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章 交易

   有何仇怨?

   安夙看著兩人聲音不疾不徐:“我是誰,我方才不是已經說過了,我與你們主子自然是有仇的,至於什麼仇,等我見到你家主子,她自然會知道。不過你二人可能不會再有機會看到那天了。”

   “想對付主子,就憑你?痴人說夢!”秦昊天滿臉鄙夷不屑,話未落手中凜冽銀光已刺向安夙。

   安夙寬袖一揮那長劍被擊偏飛落崖底,秦昊天也借力疾退,安夙嘴角勾著諷笑腳下幾個輕移,伸手拿住秦昊天右腕,素掌落,擊中秦昊天後背,男人瞬間吐血,原將墜落的身體也被安夙強拉了回來。

   反身,安夙再揮袖將疾射而來數枚細小羽針擊落。

   其中一枚受力反折而回,直刺向阮藍兒胸口,藍色羽針沒入身體,女子嬌俏臉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變黑。

   “噗嗤……”

   阮藍兒倒地噴出一口黑血,掏出個藥瓶匆匆給自己吃下一粒,看秦昊天被點了穴無情扔在她腳邊,抬頭望著朝她走來的人:“她是你的人?你們早就盯上了阮家?”

   她指向衛麟兒。

   他們一直都隱藏的很好,就連她的父母都不知道,就算他真見過他們,也絕不可能知道噬天,彌葉這兩個名字,只有那個小乞丐偷聽到他們的談話,且她昨天聽到,這個人今天便出現?

   事實已很明顯。

   阮蔚兒聞言陡然撇頭,滿臉震驚的看著身旁的衛麟兒,衛麟兒被少女直愣愣的目光看得有些尷尬,一時間也不知該承認還是否認,尤其,看清少女眼中的受傷,心中有些發堵。

   只是,她不經意瞟向‘男子’的目光似乎已在無形中承認。

   阮蔚兒垂頭不語,只袖下的手卻已微纂。

   “她,的確是我的人!”

   安夙蹲在兩人身邊,掏出張宣紙癱開擺在兩人眼前:“現在,給你們個機會好好跟你們主子道個別,雖然與我有仇的不是你們,可誰讓你們的主子得罪了我?既然她不在,我也只好先拿你們兩個的命,權作收了利息。當然,若是你們願意和我合作,將她的下落告訴我,或許,我也可以考慮考慮放過你們。”

Advertising

   她說著,眼神定定凝著兩人。

   秦昊天看著那畫像,眼裡有崇敬,有敬佩,還有絲絲的狂熱和不舍,再抬頭他已是滿臉諷笑鄙夷:“要我們出賣主子?我勸你別做白日夢了,就算你殺了我們,我們也一個字都不會說,我們今日死在你手上,可總有一天,主子也會殺了你替我們報仇,你,會比我們死得更凄慘千萬倍!”

   比他們凄慘千萬倍?

   這倒是是事實,不管是誰落那個女人手裡,她相信她都有千百種方法,可以讓人生不如死。

   “是麼?沒想到你倒還真是忠心為主。不過,這只是你的想法。怎麼樣,阮小姐你呢?是盡忠受死,還是和我合作,替我把她引出來?”安夙不再看秦昊天轉而看向了阮藍兒。

   “……”

   阮藍兒雖吃了解藥,臉上黑氣漸退,卻因中毒而顯得有些慘白,她咬著唇有些猶豫,看著眼前畫像杏眸眸底卻是隱隱流露著絲絲恐懼。

   “彌葉,背叛主子是什麼下場你應該……”

   秦昊天話還未落,便被安夙伸手點了啞穴,安夙面具下幽深的雙眼瞟向阮藍兒,低沉聲音依舊冷漠:“沒關系,目前我想知道的都已經知道,阮小姐有很多的時間可以考慮,我的人會好好的招呼二位,相信,在他們的幫助下,阮小姐會很快做出明智的選擇。”

   說著指輕拂,兩人七經八脈皆被鎖。

   就在她話音落地時,樹林裡又走出兩個蒙面男人,解下腰間的麻袋,兩人直接將秦昊天與阮藍兒塞進麻袋裡,而後封口打包,又利落的扛走。從始至終一句話也未說。

   崖間,頓時只剩三人。

   阮蔚兒,衛麟兒,以及徐徐走向她們的,安夙。

   許是‘男子’臉上那張面具太滲人,安夙越走近,阮蔚兒越後退,直到後背抵上冰冷巨石才不得不停住腳步。

   看眼前半空突然伸來的手,她驀然閉上了眼。

Advertising

   眼前一片漆黑,阮蔚兒抿唇,不知是因為冷還是因為怕,身子有些顫粟,短短片刻她卻有種漫長等死的恐怖感覺。

   肩膀被只手掌覆住,她不再發顫,卻也僵硬到再無法動彈,緊接著卻有溫潤感自那掌中傳出,一路沁進她心脾,阮蔚兒緊揪著濕襦裙衫的手松開,驟然抬頭看著看著眼前氤氳在白色霧氣中若隱若現的那張修鬼面後的那雙眼,臉上凝滿了訝異。

   “你……”

   白霧蒸騰中,冰冷僵硬的身子漸漸回暖,衣衫濕發都被蒸干,安夙這才收手看著阮蔚兒,淡淡的開口:“以你之力,報不了仇!”

