要看也看小鮮肉。”

Advertising

雪易寒微微皺眉,對於混沌寶寶的用詞有些不滿意,什麼老不老,鮮不鮮的,敢情這丫頭還在暗指自己老?還是,她還想看別的男人洗澡?

心中不爽,他挑起她的下頜,一本正經的道:“要看,也只能看我,知道嗎?”

要是有男人敢在混沌寶寶面前脫衣服,那估計從此以後那人就不用穿衣服了,因為,用不上了。

明霧顏才不知道雪易寒此時心中的陰影面積是多少,她扳開他的手,小心翼翼的道:“你身上連滴水都沒有,你剛才真洗澡了啊?”

雪易寒挑了下眉,“轉移話題到很快。”

“我說真的啊?”她是真好奇這個問題啊!

“以你的靈力還做不到,以後再教你。”他抬頭看向天空,略微思索了一下,然後抓住了她的手臂,“我帶你去雪夜谷轉轉。”

“哦!”她還沒回過神,人就已經被抱雪易寒寬大的外袍給裹住,眨眼就已經離開了天風池。

到了雪夜谷,明霧顏才明白這兒為什麼叫雪夜谷,因為這兒居然是座冷冰冰的雪山,而且陽光照不到,陰陰冷冷的,看著就像傍晚,人走著都覺得一股股的冷意往身體裡竄。

她真的想不通,雪易寒怎麼會想到帶自己來這種奇怪的地方的。

也不知道是憐惜她太冷,走路太辛苦,還是嫌棄她走得慢,雪易寒直接將她抱了起來,明霧顏就覺得風在自己身邊吹著,自己就不自覺的往他懷裡縮了些,聽了會兒他的心跳聲,等她回過神來時,雪易寒已經將她放了下來。

“混沌寶寶,今天晚上我們在這兒住一晚,明早再回去。”

明霧顏仔細的打量著四周,只見這兒是一個山洞,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山洞,也不大,裡面什麼也沒有,惟一不同的是,這個山洞的外面,她分明看到有風有雪在飄著。

難到外邊下雪了嗎?

為什麼她沒有感覺到的。

Advertising

為了驗證自己的想法,她伸出了手,剛想碰觸那些風雪,手卻被雪易寒拉住了。

“這雪容易凍傷人。雪夜谷環境惡劣,時時都在變化,但是有一樣東西不錯,那東西一般會在子時出現,晚上我給你捉一只。”

“是什麼?”明霧顏的興趣被吊了上來。

是什麼東西能在雪易寒眼中看起來不錯,而且還費時費力的帶她來這山洞特意來守候一晚上。

雪易寒唇角微揚,“晚上再告訴你。”

明霧顏的小臉立即垮了下去,郁悶了一下,她忽然一把揪住了他胸前的衣服,“你說不說?”

哪有人這樣的,吊起了她的好奇心,又不告訴她了。

雪易寒好笑的看著她,任由她的小手在自己的衣衫上磨蹭,直到這丫頭別過頭不理人了,他才敲了敲她的頭,“是雪精靈,這種生物不是靈獸,但是很聰明,要是它真的跟你認主,就跟個忠心的小僕人一樣。

混沌寶寶在御天學院也沒個人照顧,自己身邊的又都是些男人,也不能跟進一號院。靈獸雖通人性,能力也強,但御天學院有規定,靈獸是不能在學院內肆意行走的,也因此,他之前才替混沌寶寶選了一只小巧的隱靈鳥。

