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章 你可長點心吧

   “暫時不用理她們。”

   安夙淡聲否決:“雅蓉這個時候過來大約也是有事,聽到我們的談話不過無意中撞到,該聽的她都聽到,又何必再多此一舉。珍珠,你找的那幾個乞丐是否可靠?”至於雅蓉為什麼來,用腳趾頭想也能猜到。

   不過顯然再來的人肯定不會是雅蓉和青璇。

   就這樣七上八下的吊著她們正好,下次什麼話能說什麼話不能說,她們心中也自然會掂量。

   珍珠思索片刻慎重回道:“小姐,奴婢覺得有兩個可靠的辦事也很得利,阮家的事他們也打聽到最多也最仔細,就連阮家那兩姐妹同在桐落疏影沐讀且暗中似有不和,也是那兩人打探出來的。”

   “你傳訊安排,我要見他們。”安夙手指輕敲著桌面又問:“你還記得我與沐家的人可曾有結過仇?”

   珍珠微怔:“沐家?”

   安夙點頭:“是,沐國公府沐家,你了解多少說多少。”

   “這個,小姐與沐家幾位小姐並未有大的過節。”

   珍珠想了想到:“沐大小姐沐依琳已嫁與三皇子為妃,沐三小姐沐依嵐喜歡賢王,沐五小姐沐依蓉中意的人好像是蘇世子,奴婢記得前年的年節宮宴上小姐與沐三小姐曾有些小爭執。是蘇世子攜世子妃路過時世子妃替小姐和沐三小姐調和的。還有沐世子沐竹和三少爺沐池與我們候府二少爺都同在國子鑒,至於其它奴婢也不知,若小姐想知曉詳細情況,奴婢可派人去打探。”

   “蘇世子妃?”

   安夙聞敲擊桌面的手瞬間停滯,許是紀華裳得罪的人太多,有些記憶有些模糊,此刻經珍珠提醒,她腦海裡也隨之浮現出那些斷掉的畫面,眼神也陡然多了幾分陰冷凌利。

   珍珠硬著頭皮瑟瑟答道:“回,回小姐,的確是蘇世子妃,不過世子妃她,她……”

   “你先下去。”

   “是,小姐。”

   珍珠不知自己說錯了什麼以至安夙為何突然變了臉色,深吸了口氣趕緊退了下去,因有些走神竟差點與剛進來同樣有些走神的流蘇撞在一起。

Advertising

   流蘇被珍珠瞪了一眼,也沒什麼反應,只快步走進了廂房裡福身,臉上表情隱有些焦急:“奴婢見過小姐。”

   “什麼事?”

   流蘇哦了聲,趕緊的答道:“回小姐,是舒嬤嬤剛剛來傳老太君的話,讓小姐一會兒去前廳用膳,也給候爺錢行。”

   “知道了。”

   安夙應了一聲,看流蘇尤自站在那裡淡聲道:“還有何事?”

   流蘇吞了吞口水有些猶豫的問:“那個,小姐,雅蓉姐姐和青璇姐姐沒有出賣小姐,她們只是奉了老太君的命令,更沒有說您的壞話,小姐,您會不會責罰雅蓉姐姐和青璇青姐?”

   “你覺得呢?”安夙撇眼流蘇臉色微微泛白卻故作鎮定的樣子,輕輕吐出幾個字,神情莫辨。

   流蘇本就有些忐忑的心在瞬間提起:“奴婢覺得小姐不會,雖然別人都說小姐很凶,可奴婢一直覺得小姐是個很好的人。所以,您不會罰她們,不會殺了她們對不對?”

   小姐看起來的確很凶總是陰沉沉的,起初她也害怕,可快一個月了她卻從未看到小姐苛責處罰過下人,她伺候小姐這麼久總共加起來小姐也只和她說過三次話。有時候看小姐總獨自呆著,沉默的像塊石頭,不知為何她會覺得那身影好像很孤獨。

   安夙凝她片刻突然起身,右手拾指勾住了流蘇下巴:“流蘇,那些傳言是真的,那三個婢女是我下令打死,我親眼看著她們從活生生的人變成沒有溫度的冰冷屍體,就橫陳在我腳邊。”

   “她們身上沒有一處完好的樣子很凄慘,求饒尖叫的聲音也很凄厲。血是艷紅的,她們就皮開肉綻的躺在血水裡瞪大眼睛死不瞑目的看著我,至於她們最後的歸宿,你可以和雅蓉青璇二人回去好好參詳參詳。當然,你們想知道個中詳細情形,也可以私下去問當時也在場的珍珠。”

   女子的指尖是冰涼的,帶著一股滲人的冷,仿佛有股陰森寒氣從那指尖直接鑽入流蘇的身體,讓她整個人都被冰凍般僵住,眼瞳瞪大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比她高出半個頭的安夙。

   眼前卻是浮現一片血色,好似驀然間看到那三人被打死時的樣子。傳言聽得很多,可到底只是聽聞,與小姐親口承認還敘述當時的情形那是完全不同的兩種感受。

   尤其,小姐那一臉淡漠的樣子,讓她心尖都在發顫,恐懼害怕瞬間將她整個席卷,可那恐懼之中似乎又有那麼一絲,讓她難以理解的情緒……

   流蘇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廂房的,整個人就像失了魂,耳邊回響的是那道陰惻惻的清冷嗓音,腦子裡縈繞的全是安夙那張臉,還有那雙幽幽、漆黑深遂恍如千年古井的眼,就像是個沒有盡頭的黑淵,帶著股吞噬的力量將她整個人都吸了進去。

Advertising

   直到臉頰突的傳來一陣刺痛,流蘇本能的捂著臉回神,抬頭看著眼前兩張臉囁囁的喊了一聲:“青璇姐姐,雅蓉姐姐……”

   青璇看著流蘇有些難看的臉色柔聲問:“流蘇,你怎麼了?是不是方才進去傳話時小姐說了什麼,你怎麼會這副失魂落魄的樣子?”

