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剛才......剛才文靈雪是對那窩囊廢笑的?”

他們似不敢相信,面面相覷。

據他們所知,雖然蘇奕是文靈雪的姐夫,可畢竟是一個上門女婿!

地位窘迫,不止文家那些大人物瞧不起他,連文家那些婢女和下人都敢對他冷嘲熱諷。

這在整個廣陵城,更是人所皆知。

可文靈雪對待蘇奕的態度,卻竟顯得無比親昵,更對蘇奕的到來表露出完全不一樣的驚喜。

只要不是瞎子,誰能看不出,此刻的文靈雪很高興?

反常!

太反常了!

那些男生一時都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看著身前少女那明媚美麗的笑容,蘇奕笑道:“原來你在學府時,卻是這般模樣的。”

這是他第一次來接文靈雪放學。

也是第一次見到文靈雪那一副冰冷孤峭模樣。

在蘇奕印像中,在文家當女婿的這一年裡,面對自己這個姐夫時,文靈雪一向明媚活潑、嬌憨俏皮,完全就和冰山二字沾不上邊。

“我在學府若不冷著臉,不知有多少討厭的家伙會前赴後繼地叨擾我,那樣可就太煩人了。”

文靈雪抿嘴而笑,聲音清脆甜潤,像叮咚清冽的泉水。

Advertising

蘇奕恍然。

也對,以他前世的目光來看,文靈雪也稱得上是一等一的小美人了,再長大一些,必會出落得更美麗。

似這等絕色,身邊注定不可能缺少愛慕者的糾纏。

此時,文靈雪看了看四周同學那呆滯錯愕的眼神,忽地有些心虛,懊惱地撇撇嘴,嘀咕道:

“完了,就因為太高興,我這一年辛辛苦苦裝出來的冰冷模樣,全毀了......”

旋即,少女撲哧一笑,豪氣干雲一揮手,“算啦,管他們那麼多,我高興就好。”

她親昵地挽起蘇奕的胳膊,如畫眉目間,盡是笑意,歡快道:“姐夫,咱們回家吧。”

“好。”

蘇奕笑著點頭,少女一起離開。

直至目送他們的身影消失,松雲劍府附近一陣沉默。

“誰能告訴我,靈雪姑娘怎會和一個窩囊廢如此親昵?”

一名英俊少年咬牙切齒問。

眾人面面相覷,他們也想不明白。

“一個廣陵城人人嗤笑的上門女婿,一個修為盡失的廢物,娶了文靈昭這樣的大美人還不夠,還要將毒手伸向人家妹妹?可惡啊!”

許多少年憤慨,心中滿滿都是對蘇奕的嫉恨。

Advertising

這時候,就連那些少女都無法理解,感覺很奇怪。

文靈雪何等驕傲冰冷的一個人,不止修煉天賦極其絕艷,連修為也堪稱松雲劍府當代弟子中的頂尖人物。

她......

怎會瞧得上那蘇奕?

哪怕蘇奕是她姐夫,可傳聞中,她姐姐文靈昭最厭憎和排斥的就是這家伙啊!

“姐夫,你一向不喜歡出門的,怎地今天卻突然來接我了?”

返回文家的路上,文靈雪眨巴著水靈靈的眼睛,好奇問道。

少女靈秀明淨,嬌俏綽約的身影洋溢著明媚、活潑、的青春氣息。

“你姐姐回來了。”

蘇奕隨口道,心中莫名地泛起一絲絲微妙的情緒。

文靈雪美眸一亮,驚喜道:“姐姐她......她終於願意回來了?”

一年前,文靈昭在和蘇奕成婚的當天晚上,突然不辭而別,前往雲河郡青河劍府修行。

所有人都認為,這是文靈昭在表達對自己婚姻的不滿,含恨在心。

就是文靈雪自己也知道,姐姐文靈昭極排斥和厭憎這門婚事,內心也從沒有接受過姐夫蘇奕。

可現在,時隔一年後,文靈昭回來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