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送上門的女人,令人厭惡

見他說得如此清淡,明霧顏不干了,“你不是和掌門關系好嗎,他的事你就不聞不問?”

這男人有這麼冷情啊?

“一般!”雪易寒回答得更干脆。

風極優於他,就是比普通人好上那麼一丁點,也就一丁點而已,這一丁點兒,還是建立在他曾經救過他,雖然其實是多此一舉!

不過,這些事他並不打算對混沌寶寶說清楚,太費時間了。還不如和這丫頭交流感情來得重要。

“一般?”明霧顏撫額,感情掌門師傅的各種付出和優待,在他的眼裡也僅僅是個一般?

那在他的眼中,什麼才是最重要的?

“嗯。混沌寶寶,你是不想風極優娶那女人是嗎?”雪易寒輕易的抓住了重點。

好像混沌寶寶的意思是想讓他管一管風極優的婚事?

明霧顏喝了一口茶,淡淡的道:“那到不是,我只是覺得,那個玉夢煙配不上掌門,而且她給人的感覺好奇怪,但又說不上哪裡怪。”

“那是因為她曾經修煉過邪魂劍,三魂已經缺了一魂,你看著怪是正常的。不過,這並不是風極優不娶她的理由。”雪易寒輕易就說出了一個八卦秘密,讓明霧顏好辦天回不過神來。

“這麼邪門啊?掌門這麼厲害,都救不了她嗎?”明霧顏一聽這玉夢煙是個病人,一時間心中的討厭就少了一分了。

雪易寒就勢將混沌寶寶拉到了自己身邊,手輕輕的摸著她又滑又柔軟的頭發,笑道:“救了啊,不救她早死了。”

那玉夢煙能活到現在,完全是因為有一個風極優。

明霧顏沉默了一會兒,忽然間又想到了一個重點。“可是上次她去了蠻荒皓月,看著她是喜歡你的,怎麼又要突然嫁給掌門了?很奇怪啊!”

一般來說,心有所屬的女人不會讓自己嫁的這麼突然的。

Advertising

雪易寒眸底閃過一抹冷光,不管這玉夢煙玩什麼花樣,嫁給風極優是她最好的出路,否則,後悔將是她余生中惟一要做的事。

“混沌寶寶,我們不管別人的事。風極優成親了沒什麼不好,他一直想帶玉夢煙去隱居,他們成親了,御藥門就可能要更換掌門了,到時候,你的大師兄可是第一個掌門人選。”

明霧顏一聽,思緒又被轉移了。“掌門好痴情啊!”

女人一生中能遇到這樣深愛自己的男人,是何等的幸運啊!

這一點,雪易寒卻不發表任何意見,他就這樣看著他的小丫頭,然後聽她對御天學院的一切發表看法,再看她打著呵欠想睡覺,也沒有提醒她,天色已經晚了,她其實該回一號院了。

直到明霧顏眼睛支撐不住的睡著了,他這才抱著她,眨眼消失在了閣樓內。

他們剛走沒多久,玉夢煙就出現在了藥風谷,她先是遠遠的看著,然後確定沒有聽見談論聲時,她褪去一件厚外衣,然後走進了閣樓。

只是,當她進去的一剎那,整個人都被彈飛了出來,即使是靈力那麼高強的她,還是被震得氣血翻湧。

這一變故,直接驚動了住在隔壁的紅魔,他打開門,冷冷的看著穿著一層薄紗,倒在地上的女人,戲謔的道:“你有事?”

玉夢煙眸子低垂,掩去心裡的憤怒,一臉漠然的站起來,然後頭也不回的走了。

紅魔若有所思的看著玉夢煙的背影,這個女人到底在玩什麼?

誘·惑蠻寒?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貨色。

送上門的女人,向來為人不恥!也是蠻寒最厭惡的。

他打開隔壁的門看了一眼,果然蠻寒和那丫頭都不在,算了,明天再告訴蠻寒好了。

Advertising

這邊,玉夢煙無比郁悶的回了自己的住處,令她意外的是,風極優居然在,她有些漠然的走過去,然後又躺回了床上,期間一句話也沒有說。

風極優很是擔心的上前摸了下她的額頭,“又夜游了嗎?”

看來煙兒的狀態不太好,成親的事要盡快才好,到時候等他交代好御天學院的事,他會帶她離開這裡,去找回她丟失的魂魄。

玉夢煙見他不走,干脆就真的睡站了,而風極優則在她旁邊守了一晚上。

……

第二天,明霧顏醒來時,天已經大亮,她眨了眨眼,有些不明白自己是怎麼從藥風谷回到一號院的。

洗漱好,她剛打開房門,就聽見四周的各種議論聲。

“這都辰時了,大嬸怎麼還沒有起來,早上我們吃什麼?”

