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蠻王的寵愛方式

“好。我這兒還有些糕點,從糕點屋買的,你要不要吃?”雀雅說著取出了一塊很是精致的千層糕。

明霧顏點點頭,接過糕點便吃了起來,吃完後,她似又想起了什麼,取出大師兄送自己的那兩個還來不及吃的桃子,遞了一個給雀雅。“師姐,這是大師兄給我的呢,說是你們南桑國很有名的東西,皇上才吃得到的。”

雀雅聽後忍不住笑了起來,“是,大師兄對你最好了。這可是直進皇宮的龍壽桃,出產極少,一顆樹一年約麼就長十來個桃子,我上次吃還是五年前了。”

“這麼珍貴啊?”明霧顏有些不理解,一顆樹怎麼就長十來個桃子呢,那出產量還真是太少了。

輕輕咬了一口,的確是滿口留香,非常的甘香爽脆,而且,她能很明顯的感覺到有一股靈香在唇齒間流淌,的確是她吃過的所有桃子中最最好吃的。

吃完後,明霧顏拿著桃核猶豫了一下,直接扔進了移靈三分地。

雀雅好奇的道:“小師妹,你桃核留著做什麼?你不會是想種桃子吧?”

“嗯,我想試試,要是種出來,師姐就不能隔幾年才能吃桃子了。”明霧顏也只是想讓小地試試,種出來當然好了,種不出來也不損失什麼。

雀雅呵呵一笑,將吃剩下的桃核給了她,不過還是提醒了一句,“聽說這龍壽桃在別地移植和種植,就跟普通的桃子差不多,沒這靈香,也沒這麼大,就是外觀也不如南桑國龍園裡種出來的。聽說這是跟南桑國桃園的土質和水源有關系的,小師妹你不用太較真。”

“嗯。我是覺得御天學院土質水源都不錯,靈藥也一大把,也許能種得出,不過,種不出也沒什麼。”

“嗯,這樣想就對了。走,我們上食堂去。”

“好。”明霧顏洗了下手,關上門和雀雅出去了。

她們剛一走,對面千嬌的房門便打開了,在確認明霧顏出去後,她百思不得其解,明明昨晚就沒見明霧顏回房間,為什麼她早上又會從房間出來?

一邊思索著,她一邊離開了一號院,在一號院的外面,她居然見到了風掌門的未婚妻,玉夢煙。

她趕緊站定,向玉夢煙打招呼。“風夫人!”

對於千嬌的稱呼,玉夢煙微微皺了下眉,“那個叫明霧顏的小丫頭在嗎?”

Advertising

千嬌微怔,然後低聲道:“她剛才去了一號院食堂,風夫人可以去那邊找。”

玉夢煙再次皺眉,她原本是想著讓這個女人將明霧顏找出來的,但她已經這麼說了,自然就是不想幫忙了。

想到自己現在的身份,玉夢煙隱忍了心中不悅,抬起蓮步,優雅的朝一號院食堂走去。

一路上,有不少人人都駐足看著她,有驚艷的,有羨慕的,也有的暗藏不喜的,不過,這種萬人矚目的情景卻是玉夢煙所喜歡的。

只是那個風極優老是跟著自己,說自己身體不好,不要在學院內亂走,為此她也不得不收斂。

走到一號院的食堂,一股令她不爽的氣息讓她不由的站定了,她感覺到,這食堂內有一股太過聖潔的氣息,讓她莫名的討厭。

因為不想進去,她站在外邊喊了一聲,“明霧顏在不在?”

她的聲音是用靈力送出去的,所以在廚房裡正在看大嬸留給她的書的明霧顏也聽到了。

她合上被大嬸標注過的書,將其收入了自己的空間,然後走了出去。

只見玉夢煙站在食堂外,她有些意外的道:“你找我有事嗎?”

玉夢煙看了一眼圍著一條黑裙的明霧顏,眼中閃過一絲嫌棄,但很快垂了下眼瞼,換上溫軟的笑容道:“晚上我和你們掌門想請紅魔和你師叔吃飯,你是紅魔的徒弟,一會兒去藥風谷,可以順便幫我說一聲嗎?”

明霧顏不想跟玉夢煙有過多的交集,也不想多看到她,所以爽快的點了點頭,“好。我一會兒時一定會轉告的。”

“好的,謝謝!”玉夢煙微微頷首,人就轉身走了。

雖然她轉身極快,但是明霧顏還是看見了她眼中的輕視,她微微蹙眉,心中再次替掌門師傅大喊不值。

這個玉夢煙哪裡好了?不過人家喜歡,人家愛,她也管不著啊!

