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從聶北虎和傅山陸續出現,黃乾峻就意識到,真正的好戲登台了。

果然,僅僅片刻,李天寒父子便顏面盡失,灰溜溜離去!

而此時,當注意到附近區域中那一道道看向蘇奕的目光都發生變化時,黃乾峻又是一陣暗爽。

因為在場之中,只有他提前就猜出了結果!

“父親說的不錯,蘇奕是個深藏不露的人,無法用常理來衡量,否則,以他昨天在聚仙樓表現出的人脈,這一年來,根本不必呆在文家,當一個被人看輕的贅婿。”

黃乾峻心中暗道。

昨天從聚仙樓返回家後,他和父親黃雲衝進行了長達一夜的深談。

最終,父子二人得出同樣的結論——

既然蘇奕擁有如此大能耐,還甘心呆在文家,其中必有隱情!

故而今日他和父親黃雲衝一起前來時,沒有主動去跟蘇奕攀談太多,唯恐鬧出什麼動靜,讓蘇奕的一些事情暴露出來。

就連剛才送禮時,也都是把一對“九葉王參”交給文長泰夫婦,再由他們轉交給蘇奕夫婦。

當然,文靈昭是順帶的。

畢竟送禮也是需要名義的。

黃乾峻也察覺到,聶北虎、傅山抵顯然也猜出,蘇奕不願暴露一些事情,故而在前來赴宴時,都很默契地在“演戲”!

“這文家上下所有人怕是根本想不到,不止是我和父親,就連聶北虎和傅山兩位大人物,其實都是衝著蘇奕的面子才來的......哈哈,這也太有意思了!”

黃乾峻偷樂。

Advertising

蘇奕可不知道,黃乾峻這跋扈少年內心戲會這麼足。

他就是知道,也注定會一笑置之。

更何況,他又哪會看不出,無論黃雲衝父子,還是傅山、聶北虎,都是因為自己的緣故,才來捧場的?

“不對,他們是衝著蕭老爺子和紫堇的面子才來的。”

蘇奕暗道。

以他前世的閱歷的心境,哪可能會為此沾沾自喜,也根本不屑借他人之勢解決事情。

歸根到底,這一切完全就是那些家伙自作主張罷了。

宗族大殿。

隨著李天寒父子離去,原本緊繃壓抑的氣氛頓時消散不少。

文長鏡滿臉堆笑,熱情邀請傅山和聶北虎入座。

今天這兩位大人物,簡直就是定海神針,一舉幫文家化險為夷!

“此次前來,傅某另有一件要事要辦,這酒宴就不參加了。”

傅山笑著揮手。

而後,他轉身來到文長泰夫婦身前,含笑道:

“兩位,一位貴人囑咐我送來一份禮物,還請你們轉交給蘇奕夫婦。”

Advertising

說著,他神色鄭重地地取出一個巴掌大小的錦盒,遞了過去,“記住,這錦盒只有蘇奕夫婦才能開啟。”

文長泰和琴箐受到驚嚇般,噌地起身,差點撞倒身前的桌子,根本沒想到,堂堂廣陵城主,竟會親自為他們家送禮!

大殿其他人也都愣住,面面相覷。

剛剛黃家族長黃雲衝親自送給文長泰一家“九葉參王”,就讓人驚詫萬分。

怎地現在,連城主大人都這麼做了?

文長鏡等文家大人物也都目瞪口呆,今天這究竟什麼情況?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