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他的懷裡抱著一個女人

?

這樣的男人,她是只有仰望的份,可是偏偏他對自己還那麼好,不止好,還那麼親密,讓她的心莫名的煩躁,可是煩躁之余又莫名的有點甜。

好討厭啊!

“混沌寶寶,明天開始你可以跟著綠澤學習醫藥,晚上我教你御劍,可好?”雪易寒知道,歷練的剩余時間只有不到二十天了,一定要教會這丫頭御劍才行。

上次她御個劍摔了下來,可真真是嚇死人了。

蠻荒皓月是最適合學習御劍的地方,加上他有時間,他可以隨意而為。

明霧顏當然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只是點頭說好。

反正多學些東西自然不會有錯,她發現自己太弱了,那天雪易寒抬起自己的下頷,她半點都動不了,靈力也使不出半分,當時她就在想,雪易寒真的是太強大了,所以,她也不能太弱。

綠澤對於自己要教明霧顏醫藥還是挺高興的,畢竟跟她打好了關系,老大那裡也就好說話了。

所以,明霧顏問什麼,他就答什麼,而且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十分的盡心盡力。

明霧顏也很認真,她覺得,跟綠澤呆一天,可以比得上她聽上一個月的御藥課了,非常的實用,而且他的教法也不像掌門師傅那般嚴謹,反倒是很隨意,卻又很合明霧顏的口味,更重要的是,她有不懂的能隨時提問。

反之,上掌門師傅的課,她可不敢隨意開口,就算開口,那些旁聽的師兄師姐也會瞪死她,唾沫淹沒她。

“顏丫頭,明天開始我教你煉藥,隔一天教你煉毒,你有合適的丹爐嗎,沒有的話,一會兒去我那裡挑一個。”綠澤大方的說道。

明霧顏想了想,將大師兄替自己在一品居拍的一個精致的小丹爐拿出來給他看,“這個可以嗎?”

綠澤拿過來看了一眼,有些意外的道:“原來老大將這七巧玲瓏丹爐給了你了,這個可以用來炬丹藥,你若是要煉毒,我再送你一個碧血鼎,這種丹爐較為小巧,適合女子使用。”

“謝謝!”明霧顏也沒有跟他客氣。

Advertising

綠澤笑笑,“日後我要是用特殊藥草,能從你的移靈三分地上使用一些嗎?”

沒了移靈三分地,他損失了好多藥草了,不過,這又不能跟這丫頭明說,只好變相的要一點過來了。

明霧顏點頭,“可以啊!不過這移動三分地到底有什麼好啊?”

這十天下來,她就覺得那藥草漲勢良好,別的還真的沒看出什麼來。

綠澤見她不懂,便耐心的指導著,“你只需要把藥種或藥植扔給它,它就可以自己種植,施肥還是澆水,什麼都不用你操心,甚至你要用藥材,只要跟它說一聲,它就能精准的為你准備好,說起來它就是個一塊有人的意識的靈地,是天底下最最省心的土地了,只可惜它死活不認我為主人。”

不然哪有這丫頭的份。

明霧顏算是聽明白了,她忽然有種懷揣寶物萬事不愁的感覺。

也因為如此,她變得格外的大方,“以後你需要什麼藥材都可以放我的寶地上種植哦,什麼時候收獲我也不懂,你自己跟我說一聲就行。”

綠澤聽後眼睛放光,這丫頭人真是太好了。

所以接下來他教得更認真了,甚至是自己的各種絕技和絕招也開始密授了,樂壞了明霧顏。

雪易寒看著這兩人密謀達成協議的樣子不由的好笑,這丫頭,聰明的緊,幫綠澤種藥材,最後得到好處的人還不是她。

要說藥種和御藥方面的知識,當今沒有人能比得過綠澤,哪怕是風極優。

明霧顏就這樣跟著綠澤混了半個月,而一到晚上,明霧顏就被雪易寒拉著御劍去了。

半個月下來,她天天都是被雪易寒抱在懷裡飛的,滿蠻荒皓月的飛,又開心又刺激。

這天晚上,明霧顏突發奇想的道:“雪易寒,我們可不可以飛去魔獸森林看看?”