Advertising

“這個玉夢煙多此一舉的跑來叫你去通知師叔和紅魔,安的是什麼心,要請客,她自己不能去藥風谷嗎?再說了,這些事,不是一向是大師兄負責的嗎?”雀雅也聽見了玉夢煙的話,有些反感的道。

到是明霧顏無所謂的笑笑,“她肯定是已經去過藥風谷的,而且沒見到人。”

否則,那個女人怎麼可能跑到廚房來求她。

反正,不用腦子想也知道,今天晚上這頓飯若不是鴻門宴,就是不安好心的。

“你說得有道理。這食堂挺干淨,也沒什麼好整理的,我想大嬸只是想將那本筆記書給你而已,走吧,拿回去慢慢看。”雀雅替明霧顏將廚房的門給鎖上了,然後拉著她離開了食堂。

明霧顏其實挺心疼大嬸的,可是因為自己什麼情況也不知道,也幫不上忙,所以只希望大嬸快點回來,不要太悲傷了。

回了一號院,明霧顏用仙書神泥給雪易寒寫了一條留言,告訴他玉夢煙晚上要請他和紅魔吃飯的事,然後便留在房間裡看大嬸留下的筆記了。

這本書上記載的全是大嬸這麼多年來做菜和料理藥膳的知識和心得,非常的珍貴。

明霧顏知道,這種東西,若非是到了一定的信任程度,是不會外傳的,大嬸對她真的很好。

直到在書上看到李媛兩個字,她才知道大嬸的名字原來叫李媛。

一開始她只是隨便翻翻,很快就看得入了迷,連時間也忘了。

另一邊,雪易寒在看過混沌寶寶的留言後,直接交待了紅魔去找風極優,將今天晚上的私人晚宴,變成了整個御天學院御藥門的集體盛宴,一切由蒙歌和紅魔安排,對此風極優沒有任何意見。

雪易寒的做法很簡單,若是要與那些人吃飯,他更想在視線範圍內看到混沌寶寶。

除了紅魔,也沒人知道這位神秘喜清靜的師叔為什麼會願意出席這樣的盛宴。

也許是因為雪易寒的原因,除了御藥門的其他御門也有好多人主動跑到御藥門來幫忙,就喜歡晚上有自己的一個位置,能見見那位至高無上的師叔。

Advertising

傍晚,熱鬧的氣氛點燃了整個御天學院,而在房間看書看入了迷的明霧顏渾然未覺。

直到雀雅來敲門,明霧顏這才驚覺,天已經黑了。

“小師妹,走了,御天廣場上的晚宴已經開始了,這可是我上御天學院這麼久以來,最最熱鬧的一次,快點,將你的頭發梳一下。”

下午她去廣場上幫忙了,可是小師妹這會兒居然還在屋裡看書。

“今天有什麼大事發生嗎?怎麼會有晚宴的?”明霧顏一邊整理自己一邊問。

她還以為,只有掌門師傅大婚時御天學院才會真正的熱鬧呢!

“不知道,好像是特意為師叔准備的,也是算掌門在大婚前提早讓大家高興高興,正式介紹那個玉夢煙給大家認識。”

這些八卦雀雅也是聽其他人口中傳出來的,也不知道真假,總之去廣場吃飯就不會有錯了。

現在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為一個位置而費神呢,還是小師妹有福氣,她的位置居然被紅魔安排在紅魔、白寂臣中間,羨慕死一大堆人了。

一聽這晚宴是為了雪易寒和玉夢煙准備的,明霧顏有些興致缺缺,不過看雀雅這麼賣力的催自己,她還是盡可能速度快的打理好自己,跟著她出了門。

一到廣場上,她便震驚了,若大的御天廣場此時已經掛滿了彩燈,廣場上也已經坐滿了人,有人在行走,也有人在嘻笑,還有各種食物的香味,總之好熱鬧。

她才走過去,就被白寂臣叫住了。“顏丫頭,這邊!”

雀雅很認真的輕推了明霧顏一下,小聲道:“去吧,我們在後面!”

明霧顏點點頭,等她朝白寂臣走過去,這才發現,每個人的位置都是有安排的,都是跟著自己的師傅後面坐著,而因為她有白寂臣和紅魔兩個師傅,所以這位置顯得特別的特殊,她居然坐到了這兩個人的中間,而她的右前方,就是一排主桌,坐在上面正中心的人赫然就是雪易寒。

他的左邊是御行門掌門,右邊是御劍門掌門,再旁邊是御靈門掌門和御藥門掌門風極優,風極優的旁邊,是惟一一個女子,打扮得如一朵天山雪蓮的玉夢煙。

在她的對面,坐著許多的師伯師叔,這些有的是御天學院的任課老師,有的是早早趕回來參加風極優婚禮的。

底下的大片弟子們顯得非常激動,也非常的興奮,因為正前方在座的人太過尊貴,他們不敢大聲喧嘩,但是低聲交談的還是有很多,雖然小聲,但是耐不住人多,所以現場非常的熱鬧嘈雜。

在這份熱鬧中,明霧顏覺得雪易寒就像個異類,坐在那兒靜靜的散發著他的冷和絕世光芒,那戴著面具還冷得人發顫的臉就成了眾人仰望的地方。

明霧顏郁悶的端起杯子喝茶,她不喜歡現在這種晚宴,一點也不自在。

“小可憐,別光喝水,一會兒可有好吃的。”紅魔將茶壺拿遠了點,因為他發現蠻寒那家伙在對他示意了,蠻寒在不滿這丫頭沒看他。

“今天晚上能讓我好好吃飯嗎?不會一堆人上前講話?”明霧顏低聲反問。

按照她曾經接觸過的這種大型聚會,開餐前,免不得各種人上台講說,感謝,很費時間,今天還有玉夢煙這樣的人在,而且她和掌門的大婚即將到來,怎麼可能讓這場聚會只是單純的吃喝這麼簡單。

