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浪費了蠻寒的一翻心意

兩人去了蠻荒皓月的大殿,那大殿鋪著軟軟的毛毯,明明看著熱的東西,可是在大殿內卻是彌漫著一股涼絲絲的冷意。

若大的宮殿內豎立著一整塊大得不可思議的靈石,那靈石正如現代的液體電視一樣,正直播著魔獸森林裡的畫面。

明霧顏瞬間就被吸引了,她定定的看著那些畫面,想要找到雀澤師兄和雀雅師姐他們。

雪易寒知道她的心思,於是遞給她一只鑲嵌著五種晶石的靈杖,“從左往右數,點一下第四重山,他們在那邊。”

“哦哦!”明霧顏立即接過靈杖,准備跑去點一下第四重山,雪易寒卻拉住了她的手,低聲道,“不用這麼近,在大殿的任何位置你都可以控制。”

說著,握住她的手,對著第四重山指了一下,一道微弱的光芒一閃,整個第四重山的畫面就放大了,靈光再游動了一下,跟著明霧顏的視線,放大至她想看的地方。

當看到紫蘇老師帶領的師兄和師姐出現在畫面中時,明霧顏內心直乎好厲害。

這東西太高科技了,太高大上了!

因為太過震驚,她完全沒有意識到雪易寒一直抱著自己。

雪易寒當然也沒有點破,他的內心正激動著呢,他從來不知道抱著一個女人的感覺是這麼的奇妙。

低頭,看著她優雅白希的頸項,他感受到了自己心髒不正常的跳動聲,再往下,那一片迷人的起伏更是喚醒了他身為男人的渴望……

好一會兒,他艱難的移開臉,由終由衷的感嘆,可惜他也只能過過眼癮了,這丫頭還這麼小,他得耐著性子等她長大了。

明霧顏一點也沒有感覺到身後的男人在想什麼,她全神貫注的看著自己的師兄師姐在拼殺魔獸,這是她第一次看到身邊認識的人在與魔獸廝殺,因此她整個人非常的亢奮,亢奮之余又有著莫名的擔心和緊張。

此刻,圍攻紫蘇老師的魔獸長著兩顆頭,身體是綠色的,身上長滿了奇怪的鱗片,非常的難看,肖騎與雀澤、雀雅三人在共同對付一只體型較小的魔獸,現場戰鬥非常的激烈。

這場打鬥足足持續了差不多半個時辰,紫蘇最後一舉消滅了大魔獸,他看了一眼雀澤他們那邊一眼,並沒有上去幫忙,而是自顧自的取下了魔獸丹,然後在旁邊看著,那眼神似是在評估著這三人的實力,也像是在思考著什麼。

明霧顏想,這個紫蘇其實人挺好的,他雖然沒上前幫忙,但是眼中的信任是那麼的明顯,顯然他是認為雀澤他們三人是完全可以成功擊殺這頭魔獸的。

Advertising

由此可見,他並非傳言中的那麼自私,他是真的希望自己隊伍裡的弟子都能有所成長的。

雪易寒見她的目光漸漸的落在了紫蘇的身上,知道她在想什麼,所以解釋了一句。“紫蘇其實是個能力不錯的人,而且他也是御靈和御藥雙系修煉高手,另外,他還是煉器師,御天學院的煉器師可不多。”

明霧顏有些意外,紫蘇居然也是雙系修煉的高手,難到這就是他讓自己選紫蘇這一隊的原因?

雪易寒悄悄的收回手,怕她一時給發現了自己的小動作,笑道:“紫蘇是個真性情的人,他認定的人和事,會不計一切的維護,但是對於不喜之人,也是小氣得很,他不怕得罪人,是個值得信任的人。”

跟混沌寶寶說這麼多,也是希望她的身邊能多幾個可用的人,身為他的女人,想要承擔的也就比常人更多……

混沌寶寶還小,很多事他還不能跟她說,也不能要求過多,他有耐心等她長大。

“你知道的還真多。”明霧顏看了下四周,大殿只有一個位置,就是那寒光閃閃的雕龍大椅。

這椅子給人的感覺就像雪易寒給人的感覺一樣,冷得凍人,可是靠近它,又莫名的吸引人,外觀也十分的養眼,而且非常大,並非她以為的那種金光燦燦的龍椅。

她好奇的眨了眨眼,“坐在這上面會不會凍死人?”