Advertising

這些天她光顧著學習煉藥和煉毒了,晚上又在學御劍,根本沒有時間去大殿看魔獸森林的直播畫面,也不知道師兄和師姐他們現在怎麼樣子。

雪易寒低頭看了她一眼,眼睛落在她不點而朱的唇上,咽了下口水,最後目光移開,看著她巴掌大的紛嫩小臉,“說聲好聽的就帶你去。”

明霧顏眨了眨亮晶晶的眸子,清了清嗓子,道:“最最英俊,風流倜儻的蠻王大人,我想去魔獸森林,你帶我去好不好?”

雪易寒幾不可察的皺了下眉,“換一個稱呼。”

“某寒同志,你去不去呀?”明霧顏郁悶了。

她就喜歡連名帶姓的叫他,誰讓他說這天下沒人敢連名帶姓叫他呢!

雪易寒無可奈何的摸了下她的頭,“還是叫雪易寒吧!”

反正這世上除了她,也沒人敢這麼叫他,自己的名字從她的小嘴裡叫出來,還挺好聽的,他其實很喜歡。

“哦哦!雪易寒,現在可以去了嗎?”明霧顏的臉立即多雲轉晴,高興極了。

雪易寒不自覺的揚起了唇角,一只手環住她的腰,一只手一揮,劍便離地,飛上了空中,飛出了蠻荒皓月……

蠻荒皓月的外圍,有一個人一直痴痴的望著蠻荒皓月的方向,她在此已經默默垂淚好久了。

玉夢煙完全沒有想到,她費盡心思的得到雪焰令牌,為的只是見那個人一面,沒想到他是見了,卻是凝空而見,而且他的周身還沐浴著天光,她連他的臉都沒有見到,她好不甘啊!

她想,也許她在這兒等幾天,那個人也許會回心轉意,一定會見自己的,可是她錯了……

已經半個月了,他沒有出現不說,甚至沒有派人出來看她一眼,她好恨啊!

就在她心中憤恨不已的時候,天空劃過了一道白光,她不禁看了過去,只見一道她再熟悉不過的身影御劍離去。

Advertising

是他,是蠻王……

她驚喜的追了上去……

追了一陣子,她的身形忽然晃了晃,整個人都傻了眼。

她發現前方御劍的並非蠻王一個人,他的懷裡還抱著一個女人,一個穿著一身黑衣,與蠻王幾乎融為一體的女人。

玉夢煙整個人都不好了,她拼命的眨眼,拼命的掐自己,以為自己看錯了,產生了幻覺。

那個男人乃天之驕子,平生最討厭女人,也討厭女人靠近他,又怎麼會主動抱一個女人呢!

可是,無論她怎麼揉眼,怎麼掐自己,甚至服用了清神的靈丹,她還是看見蠻王的身邊多了一個女人。

她不相信,開始奮起直追……

前方的雪易寒也感覺到了身後異樣的氣息和注視,他身上的氣息不由的變冷,眼底立即掀起了濤天駭浪,居然有人敢跟蹤他,看來是不想活了。

他揮了揮袖,手將懷中的混沌寶寶抱緊了些,低聲道:“我們被人跟蹤了,不要害怕,抱緊我。”

說完,他將自己的衣袖將她裹進了自己懷裡,身形一閃,就已經消失在了夜空中,同時,整個夜空開始波瀾四起,狂風呼嘯,沒一會兒就將玉夢煙給吹翻了……

雪易寒之前只是為了照顧到混沌寶寶,所以御劍速度並不快,這會兒發現跟蹤他們的是玉夢煙時,他更不爽了,不過因為風極優的關系,他並沒有下殺手。

明霧顏雖然不知道出了什麼事,但想來能跟蹤雪易寒的也不是尋常人,所以便聽話的窩在他的懷裡,不敢亂動。

不知道過了多久,雪易寒在空中停了下來,柔聲道:“混沌寶寶,這是第五重山,他們正在休息,你要下去看看嗎?”

明霧顏伸手拉了下雪易寒的黑色長袍,朝下方看了一眼,只見紫蘇老師正在守夜,雀澤師兄和肖騎師兄正一左一右的護著雀雅師姐,三人似乎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衣服上染了血不說,即使是睡了,呼吸還是比較粗重的。

Advertising

明霧顏其實是想下去看看的,可是她還是多問了一句,“我下去會不會影響他們?”

雪易寒微微點頭,“他們會即刻退出歷練。”

除了混沌寶寶,他不會為任何人開啟特殊通道,這幾個歷練的人顯然已經撐不下去了,除非退出比賽,他是不會救的。

“那還是算了吧,是否退出,看他們自己的意思,再說,還有四天歷練就結束了,他們一定可以支持住的。”明霧顏拉了下雪易寒的手臂,語氣親昵的道,“我可不可以送他們一些丹藥?”

