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章 自相殘殺,耍得團團轉

   大火直到天明才被漸漸撲滅,房屋倒榻只剩滿地殘桓斷壁,還依舊不停冒著黑煙,所有的貨物包括織機晾架等工具盡變灰飛。旁邊地面還擺著八具被燒焦的屍體,都是織染坊與倉庫的守夜人。

   有仵作正在驗屍,衙役捕快正在廢虛裡搜尋查找起火的原因,火因其實並不難找,很快便有衙役找到好幾個木桶殘骸,還散發著濃濃的火油味兒。

   “稟大人,八具屍體都被燒焦,無法辨認死者,不過其中有一具屍體右上臂骨骼有處裂痕,頸骨處也有傷,應是刀劍之類的利器造成。”

   “看來是有人發現了縱火者,所以被滅了口。”都府衙知府於衝沉吟片刻又看向邵鋒:“邵副統領,昨日你們可有發現什麼可疑的人或可疑的事?若要在這幾處地方全部澆上火油所需的份量應極大。”

   “沒有!”

   邵鋒搖頭:“若火油是從城中運出,別說大量即使是一兩桶,城門盤查的士兵也肯定會發現,可是我詢問過,昨日並未發現有人運送火油。”

   “也就是說本官應將搜查的範圍放在城外。”

   “於大人,此事就拜托你了,請你務必要將那縱火殺人的惡賊揪出來以正國法,我阮家雖只商家,卻從來循規蹈矩,是正經的商人,可這些惡賊不止放火燒我阮家織染坊,還燒死這麼多人,簡直是欺人太甚!”

   “阮老爺放心,天子腳下豈容有人如此胡作非為,罔顧人命?此案本官定然會一查到底,師爺還有些事要循例查問,請阮老爺吩咐阮府中人如實回答。也好助本官早日抓出嫌犯。”

   於衝頷首,精瘦臉龐沉然肅穆說的義正言辭,可實際誰都知道,像這樣的縱火案最是難查,想要抓出幕後主使怕是沒那麼容易。

   “好。”

   阮明輝看著眼前一幕,臉色有些灰敗,兩鬢都叢生不少白發,花了大半年時間在帝都打下的根基,就這麼一夜間被場大火燒得干干淨淨!

   “可是爹,三弟那邊怎麼辦,三弟還等著我們拿銀子去救命……”阮成浩蹙眉有些遲疑,眼中似隱含著一絲擔憂。

   “這……”

   “你們只管帶銀兩去,我們大人早已安排好,會帶人跟在你們後面,先虜走令朗,又火燒織染坊,若我猜想不錯這凶手與阮家定然會有所關聯,說不定都是同一伙人所為,我們也正好可借此將他們全都捉拿歸案。”

   於衝聞言點頭:“刑師爺所言甚是,只是,這伙凶犯敢在天子腳下行殺人放火之事,還敢虜人勒索錢財,定也是群亡命之徒,且斜鏡崖地勢極險,下方河流又湍急,利於逃遁而不利於追捕,邵副統領,本官怕府衙的捕快到時不能兼顧周全,可否請邵副統領助本官一臂之力?”

Advertising

   “於大人客氣,我這就去安排。”

   “好。”

   邵鋒點頭,幾人商議好,都各自前去安排。

   已是已時一刻,天光大亮,一輪旭日卻羞澀的躲在灰蒙蒙的雲層中不肯探出頭,讓整個天地都顯得極是陰沉。

   不多時,天空飄起細密雨點,隱有越下越大之勢。

   馬車行在半山腰,阮成佑看了眼天氣,低咒出聲:“該死的老天下雨也不挑時辰,若是昨夜下雨,織染坊也不會被燒個一干二淨,賊老天……”

