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對自己莫名縱容的大冰山

“哦,那我坐了啊!”明霧顏很享受的坐下,靈杖一揮,那直播魔獸森林的巨大靈石便轉了個方向,像個液體大電視一樣出現在了自己的前面,效果非常震撼,堪比電影院播放高清大電影了。

雪易寒看著這一幕不由的笑了,他總覺得,混沌寶寶坐在這張椅子上是這麼的可愛,聚精會神的樣子很讓人著迷。

飯菜剛送上,紅魔便出現了,他看了明霧顏一眼,然後對雪易寒使了個眼色。

雪易寒不悅的看著他:“有什麼事?”

紅魔有些為難,但還是說道:“玉夢煙在外面,她用了當初你給風極優的雪焰令牌,已經進入了蠻荒皓月,馬上就進來了。”

雪易寒向來在外人面前面無表情的臉不由的寫滿了不爽,“既然風極優不喜雪焰令牌,就收回來。她是來干什麼的?”

紅魔抹了一把冷汗,小聲道:“三天後是她生辰,她想要見你一面。”

這個玉夢煙,年年的生辰願望就是想要見蠻寒一面,這都已經過了多少年了,她不煩,他都要覺得瘋了,這女人真是不識趣,難到是第一天認識蠻寒不成。

以往他直接就將人攔住了,根本沒有打擾到蠻寒,可是這次不同,這次她使用了雪焰令牌,蠻寒這一生也只發出過這一枚雪焰令牌,持有者能無條件,無任何阻礙的進來蠻荒皓月三次……

“令牌收回,收回後我自會見她!”

“是!”紅魔看了一眼正坐在蠻寒的位置上,一臉好奇的看著他們的顏丫頭,心中暗嘆,蠻寒對這丫頭還真是寵得不像話,那個位置居然現在就讓她翹著腳坐了,偏偏人家小丫頭還沒什麼自覺,一派自在不說,還有些沒心沒肺。

他去了殿外,對著那個站在外間,不食人煙火樣的雪色長裙的美人笑道:“我們蠻王大人說了,你將雪焰令牌交出來,自然會見到他。”

玉夢煙雙眸圓睜,很是意外,“不是能用三次嗎?風師兄說他才用過一次,加這次才兩次,就要收回了嗎?”

“我不想重復第二遍。”紅魔沒什麼耐心的道。

玉夢煙不想惹紅魔不高興,免得一會兒見不到蠻寒,所以立即交雪焰令牌交給了他。“我現在可以進去見他了嗎?”

紅魔看了她一眼,“等著吧!”

Advertising

這個女人長得其實不錯,就是心眼不好,表面不食煙火,楚楚可憐,實則是個心機頗深的女人,他見她的第一面就不喜歡這個女人,只不過,蠻寒那大師兄風極優當初挺喜歡這女人,風極優又救過蠻寒,所以,這女人一直活得不錯。

紅魔進了大殿,此時蠻寒與顏丫頭兩人正在吃飯,他尷尬的輕咳了一聲,“東西收回來了。”

雪易寒看了他一眼,“坐下吧,一會兒吃飯。”

紅魔點頭,坐了下來,“你不見?”

雪易寒放下碗筷,坐上了大殿的龍鳳寒冰寶座,手一抬,巨大的靈影石上便隱去了魔獸森林的畫面,反之則出現了大殿之外的景像,一個白衣飄飄的女人出現在了靈影石上。

明霧顏好奇,也看了過去,因為靈影石被雪易寒轉了個方向,她只能側面看到那是一個長得挺美的一個女人,女人的眼睛大大的,下巴尖尖的,身材很好,明明很美的人,可就是有種說不出來的不協調,至於是什麼,又說不出來。

那女子見到了雪易寒,眼睛一時間就亮了,張口就忘情的喊道:“蠻寒……”

這一聲呼喚,讓雪易寒幾不可察的皺了下眉,整個人身上的氣息都變得冷了。

而明霧顏也是一時間傻了眼,這個女人居然這麼深情的喊“蠻寒”這兩個字?

他們是什麼關系啊?不是說,這兩個字沒有幾個人敢喊嗎?

她看向身邊的紅魔,紅魔卻是輕移了下,身體就變成了人體屏障,擋住了明霧顏的視線。

“吃飯啊,你不是餓了嗎?”

明霧顏瞪了他一眼,“我看看!”

這家伙是故意的吧,遮住她干什麼。

“有什麼好看的,我長得可比那女人好看多了,不如你看我吧,我不嫌棄的。”紅魔笑著逗她。

Advertising

明霧顏撲哧一聲笑了起來,“是挺好看!”

雪易寒一聽見她的笑聲,立即朝這邊看了過來,再聽到明霧顏誇紅魔好看,他一時間有些不是滋味。

這丫頭之前說他老,現在卻誇紅魔長得好看,真是區別對待啊,他不爽了。

他直接揮了下衣袖,靈影石上那女人的畫面消失了,又恢復成了魔獸森林的畫面。

雪易寒起身,直接走了過來,對紅魔說道:“見過了,好了,你可以讓人清理清理閑雜人等了。”

紅魔原本是想站起來走的,可是想著自己還沒吃飽,就又厚著臉皮道:“吃飽了再走,到時候也有力氣去清理。”

雪易寒本來也想說什麼,可是明霧顏已經先他一步說道:“天大地大,吃飯最大,來,你吃。對了,那個女人是誰啊?”

