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章 選擇,祖孫婆媳間的較量

   “我和你們一樣什麼都不知道。”

   青璇依舊搖頭:“可我還記得我五歲被賣時那個牙婆曾告訴過我,做奴婢的本份便是認清主子,忠於主子。只有主子好,我們這些做奴婢的才會好。做到這點我們未必會大富大貴,也未必就會飛黃騰達,甚至未必就有好下場,可做不到這點我們必不會有好下場。”

   雅蓉想什麼青璇多少能猜到。

   說不怕是假的,可她很明白怕也解決不了問題,該來的始終要來,她們能做的就是接受而後去面對去解決問題。

   若她也亂了方寸,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糕。

   “可我覺得我們現在根本就是風箱裡的老鼠,兩頭受氣。我還覺得遲早有天那風箱會破,我們也會被大火燒身。”雅蓉坐在花台上神情頹廢,夾在這對祖孫中間受氣是小,怕的卻是遲早都得掉腦袋。

   青璇笑了笑:“雅蓉,你得像流蘇學學凡事往好了想,我們也未必會走到那步的不是麼?至少小姐這次只是警醒並未真作出處置,或許情形也沒有我們想的那麼糟糕。也或許就像流蘇說的,小姐她並不像我們想的那麼,殘忍!”

   “真的麼?”雅蓉看著青璇滿臉猶疑。

   “是,只要我們能得到小姐認可,老太君那邊屆時小姐自會有交待。這是我們唯一的選擇:向小姐盡忠!”最後五字咬的極重,青璇說完轉身掩去眼底的無奈和底氣不足。

   心中七上八下,忐忑半分未減。

   她們沒有選擇主子的權利,唯一可以選擇的是如何保全自己。她的選擇是否正確?說實話,面對大小姐那樣的主子?她半分把握也無。

   可老太君無疑是疼愛小姐的,小姐又捏著她們的賣身契,她們無論哪一個都和小姐和這無雙閣都再脫不開干系。除非有天她們能脫了奴籍,又或者能有別的出路離開這裡。

   可那顯然不可能,至少短時間內都她們誰都沒那個能力辦到,來到候府她沒少聽府中下人私下議論,也一直在揣摸她的新主子到底是怎樣一個人。她至今還記得有小廝曾說過,小姐在對峙六皇子時的那些話。

   小姐的東西,寧願毀掉也不會給任何人!

   得不到,寧毀掉!

   小姐最終得到皇上賜婚,可三公主還是被小姐給毀了,整整快一個月宮中沒有半點關於三公主的風聲透出來,那毀容的傳言怕是不會有假。還有六皇子和靜妃娘娘也同樣沒能落得了好。

Advertising

   她見小姐的時間不多,以前的小姐什麼樣她不知道,可現在的小姐在無雙閣中很沉寂,沉寂的讓她有時會莫名覺得害怕。

   尤其,小姐睚眥必報的性子顯現無疑。

   老太君既送她們來無雙閣,若她們露出半點不想呆的想法,怕都不會有好下場!所以,於這兩者之間不管是本份還是度勢,選小姐無疑才是最明智,也是她們唯一的選擇。

   小姐的確陰晴難測喜怒無常不好伺候,正因此若不想犯錯不想死,她們才更要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來應對。她不知道她們到底能堅持到哪天,可除了堅持現在她們又能做什麼?

   流蘇還渲浸在雅蓉那番說與不說的話中早被繞暈,回神只聽到青璇收尾的話頓時笑道:“我覺得青璇姐姐說的很對,我們是小姐的丫頭本來就該對小姐忠心啊!只要我們不做錯什麼,小姐才不會罰我們。”

   “我還是相信小姐是個好人。我想小姐剛剛說那些話定然也是嚇我的,其實小姐也是為了我們好。你們看我們現在不是都好好的麼?我們啊,可連根頭發絲都沒有少呢!”流蘇臉色早就恢復如常,紅撲撲的小臉,說話時眉毛都在不停抖動。

   青璇與雅蓉對視一眼,都是滿臉無奈又帶了些寵溺,遇到這樣笨笨沒有心眼的丫頭讓人著實無力,可也正因為有她,才讓她們的枯燥的生活裡多了一抹難得而鮮活的異樣色彩。

   那份傻勁兒,那份真誠,或許就是流蘇的本質,也是讓所有人在厭煩她時又會不由自主會喜歡她的最終原因吧?

   “好了,回去做事,以後我們最好看牢了這丫頭。”雅蓉說著與青璇一起往下人房走,流蘇吐了吐舌頭也趕緊的追了上去。

   三人說笑著離開,一直躲在蓮池假山後面的人也步了出來,穿著灰色下人服的婆子,看了看三人背影又撇了撇四周沒人,出了無雙閣,挑了東面一條小徑匆匆離去不見了人影。

   而她自然也未看到,就在她走後不到片刻,不遠處長廊紅柱間又探出一雙眼將她的行跡全都看在眼裡,轉身也很快離開了長廊消失了蹤影。

   婆子一路行往舒雲宛,得了舒嬤嬤通傳,很快便被帶了進去。將所有聽到的話全都一五一十的稟給了紀老太君。

   老太君聽完看著垂頭跪在地上的婆子:“你說的可都是真的?可有半字不實?”

