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當文靈雪返回蘇奕身邊時,俏臉如冰雪融化的湖水般,明媚光潤。

“姐夫,這感覺好極了。”

少女水靈靈的清眸中透著一絲亢奮。

蘇奕笑起來,指點道:

“為人處世,借勢也是一門學問,善借勢者,就如順風行舟,憑虛而游。一些厲害的修行者,更可借天地之勢證道。”

“不過,借來的東西終究不長遠,所謂時來天地皆同力,運去英雄不自由。依靠外力,終究要被外力所棄。”

聽罷,文靈雪若有所思,道:“姐夫,你的意思是說,借勢與否,當掌握其中分寸,歸根到底,還是要自己強大起來,對嗎?”

蘇奕點笑著點了點頭。

少女聰慧靈秀,有些道理,點道為止即可。

不遠處,一道怨恨的目光看向蘇奕。

目光的主人是文少北。

他不敢得罪文靈雪,卻打算把怒火宣泄蘇奕頭上。

並且,他自信文靈雪根本管不了此事,因為在整個文家上下,沒人會在意蘇奕是否被欺辱。

蘇奕自然注意到了文少北的目光,但並沒有理會。

若這小子真敢玩什麼花樣,他自會好好教教對方該如何做人。

接下來,蘇奕和文靈雪在庭院中一張酒桌前坐下。

Advertising

可漸漸地,文靈雪發現有些不對勁,附近的桌子前,都快坐滿了人,彼此交談,言笑晏晏,顯得很熱鬧。

唯獨她和蘇奕這一桌,只有他們兩人在,顯得異常冷清,在整片區域中也顯得很惹眼。

“姐夫......”

文靈雪看了蘇奕一眼,有些生氣,又有些擔憂。

她哪會看不出,無論是文家族人,還是來參加壽宴的賓客,皆視蘇奕為瘟神,唯恐避之不及!

蘇奕卻顯得很自在悠閑,他拎起酒壺,給自己斟了一杯,開玩笑道:

“能與你我共飲者,在座無一人耳。”

文靈雪禁不住抿嘴輕笑,也放松下來。

不遠處,一名模樣可愛的孩童走來,約莫六七歲,明顯在找位置坐。

“小明容,來姐姐這裡坐。”

文靈雪笑嘻嘻招手。

那孩童高興地答應下來,可當看到蘇奕,他頓時止步,脆聲大叫道:

“我文明容雖年幼,也恥於和蘇奕這等贅婿為伍!”

附近熱鬧的氣氛一靜,眾人神色古怪,旋即哄笑聲四起,空氣中都透著歡樂的味道。

文少北等人,更是捧腹大笑,樂不可支。

Advertising

童言無忌,但往往也最真實。

那孩童一句話,等於直接揭破了蘇奕在文家的地位何等之低!

文靈雪俏臉如霜,惡狠狠瞪了那小屁孩一眼,她自然不能真的去和一個孩子計較。

再看蘇奕,渾似不覺般,一個人在那自酌自飲,自得其樂。

......

宗族大殿內。

琴箐心中同樣很不是滋味。

這大殿內高朋滿座,貴胄人物雲集,可幾乎都擁簇在了族長文長泰、二長老文長青兩人的身邊。

而她和丈夫文長泰這一桌,卻幾乎無人問津,孤零零坐在那,尷尬無比。

連坐在上首主座上的老太君,目光都一直停留在族長文長鏡、二長老文長青那邊。

這種被冷落的滋味,讓琴箐滿腹幽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