   “夠了,燒都燒了你咒老天就有用了?”阮明輝喝斥了一聲,阮成佑垂頭不再言語,阮成浩看了眼阮成佑,眼裡淡漠無比。

   只側頭與阮明輝對視了一眼。

   卻什麼也沒說。

   斜鏡崖,位於城外三十裡地無澤山,懸崖似面斜鏡倒掛半山腰,崖下叢林古木密布,山下是條十幾丈寬的大河,源頭淵遠,流向卻與護城河交彙。

   馬車無法前行,三人只能披上蓑衣下了馬車,與兩名下人一起抬著裝著五萬兩銀的大箱子,往斜鏡崖去,到達時正是綁匪提出交換人質的時辰。

   午時。

   然,不足五丈方圓的崖邊卻是空無一人。

   “怎麼回事,這是在耍我們?父親,我們現在怎麼辦?”銀子運來,可連個綁匪的影子都沒看到,甚至連個活物都沒有,窄小的地方一眼可觀盡,除了他們所立躲雨的這棵蒼松便只剩三丈遠外有兩塊一人多高的巨石倚背矗立。

   有下人上前查看,圍著巨石走了一圈兒,在那靠背合縫的干燥地方找到一個牛皮紙包,拿到樹下打開,裡面卻是一封信紙。

Advertising

   “扔銀下崖,歸還人質,不扔,收屍!”

   阮成佑念出聲,那信紙上就這兩行字:“可惡,這些人還真是狡猾,不帶三弟來,卻讓我們把銀子扔下去,他們若拿到銀子不放人,那我們豈不是會人財兩失?父親,這銀子絕不能扔!”

   “這裡面好像還有東西。”

   拿著牛皮紙的下人摸了摸,將裡面的東西拿出來卻是一根染血斷指,斷指上還戴著個做工考究的玉扳指。

   阮成浩一看扳指臉色微變:“父親,這是三弟的扳指,這……父親,還是扔吧,不管如何先把三弟救回來再說,若是不給銀子,三弟他定會沒命的。”

   “大哥,你說的倒是容易!”

   阮成佑冷哼了一聲:“我們的織染坊被燒了,不管重建還是重新尋址都得花時間,貨物被燒,原本定好交貨的也得重新趕制,可進原料,置織機……哪樣不得花銀子?三弟被虜我也擔心,可大哥能保證我們扔了銀子就一定能救三弟麼?”

   救個敗家子回去不過是多敗些銀子,多分份家產,那是他的親弟弟他當然說救,可憑什麼要拿他那份去救個廢物?

   “二弟的意思是任三弟被綁匪殺死?”

   阮成浩也微怒道:“我們若扔三弟總還有一線生機,若不扔,三弟卻是必死無疑,父親扔吧,銀子沒了我們再賺就是,可銀子卻買不回三弟一條命。”

   “我不是說不救三弟,可我們既報了官就該把此事交給官府處置,父親,我也想三弟好好的。”阮成佑也指著斷指辨駁道:“可您也看到了,三弟的手指都送來了,這伙人心狠手辣,沒准兒三弟早就被他們給殺了,我們報官的事他們肯定也都知道了,否則不會連面都不敢露,這下面是懸崖是河流,若扔下去這五萬兩銀子可就真是打了水漂了。”

   扔扔扔,那是五萬兩不是五百兩。

   兄弟二人為救與不救,扔與不扔當場爭執起來。

   阮明輝臉色難辨一直都未開口,站在崖邊垂頭望著懸崖好似根本沒看到兩個兒子為了救與不救另一個兒子爭執不休,自相殘殺的一幕。

   顯然,也是有些猶豫!