紅魔微愣,忽而笑了起來,“誰敢不讓你吃飯,那是不想活了。也不會有很多人講話的,馬上就可以吃東西了。”

就算有人想長話連篇,相信蠻寒也不會讓他們講太久的。

果然,在座位坐滿後,一位主持晚宴的師伯開始講話了,開場就是叫大家安靜了下來,然後在客套了兩句後,開始准備為大家介紹在座的的大人物,他剛看向雪易寒,雪易寒便淡淡的截斷了他的話,“不需要介紹。”

這位師伯的額上立即淌下了一臉的汗,忙改了口,說了些恭維風極優即將大婚的話。

“風掌門大婚還有十二天,在此之前,我想大家也想認識一下你們的師母……”

玉夢煙站了起來,對著大家盈盈微笑,並沒有出聲,整個人安靜又美麗,不少人都在小聲的誇贊她長得好美雲雲。

明霧顏對玉夢煙的美不怎麼欣賞,所以眼巴巴的看著站在不遠處的一排端著食物的師兄。

好想他們快點將吃的送上桌啊!

白寂臣好笑的看了她一眼,手指抬抬,前方一個看玉夢煙看出了神的御靈門弟子手上的餐盤就到了他的手裡,他獻寶似的將那一盤辣子雞放在了明霧顏的面前。

明霧顏一愣,卻是沒敢動筷子,因為現場沒有人吃,她要是敢先吃東西,就是無端招人恨了。

白寂臣看了眼四周,似乎想到了什麼,然後抬頭看向前方的雪易寒。

讓他意外的是,他接收到了自己師兄表揚的眼神,他一個激靈,立即坐直了身體。

果然,紅魔說得沒錯,對顏丫頭好,比對師兄好更更招師兄喜歡。

接下來雪易寒的一個舉動讓白寂臣又刷新了自己師兄寵愛顏丫頭的新認識。

雪易寒抬了下手,原本端著食物站在那兒的所有人手上都空了,那些吃的全部上了桌,他拿起筷子,主動為坐在自己身的兩位掌門各挾了一個百靈丸子,兩個掌門頓時受寵若驚的激動了起來,拿起筷子就吃了起來。

有兩位掌門帶頭了,其他人也有的開始吃了,漸漸的,那還欲發表演說的師伯最後被大家完全忽視了,由其大家見雪易寒也已經開始吃東西後,所有人都開始吃了。

明霧顏輕咬著下唇,埋下頭,羞澀的笑了,為什麼她覺得雪易寒是故意這樣做的呢,為的好像是滿足自己的口腹之欲,是這樣嗎?

不是自己多想了?

可能是心裡莫名甜甜的,她覺得今天的食物很好吃,一不小心就吃了很多。

看她吃得開心,雪易寒的眼底也劃過了一抹縱容。

以後一定要多給混沌寶寶准備些好吃的,這樣她才能快快長大。

相比之下,玉夢煙的心情就不太好了,這裡面的很多食物都是她精心為蠻寒准備的,而且,有的食物裡還放置了特殊的東西,這一被打亂,她的計劃就生出了變故,現下她完全只有心慌和不安。

是不是蠻寒已經發現了什麼?所以才迫不及待的調換了所有食物的順序?

“煙兒,你不吃嗎?”風極優貼心的為玉夢煙布菜,眉目間染滿了憂愁。

明明他和煙兒的大婚在即,為何他總感覺她眼中沒有喜色,只有莫名又復雜的光芒。

“看著這些孩子這麼熱鬧,我在想,我是不是老了。”玉夢煙羨慕又嫉妒的看著那些歡快的吃喝的男男女女,心中的悲哀更甚了。

“怎麼會,煙兒在我心裡永遠是那個年輕美麗的師妹。”風極優說了句感性的話。

這麼多年了,他已經習慣了守著她,等著她,終於要美夢成真的時候,他卻感覺到不真實了。

玉夢煙沉默,眼角的余光看向坐在正中央的蠻寒出神,如果這些話是他說出來的該有多好。

雖然只是余光,也讓雪易寒有所察覺,他身上的冷氣更勝,一團光仿佛將他包裹起來,看不真切,也阻隔了其他視線。

而他,則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混沌寶寶,看她認真的吃飯,然後唇角不自然的就微微上揚了。

吃飯的時候是明霧顏神經最大條的時候,她吃了好一會兒才發現身邊的白寂臣和紅魔幾乎只喝茶,筷子沒動兩下,酒也沒有真喝,很多時候就是端起來做做樣子。

抬眸朝坐在上方的雪易寒看雲,只見他的目光正看著自己,她一時間就懵了。

在看一眼,發現雪易寒手上連雙筷子也沒有,那就是完全就是沒吃東西了,茶也沒喝一口。

難到他跑到這兒來就是坐在上面發呆的嗎?

-本章完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