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1章 對峙,兩只黃雀鳴翠柳

   崖壁上,阮藍兒一襲藍色裙衫,身旁站著秦昊天,在兩人身後還站著好幾個面無表情的男人,手中都拿著刀劍。

   滿身煞氣的樣子,看得阮蔚兒與衛麟兒心都跌進了谷底,前有豺狼,後有懸崖,前後都是死路,難不成她們今日真是難逃此劫?

   衛麟兒吞了吞口水,強扯出笑:“藍,藍兒小姐,還真是好巧,沒想到居然會在這裡碰到你,怎麼,你們也是擔心三爺的安危,所以過來瞧瞧的麼?咳咳我們也是,不過,我們都白跑一趟,老爺和大爺二爺都回府了,我們也還是先回去再說吧……”

   “是挺巧的,下那麼大的雨你們主僕二人不好好在府裡呆著,卻是跑到斜鏡崖來,還鬼鬼祟祟的避開官兵和所有人,阮蔚兒,看來我還真是小瞧了你。不如你來告訴我,你到底想做什麼?”

   “姐,姐姐多心了,我只是關心三叔安危而已。”

   阮蔚兒咬唇,只如是說著:“姐姐帶人來這裡,不也是關心三叔麼?既然姐姐能來,妹妹自然也能來。”

   “怎麼,不裝柔弱了?不過你不說也沒關系。”

   阮藍兒容顏帶笑,只那笑卻是無盡冷意,目光落在衛麟兒身上更透著幾分殺意:“還有你,說,你到底是誰?為何處心積慮混進阮家?火燒阮家織染坊,綁走阮成傑的人是不是你?你的主子又到底是誰?”

   女子也不隱瞞直呼阮成傑的名字。

   “不知道你說什麼,我就是個乞丐,不信你可以去查啊?我就是我自己也根本沒什麼主子,你們可別在那裡信口開河,我在帝都乞討三年了,我要真有主子我會過得這麼落魄?”

   阮藍兒冷笑:“哼,嘴倒挺硬,昨天在偏院偷聽的人是你吧?你還真以為沒人發現你?想拿只畜牲來糊弄我們,可惜你沒想到有人看到你進了偏院,你說你只是個乞丐那你又為何會跟她跑到這裡來?你最好把你的目的說出來,這樣我還有可能饒你一命,否則今日這斜鏡崖,就會是你葬身之地。”

   衛麟兒苦著臉撲通一聲跪下:“我,我真的只是湊巧去那兒找貓的,我也根本沒聽到什麼,也沒見過什麼人,藍兒小姐我就是個小乞丐,你就算殺了我,那我也還是個小乞丐啊,我們來這裡也純粹是好奇,您殺了我們多費力氣,您就好心放過我們,大不了我立馬離開阮家,我以後一定離您遠遠的,我還是回去乞討成麼?”

   “多說無益,既然他們聽到不該聽到的,殺了就是。”

   秦昊天則是干脆直接的多,看他一揮手有人拔劍而來,衛麟兒摸出匕首大叫著站了起來:“等等,你們別亂來啊,這山下全都是官兵,你們要是再過來我就要喊了,告訴你們我一定會大聲喊的,到時候官兵來了你們就一個都跑不了了,所以,你們還是走吧!”

   “那些沒用的廢物?”

   秦昊天只哧笑一聲,阮藍兒也笑,“等他們上來,你們已屍體骨無存,好妹妹,既然你不安本份,那就別怪我送你們一程了。”