那椅子四雕冒的全是冷氣,甚至還有白霧,看著就冷。

雪易寒卻是神秘一笑,“你坐坐看!”

“真的可以坐?不會砍頭?”

明霧顏不相信,她知道,在古代而言,這樣的位置可不是一般人能覬覦的,就是坐著玩玩,也是大逆不道,她可不想以身試法。

雪易寒在她的腦門上輕拍了一下,“想什麼呢,是我允許的,誰敢砍你腦袋。”

“那我可真坐了?”明霧顏眨了眨眼,實在是想體驗一把坐在最高位的感覺。

Advertising

“嗯,我陪你一起坐。”說著,他直接拉了她的手,坐上了那看似冷得不可思議,實則溫暖的渾身舒服的寶座。

雪易寒卻是又隱入了自己的臆想世界裡,混沌寶寶的手纖長而美麗,握在手裡軟軟的,像是一根羽毛一直在撓著自己的心。

看她坐在自己身邊,一臉愉悅的笑容,他的心情也好的不像話。

他靜靜的看著她,暗想,一直以來自己一個人坐在這兒,心裡好像總是少了點什麼,直到此刻混沌寶寶坐在了自己身邊,他才頓悟,自己的身邊,就是少了一抹溫柔,少了一個她!

明霧顏在他面前似乎總是有些後知後覺,好一會兒,她才發現雪易寒一直看著她,她抬眸,問道:“為什麼這椅子不冷?”

雪易寒只是笑,並沒有點破,神秘的道:“我陪你坐就不冷。”

“是嗎?”她睨了他一眼,“你起來看看!”

雪易寒知道她在想什麼,笑著站了起來,果真,下一刻明霧顏就被凍得跳了起來,捂著屁股皺眉叫道:“為什麼?”

一張椅子還能欺負自己不成。

她感覺自己的屁股都要凍傷了,僵硬了,完了,屁股沒知覺了,她原本驚喜的臉,立即變成了苦瓜臉。

雪易寒想也沒想的替她摸了下屁股,明霧顏羞得臉都紅得要滴血,可是,不得不說,他就那麼一摸,自己的屁股好像又有知覺了,一時間她更尷尬了。

“如果你下次想坐這椅子,有一個儀式要做一下。”雪易寒笑著坐了下來,手一圈,就將身邊的小女人一並圈入懷裡。

因為腰上太過有力霸道的手,明霧顏一時間腦袋裡一團亂,他,他又抱自己了。

臉側過去想瞪他一眼的,可是,那張美到讓她呼吸都要停止的臉愣是讓她半天忘了反應。

直到自己莫名其妙的坐在他的腿上,他微微有些冰涼的唇覆在自己唇上輾轉……

Advertising

她的心噔噔噔的往下掉……

完了完了,為什麼現在她又不討厭他的吻了?