“以前從來沒出過這樣的事,也不知道是怎麼了……”

“聽說那小師妹最近一直在食堂幫忙,不會是她做了什麼,惹大嬸不高興了吧!”

所有的聲音,在明霧顏出現後戛然而止。

雀雅走了過來,小聲道:“小師妹,今天大嬸好像沒為大家准備早餐,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大師兄已經過來問過一次,說是藥風谷那邊的早膳好了沒有。”

明霧顏本來還不高興一大早被別人八卦,但是一聽到大嬸可能有事,她也顧不得許多,當即關了房門,對雀雅道:“我去看看。”

一跑到食堂那邊,果然見食堂大門緊閉,想了想,她直接喚出了餃子,“你去看看大嬸在不在裡面。”

“好的,主人。”餃子撲哧撲哧翅膀就消失了。

Advertising

過了一會兒,餃子回來了,對著明霧顏搖了搖頭,“主人主人,裡面沒有人,門是從外面鎖著的,出去了,那大嬸出去了。”

“奇怪了,那大嬸上哪兒去了?”明霧顏想不通。

大嬸一直是住在食堂後面的院子裡的,每天晚上她也是去那裡找她,從來沒見過她離開。

此時雀雅也趕了過來,聽到她和餃子的對話,她也吃了一驚,“裡面沒有人嗎?”

大家原本只是以為今天大嬸起晚了而已,怎麼會人都不在呢。

“餃子說沒人。”

“這就怪了。算了,先不管了,我們去龍甜那邊吃飯吧!”

“好。”明霧顏跟著雀雅去了十號院。

對於她們的到來,十號院的食堂熱鬧了起來,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朝明霧顏她們看了過來。

龍甜在知道一號院食堂的大嬸不知去向時,她很意外,沉默了一會兒,她極小聲的道:“晚夜我的第二只靈獸蛋孵化出來了,是一只靈蝶,它說它要吃點新鮮的藥草,我就尋思著帶它去我們的藥田弄點給它吃,到藥田時,我見到一號院的大嬸了,我還跟她打招呼了,她對我點了下頭就走了。”

“甜甜,你說的是真的嗎?那會兒是幾點啊?”明霧顏很意外龍甜昨晚居然會見到了大嬸。

藥田是在御天學院的外圍山脈了,也就是在出御天學院的路上,大嬸怎麼會出現在那裡的。

龍甜回想了一下,“應該是亥時兩刻了,我想她是不是下山去了。”

“以前大嬸有事不在,她也會將早餐弄好,通知大家的,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雀雅認真的說道。

她在一號院生活了那麼多年,這是第一次出現這種情況。

Advertising

“我們再等等看吧,也許大嬸是有什麼急事,所以大晚上的走了。”明霧顏猜測著。

她打算一會兒去問問雪易寒,他那麼厲害,好像自己身邊發生任何事,他都知道,所以,問他應該沒有錯的。

“有這可能,師姐,霧顏,十號院的飯菜也不錯的,你們吃吃看。”龍甜笑著招呼著她們吃飯。

“嗯。”明霧顏開始認真的吃飯。

其實十號院的飯菜還可以,只是沒有大嬸做的好吃而已,就在她們吃著飯時,明若妍和福若蘭一起走了進來,四周的人立即禁了聲,看向她們倆。

明霧顏也朝那邊看了一眼,然後微微皺了下眉。

這兩個人也不是十號院的,不知道跑這兒來干什麼。

那兩人看見明霧顏在這兒時,也是愣了一下,然後領了飯菜坐到一邊吃飯了。

雀雅也是覺得有些奇怪,“她們不是七號院的人嗎,怎麼會跑到這兒來吃飯。”

龍甜也搖搖頭,表示不知道。

今天十號院的食堂可真是熱鬧了,大家都不吃飯的看著這先後進來的幾人。

明若妍和福若蘭也很快發現了明霧顏,直接走了過來。

“明霧顏,你出來一下。”明若妍一臉我跟你說話,是你上輩子燒了高香的高傲表情。

明霧顏皺眉,完全的忽視了她,繼續吃自己的飯。

福若蘭也附合了一句,“跟你講話,你聽見了沒有?”

