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文靈雪激動過後,忽地察覺到什麼,一對秋水似明淨的眸上下重新打量著蘇奕,道:

“姐夫,你自從入贅我們文家,便足不出戶,頹廢厭世,抑郁寡歡,讓我擔心了好久,真怕你忽然想不開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

她抬眸凝視蘇奕,疑惑道:“可現在,咱們倆才一個月沒見面,姐夫你卻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蘇奕心中訝然,這丫頭好敏銳的直覺!

松雲劍府每個月放假兩天,蘇奕也有一個月沒見文靈雪了。

卻不曾想剛一見面,就被文靈雪察覺到了一些端倪。

“這一段時間,我只是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不會再像以前那樣了。”

蘇奕笑說道。

“原來如此。”

文靈雪欣喜,靈秀絕俗的俏臉浮現一抹燦爛笑容,脆聲道:

“這可太好了,我喜歡姐夫現在這樣子,有一種......嗯,說不出的感覺,就像書上所說,立如芝蘭玉樹,笑似朗月入懷,蕭疏軒舉,超塵脫俗!”

少女背著雙手,青裳如玉,笑靨如花,那是發自內心的高興,和之前她在松雲學府時那冷冰冰的模樣判若兩人。

這若讓她那些同學們見到,怕又得驚詫錯愕,黯然神傷了。

蘇奕啞然失笑。

一個人的改變,往往是一夜之間的事情。

更何況擁有了前世的閱歷和眼界,自己的心境和性情,自然和以往不可同日而語!

Advertising

文家。

廣陵城三大宗族之一,位於廣陵城西北區域,占地百畝,庭院錯落,宅邸如林。

夜色降臨。

當蘇奕和文靈雪返回時,就見庭院前已等待著一道身影,顯得頗為焦急。

琴箐,蘇奕的丈母娘,雖然年齡已大,容貌卻端莊明艷,有著一股獨特的成熟風韻,年輕時絕對是個大美人。

“你個吃白飯的窩囊廢,只讓你接文雪放學而已,怎地這麼晚才回來?”

琴箐一臉厭煩,狠狠瞪了蘇奕一眼。

看到蘇奕,她心中就直冒火氣,因為這個女婿,害得她這段時間裡不知聽到了多少恥笑和議論。

蘇奕神色平淡,渾不在意。

入贅文家已經一年了,他自然清楚丈母娘的脾氣是何等潑辣。

不過,蘇奕也知道,在他和文靈昭成婚這件事上,琴箐從一開始就不同意,並強烈表達出了拒絕和不滿。

可這樁婚事乃是文家老太君親自下令操辦,琴箐也不敢違背,到最後只能捏鼻子認了。

“娘,是我放學耽擱了些時間......”

旁邊的文靈雪張嘴要替蘇奕解釋。

“行了,你這丫頭趕緊去吃飯。”

Advertising

琴箐沒好氣地揮了揮手,而後冷冷瞥了蘇奕一眼,“你跟我來,族長他們可都在宗族大殿等著呢!”

聞言,文靈雪禁不住問道:“宗族大殿?等我姐夫?這是要做什麼?”

“你這丫頭瞎操心什麼呢,你給我留家裡好好呆著,哪裡也不許去,聽到沒有?”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