   直白的話讓阮蔚兒臉上剛剛因霧氣氤氳的緋紅色瞬間褪盡,她直起身子看著眼前的人開口:“請你幫我,我知道你可以幫我,既然你也與他們有仇,那我們就有共同的敵人,所以,請你幫我,告訴我該怎麼做!”

   安夙卻是搖頭:“我不會幫人,不過,我們可以做筆交易。”

   “交易?什麼樣的交易?你想要我替你做什麼?”阮蔚兒愣,臉上神情很是不解。

   安夙雙眼直視阮蔚兒,聲音冷的不帶一絲感情:“將你的命和你的靈魂賣給我,我會給你手刃仇人的機會。聽清楚,交易一旦成立,從此以後,你的命你的靈魂都將不再屬於你。你可以先仔細的想清楚再決定,你是否要和我做這個交易。”

   “我答應。”

   阮蔚兒咬唇仰頭看著比自己高出許多的‘男子’:“我的命從來就未掌握在我自己手裡,我辛苦捱到現在,就是因為我想替母親報仇,就是想親眼看到他們的下場,否則我死也不會瞑目。”

   “就算我不答應你,也逃不過被他們利用的命運,都是被人利用,我情願為你所用,也不要用自己的身體去給仇人換回利益。”少女凝著那鬼面,恐懼在瞬間盡消,眸光直視那雙眼,毫無退縮。

   是孤注一擲,也是義無反顧的絕決。對她來說,這個選擇從來不是選擇,而是機會,她不會也不能放過的機會。

   在那些人眼裡,她活著的唯一價值和用處,就是成為聯姻的工具,也是阮家討好攀上權貴的物件,或被送給某個能為阮家帶來利益的男人為妾,或者連妾也不是,只能成為男人發泄的玩物。

   用阮藍兒的話說,那不叫懲罰,叫調教。

   他們把她當成青樓妓子‘羞辱調教’,‘好吃好喝的養著她’為的就是有天賣了她,從她身上換回最大的回報。

Advertising

   她的命運早就被注定。

   注定永遠也逃不過被男人賤踏。

   沒有人明白那種被當成工具,不,是被當成牲畜圈養活著的感覺。

   就連她自己也以為,她想報仇只能依靠男人,所以她告訴自己,他們想用她的身體為自己謀利益,她也可以用她的身體討好男人,來替自己復仇。

   所以,她告訴自己忍。

   她一定要忍!

   可有一天,突然有個人告訴她,只要將命和靈魂賣給‘他’,‘他’會給她手刃仇人的機會?那她為何不答應?有什麼理由不答應?

   比起在報仇後親手了結自己污濁的殘軀,她寧願拿命去換機會。就算死,她也想死得清白,也要死的有尊嚴!

   “最多一個月,我會把你最後一個仇人送到你手上,不過在這期間,我要你做好接手阮家的准備,麟兒會幫你,有什麼事你也可與她商量。之後需要做什麼也都會有人通知你。記住,我從不做虧本生意,所以最好別在仇人死前,先丟了自己的命。”

   安夙說著撇了眼正撅著嘴的衛麟兒,看‘男人’看過來,衛麟兒臉上立刻綻出抹笑,表情有些訕訕的。

   “那個,主子您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的輔佐蔚兒,好好打理阮家,好好保住我們倆的命,更會好好的主子效力,我發誓。”

   “你身體底子好,就算淋一淋雨也不會生病。所以不用嘀咕,也不用指望我會用內力替你烘干衣服,不想再受冷的話就早些回去,多熬點姜湯喝喝。”

   安夙說完看了眼衛麟兒張大嘴驚愕的模樣,轉身壓下胸中翻滾的血氣,修羅鬼面下,嘴角微彎溢出抹淺到幾不可見的弧。真是個有趣的丫頭,明明就怕她還敢暗自嘀咕,真以不嘀咕出聲她就不知道了?

   安夙出了樹林到了路口,停住了腳步,撇了眼四周,她伸手到腦後解開了系著面具的繩子,遠處一直守著在路口一根樹杈上的人也早就斂盡了了呼吸。狹長雙眼緊緊凝著樹下‘男子’手上的動作。眼看著那面具被一點點被摘了下來。而後,面具被男子揭下收了起來。

   然則,看清面具下廬山真面的那隱在樹葉間的雙眼卻是陡然瞪大,眼角嘴角都在狠狠的抽搐,心中一陣翻騰,差點沒吐出來。

Advertising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