   “我……”流蘇抿了抿唇卻不知該如何說。

   雅蓉等不及上前狠狠捏住流蘇的肩膀,使勁搖晃著:“是不是小姐說要發賣我們,還是小姐她要打殺我們?說話啊流蘇,你想急死我是不是?小姐到底說了什麼,我們是不是死定了?流蘇你說話,我們真是被你給害死了!”

   “夠了雅蓉,你先別急,讓她慢慢說!”

   青璇蹙眉低喝了一聲,雅蓉一把甩開流蘇,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卻強忍著沒掉下來:“我怎麼能不急?你不是不知道小姐什麼性子,可她倒好什麼都敢和小姐講,還口口聲聲說小姐不會怎麼樣,現在好了我們就一塊兒等死吧!”

   “可她不說都說了,難不成你要殺了她才肯罷休?就算你殺了她你又覺得能解決什麼問題,還是你覺得那樣就能幫到我們?”青璇壓低了聲音,上前拉著雅蓉的手道:“我們先把事情問清楚,如果真出事老太君不會置之不理的。”

   “……”

   雅蓉扯了扯唇似想笑,可那笑卻比哭還難看。

   老太君為她們做主?

   可她們的主子是小姐,她們的賣身契早在她們到無雙閣時就一並被送到小姐手中。若小姐成心要收拾她們有太多的機會,老太君又能拿小姐怎麼樣?就算老太君能幫她們一次,那兩次三次更多次呢?

   “雅蓉姐姐,青璇姐姐你們別急,小姐並沒有說要處置我們,可小姐到底是什麼意思我也不懂。”流蘇見兩人爭執起來趕緊上前拉著兩人,把安夙的原話復述了一遍。

   她說完眉頭都打著結,臉上滿是自責:“我知道我有時候腦子不好使想不到那麼多,又管不住自己的嘴,可我始終覺得小姐不是那樣心狠的人,你們看,我們在無雙閣這麼久都沒事,小姐雖然說了那些話,可小姐也沒說要打殺我們,所以,我們應該沒事吧?”如是說著,可流蘇心裡也是沒底,實是小姐說的話真是太嚇人了。

   “你這丫頭可長點心吧!”

   青璇揪了揪流蘇的耳朵道:“這次小姐不罰我們,可不代表下次也不會罰我們。小姐這是在警告我們你難道都聽不出來?小姐這是在告訴我們,她不希望無雙閣有背主之人,也不想有人隨意將小姐的事告訴任何人,哪怕,那個人是老太君是小姐的親祖母也一樣。”

Advertising

   “翡翠碧玉瑪瑙陪伴小姐多年最後尚免不了落得那般下場。我們和小姐甚至半點主僕情意也無,行事也更得小心謹慎才是。當初老太君給我們訓的話難道你們都忘記了?為奴者對主盡忠方為根本,若連這點都做不到,別說小姐不會放過我們,老太君也絕不會放過我們。”

   這麼明顯的警告這個丫頭都沒反應過來,真不知道她做為奴婢怎麼活這麼多年長這麼大的,不看著她真是讓人半點都不放心。

   流蘇眉頭打結更深,當真越聽越糊塗:“可不是老太君吩咐我們把小姐的事如實回稟的麼?照青璇姐姐你這麼說那我們豈不是說也錯,不說也是錯?那我們到底是說還是不說?”

   “說自然得說,不過是當說的才說,不當說的那就閉緊了嘴巴半個字也不要透露,尤其是你流蘇。”青璇看了看流蘇無奈的搖頭,真想將她腦袋砸個洞出來看看她到底裝了些什麼,怎麼就是點不透?

   “我……可到底什麼能說,什麼不能說啊?”

   “我看你以後做個啞巴就行了。”

   看流蘇苦著臉尤滿臉不解,雅蓉也忍不住狠狠地瞪了瞪她,而後看向青璇依舊有些擔憂:“青璇,你的意思小姐想我們說的話我們就說,小姐不想我們說的就不說,可小姐喜怒難測她的心思我們根本猜不透,到底什麼話什麼事小姐想老太君知道,什麼事什麼話小姐又想不讓老太君知道我們也根本不知道。況且,我擔心若我們瞞著老太君,老太君那邊會不會……”

   “我不知道!”

   青璇打斷雅蓉,肅了肅臉龐朝兩人道:“流蘇雅蓉,不管如何我們只需要謹記一點,不管什麼時候都別忘記我們的主子是誰?又是誰掌著我們的生死?如此就夠了。”

   “青璇,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雅蓉有些疑惑,出了這麼大的事,她們兩人硬生生被流蘇給變成了叛徒,可青璇卻好似沒什麼大反應,就像小姐對流蘇說的那樣,難道她就不怕小姐一怒之下將她們也給變成翡翠碧玉?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