Advertising

   阮藍兒眼看兩人不停被逼退,眼裡卻是半點表情也無,她自然查過,她的確是個乞丐,她也的確沒查到什麼可疑之處。

   可主子說過,寧殺錯一千,莫放過一個。

   所以今天,她們都必須死。

   那人舉劍砍來。

   阮蔚兒與衛麟兒後退,眼看那人越來越近,衛麟兒探手入懷,摸出一物朝那人一扔,而後拉著阮蔚兒便跑向另一邊。

   那人本能舉劍一擋,半空中,牛皮紙包被劍刃砍破,白霧傾下,撒了他滿身滿臉,那人頓時蒙眼慘叫。

   一擊得手。

   衛麟兒看未動的幾人卻是苦著臉想哭,該死的,為什麼會遇到他們,為什麼老天要下雨,害她備的石灰粉全都泡了水,就只剩這牛皮紙包的最後一包。

   秦昊天臉色瞬冷,兩枚鐵鏢自他手中如流星疾射而出,那速度太快,衛麟兒阮蔚兒根本躲閃都來不及,眼看就要被一鏢斷喉。

   就在此時,隱有破空聲傳來。

   兩抹綠芒自空中閃現,分兩方疾射而來,卻在同一時間分別命中兩枚鐵鏢。

   噗噗……

   兩枚鐵鏢被擊落墜地發出兩道輕響。

   綠芒始從空中緩緩下墜。

   凝眼一看。

Advertising

   原來,卻是兩片樹葉,嫩綠如新,顯然是剛剛從樹上摘下來的。

   “是誰,給我出來!”秦昊天冷色一臉,警戒的看向四周,那樹林裡此刻卻是走出兩個人來。

   兩人,卻是從兩個方向走出,其中一人素衣黑發,腰懸管笛,另一人則著襲黑色長袍,臉上也覆著張修羅鬼面,只露出一雙幽深如霧的眼。

   整個人更顯陰森寒戾。

   “飛花摘葉,閣下真是好俊的功夫!”千菩提走到平台,看了眼戴著修羅鬼面的男子,眼中閃過一抹好奇之色。

   能夠摘葉飛花,足見此人內力極深厚。雖戴著鬼面,可看其身高發色最多也不過二十左右。帝都之中,何時竟出了個如此年輕的高手?

   還跑到這斜鏡崖來,摻和這些事?

   他倚在樹杈早就發現林中還有人,想來他也定是發現了他,就不知他與他的目的是否相同?

   “千莊主也不遑多讓,果然不愧為龍鱗之主。三年前南武林大會上千莊主以龍鱗劍一劍傲視群雄,之後再無人見過千莊主的成名絕技龍鱗劍法,也再無人得見龍鱗劍出,在下一直很好奇,未請教千莊主師出何門?”青年男子低沉的聲音透著無盡冷漠,視線落在千菩提的腰間。

   龍鱗劍,流傳千古的絕世名劍!

   可千菩提的身上並沒有劍,反而卻總是在腰間懸著管玉笛。幾次見面這玉笛都從未取下來過。

   “來而不往非禮也,想知道我的底細,閣下是不是得先自報家門?未知閣下尊姓大名,又師出何門,今年貴庚幾何,為何出門卻要戴面具?難不成是長得太醜了見不了人?還是做多了殺人放火的事,怕被仇家追殺?還有,我說閣下的眼光也太差,人醜沒關系,你可以挑張好看點的面具,這修羅鬼面?”

   千菩提嘖嘖了幾聲:“太醜,太嚇人,你看,幾個姑娘都被你嚇到了,像你這樣,我真替你擔心,以後你可怎麼娶得到媳婦兒?”

   狗嘴吐不出像牙!

   安夙冷冷的凝了眼千菩提,見套不出什麼話,忽爾看向崖壁上的其它人,身化流星,袍袂翻飛間已連奪六人性命。

Advertising

   衛麟兒看著那張熟悉的修羅鬼面,呆怔片刻,隨即回神拉著阮蔚兒就朝安夙與千菩提站身那方跑了過去:“大俠,兩位大俠救命啊,這些人可凶狠了,他們要殺我們滅口,求兩位大俠救救我們兩個小女子……”

   “放心,兩位美人,有本莊主在沒人敢動你們。”

   千菩提看眼身旁邊的兩人朝崖壁那方喊道:“喂我說,那個鬼面修羅,你想在本莊主面前殺人,是不是也應該先問問本莊主是否同意?”

   “你到底是誰?為何要與我們過不去?”