但是雪精靈不同,它,或者說他既非人類,也非靈獸和魔獸,是一種神聖的生物,這樣一來,混沌寶寶去哪兒,都能帶上。

明霧顏可不知道眼前的男人花了多少心思,她滿腦子在幻想著那雪精靈長什麼樣子,是不是會飛,長得像不像童話裡那樣可愛,會不會幻化成人形,想著想著就樂了。

因為她知道,很快自己就會有一只雪精靈了。

雪易寒看著她明媚的笑容,也忍不住揚起了唇角。

這丫頭真是越來越容易影響自己的情緒了,不過,好在感覺很好,他很喜歡。

時間悄悄的流逝著,明霧顏一開始很興奮,漸漸的困了,最後完全就是靠在雪易寒的身邊睡著了。

Advertising

子夜靜靜到來,雪易寒看著已經睡著混沌寶寶,不由的笑了,抱起她,輕輕一閃身,人已經進了他們的姻緣空間。

將她放在床上,又盯著她看了一會兒,這才離開,去為她捉雪精靈。

雪夜谷的夜晚不止冷,而且風雪大作,他靜靜的站在風雪之中,風雪卻不染他的向,他身上的氣息比風雪更冷。

他目視著風雪中的一個點,如睥睨天下的神。

很快,有好幾個小點朝這邊靠近了過來,再過了片刻,雪易寒的身邊多了幾只揮舞著翅膀的小精靈。

小精靈嘰嘰喳喳了一陣子,直到雪易寒淡淡的“嗯”了一聲,其他雪精靈煽煽翅膀消失了,獨留了一只翅膀受了傷的小精靈。

雪易寒轉身,朝山洞走去,雪精靈就在身後跟著,又好奇,又害怕的看著走在前方的男人。

雪精靈是不會輕易認一個人類為主人的,但是他們雪精靈一族之前與這個男人有過契約,所以,它現在很想知道自己未來的主人是什麼樣子。

回到山洞,雪易寒再次將混沌寶寶抱了出來,本想晚點再叫醒她的,可是這丫頭卻突然迷糊的揉著眼睛醒了。

“到子時了嗎?”

雪易寒正准備答話,就聽雪精神更快一步的開了口。“子時已經過了。你就是我主人嗎?”

這突如其來的甜美聲音,立即將明霧顏所有殘留的瞌睡蟲給驚沒了。

她揉揉眼睛,看到眼前長著一對淺藍色翅膀的小精靈時,她忍不住伸出手去輕輕戳了一下。

等手指真的戳到東西時,她笑了起來,“是真的呢!”

雪易寒被她可愛的舉動逗笑了,“要是你喜歡它,可以給它取個名字,雪精靈與人類的契約為百年,等它主動開口叫你第一聲主人的時候契約自成。”

就是不知道混沌寶寶會給這雪精靈取個什麼名字。

明霧顏不打算動腦筋想名字,直接道:“它來自雪夜谷,就叫雪夜吧。”

她的話音剛落,一道淺藍色的光芒就與雪夜連成了一線,等她回過神來這是契約光芒時,光芒已經消失了。

雪夜撲閃著翅膀道:“主人,雪夜以後可以管理主人的吃穿住行,還可以給主人當助手哦!”

為了在主人面前提高存在感,雪夜立即說出了自己的優勢。

明霧顏聽後咯咯咯的笑,這麼小個小東西管理她的吃穿住行,行嗎?

聽見主人笑,雪夜有些難過,以為主人不相信她,忙道:“主人,我現在是翅膀受了點傷,等恢復好,立即就可以給主人幫忙了。”

明霧顏這才發現雪夜的左邊翅膀被什麼利器劃成了兩半,因為雪夜揮翅膀的頻率比較高,她先前並沒有看見。

這會兒看見了,自然不能熟視無睹,她立即取出了一瓶天墨靈露,倒在手上,輕輕的替雪夜的翅膀抹了一遍,只是,效果並沒有她想像的好,她不禁皺了下眉。

“這藥對你沒用?”

雪易寒不忍見混沌寶寶臉上的失落,解釋道:“天墨凝露只適合凡人,雪夜是精靈,只有魔藥和神藥對它才有用。”

“那你有嗎?”明霧顏眨了眨眼,一臉期待的看著他。

可是,雪易寒不點頭,也不搖頭,只道:“它的傷,你以後慢慢給它治吧。等你的無風棋能下到八十八顆的時候,我可以教你煉制魔藥。”

明霧顏一聽立即苦了一張臉,那無風棋,她現在還只能走五步,等到八十八顆,那是什麼時候啊!