雪易寒沉著臉沒有回答,似是在思考。

明霧顏又扯了下他的衣袖,語氣無比溫柔的道:“只是一些丹藥而已,他們看著都受了傷,估計是丹藥都用完了……”

雪易寒沒想到混沌寶寶會為了別人對自己撒嬌,雖然挺享受的,但還是有保留性的道:“不能是綠澤教你煉制的丹藥!”

“嗯,不用那些,我有別的。”明霧顏立即拿出了當初大師兄送自己的那盒丹藥,“用這個。”

雪易寒看了一眼,接過她手上的丹藥盒,手指靈力一推,那盒藥便到了紫蘇的手上。

在看到紫蘇一臉莫名的四處那找送藥人時,雪易寒已經帶著明霧顏走了。

明霧顏高興的窩在他的懷裡,甜甜的笑道:“謝謝你!你真好!”

雪易寒的心因為她這句話頓時飛揚了起來,淡淡的“嗯”了一聲。

沉默了一會兒又道:“我只對你好”

明霧顏以為自己聽錯了,他說只對自己好?

見混沌寶寶又是一臉迷惑,雪易寒不由的暗嘆了一口氣,自己說的話就這麼難懂嗎,他明明已經說得很清楚了。

回到蠻荒皓月,明霧顏認真的問道:“你也會有敵人嗎?”

這麼強的男人,也會有敵人和仇人嗎?居然還會有人敢跟蹤他。

雪易寒微微揚唇,“你在擔心我?”

明霧顏臉一紅,轉過臉不看他,“愛說不說。”

雪易寒手一伸就將她抱了過來,“當然有,不過他們都不是我的對手。”

他不止有敵人,還很多,因為他是惟一一個進過神之境的人,那些想要壽與天齊,不死不滅的人當然想要通過他找到神之境……

不過,他的這些敵人也僅僅是想,而不敢動,敢主動招惹蠻王的人,估計差不多已經絕跡了。

不過,這些人他並不想告訴混沌寶寶,她還太小,不需要知道這麼多。

“那我睡覺了!”明霧顏打了個呵欠,每次御劍回來都特別累,不過一但睡醒,人又特別的精神。

雪易寒知道她是真的累了,所以親自將她送回了房才離開。

明霧顏又在蠻荒皓月呆了兩天,第三天清晨,雪易寒悄悄將她送回了龍甜所在的第三重山。

餛飩和餃子是最先感應到主人歸來的,兩個小家伙呼拉一下就竄到明霧顏身邊了,因為它們太吵,龍甜被吵醒了。

在看到這麼久沒出現過的霧顏終於從空間裡出來了,她激動壞了,一下子就爬了起來,撲了過來。“霧顏,你這麼久不出現,我還當你昏迷了呢,急死人了。”

明霧顏愧疚的拍拍她的背,笑道:“這一覺我不知道睡得有多好,整個人現在完全精神飽滿,靈力十足,你呢,這些天怎麼樣?”

龍甜笑道:“我挺好的,因為你的靈獸在,都沒有魔獸敢靠近這裡,我就在這兒修煉御力,我的小靈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已經從三階升至四階了,進步好大。”

龍甜十分的滿足,要知道對於單一的御靈師來說,一生中只能擁有五只靈獸和魔獸,因此級別上選擇非常重要,而靈獸的升級強大又更為重要。

因此,這次歷練,她已經收獲頗多了。

“那太好了。”明霧顏也替她高興。

“也不知道師兄和師姐他們的歷練進行的如何了。還有一天歷練就結束了,但願他們平安無事。”龍甜擔心起了還沒有和她們碰面的雀澤和雀雅他們。

“別擔心,一定會平安的,我們再等等。”明霧顏很有信心的說道。

整個魔獸森林其實有九十九重山,他們的新生歷練只在前三層,師兄師姐的高級組也只到第六重山,有了她給的靈藥,她相信紫蘇老師他們會突破第五重的。

到是大師兄,她十天前在蠻荒大殿匆匆瞄過一眼,那時候他已經過了第六重山了,不知道他是原地休息修煉,還是會闖第七關。

“霧顏,你還有吃的嗎?我天天吃干糧,愁死我了。”龍甜抱著明霧顏咯咯的笑。

這麼久沒見她,太想念霧顏和她的廚藝了。

之前霧顏買一堆米面的時候她還困惑來著,現在想想,她真的是太有先見之明了,以後她決定跟著霧顏了,她雖然年紀比自己小,但為人處事絕對是大姐大的作派啊!