   秦昊天凝著眼前戴鬼面的男子,面色很難看,他怎麼也沒想到居然會在半路殺出兩個程咬金,且這兩人都深不可測。

   尤其眼前這個,明顯來者不善。

   阮藍兒眼眸幾轉:“千莊主,今日之事只是我阮家的家務事,可否請千莊主高抬貴手,將那兩人交還給我們?我們於菩提山莊素無恩怨,藍兒更對千莊主傾慕以久,若千莊主能成全藍兒,他日藍兒必備厚禮以作感謝。”

   “我很願意為美人效勞。”

   千菩提說著卻是搖了搖頭:“可惜阮姑娘遲了一步,我已答應保護她們,總不能失信於人!”

   “那可否請千莊助我們將此人拿下?這人心思叵測,我阮家不過生意人家素來與人無怨,可此人卻連殺我阮家六名護衛,千莊主乃仁義俠士,若能救我二人性命,阮家也必有厚報,我二人也定會謹記千莊主大恩。”

   看阮藍兒福身懇求,安夙面具之下嘴角勾起抹笑,這阮藍兒不止睜眼說瞎話也當真能屈能伸,這個時候都還不忘使美人計,不過,找個覬覦阮家的人來救自己?

   若知曉千菩提的意圖,不知她還會否這麼做?

   “很好,我也很想見識一下千莊主的絕技。”安夙撇頭,並不急於對付阮藍兒兩人,身形一晃直接飄向千菩提,五指並攏成刀,直劈他死穴,千菩提眼眸微閃,也揮手迎了上來。

   兩人身形極快,肉眼幾乎只能看到一片黑白光芒在那崖間不停飛舞交纏,不過眨眼已對了二十幾招,兩人都是越打越驚心。

   千菩眼眸微眯,連使數招想摘下對面之人臉上的面具,卻都被對方以同樣的招式化解。

Advertising

   嘭——

   最後一掌相對,兩人同時連退三步。

   “你,到底是什麼人?”

   千菩提凝眼看著丈許外的男子,俊逸臉龐之上原本的不羈之色早斂,眉宇間多了份凝重還有狐疑。狹長眼簾中眼神銳利似要穿透面具,看清面具下的那張臉到底是何模樣。

   “那莊主覺得我又應該是什麼人?”安夙淡淡的開口,幽深如霧的眼眸也凝著對面男子,讓人看不清表情:“這四個人我都要,若莊主也執意,我們可以繼續分出個勝負!”

   如此震驚?

   是啊,怎能不讓人震驚,拆了二十招,使出的相同招數至少有半數,他又怎能不震驚,就如同當夜她的震驚是一樣的。

   千菩提眼眸微閃,沉吟許久,突的又挑眉笑道:“本莊主不過是路過無聊來湊個熱鬧而已,既然他們是你想要的,我又怎能奪人所好。不過,本莊主做出這麼大的讓步,閣下是否也應有所回報,至少總要告訴我尊姓大名,將來沒准我們還有見面的機會,本莊主也好討要這個人情!”

   安夙看了看他:“你不是叫我:鬼面修羅!”

   “修羅,修羅,以修羅鬼面為名,你這人倒也奇怪,我對你也真是越來越好奇了,期待我們的再次見面,鬼面修羅!”

   千菩提說完,人已轉身離去,身形幾閃沒入樹林消失不見。

   安夙卻是看也未看他的方向,也未看衛麟兒與阮蔚兒,直接走到秦昊天與阮藍兒兩人跟前:“秦公子,阮姑娘,我們又見面了。”

   “我們見過?你到底是誰?”阮藍兒蹙眉,眼前的人包裹的太嚴實,她看了很久卻也看不出他到底是誰,可聽他所言,他們應是見過的。

   安夙輕笑出聲:“自然見過,我不止見過你們,還見過她,你們的那位:主子。或者,我更應該稱你們一聲,噬天,彌葉才對。”

   秦昊天捏著劍柄:“你到底是誰?與我家主子有何仇怨?”出手便殺了他們六個人,顯然不可能是有交情。否則,阮藍兒也不會想到厚著臉皮與千菩提套交情的法子,想要請他出手相助,對付這人。

   可沒想到那兩人的確是打了,走的人卻是千菩提。而眼前之人能與千菩提打成平手,武功高深莫測,絕非他們能應付。

   本想借機找出對付阮家的人。

   他卻未想到,他們螳螂捕蟬在前,還有兩只黃雀在後鳴翠柳!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