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疼愛

   夏以沫的心這一刻無比溫暖。

   她知道,以戰時濂的性格,他能這樣恭敬的回答,除了他尊重楚家的人,更重要的是,他真心想讓他們成為她的娘家人。

   而楚家人,從見面的第一刻起,就無條件的接受自己,她感覺到的不是客氣和敷衍,而是真心的接納和疼愛。

   如果,寧寧能愛上楚玉,那嫁到這樣的人家來無疑會非常的幸福。

   一頓晚飯吃得熱鬧非凡,其實,吃了什麼夏以沫都沒有印像,只記得一個又一個的笑話,以及這份罕見的溫情。

   晚上,躺在床上,窩在戰時濂的懷裡,夏以沫還在因為向晨和楚聰講的笑話而笑出來。

   戰時濂緊了緊手臂,深吸她發間的清香,他希望給她安定、安穩的生活,給她安全感,讓她一直開心、無憂、幸福。

   季氏將在周六的晚上在君豪酒店舉行一個小型的酒會,本來夏以沫和梓筠這樣的小職員是沒有資格參加的,但因為是借著與楚氏合作的由頭舉行的酒會,所以全體設計部的人員都要參加。

   周六的中午,戰時濂帶著夏以沫去商場選晚上穿的禮服。

   戰時濂牽著她的手直奔位於商場十五樓的Moen品牌店。

   夏以沫在門外停住了腳步,拉著戰時濂小聲說:“戰時濂,這裡會不會很貴?我只是一個小職員,不好穿太貴的衣服,隨便選一件適合晚上的場合的就可以了。”

   戰時濂拍拍她的手:“放心吧,這是你干媽的品牌,我已經打過招呼了。”

   “干媽的店?”夏以沫吃驚。

   幕時濂點點頭,拉著她往裡走:“伯母是國際知名的服裝設計師,Moen是她們自己的品牌。”

   夏以沫心生佩服:“干媽好能干。”

   店員已經迎出來:“先生,小姐,請把您的會員卡出示一下。”

Advertising

   戰時濂掏出錢包,拿出一張紫與白相間的卡,遞給店員,附耳輕聲對夏以沫說:“這裡是會員制,有錢也未必能穿到伯母設計的衣服。”

   夏以沫更加的敬佩。

   “戰先生,夏小姐,請跟我來。朱總已經吩咐過了,給小姐准備了三件禮服,請過目。”店員非常恭敬地領他們到一間寬敞的休息室。

   衣架上掛著三件禮服,都是簡潔利落和款式,細節處各有不同,一件白色,一件淡綠,一件淺藍。

   夏以沫感覺哪一件都漂亮,左看右看,難以取舍,皺眉問戰時濂:“戰時濂,我有選擇困難症!”

   戰時濂已經坐到了白色的沙發上,看她在禮服前轉來轉去,笑道:“選那件淡綠色的吧,會適合今晚的場合。”

   夏以沫立刻點頭,他說好就好。

   店員取下衣服遞給她:“夏小姐,您去試一下看是否合身,我們可以即刻改尺寸。”

   夏以沫有些忐忑的走出試衣間。

   戰時濂眼前一亮,他本來想今晚以沫只是做為職員出席,不需要出眾,只要衣著適合那個場合就好。

   三件禮服中,綠色的這件最低調,簡約到平常穿著也不會顯得太隆重。

   可是沒想到,以沫穿在身上,立刻就不同了。

   淺淺的綠色,襯得她肌膚更加盈白,簡單的樣式卻更顯出她氣質中的純淨,感覺仿佛是把春天穿在了身上一樣。

   以沫身高只有165,不算高挑,看上去偏瘦,身材卻極是勻稱,這件衣服的剪裁仿佛是為她量身而作一般。

   店員驚嘆:“小姐,您太美了!這禮服您穿著太漂亮了!”

Advertising

   夏以沫有些不好意思,怯怯的問戰時濂:“可以嗎?”

   她心裡很喜歡這件禮服,可是她沒有穿過這樣的衣服,心裡實在沒有底。

   戰時濂笑了,走過來掠起她的頭好:“好看,非常好看,今晚就穿這件。”

   夏以沫有些不確定的看著他:“真的可以嗎?”

   戰時濂點頭。

   “真的可以?”夏以沫再次跟他確認。

   戰時濂再點點頭。

   夏以沫才露出笑容:“那我就穿這件吧。”

   “好。”戰時濂寵溺的看著她進去換衣服。

   出來時把衣服遞給店員:“謝謝你!”她沒敢問價格,也沒有在衣服上找到價簽,心想著等回去再問戰時濂吧。

   戰時濂拿出銀行卡遞給店員:“把另外兩件也包起來,我們都要了。”

   “不用的,戰時濂——”夏以沫連忙攔住他,她要那麼多禮服做什麼,又不經常參加這樣的場合。

   店員卻笑著說:“朱總說了,這三件衣服都是給小姐准備的,是朱總送給小姐的禮物,以後小姐的應季衣服我們都會直接送過去。”

   夏以沫訝然:“干媽她,這怎麼可以?”

   戰時濂聞言收回卡,對夏以沫微笑:“回去給伯母打個電話道謝吧。”

Advertising

   夏以沫看著戰時濂手裡的拎著的袋子有些為難。

   戰時濂拍拍她的肩:“走吧,我們還要去選首飾。”拉著她走出Moen。

   “戰時濂,這樣不好吧?”夏以沫還是有些遲疑。

   戰時濂握著她的手緊了緊:“你還不明白嗎?伯母是真心疼你,如果你一直在她身邊,估計著從小到大穿的都是她設計的衣服,現在她是想把缺失的那些年補回來呢,你想想如果你不接受,那她要有多傷心?”

   “可是,可是我這樣,感覺有點過意不去。”夏以沫弱弱的說。

   “你應該試著從另一個角度想,有一個設計師的干媽,以後的衣著搭配就再也不用愁了。”

   夏以沫咬唇,想了想,釋然,笑道:“從前我的衣服從來都不會超過兩百塊,冬天連羽絨服都買不起,只能買件棉衣穿,後來被 季教授發現了,她給寧寧買的時候都會給我也買一件,呵呵,一下子有這樣的干媽,還真有點不適應呢。”

   戰時濂抿唇, 季教授就是溫幼寧的媽媽,看來這些年多虧了他們照顧了以沫。

   戰時濂從錢包裡拿出一張卡,拉開夏以沫的包,找到她的錢包,放進去:“卡的密碼是你的生日,以後想買什麼就買什麼,不用考慮錢的問題,只要是你喜歡的就去買回來吧。”

   夏以沫傻傻地看著他:“戰時濂,我什麼都不需要啊!”

   她對物質上一向沒有什麼要求,她攢錢,是為了出國學習,而這幾個月她在網上接受了幾項任務都完成的很好,得到的報酬也很豐厚,加上之前的五十萬,也攢得差不多了。

   只不過,戰時濂是一個異數,她現在舍不得離開他出國了,反正也要等到大學畢業,所以,她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她和戰時濂的愛情之中,她很享受現在的日子。

   與錢無關,只因愛。

   戰時濂不理會她的話,已經拉著她進了一家金店:“要買一套首飾配剛剛的禮服。”

   “啊?還要買啊?”夏以沫有些心疼了。

Advertising

   戰時濂點點她的額頭,無奈,看來要經常陪她出來逛街了,她花錢太畏首畏尾了。

   夏以沫被拉著一起看首飾,她覺得每一款都很好看啊,戰時濂卻在認真的挑選,直到找到了一套讓他滿意的為止。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