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互黑

   朱思雲帶著她一路認下來,二叔楚泰鴻二嬸楊幼安是楚玉的父母,三叔楚泰寧三嬸李雪楓是楚陽的父母,四叔楚泰平四嬸孫映秋是楚聰的父母。

   楚家的基因實在是好,個個都是高顏值高智商高情商。

   最難得是,這麼一個頂極豪門,這麼多子孫,卻出奇的和睦,兄弟之間,妯娌之間,都很融洽親密,在嘻鬧玩笑間,能感覺得到濃濃的親情。

   這是夏以沫的記憶中從未感受過的,怪不得戰時濂說她會喜歡這裡。

   她轉頭去看坐在楚爺爺身邊的戰時濂,他也正在看著被眾人包圍著的她,目光柔和和寵溺。

   她感覺得到他的放松和安心。他們是同一類人,任何時候,面對任何人都會本能的戒備。而這裡,卻是一個完全不同的環境,完全不同的一群人。

   一個佣人過來在楚老爺子身邊小聲說了句:“老爺子,大少,二少,三少都回來了,馬上就到。”

   楚老爺子唇邊露出一絲笑容,高聲對管家說:“阿德,從現在開始,沒到的人就算遲到了,罰他們擦所有房子的玻璃!叫他們吃飯不積極追女孩子也不積極!這麼好的女孩子都沒追到咱們楚家來!”

   門口已經傳來一聲哀嚎:“爺爺!不帶這麼玩兒的!”

   楚陽已經快步走進來,身後跟著同樣腳步加快的楚文和楚玉。

   夏以沫心想,看來楚家這個處罰的家規真的很有力度,穩健如楚文和楚玉,著火了也未必有這樣快的動作吧?

   “爺爺,給條活路吧!”楚陽挽住楚老爺子的手臂做要死要活狀。

   楚玉一掃屋子裡的人,轉頭瞪一眼戰時濂和夏以沫:“JK要破產了?你不用做事?夏以沫你不用上班?這麼早過來干嘛?沒義氣!”

   戰時濂看都不看他,只攬過夏以沫的肩,給她理了理長發。

   楚老爺子看到他們的親密,立刻捶胸頓足:“哎呀!人家的孫子都有媳婦啦,我的孫子怎麼那麼笨啊,連個姑娘都帶不回來?我沒臉見人啦,那麼好的姑娘我的笨蛋孫子都搶不到,打架打不過人家,追女孩子也不行,三個都沒一個厲害,哎呀,死不瞑目啊!啊!啊!”

   拿起手杖指著楚文:“你說,你怎麼沒追以沫?”

Advertising

   楚文攤攤手,指著戰時濂:“爺爺,我找到她的時候,那小子已經把她娶走了。”

   楚老爺子瞪他一眼,又指向楚陽:“你呢?你怎麼不追?聽說你還叫她小師妹?”

   楚陽一翻白眼:“爺爺啊,我認識她的時候她才十三四歲,下不去手啊!”

   眾人哄笑,夏以沫臉都紅了。

   楚老爺子最後才指向楚玉:“阿玉,爺爺可是一向對你寄予厚望啊!全家都對你寄予厚望呢,你怎麼也被人搶了先?”

   楚玉聳聳肩:“我也是後認識的她,再說,她長得跟根豆芽菜似的,我看不上!”

   楚老爺子眼睛一眯:“哦,那你看上誰了?追不到就說追不到,輸給時濂又不丟臉,反天你打架也沒贏過他,就是吧,爺爺覺得可惜了你這張臉了。”

   夏以沫看傻了眼,楚爺爺的唱念做打功夫了得。

   他損自己的孫子,簡直是遺余力。

   而楚文楚玉和楚陽完全沒有招架之力,特別是楚玉,站在那裡臉都綠了,恨恨地瞪她和戰時濂。

   夏以沫好笑。

   楚老爺子的聲音戛然而止,馬上看向楚玉:“你為什麼瞪人家?”

   楚玉以手握拳抵在唇邊清了清嗓子,別過頭去。

   楚老爺子立刻問夏以沫,用所有人都聽得到的聲音,小聲說:“丫頭,我這個孫子長得很帥的,你喜不喜歡他?”

   夏以沫搖了搖頭,湊到老爺子耳邊,也用這樣的聲音說:“爺爺,他長得太好看了,比我都好看,帶出門很沒面子的,而且他從頭到腳都幼稚得很,喜歡不起來。”

Advertising

   眾人再次哄笑,夏以沫看得出來,包括楚玉自己的父母在內,都喜歡看他出糗。

   這一家人相處的模式非常奇怪,卻也,非常有愛。

   老爺子哈哈大笑,向她豎起大拇指。

   楚玉暴吼:“戰時濂,管管你的女人!”

   戰時濂和夏以沫甜蜜對視,不理他。

   楚文抿唇輕笑在:“行了阿玉,這次是時濂占了上風,你就別刺激他撒狗糧了。”

   楚老爺子用手杖點著坐去父母身邊的楚文:“你還說!都是你這個老大帶的好頭兒!”

   楚文從容坐下來:“爺爺,要麼你放我半年假,我專心去找個女朋友啊?”