明明他是個老怪物啊,明明他那麼老了,她應該嫌棄的啊……

不是不是,都怪他這張臉……

明霧顏思緒亂成麻,胡思亂想著,吻著她的男人卻是仿佛頭一次吃到美味饜食,整個人激動不已,因此動作也放肆了不少。

混沌寶寶的身體軟軟的,香香的,她的唇也是軟軟的,又美又香,某個男人完全忘了節制,至到懷中的小女人化成一癱水,軟軟的倒在自己懷中,他才慌了,自己居然將人給吻暈了。

他慌亂的趕緊進行補救,給混沌寶寶輸入靈氣……

明霧顏是整個人都輕飄飄的,雪易寒的吻一開始讓她很沉迷,可是漸漸的她就支撐不住了,整個人就又像是走了一遍沙漠,累得快魂歸天上了。

雪易寒此時也是後悔極了,他一時間忘記了,他的混沌寶寶目前根本還承受不了他太過親密的寵愛,是他疏忽了。

因為愧疚,他一步都沒有離開,眼睛眨也沒眨的守著她。

過了好一會,明霧顏才悠悠轉醒,醒來後她有些迷糊,雪易寒趁她沒有想起來之前發生的事,趕緊聰明的轉移了話題。

“混沌寶寶,你醒了,現在我們去紅楓齋可好?”

明霧顏揉揉自己的腦袋,點了點頭,“好!”

等明霧顏徹底清醒過來,記起自己居然是被雪易寒吻暈了時,她有些傻了眼,臉羞紅不說,還死活不肯再看雪易寒一眼。

紅魔出來時,就是看到一個站在紅楓樹下,一臉羞澀別扭的小美人,還有一個一派淡定的男人。

Advertising

在接收到雪易寒的目光時,紅魔笑著走了過來,“顏丫頭,我這紅楓齋美嗎?”

明霧顏點點頭,“還不錯。”

紅楓成林,一座精致的紅色閣樓就座落於其間,若隱或現的,非常的好看。

明霧顏覺得,紅魔還真的是很喜歡紅色呢!

“呵呵,你這丫頭,居然就一個還不錯?要知道我的藏寶量可是相當多的,一點也不輸蠻寒呢!”

紅魔最大的愛好就是集寶,各種各樣的寶物都是他的最愛,可以說,整個蠻荒皓月最富有的人除了蠻寒,就是他了。

明霧顏眨了眨眼,不解的道:“你為什麼叫他蠻寒啊?”

難不成是雪易寒的小名嗎?

紅魔看了雪易寒一眼,笑道:“蠻荒之王,取之蠻,寒乃親密之人的稱呼,平時你叫蠻寒什麼?”

他逗明霧顏,說完了還故意暖·昧的笑了笑。

明霧顏調皮的眨了眨眼,“和你一樣啊,也叫蠻寒。”

雪易寒的臉色微微一沉,似是不滿她這樣說。

紅魔聽後卻是笑了,能叫蠻寒這兩個字的人也是少之又少,不過,這丫頭真的也這麼叫嗎?

她就不怕蠻寒打她屁股。

這兩個字可不適合女人喊,而且還是這個小丫頭。

“混沌寶寶,你自己隨便轉轉,看到什麼喜歡的可以帶走,有什麼不懂的可以直接過來問,我和紅魔坐在這兒下棋。”雪易寒徑自在院內坐了下來。

紅魔笑笑,拿來了棋子。

蠻寒這個土匪,帶著這丫頭過來搶劫了麼。

不過,這對像是顏丫頭,他也就不介意了。

明霧顏“哦”了一聲,便在四周打量了起來。

紅魔的院子裡只有一棵很大很大的大紅楓樹,樹下就是一張石桌,此刻紅魔與雪易寒正在下棋,明霧顏真的就一個人跑進了紅魔的家裡左顧右看,進而翻箱倒櫃。

還別說,紅魔家的各種藏品真的很多,五花八門的,多數是她不認識的東西,當然,還有一些不知名的靈獸蛋,不過她也不感興趣,直接從書架上挑了一本書,然後坐到了雪易寒他們旁邊看。

雪易寒抬頭看了她一眼,柔聲道:“對他的寶物都不感興趣嗎?”

“嗯,你們下棋,我看會兒書。”明霧顏開始專注的看書,沒再看他們下棋。

到是紅魔忍不住好奇的看了明霧顏一眼,在發現她看的是上次來找他遺忘在這兒的醫毒聖經時,他不禁笑了起來。

“蠻寒,晚點不如將綠澤叫過來,顏丫頭似乎對制毒感興趣呢!”