明霧顏拍拍胸脯,笑道:“沒問題,等我將桌椅拿出來,我做一堆吃的犒勞你,也煮著東西等紫蘇老師和師兄師姐他們回來,為她們接風。”

這段時間一直是雪易寒好吃好喝的供著自己,她空間裡帶的東西半點沒動,足夠他們吃好幾天了。

“行,我也來幫忙。”龍甜也忙活開了,兩人開始准備午餐。

暗處,並沒有離開的雪易寒看著自己的小丫頭在忙忙碌碌的做菜,不由的有些吃味,什麼時候他才能光明正大吃上她為自己做的菜呢!

還別說,混沌寶寶的廚藝真是不錯,新穎、味道也獨特,她煮的東西都能吃出一股幸福的味道。

就在他垂涎混沌寶寶做的菜時,遠方已經有一群人朝這邊走來了,他凝視看去,見是紫蘇他們,他微微一笑,離開了。

紫蘇帶著雀澤、雀雅、肖騎三人返回到第三重山時,老遠就聞到了一股濃郁的飯香味,還沒走近,就見明霧顏朝他們熱切的招呼了起來。

“紫蘇老師,師兄,師姐,你們回來了,快來吃飯嘍!”

龍甜也高興的笑了起來,“大家都平安,真是太好了。”

雀雅第一個跑了過去,一只手抱著明霧顏,一只手環著龍甜,哈哈的笑了起來,“想死你們兩個小東西了。”

雀澤和肖騎就看著她們三個鬧騰的女孩子笑,與紫蘇老師一起坐了下來。

紫蘇看著一桌子冒著熱氣的飯菜,心也暖了起來,這個小丫頭,當真好特別。

待所有人都坐下,紫蘇老師對著明霧顏笑道:“謝謝你為我們送去的靈藥!”

明霧顏一愣,還沒說話,龍甜就嚷開了,“霧顏,你什麼時候給紫蘇老師他們送藥去了?”

明霧顏輕咳了一聲,紅著臉道:“就是你睡著後,我讓餃子送去的。反正我們兩在這兒什麼魔獸也碰不到,也用不到什麼靈藥。”

龍甜也沒有多想,點頭道:“那是,餃子和餛飩都好厲害,我希望我的第二只靈獸也是個厲害的。”

這時,雀雅滿是愧疚的看著自己的小師妹,“對不起,小師妹,你的五行靈珠在我們闖第五關時,被一只大魔獸給毀了,我對不起你……”

“沒關系,沒關系的,你們平安就好!”明霧顏也嚇著了,師姐如此頹然而鄭重的跟她道歉,她吃不消啊!

由其在知道師姐其實已經一百多歲,已經闖過雪月幻境後,她對雀雅他們更多了一絲敬意。

“先吃飯吧,今天傍晚學院的寶船就會過來了,大家好好修整一下。”紫蘇知道明霧顏並不介意失去了一套價值連城的五行靈珠,心中對她也是多了一份疼愛。

只有不拘泥於小事的人,才能成就大事。

這小丫頭五門齊修,擁有過人的天份,不過,在她身上看不到驕傲,反之,這丫頭做什麼事都很用心,哪怕是一頓午飯,不難想像,她將來一定會有大出息的。

大家都點點頭,開開心心的用餐。

傍晚,御天學院的寶船出現在了魔獸森林的天空上,各個關卡的學子都一一上了寶船,三個時辰後,寶船帶著歷練歸來的學子返回了御天學院。

回到御天學院,明霧顏他們才知道,這次歷練的排名已經出來了,第一名的是大師兄蒙歌,他安全的闖過了第九關,收獲了低階魔獸丹十枚,中階魔獸丹三十五枚,高階魔獸丹十八枚,是整個御天學院的佼佼者。