   “好啊!”楚老爺子高興地說。

   “不行,爺爺!”楚玉反對。

   “為什麼?你大哥請假追女朋友,理由正當。”楚老爺子瞪眼睛。

   “那楚氏誰管?別想扔給我!”楚玉知道爺爺是完全做得出來的,而大哥根本不會用這半年追女朋友,他只會用半年時間躲清閑,最後苦的就是他。

   “不扔給你扔給誰?他是總裁你是副總裁,當然他休假你頂上!”楚老爺子說得理所當然。

   “那我也請假!我也追女朋友去!”楚玉咬牙,只因他知道,這事真有可能成真,現在要是把楚氏再壓到他身上,他就真的連喘氣都困難了。

   楚老爺子不以為然的撇嘴:“切,還想騙我,你用那四個美女秘書騙我多少回了?到現在一個也沒成功,倒把她們留在你身邊替你擋駕了,哼!我還上當我就不是你爺爺!”

Advertising

   夏以沫心中大樂,原來那四大美女是這麼來的呀,還有這個功用呢。

   “我說的是真的,我現在就在追女生,夏以沫可以做證,我喜歡的女孩子是她的好朋友!”楚玉豁出去了,打架這種粗魯的事輸就輸了,他反正也不在乎,但是不能讓大家認為他連追女生都輸給戰時濂吧?好歹他長得也比戰時濂帥不是?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夏以沫,一致的狂喜。

   嚇得夏以沫不由往戰時濂身邊靠了靠。

   楊幼安已經一把拉住了她:“以沫,告訴二嬸,阿玉說的是不是真的?他在追你的好朋友?”楊幼安美麗的臉上盡是興奮,其他人也期待地看著她。

   夏以沫忍不住看一眼戰時濂,戰時濂只淡淡的笑,她再看楚氏三兄弟,楚老爺子已經發話:“以沫丫頭,別管他們,你說你知道的就行,你就告訴我們是不是真的?”

   夏以沫只好點點頭:“他是在追我的好朋友,可是——”

   “真的呀,太好了。”眾人都松了口氣歡呼。

   “可是,我朋友並沒有答應他。”夏以沫實在不忍心給他們潑冷水,但是關乎到寧寧的問題,她不能馬虎。

   “我做證,二哥追的是我師父的親生女兒,也是我小師妹,小師妹不喜歡長得太帥的男人,所以不同意做二哥女朋友。”楚陽舉手插一嘴。

   “哎喲!”立刻被楚玉踹了一腳。

   客廳時一下子靜了一秒,集體不說話,接著暴發出一陣不厚道的笑聲。

   “真的呀?沒想到阿玉也有今天啊?”

   “哎呀,阿玉被拒絕啦?太好了!哈哈哈——”

   “還有阿玉追不到的女孩子呢?強!哈哈哈——”

Advertising

   “阿玉啊,你也有今天啊!哈哈哈——”

   ————

   夏以沫滿頭黑線看著熱議著的楚家人,楚文和楚陽同情的看著楚玉,夏以沫仿佛看到一陣秋風掃著落葉從楚玉身上刮過,這畫面,不忍直視。

   “以沫,以沫,你的好朋友漂亮吧?我喜歡漂亮的女孩子!”楊幼安跟眾人一起損完了兒子,抓著夏以沫問重點,她可是顏控。

   夏以沫重重的點頭:“漂亮,二嬸,寧寧是電影學院導演系的,還沒畢業呢,她現在是演員和模特,她爸爸媽媽都是我們S大的教授。”

   不管楚玉能不能追到寧寧,她不希望楚家的人因為職業而不喜歡她。

   楊幼安拉著她就走到楚老爺子面前:“爸,爸,你聽聽,楚玉追的女孩子是演員哎,很漂亮的。”

   楚老爺子果然滿意:“好,那阿玉你可以請假追女孩子了。”

   楚玉得意地剛想謝謝爺爺。

   楚文已經開口:“不用給他假,爺爺,你想他沒有請假都已經找到目標了,還給他假做什麼?他追了人家半個月了,工作和追女生都沒耽誤。”

   “大哥——”

   “有道理,阿玉能力不錯,那就不用批假了,工作和追女生兩不耽誤!”楚老爺子拍了拍二孫子的肩膀。

   “大哥,不能這樣不厚道!”楚玉瞪著楚文。

   楚文笑得和煦:“爺爺誇你呢,你可要加油啊!等你成功了就升任總裁,把我換下來。”

   “你休想!”楚玉咬牙切齒。

   腹黑大哥時時刻刻不忘算計他,總想著把楚氏甩給他,門兒都沒有!

   那邊夏以沫被圍著問楚玉女朋友的事,夏以沫都有些招架不住了,戰時濂才道:“叔叔嬸嬸們,你們得給楚玉的女朋友留點神秘感,知道那麼多就不新鮮了不是?”借機把夏以沫拉出來。

   終於女佣過來請示開飯了,這個話題才告一段落。

   夏以沫趁機拉了拉楚玉的袖子:“你,真的要追寧寧?”

   楚玉瞪她:“我還要說多少次?你們為什麼都認為我不是真的?”

   夏以沫看著他一臉的慍怒,吐了吐舌頭:“寧寧怕是不會答應你吧?”

   楚文攬過她的肩:“放心吧,好女怕纏郎,這小子現在用的就是這招。”

   戰時濂一把把她拉過來,宣示主權:“大哥,以沫是我老婆。”

   楚文一拳擂在他肩膀上:“以沫是我妹妹。”

   “她已經嫁給我了,是我老婆!”

   楚陽幫腔:“得了吧,戰時濂,我們現在可是以沫的娘家,你最好還是收斂些吧。”

   “沒錯!以沫,他要是敢欺負你,你一定告訴我們,看我們不揍他!”楚文湊趣。

   走在前面的朱思雲和楚泰和回頭,笑著說:“沒錯,以後我們就是以沫的娘家了,時濂,你可得好好待我們的女兒。”

   戰時濂居然微笑恭敬的答:“是,我一定好好待她。”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