“別不高興,靈力達不到,學魔藥的煉制,只會走火入魔。”雪易寒從不與人解釋的個性,在混沌寶寶這兒總是不適合,只是她一個不高興的眼神,他就想什麼都說給她聽。

這丫頭真的是他天生的克星!

“那你先給我個魔藥唄!”明霧顏眨巴眨巴眼睛,一臉乞求的看著他。

那可憐的小眼神,看得雪易寒口干舌躁的,最後,再一次打破了自己的原則,“說句好聽的,就給你魔藥。”

明霧顏糾結了,想要聽好聽的還不簡單,什麼風流瀟灑、風流倜儻、玉樹臨風,絕色無雙,她閉著眼睛都能誇上一大堆,可是,這些統統不適合眼前的男人呀!

抬眸偷偷看了他一眼,沉默了好一會兒才生生的吐出了三個字,“我想要。”

想了想,她又補充了三個字,“很想要。”

雪易寒無奈的嘆了口氣,好吧,她想要,他就得給,而且,給的還沒有半絲不情願。

下一刻,明霧顏從明霧顏的手中拿到了一個精致的小瓶子,她剛打開,瓶子裡就跳出來一團星星點點的五彩光芒,沒等她回過神來,這些光芒已經敷在了雪夜受傷的翅膀上,眨眼消失不見。

這時,雪夜抖了抖翅膀,高興的在空中轉了個圈,“謝謝主人!謝謝主人!”

明霧顏看著這一幕暗嘆,原來這就是魔藥啊,好神奇!效果真好啊!

她再抬頭看了身邊的雪易寒一眼,只見他正看著自己,那眼神明顯有著寵溺,她不由的紅了臉……

莫名的,她覺得眼前的雪易寒在自己的心中更加高大了,她開始覺得,這個男人生來就是打擊別人的!

“天色還早,再睡一會兒,明早我們再回去。”雪易寒手一伸,將她拉到了懷裡,然後兩人同時進了姻緣空間……

……

第二天,明霧顏醒來時,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一號院的房間,她剛坐起身,還來不及回想一下昨晚發生的事,就聽到了敲門聲。

“小師妹,你醒了嗎?”

明霧顏一聽是雀雅的聲音,立即爬起來去開門,“師姐,我醒了。”

雀雅見她一臉迷茫的樣子,似才睡醒,可是穿的又很整齊,便忍不住笑了,“小師妹,你睡覺都不脫衣服的嗎?”

明霧顏一愣,等她反應過來時,不由的臉紅了,昨天晚上她是睡了的,那時她還在雪夜谷,後來一定是雪易寒將她抱回一號院的。

“那個,我昨晚突然睡著了,就忘了。”她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

“你呀,還真是個孩子。”雀雅嘆了一口氣,揉了揉她的腦袋,然後將一把鑰匙遞給她,“今早大師兄來過了,讓我將這把鑰匙交給你,說是大嬸有事回家,臨走時說,你可以任意使用一號院的廚房,而且要記得幫她把食堂她來不及整理的東西整理好。哦,還有什麼調味醬的抽屜裡,她放了一本書,讓你拿著看。”

“哦,好。我馬上就去。”明霧顏開始快速的洗漱,整理自己。

“你別急,一會兒我陪你一起去吧!大師兄說,這未來半個月內你可以不用上御藥課,紅魔會給你上御靈課,等你空下來去藥風谷找他就行。”

“哦,那我今天不去上御靈課了,師姐,我們去食堂。”

明霧顏也不在意去不去藥風谷,反正就是去了,估計紅魔也不會教自己什麼,就是被落在那兒陪他和雪易寒聊天而已。

-本章完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