為什麼看著雪易寒和紅魔都不太喜歡那個女人啊!

雪易寒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看向明霧顏,淡淡道:“你覺得紅魔有多少歲了?”

明霧顏愣了一下,抬眸朝紅魔看去,想了想,聰明的反問,“你們兩個誰大一點?”

紅魔一怔,很好奇蠻寒怎麼會突然和顏丫頭提自己的年齡的,是在玩猜謎游戲嗎?

“你自己想。”雪易寒喝了一口茶,掩飾自己的小心思。

明霧顏看看雪易寒,又看看紅魔,然後很認真的說道:“跟你一樣大?”

紅魔聽後笑了起來,因為不知道蠻寒為什麼問,又覺得顏丫頭猜得太辛苦,干脆直接告訴了她,“我比蠻寒大好多,我已經差不多三百歲了。”

“三百歲?你不會是哄我玩的吧?怎麼這麼老?”明霧顏直覺的不敢相信。

Advertising

最多其實紅魔的外表看上去最多也就二十七八歲而已,怎麼會三百歲的,她到底遇到了一群什麼樣的怪物?

“呃……”紅魔整個人懵了,這丫頭在說他好老?

愣了一下,他又看向雪易寒,發現他的眼底有著淡淡的淺笑,他不由的真相了,也郁悶了,敢情是蠻寒這家伙被顏丫頭嫌棄了,覺得他太老了,所以才特意強調一下自己的年齡,因為自己比他還要老。

這個腹黑無語的家伙!

似乎不滿意被人說老,紅魔也拉了人下水,“顏丫頭,你剛才不是說外面那個女人很美嗎,你知道那女人多少歲嗎?”

問到這兒,他又自問自答的道:“她的年齡也已經三百多歲了,比我還大上一些,你們那個御藥門的掌門風極優也已經有四百多歲了,你說他們是不是更老?”

“啊?”

明霧顏完全想像不出,自己身邊生活的全是一群老不死的東西,太可怕了。

外面那美人從畫面上看著是多也就二三十歲,怎麼就三百多歲了呢!

似乎是嫌藥不夠猛,紅魔指著靈影石上的魔獸森林中的畫面道:“就是你老喊大師兄的那個蒙歌,也已經一百五十歲了,那個白芍,也已經一百四十多歲了,雀雅、雀澤、肖騎與白芍只差了一兩歲,是同批上的御天學院,龍甜要小一點,才二十五,只有你是整個御天學院最小的小不點。”

明霧顏半天說不出話來,許久之後才蹦出了一句話,“我才不是御天學院最小的,那個明若妍不也是十一歲,興許還有比我更小的。”

當初在北漠國,她十一歲生辰時,可是和明若妍一起去的八寶樓,那天她得了御天令牌,明若妍原本是一個手鐲,後來她的人生也是因為手上的御天令牌有了轉變……

紅魔卻是一語戳破天機的笑道:“你想多了,那明若妍怎麼可能才十一歲,她實際上已經十六歲了,因為她是北漠國的公主,使了些手段,代替了某個傻丫頭,去了八寶樓,先奪走了小可憐的某樣東西,事後還又返回來搶東西,要是你這小可憐沒碰上蠻寒,還不知道現在會怎麼樣呢!”

在第一次發現蠻寒在觀微一個小丫頭的時候,他就對明霧顏的身份和生活環境做了非常細致而深刻的調查,很多事他和蠻寒都知道,只是顏丫頭自己不知道而已。

“你……你怎麼知道?”明霧顏顯然不能接受這些事,這是真的嗎?明若妍其實不是十一歲?

Advertising

原本明若妍得到的這個破手鐲也是屬於自己的?

有沒有搞錯啊?

“有什麼事是我不知道的,你以為那明若妍為什麼會失去御藥的資格,虛報年齡不說,用的還是搶來的御天令牌,若非再次測試後,發現她真的具有御靈的資格,否則早就逐出御天學院了。”

紅魔的話讓明霧顏消化了好久,搞了半天,只有龍甜在她眼裡才算得上是正常人啊!和自己沒穿越前一般大!

想了想,她眼睛水汪汪的看著紅魔,“那我的年齡是不是也弄錯了,其實我有一百一十歲了?”

撲哧……啊哈哈……

紅魔忽然哈哈的大笑了起來,直到蠻寒輕咳了一聲,他才停下自己誇張的笑來,然後一臉遺憾的看著她,“小可憐,再活一百年吧,就有一百一十歲了。”

“你這個老怪物敢笑話我?”明霧顏的臉也黑了。

紅魔見她生氣,趕緊笑著認錯,“好了,不逗你了,別生氣,這麼美個小丫頭一生氣就不好看了。”

“哼!”明霧顏冷哼一聲,別過了臉。

雪易寒無奈的看她一眼,替她挾了一塊魚肉放進碗裡,低聲道:“年齡就這麼重要嗎?”

