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他本是來找文家的麻煩,哪曾想,卻屢次被黃雲衝破壞!

黃雲衝剛要說什麼,一道沉渾的聲音已經在大殿外響起:

“黃兄說的不錯,有些事情一旦做了,就是引火上身!”

伴隨聲音,身影昂藏高大的城主府禁衛統領聶北虎已大步走了進來。

全場一震,在場眾人都有些懵,看不透眼前狀況。

文長鏡、文長青他們也都如此,萬沒想到,城主府禁衛統領聶北虎竟會主動上門。

尤為奇怪的是,聶北虎才剛抵達,就直接把矛頭指向了李天寒父子!

“聶北虎,你又是什麼意思?”

李天寒明顯也有些猝不及防,臉色一下子變得格外的陰沉,也察覺到今天情況很不對勁。

黃雲衝今日表現很不對勁,連剛抵達的聶北虎也顯得很反常!

往日裡,他們哪敢如此對待自己?

可還不等李天寒反應,又是一道聲音在大殿外響起:

“聶統領的意思是說,今日是文家老太君大壽之日,你和你兒子最好趕緊離開,省得擾了大家興致!”

大殿外一片騷動,驚呼不斷。

而後,在一道道不可思議目光注視下,一個身穿寬袖儒袍的中年男子走進了大殿。

“傅大人!”

Advertising

當認出來人身份,文長鏡簡直喜出望外,連忙邁步迎了上去。

“見過傅大人。”

“傅大人也來了?”

......這一刻,滿座皆驚,在場那些貴胄大人物紛紛起身,一個個誠惶誠恐,笑臉相迎。

來人正是傅山,廣陵城城主!

“傅大人......您......怎麼來了?”

李天寒則有些傻眼了,徹底無法淡定,內心翻騰。

他早聽說,傅山根本不打算參加文家這一場壽宴的,可誰曾想,傅山偏偏在這節骨眼上來了!

“我來自然是為文老太君祝壽的。”

傅山淡然道,說話時,已從袖中拿出一個首飾盒,笑著遞給了坐在上首的老太君,道,“這是傅某一些心意。”

老太君笑得合不攏嘴,連連致謝。

傅山這才轉身,看向李天寒,神色冷淡,“李兄,我的話剛才已經說的很明白,勸你莫要執迷不悟,快帶著你兒子離開吧。”

李天寒臉色發僵。

他目光一一從黃雲衝、聶北虎、傅山仨人身上掃過,似乎明白了一些什麼,神色不斷變化,內心也隨之湧起一陣陣說不出的冰冷寒意。

沉默許久。

Advertising

最終李天寒拱了拱手,道:“打擾了,李某告辭!”

說罷,已抓住兒子李默雲的胳膊,轉身而去。

頭也不回。

目送他們離開,大殿眾人心中皆躁動不已,無法淡定了。

誰都看不出,堂堂李氏之主,今日在此栽了個大跟頭?

躊躇滿志而來,灰溜溜而去!

而在大殿外。

目睹李天寒父子的狼狽而去的模樣,文靈雪眼神也是一陣恍惚,這......這是什麼情況?

黃乾峻則再忍不住嗤地笑出來,瞧瞧,這不叫自取其辱又叫什麼?

再看蘇奕,神色淡然依舊,他隨手拎起酒壺,為自己斟滿一杯酒,悠悠然一飲而盡。

自始至終,他置身事外。

但這一場由李天寒父子帶來的風波,卻就此煙消雲散。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