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說到最後,她眼眸發光,腦海浮現出聚仙樓時,蘇奕出手那一幕幕。

現在想來,都讓她心潮澎湃。

“我早看出這小子陰著呢,在咱們家這一年來,遭受那般多的白眼和挖苦,哪個見過他生氣發怒?”

“像你姐姐回來的那個晚上,這小子三言兩語就把魏崢陽氣得半死,連整個局勢都被他攪亂了,這哪裡是一個窩囊廢能做到的?”

“等找個機會,我得問他個清楚!”

琴箐冷笑道,一副看透蘇奕全部底細的姿態。

文靈雪笑嘻嘻的,沒有搭腔,只是在心中說道,“我文靈雪的姐夫,自然很厲害!”

......

廣陵城、黃家。

金碧輝煌的殿宇內一片壓抑。

黃乾峻跪在地上,聲音沙啞道:“父親,孩兒錯了,甘願認罰,自今以後必會刻苦修行,他日,必十倍百倍報答今日之仇!”

大殿主座上,族長黃雲衝面無表情,沉默不語。

他身影高大昂藏,一襲寬袖玄袍,渾身氣息如淵似海,隨意坐在那,便如龍盤虎踞。

氣氛越來越壓抑了,讓黃乾峻都有喘不過氣的感覺。

許久,黃雲衝忽地長身而起,大笑道:“吾兒有此心志,他日必成大器!起來吧,明天我去和那蘇奕見一面,談一談此事,地址就選聚仙樓!”

黃乾峻錯愕道:“父親,這點小事,怎勞您親自前往?”

Advertising

黃雲衝走上前,將兒子從地上扶起,道,“你不懂,打狗看主人,更何況,你可是我黃雲衝的兒子!”

他眸綻冷芒,語氣冷然,“借助此事,我也要讓廣陵城所有人知道,你是我黃雲衝的逆鱗,以後誰敢動你,就得落一個和蘇奕一樣的下場!”

黃乾峻又驚又喜,道:“父親,您......打算親手滅了他?”

“滅了他?不,我要讓他生不如死,受盡羞辱。明天你看著就是。”

黃雲衝語氣隨意,仿似在說一件再小不過的事情。

......

窗台書桌前。

蘇奕端坐其前,揮毫潑墨,一個個雋永峻逸的字跡躍然紙上。

直至夜色降臨時,蘇奕這才收筆,書桌上已堆積薄薄一沓滿是字跡的紙頁。

“等明日一早,就將這門呼吸法贈予靈雪。”

蘇奕暗道。

今天本是文靈雪的十六歲生日,卻因為他的疏忽,忘了准備禮物。

所以,他打算用一門修煉武道的法門當做禮物,贈予文靈雪。

可讓蘇奕沒想到的是——

第二天清晨去找文靈雪時,卻被僕人告之,文靈雪早已提前一步離開文家,返回松雲劍府修行了。

Advertising

“明天就是文家老太君的八十大壽,靈雪肯定會到場,到時候再把這份禮物送過去也不遲。”

蘇奕搖了搖頭,邁步離開了文家。

這些日子,他每天清晨都會前往大滄江畔那一片“靈地”修煉。

今天自然也不例外。

直至修煉到晌午十分,蘇奕這才從城外返回,朝文家行去。

“明天清晨,就去為那蕭天闕療傷,如此也算了斷一樁事情......嗯?”

路上,蘇奕正自思忖,他腳步忽地頓住,似察覺到什麼,目光看向前方不遠處。

“蘇公子,我家大人有請!”

不遠處的街道上,一個身影極其高大的黑袍老者帶著一群人走來,隱隱將蘇奕的前路堵死。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