明霧顏嘴硬的道:“難到不重要嗎?”

雪易寒顯然不高興她這麼斤斤計較一個一無是處的年齡問題,淡淡的道:“御天學院有一個新生歷練的地方,叫雪月幻境,你信不信,只要你一進去,再出來,世上就已過了百年?”

明霧顏不說話了,不是她不相信,是她壓根不知道說什麼好。

這個世上的事,她知道的其實非常有限,原來這副身體的主人生活的環境有限,呆在貧民窟就沒出去過,對外界的事更是一竅不通,所以此刻她只有沉默。

眼見著兩個人之間的氣氛變得詭異,紅魔立即解釋道:“顏丫頭,御天學院之所以成為五國之人心中的聖地,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它的靈藥和靈氣能使人長壽,還有一個原因是御天學子都會闖的雪月幻境,那兒的時間流逝和外界不同,一般人從那裡進去,超過規定時間沒有出來的人,等到再出來,外界就已經是百年了,所以你那些嘴上叫著師兄師姐的人,他們的年齡才會比常人大,但是這並不是什麼不好的,反而是好事,一來他們自身的靈力提高了,二來……”

後面的話明霧顏已經聽不進去了,因為她又抓住了一個不是重點的重點。

“那些人過了一百年再出來,那他們的家人不都死了?”

如果是這樣,還不如不要去歷練呢!

雪易寒知道她在走神,沒有聽進去,有些頭疼的將她的下頜抬了起來,“混沌寶寶,你真的有必要再好好上一課,了解一下這五國大陸的事和各種常識。”

明霧顏在他的眼睛裡看到了無奈,好像自己真的是個幼稚的小孩子,她頓時也郁悶了。

她只是用一顆現代的靈魂和思想看事情,有偏差也是難免,但是也不能怪她啊。

這副身子的主人生下來體質並不好,六歲之前常生病,常昏迷,然後身體好一點了,惟有的印像就是自己的老爹愛喝酒,經常喝,拼命喝,酒不離身,然後她就開始找東西學煮飯,從來沒有人告訴過她這個世界如何如何,她的世界裡只有自己的爹,然後最多多了一個敬爺爺……

“吃好飯跟我來。”雪易寒不再回答她任何問題,安靜的吃著飯。

明霧顏垂著頭,努力的吃飯,吃好飯,人就被雪易寒拉走了。

紅魔想了想,也跟在他們身後走了。

接下來的十天時間裡,明霧顏什麼也沒有做,就專門了解五國大陸了,雪易寒派了紅魔、綠澤、白寂臣、藍魂、黃彬他們輪流給她上課,這些學習包含了方方面面,有人文、習俗、地理、五國大陸各大家族的關系以及大事件,以及各種常識等等。

明霧顏從一開始有點郁悶,但又難掩好奇,緊接著各種驚訝和意外,最後也就釋然了。

每天晚上雪易寒都會給她做總結性的講述,那份認真讓明霧顏覺得頭疼。

雪易寒有自己的堅持,直到混沌寶寶不再據泥於什麼年齡,也不會傻傻的鑽牛角尖,他才滿意的點頭。

這天晚上,明霧顏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雪易寒,“今年御天學院的新生歷練,你為什麼改了地方?”

不會是因為自己吧?

她紅著臉,凝視著眼前對自己莫名縱容的大冰山。

經過這些天的相處,她好像發現他只對自己一個人笑過呢,這種感覺好奇妙!

“你還不適合去雪月幻境。”雪易寒看了她一眼,沒有解釋更多。

改變新生歷練的地方,當然是有自己的目的的。

雪月幻境是讓人專心修煉和歷練的好地方,一般新生歷練都會選在那裡,歷練期有人會走入那裡,也有人會出來,但是他卻不想混沌寶寶現在就去那裡。

他並不需要混沌寶寶做什麼絕世強者,有他在,她也不需要那麼辛苦的去修煉,所以,即使日後她要去雪月幻境,他也要她在規定的七十二個時辰裡出來。

因為他可不想再等這丫頭一百年,他寧可放在自己身邊好好的養著,護著。

明霧顏的小臉更紅了,他果然是為了自己嗎。

為了掩飾自己的不自在,她一直低著頭。

十天前,她還一點也不了解這雪易寒,但是經過這麼些天的知識普及,她才明白眼前這個渾身冒著冷氣的大冰山是有多麼的優秀,多麼的深不可測。

蠻荒皓月並非自己想像的那種蠻荒之地,反之,它是五國之人最的終極的目標和最深的渴望,是力量最強者的聚集地……

這個年紀輕輕就成為蠻荒王者的男人,就是那種堪比神邸的存在,是人們仰望的神。

而且,她還知道了一個秘密,這個冰山男人居然是御藥門掌門風極優的師弟,也就是她大師兄曾經對自己說過的那個據有媒靈之力的師叔。

想到這,她莫名的又覺得他太高大上了,除卻年齡,這輩份又莫名高了自己一輩。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