第二名的是御行門的一位叫龍御風的人,他的魔丹數少了蒙歌兩枚高階魔獸丹,同樣的,他也闖到了第九關。

第三名的人也是明霧顏認識的,是劉師兄,他只到了第八關,魔丹收獲很多,不過都是低中階的。

明霧顏再往下看排名,在第九名和第十名的地方她看到了兩個熟悉的名字,白芍和東方淼。

她沒有想到,那東方淼也是個厲害角色,居然撐到了第七關。

到是團隊獎今年落到了紫蘇老師這一隊,讓所有人有些吃驚。

因為所有隊伍中,只有紫蘇老師的隊伍沒有一個人中途退出比賽,都撐到了歷練結束。

對於這一獎項,明霧顏有些莫名,反之雀雅和龍甜他們都相當的高興。

紫蘇也是忍不住笑了,今年遇到了這幾個孩子,居然難得的他這一隊沒有墊底,這到是讓一干等著看他們笑話的人失望了。

千嬌十分不甘,當她看完排名經過明霧顏她們時,忍不住冷哧了一聲,“有什麼好得意的,一整隊人才五個人而已。”

雀雅反擊了回去,“別吃不到葡萄就說葡萄酸,管他幾個人,總之得了團隊獎,我們人人都有獎品就行。”

千嬌氣死了,咬雅,跺了下腳走了。

雀雅卻是哈哈的大笑了起來,拉著明霧顏和龍甜道:“走,我們也跟著選獎品去,我去年就看中一個東西好久了,快一點走,別讓別人選走了。”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去了發放獎品的地方,明霧顏也被這種氣氛感染了,分外的高興。

學院的廣場上,寶物擺滿了兩半個廣場,琳琅滿目的,讓人挑花了眼。

沒有獎品可拿的人也都站在外面看著,想飽飽眼福。

雀雅一下子就選中了一只紫金藥鼎,然後愛不釋手的去登記領走了。

雀澤和肖騎各領了一把更好的劍,龍甜選了一只靈獸蛋。

明霧顏環顧了整個廣場一圈,最後選了一張並不顯眼的紙,對看管寶物的管理師伯說道:“我選這個。”

管理寶物的師伯愣了一下,他發現選擇這張地契的又是這個小丫頭,那個五門同修,進了五層寶物塔選寶貝的女娃娃。他笑道:“確定了嗎?你可知道這是什麼?”

明霧顏點點頭,“一張靈居藥田的地契,剛好我想租藥田,有了它,我就不用花錢租了。”

管理師伯聽後哈哈大笑了起來,記下來後將地契給了她,這才又道:“小丫頭,這靈居藥田可不是一塊種藥草的藥田,而是御天學院內商業街上的一間店鋪。本來是你掌門師傅的,不過他這兩天急著用錢,就抵壓給學院了。”

聽到這八卦信息,明霧顏好奇的道:“掌門師傅還會有缺錢的時候嗎?”

堂堂掌門,不說金錢無數,也一定薄有家產吧,何況,好掌門師傅都好幾百歲了,得存了多少棺材本啊!

按說管理師伯是不可能跟一個小丫頭八卦掌門的私事的,但他又莫名喜歡眼前這個天資聰穎的小丫頭,便道:“你掌門師傅兩天前決定成親了,很快你們這些做弟子的就會知道了。你選了這靈居藥田,這店鋪就是你的了,日後你想改名,還是賣東西都可以。”

“謝謝師伯!”明霧顏高興的點頭,這靈居藥田還能改名就行,她的腦海裡已經有了計劃了。

“以後叫我錢師伯吧,我們也挺有緣的。”錢師伯管理了寶物閣上百年,只有這小丫頭從他手中拿出去的寶物最多了。

“嗯,謝謝錢師伯。等我的店開張,我要請師伯去。”明霧顏開嘴就改了口,笑得一臉可愛。

錢師伯也笑了,一口就應承了下來。“好吶,到時候你通知師伯一聲,我一定去。”

明霧顏收好地契,就拉著自己的師兄師姐去看自己的店面去了,路上還將掌門師傅的八卦說了出來。

雀雅聽後卻是不怎麼稀奇的道:“小師妹,你可能不知道,掌門師傅的初戀就是那個叫玉夢煙的女人,如果你見過她,你就喜歡不起來了,她要是當我們的師母,我們會很倒霉的。”

“啊?”明霧顏驚訝過後呆住了,她怎麼忘了紅魔對自己說過的話了,自己的掌門師傅風極優可是相當喜歡那個叫玉夢煙的女人呢。

這玉夢煙她在蠻荒大殿上的靈影石上見過,挺美的,美的還有些怪。

-本章完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