   “回老太君都是事實,老奴絕不敢有半字欺瞞。”婆子抬頭一臉惶恐,紀老太君只擺了擺手道:“老身知道了,你先回去。”

   “是,老奴告退。”

Advertising

   那婆子呆了不到半柱香便退了出來,一臉不解卻也不敢多問。暗中掂了掂袖籠裡舒嬤嬤給的五兩銀子,眉宇間喜不自勝。

   內堂裡紀老太君依舊端坐在榻上,看站在一旁若有所思的舒嬤嬤又問:“舒雨,你覺得如何?”

   舒嬤嬤微微欠身笑回:“老太君,奴婢倒是覺得大小姐這招用得甚好,不過幾句威嚇之言便收服那幾個丫頭,頗有老太君昔年風采。不過,還是老太君目光如炬,您挑中的人自然是錯不了。”

   “能做到這點倒也不算蠢得沒救。”

   紀老太君眼底滿意一閃既逝,復而搖了搖頭:“那幾個丫頭老身親眼看過的確不錯,青璇臨危不亂又能謹記本份,如今看來果然是個聰慧的。如果她能為裳兒所用,真心為裳兒著想,老身自是放心許多。”

   “雅蓉會武可惜性子不夠沉穩,相較而言就差了些火候仍需打磨,裳兒此次所受打擊不輕,老身本想有流蘇那樣沒心機的留在她身邊或能逗她開心,也可助她盡快走出來。可流蘇實心眼兒的太過也還需多提點,至少得讓她知曉輕重,否則,來日難免釀出禍事。”

   “還有珍珠聰明有余可為人功利,看似對裳兒忠心,心眼兒卻太多終難讓人放心。想要徹底收服這幾人,讓她們心甘情願為裳兒所用,光有震懾這一時之功還遠遠不夠。所以舒雨,如今說收服二字還言之過早!”

   舒嬤嬤忙恭敬道:“老奴定會安排妥當。老太君您也不必過份憂心,吃一塹長一智,大小姐是老太君的親孫女,又怎麼可能會差?還有老太君從旁看著,大小姐只會越來越好的。您看今日大小姐不就處理的很好?那些人想給大小姐難堪可最後全都被大小姐治住灰溜溜的走了。若大小姐真折回,那才是掉了咱候府的顏面不是?”

   “凡事有利亦有弊。”

   紀老太君道:“只在利大還是弊大的選擇而已。不管是破罐子破摔又或者是其它,裳兒今日之舉總算是利大於弊。三公主容顏損毀,如今宮中太多人看著永寧候府,尤其是那位。裳兒越是胡鬧,也就越能打消上位者對她的懷疑,對她來說越安全,對永寧候府自然也越有益處。只是,老身擔心若長此下去,裳兒名聲越來越差對她來說也絕非幸事。”

   “小姐,會好起來的,奴婢一定會盡全力幫著小姐。”舒嬤嬤沉默了片刻回道,對老太君的稱呼也變成了當初閨閣時一般。

   “但願吧!”

   老太君搖頭嘆息著,眉宇間難掩疲憊,裳兒因愛生恨性情大變,這才是她憂心的根本,今日招惹一個國師,明日不知會招惹誰,若長此以往由著她,怕到最後想再將她教好也就越難了。

   可若強行管教只怕會適得其反。

   且眼下情勢如此,戰兒就要離都,劉氏是個不安份的,在永寧候府與裳兒之間她無法兼顧周全,注定只能側重一方而必須讓另一方做出些犧牲。

Advertising

   而這個犧牲的一方?

   ……

   夜漸漸來臨,候府大廳之中侍女來回穿梭上著菜。

   廳中擺著一張大圓桌,整個候府所有人都圍坐桌旁。這也是安夙重生近一個月來,候府第一次人員這麼齊集。

   除紀少陽外,所有候府主子都在場。

   上首主位坐的是紀老太君,永寧候紀戰則坐在老太君右手側,挨順位依次坐著候夫人劉氏,劉氏的兩兒一女,三少爺紀少鈺,四少爺紀少蒙和紀嫣然。紀嫣然之後坐的便是候府的庶子女。

   永寧候除劉氏還有七房姨娘,除五個嫡子女外還有庶子三個,庶女三個。總共十一個子女,人丁很興旺。

   二姨娘齊氏,生下庶長子,候府的二少爺紀少亭與三小姐紀語薇,紀少亭年十五,比安夙只小兩歲,紀語薇與紀嫣然同歲都是十四。

   三姨娘何氏膝下有四小姐紀語橙,十二歲。

   四姨娘梁氏膝下的五少爺紀少愷十歲與嫡三子紀少鈺同歲。

   五姨娘譚氏膝下六少爺紀少炵八歲,據說其出生之時有相士說其五行缺火所以取炵字為名。而五小姐紀語菲也不過十歲。

   六姨娘七姨娘就是月前紀老太君送去給紀戰收房的人,身姿婀娜長相嬌俏最重要的是比劉氏年輕漂亮,也被請來參加家宴,且兩人正站在紀老太君與紀戰身後布菜,難怪劉氏看起來臉色不太好。

   紀老太君這招可謂是釜底抽薪,劉氏一心討好紀戰,紀老太君也將自己兒子的心纂的極緊,就目前來看這婆媳倆之間的爭鬥,紀老太君是穩占上風,將劉氏壓得死死的。

   而候府之中不管主子奴婢都無她要找的人,這點她很早就清楚,這些日子紀戰在帝都,也未有什麼特殊或可疑的人前來永寧候府拜訪。是紀戰真與那個女人無關?又或是他隱藏的太深,直到現在都未露出什麼馬腳?

Advertising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