看著這兩人囂張的模樣,四周已經有不少人在蹙眉觀望了。

雀雅“啪”的一聲,將筷子放在了桌上,冷聲道:“你們以為自己是誰?想命令誰就命令誰?不吃飯,給我出去。”

四周的議論聲禁止,所有人都朝這邊看了過來。

福若蘭也是個不會看臉色的,直接將雀雅吼了回去,“你算什麼東西,這又不是你家。”

“難到這是你家?”明霧顏拉住要發火的雀雅,站了起來,目視著明若妍和福若蘭,冷冰冰的道,“想要求人,就要有個求人的態度,你們平白無故叫我出去,想干什麼?有什麼話不能當著大家的面說?還是,你們將要與我說的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你……”福若蘭氣得臉色發青,半天說不出話來。

她之前在容生堂就見識過的,這明霧顏是個牙尖嘴利的,罵人半個髒字都聽不到,可是偏偏氣得人牙癢癢的。

明若妍也是握緊了拳頭,最後咬牙道:“行啊,你不是想當著大家的面說嗎,那我就說了。”

說著,她故意大大聲的說道:“你那個好師傅紅魔搶了我的靈獸蛋,說是要送給他的好徒弟,就是你,太欺人太甚了,麻煩你將我的靈獸蛋還給我。”

明霧顏一臉奇怪的看著她,“又不是我搶你的東西,你跟我要什麼?再說了,紅魔是什麼人,還能差你那兩顆靈獸蛋?一定是你做了什麼事惹惱了他,才會給你一點教訓。再者,就算他搶了,他這不是還沒給我嗎,你來問我要靈獸蛋,是不是腦回路長得不正常?”

明霧顏這一通話下來,四周的人都竊笑了起來,因為她說的句句在理,大家又聽到了八卦,自然顯得都很高興。

“就是,你來問霧顏師妹要靈獸蛋,一定是腦子有病,該治治。”龍甜也大聲的笑著戲謔。

她早就看這兩個女的不順眼了,說話目中無人的樣子非常討人嫌。

“可是紅魔將若妍的靈獸蛋送去一號院了,你敢說你沒有拿?”福若蘭第一次被人當眾取笑,也惱恨的瞪著明霧顏。

明霧顏不再看她們,坐了下來,聲音如冰錐子一樣冷的說道:“一句話,找紅魔。”

“明霧顏,你等著。你打不過我,就叫你師傅來搶我東西,等有一天,我一定讓你連本帶利的還回來。一個賤民,我還不放在眼裡,若蘭,我們走。”

明若妍氣乎乎的來,也氣乎乎的走了,心裡的恨是如潮水般漲了起來。

“小師妹,你以後真的要小心一點了。這明若妍還是你們北漠國的公主,沒多久就要放年假了,小心她打擊報復你。”雀雅忽然間想到了什麼,有些擔心的叮囑了一句。

明霧顏點點頭,她知道師姐的意思,明若妍是公主,她是平民,在御天學院時,明若妍或許不敢明著對她怎麼樣,但是一但放了假,發生任何事就不是御天學院能管,能控制的了。

明若妍一定也是明白了這一點,所以言語中才會流露出那種高人一等的優越感,居然還罵她是賤民。

要她說,真正賤的就是這虛報年齡的女人。

“霧顏師妹,不如這樣吧,等我們放假,我跟你一起去你家,玩一陣子,然後你陪我回家,到時候我們一起去看容蜜,怎麼樣?”龍甜已經思考過這個問題了,所以這會兒干脆直接說了出來。

明霧顏想了想,點了點頭,“好!”

其實北漠國的家對她而言,其實是陌生的,她也是真的想去看容蜜,便答應了龍甜。

雀雅笑道:“到時候我會和雀澤先回家,你們可不能只去看容蜜,也要來我們南桑國,到時候我們帶你們去玩。這次年假有兩個半月,時間充足的很。”

明霧顏忍不住笑了起來,“好。我們看了容蜜,帶上她一塊兒去,行嗎?”

有這些朋友在,她開始覺得自己並不孤單,也不寂寞了。

或許,她來到這個世界,最最珍貴的不是她擁有的醫靈空間,而是這些朋友。

“當然行了。小師妹你帶多少人來都沒有關系!”雀雅開始覺得,這個假期或許會是她這麼多年裡,最最期待和有趣的假期。

三人有說有笑的吃完飯,這才離開。

雀雅去了御天馬場,明霧顏則去了藥風谷。

此時,紅魔和雪易寒正在下棋聊天,站在他們旁邊的人正是蒙歌。

紅魔手中玩轉著兩顆靈獸蛋,片刻後,他又將這兩顆靈獸蛋扔給了蒙歌。“這兩顆蛋乃黑暗屬性的嗜殺魔獸,不適合留在御天學院,你將它們交給御靈門掌門。”

蒙歌點點頭,“師傅還有一件事交代,一號院的食堂從今天開始暫時關門,為期一個月,師叔的一日三餐將由二號院提供,問您有無意見。”

雪易寒淡淡的道:“不需要。”

蒙歌一愣,師叔的意思是?