雪易寒當然也看到了明霧顏在看什麼書,所以點了下頭,“明天吧,讓她先看完這本書。”

他本來也有意讓混沌寶寶在歷練未結束的這些日子多學習一些東西,原本他是打算親自教她的,但是一想到自己之前一時間的失控,他覺得自己還是要注意一點,混沌寶寶想學什麼,就讓她自己決定。

明霧顏看入迷了後,已經完全忘記了身邊的兩個男人,兩個半時辰後,等她看完這本醫毒聖經,天色已經是傍晚了,而旁邊那兩個男人的棋子似乎還是和之前一樣,她疑惑的眨了眨眼。

“這本書只是上冊,你若想看,綠澤那裡還有。”紅魔已經與雪易寒已經下完一盤棋了,眼下完全是在等這丫頭看完書,好一起吃晚飯。

“好啊!我要看。”明霧顏想也沒想的點頭。

她從來不知道毒還可以像煉丹藥那樣煉制,她以前接受的理念都是救死扶傷,讓人變美,讓人找回自信,現在,在這個地方,她覺得學會了制毒到是比救人更能拯救自己。

雖然她不主動招惹別人,但總有刁民想害本姑娘呢!她就拿來預防一下也好啊!

“先吃飯!”雪易寒摸摸她的頭,“一會兒讓綠澤把手拿過來,不懂的你明天可以問他。”

“嗯。”一聽還有人會給她講解,她更高興的,開開心心的就跟著雪易寒走了。

紅魔卻是在兩人走了之後笑了,小可憐那丫頭居然一個寶物都沒看中,還真的是浪費了蠻寒一翻心意啊。

若是她真想要,他就算不看那丫頭的面子,依著蠻寒對她的寵愛,他也會大方的贈與的。

果真是個淡泊名利的丫頭!有意思。

此時,被誇淡泊名利的丫頭卻是正在跟雪易寒談論著他的寶物。

“混沌寶寶,紅魔那麼多寶物你都沒看到喜歡的嗎?”

明霧顏眨了眨眼,壞壞的道:“我都不知道那些東西用來干什麼的,也不知道選什麼,本來想全部拿走慢慢研究的,可是又覺得太土匪了,而且紅魔連家人都沒有,這麼可憐,拿走了他的寶物,他該哭了吧!”

雪易寒哭笑不得,這丫頭就是故意的,若她真的全要,也不是不可以,也就他一句話而已。

“晚上我可不可以在蠻荒大殿吃飯?”明霧顏轉移了話題,這才是她目前更想做的事。

她想一邊吃飯一邊看看魔獸森林裡的畫面,看看師兄和師姐他們現在在干什麼。

雪易寒知道她在想什麼,所以縱容的點了點頭,“可以。”

於是兩人直接去了蠻荒大殿,雪易寒去命人將飯菜送過來的時候,明霧顏忽略那張讓她凍了屁股,又失了分寸的寶座,直接坐在地上看魔獸森林的場景。

只是她沒有想到,這大殿的地下也挺涼的,她不禁在內心抱怨,這個大殿連張多余的凳子都沒有,果然階級性很強。

等雪易寒過來時,見她坐在地上,眉頭一皺,直接將她從地上抱了起來。“有椅子不坐,怎麼非要坐地下的?”

明霧顏有些不習慣他的懷抱,但又莫名的沒有推開他,直接他將自己放在那個寶座上,她才詫異的道:“不冷了?”

雪易寒微怔,忽而笑了,敢情這丫頭是以為坐這椅子上還是會凍人,所以不敢坐。

“放心吧,現在你無論什麼時候坐,都不會凍傷了。”

“我一個人坐也不會凍人?”明霧顏好奇的眨了眨眼。

雪易寒好笑的道:“是,現在這張椅子也認可你了,你一個人坐也可以。”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