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忽地,文少北身邊的一名女子輕聲說道。

“我也聽我父親說,最近這些年,廣陵城內到處在流傳對我們文家不利的謠言,說十年之內,我們文家必將從廣陵三大宗族之列除名。”

另一個少年沉吟道,“而此次壽宴,就是為了解決此事。今日參加壽宴的大人物越多,對我們文家就越有利,城中的那些非議和流言,也會不攻自破。”

文少北道:“那這就得看大伯父和二伯父的能耐了,至於三伯父,呵呵......”

他瞥了不遠處的文靈雪一眼,沒有再說下去。

在文家主脈,文長鏡身為族長,大權在握,人脈最廣,來往賓客不乏貴胄名流。

文長青則是文家主脈二長老,統籌掌管文家麾下的各項產業,同樣擁有極深厚的人脈。

唯獨文長泰,雖然身為主脈三長老,可他性情敦厚平庸,再加上修為泛泛,幾乎沒什麼交際。在文家的地位也不高。

若他不是文長鏡、文長青的弟弟,怕是會更被人看不起。

文少北的話雖沒有繼續說下去,可文靈雪哪能聽不出弦外之音?

她俏臉一沉,這家伙之前譏諷蘇奕,現在又拿她父親文長泰說事,她焉能不生氣?

可偏偏地,她卻無法反駁。

她自己也清楚,自己父親......的確太平庸了一些......

想到這,文靈雪只覺一股悶氣充塞胸間,心緒也變得低沉起來。

一只大手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緊跟著蘇奕的聲音在她耳畔響起:

“靈雪,人生在世,免不了會遭遇冷眼和嘲笑,若實力不如,忍讓倒也無妨。可若有能力反擊時,還一味的忍讓和退縮,只會助長他人氣焰。”

Advertising

文靈雪略一思忖,便深呼吸一口氣,道:“姐夫,我明白了。”

話畢。

她邁步來到文少北身前,冷冷道:“道歉。”

少女神色清冷,語氣如冰,讓正在低聲交談的文少北等人皆是一愣。

“靈雪,你這是什麼意思?大家都在閑聊,我又哪裡得罪你了?”

文少北皺眉道。

文靈雪這一刻顯得無比強勢,清眸如電般盯著文少北,一字一頓道:

“你若不道歉,我便將你剛才所說,一字一句告訴大伯他們,我倒要看看,他們會否饒過你!”

“我......”

文少北臉色陰晴不定。

他旁邊眾人皆閉上嘴巴,不敢摻合進來。

無論如何,文靈雪是主脈族人!

她的父親是主脈三長老,族長文長鏡的親弟弟,只論身份,他們這些旁系族人,根本無法比。

而文靈雪的姐姐文靈昭,如今已是天元學宮弟子,連族長他們都看重無比!

這等情況下,文靈雪若把事情捅出去,根本不用想,遭罪的肯定是文少北。

Advertising

“我再說一次,道歉!”

眼見文少北臉色變幻,久久不語,文靈雪神色愈發寒冷,才十六歲的少女,一旦發怒,竟給人以極大的壓迫。

文少北艱難地低下頭,聲若蚊蚋:“我......錯了......”

文靈雪心中頓時湧起說不出的快意,嘴上兀自冷然道:“聲音大點,我沒聽到。”

文少北整個人像被擊垮了般,神色頹然,聲音苦澀道:“靈雪,我錯了,還希望你莫要計較,”

再看其他人,皆噤若寒蟬。

將這一切看在眼中,蘇奕不禁暗暗點頭。

人,都是要成長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