紅魔解釋道:“你們師叔的三餐由我安排了,你下去吧!”

蒙歌欠了欠身,下去了,臨走時,還悄悄的看了一眼他們這位神秘的師叔。

蒙歌剛走,明霧顏就過來了,與對蒙歌的冷淡不同,紅魔幾乎是聞著空氣時的香甜味道就將門打開了來。

“顏丫頭,你來這麼晚,我們的早餐呢?”

雖然已經吃過了,可是紅魔就是忍不住逗逗她。

明霧顏顯然不上他的當,直接忽略了他的問題。“你今天搶人家東西了啊?”

他干了壞事,可是人家那高傲的公主,把仇都算到她身上了,想想就讓人不高興。

紅魔一本正經的道:“那哪能啊,只是,有個御靈門的小弟子,心思不正,居然購買了暗殺屬性的魔獸蛋,我就好心的救了她一回。”

明霧顏一愣,然後沒好氣的甩了他一眼,“你心地真善良!”

“我也這麼覺得!”紅魔哈哈一笑,很不要臉的應道。

明霧顏撫額,沒再理他,而是對著依在閣樓邊,一臉高深看著自己的雪易寒道:“我們一號院的大嬸不知道上哪兒去了,以後你們沒飯吃了。”

“我不介意。”雪易寒風混沌寶寶的目光終於落到自己身上了,臉色這才好了些。

他走上前,無意識的摸了摸她的頭,“她兒子死了,所以匆匆離開了。要一個月才回來。”

明霧顏愣了好一會兒,才明白雪易寒口中的她,說的是一號院的大嬸。

“原來是這樣。”明霧顏有些擔心的感嘆了一聲,兒子去逝,那得是多痛啊!

“混沌寶寶,今天我帶你逛逛整座天山雪月,怎麼樣?”雪易寒轉移了話題,他不喜歡混沌寶寶花太多的心思在雖的人和事上面。

他早早的來參加風極優的婚禮,為的僅僅是多和混沌寶寶相處而已。

“就這樣走出去逛嗎?”

明霧顏眨了眨眼睛,面有猶豫。

雖然她來到御天學院快一年了,但是其實去過的地方不多,雪易寒願意帶她出去逛逛,她當然也高興了,但是,她也有她的擔憂啊。

就這樣跟著雪易寒出現,估計自己又能招來無數注視,無數的羨慕嫉妒恨,無端惹仇恨的事,她現在還不想做啊。

“那混沌寶寶是想我抱出去嗎?”雪易寒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小心思,故意說道。

“我可沒這意思。”明霧顏忙搖頭,“要不晚上再去吧!”

夜黑風高,御劍而行,飛哪裡都沒問題,這大白天的,她寧可呆在學院裡修煉。

紅魔好笑的看著這個膽小的丫頭,“光明正大不好嗎?非要偷偷摸摸的?”

蠻寒能說出來,自然是有萬全的把握的,真不知道這丫頭是在瞎擔心什麼。

明霧顏撇了撇嘴,很不滿意紅魔的用詞,什麼叫偷偷摸摸的嘛,真難聽。

“這兒交給你了。”雪易寒不再跟這丫頭廢話,直接抱了人就消失在了原地。

等明霧顏回過神來時,她已經在半空中了,一團似有若無有光圈籠罩著自己,腰間有一雙微涼又有力的大手圈禁著,因為怕摔,她動也不敢動,糾結了一會兒,她還是乖乖的窩在了雪易寒的懷裡。

他身上的氣息有些清冷,可是,他的懷裡卻是溫暖的,她一仰頭,就只看到了他完美的下頷。

她忍不住小聲嘀咕了一句,“沒事長這麼高干什麼。”

她現在分外的想念蠻荒皓月的那些能讓自己瞬間長大的衣服,她總覺得,那才是真正的自己,而且,穿成那樣時,她看雪易寒就不再是這種長頸鹿似的仰望了。

“你這是在誇獎我嗎?”雪易寒好心情的看著懷裡的小丫頭。

混沌寶寶窩在自己懷裡,就這麼小小的,又漂亮又可愛,看得人心裡都暖暖的,只是,當他的目光落在那張紛嫩的像塗滿了鮮蜜的小嘴時,他就恨不得時光走快一點。

明霧顏拒絕回答這個問題,以免他優越感暴漲。

-本章完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