Advertising

   那穿下人服的的中年男子開口:“阮老爺,您盡快做個決定,綁匪若想拿到銀子就一定會現身,這方圓十裡都是我們的人,邵副統領也早就調集了人馬埋伏在下方河岸兩邊,只要綁匪出現我們一定可以把他們都捉拿歸案。”

   “你們兩個幫著把銀子扔下去,我也想看看這人到底是誰?”阮明輝回頭這才看了二人一眼,揮了揮手直接命令阮家兄弟二人將銀子扔下去。

   阮成佑雖心有不甘,卻也不敢忤逆阮明輝。

   紅木箱被推下懸崖,與崖壁碰撞發出陣陣回響,最後銷聲匿跡,顯然是已落進水裡,只是雨勢大,懸崖太深,崖澗又積了濃霧根本看不清。

   時間一點點過去。

   約一個時辰之後,一直守在崖下的人也沒什麼發現,只看到陣陣翻湧的波濤歡快的自眼前飛奔而過。山上的人下山時,邵鋒等了許久也無動靜,正命了人綁了繩子命善泅水的人下水打撈。

   整整撈了兩個時辰也未有收獲。

   雨勢卻是越下越大。

   只能命人上岸。

   “邵副統領,如何?”於衝站在傘下問。

   邵鋒搖頭道:“於大人,這崖間數十丈我們都已打撈過,不過沒發現銀子在哪兒,也一直都沒人出現,雨勢太大,照這個下法,我怕水位會上漲,只能命人先上岸,可我們這麼多人都沒打撈到,相信綁匪也不可能撈到。我看我們還是先回去吧,若綁匪真是為銀子,相信他們定然還會有所行動。”

   “可若他們不是為銀子呢?”

   於衝沉吟道:“等了一個時辰都沒有人出現,本官也派人在崖下其它地方搜索也都沒有發現,只怕,我們都上了綁匪的當。”

   阮成佑:“大人的意思是……有人針對我阮家,卻並非為求財?”

   “若真為求財,就不會選擇這樣交換人質的方法,連京畿衛都撈不到裝銀子的箱子,你認為綁匪就能撈到?箱子乃木制,這崖壁石面外斜深達幾十丈,箱子極有可能在下墜時便被碰撞震碎,箱鎖脫落,銀錠雖沉,可這水流揣急一旦沒入水中也再難打撈起來。”

Advertising

   於衝撫須搖頭,本以為綁匪挑在此處交換贖金,是為安全撤退,畢竟這四周山路難行,若有善泅水者,也很容易帶銀子逃脫,可沒想到綁匪不止未出現,反留字讓人將銀子扔進河裡。

   若真為求財就算不出現也絕不會這樣做,扔銀下崖壁?只能證明他們布置這麼久卻被綁匪給耍了,還儼然是被耍得:團團轉。

   阮成佑看向阮成浩:“於大人說的極有可能,大哥現在看到了,銀子的確打了水漂,可三弟還是死活我們都還不知道,我還是覺得,三弟已被那些歹徒給滅了口。”

   “大人,邵副統領說的是,我們還是先回去,阮老爺也還是先回府,說不定阮三少爺已然回去,若未回我們也只能再等綁匪的消息。”刑師爺上前朝眾人說道,有些事都是心知肚明,可顯然不能說出來,說了不止丟自己的臉面,更丟都府衙門的臉。

   眾人順原路返回。

   只邵鋒留下幾人輪流守著。

   又過了許久,雨勢漸停,天色也是亮了許多。

   崖壁之上,此刻站著兩個人,衣衫都已被盡數淋濕,其中一人上前看了眼深不見底的陡峭懸崖只覺頭暈目眩,急忙後退。

   “還以為綁匪會出現,那人也會出現,沒想到卻是白忙一場。到底哪個混蛋居然想出這樣的法子,害我們天不亮就往這裡爬,還在那草叢裡遵了三四個時辰都淋成了落湯雞,卻半點收獲也沒有?”

   “啊嚏,官兵都走了,麟兒,我們也先回去吧。我們不用急,該出現的人遲早總會出現的。”阮蔚兒手腳有些打顫,爬了那麼久山路,又蹲了幾個時辰,她雙腿都幾乎已然發麻。

   她拉著麟兒轉身,下一瞬卻是臉色巨變。

   “你,你們想干什麼?”衛麟兒轉身也是嚇得不輕,看著崖壁平台上多出的人,拉著阮蔚兒的手兩人連退了好幾步。

   看了眼身後的懸崖,兩人臉色都是慘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