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她狠狠瞪了文長泰一眼。

文長泰一陣苦笑,悶聲悶氣道:“事情是蘇奕惹出來的,關我什麼事情?”

文靈雪焦急道:“娘,你若不管此事,我可就寫信去跟姐姐求助了,她如今是天元學宮的弟子......”

琴箐眼睛一拍大腿,眼睛發亮,道:“對啊,你姐姐如今的身份和地位早已不同了!”

她心中有了主意,當即起身道:“我去找族長,看在靈昭的面子上,我就不信族長不管此事。”

文靈雪頓時笑起來,歡快道:“娘你快去快去!”

“傻丫頭,我幫的是你,順帶幫那吃白飯的蘇奕一下。”

琴箐沒好氣道。

“都一樣的。”

文靈雪笑靨如花。

......

宗族大殿。

“蘇奕這廢物......竟還能打得過黃乾峻和那些護衛?”

得知琴箐的來意,族長文長鏡也是一愣,總感覺有些不真實。

“呃......”

琴箐怔住,對啊,蘇奕這吃白飯的如今可根本沒修為的!

Advertising

“族長,不管如何,靈雪是被那黃乾峻欺負了,他要是報復過來,咱們文家可不能不管。”

琴箐滿臉愁容,“當年靈昭嫁給蘇奕,就讓我有了輕生的心,若靈雪再遭遇一些什麼不測,我......我可就真不活了!”

說著,掩面哭泣起來。

文長鏡眉頭皺起,思忖片刻,才說道:“這件事,我當然得管,靈雪畢竟是咱們文家人,哪能被黃家欺負了?”

琴箐頓時欣喜感激道:“有族長這句話在,我就放心了!”

文長鏡搖了搖頭,神色冷淡道:“你先別高興,我只說保護靈雪,可沒說保護那蘇奕。不管什麼原因,這件事是他引起的,後果自當由他承擔。”

琴箐心中一沉,遲疑道:“族長,這次若不是蘇奕出頭,靈雪可就被欺負慘了,您看......”

文長鏡冷聲打斷道:“弟妹,我記得你以前可是最厭憎這個女婿的,怎麼現在反倒替他說起好話了?”

“別忘了,前些天的時候,你那女婿可是當著我們所有人的面,把魏崢陽魏公子徹底得罪慘了,這件事我都還沒找他算賬呢!”

說到最後,語氣森然,透著怒意。

琴箐渾身一僵,訕訕不已,正當要開口,就被文長鏡再次打斷,道:

“後天就是老太君八十大壽,我還有很多事要忙,你先去吧!”

這等於下了逐客令。

琴箐不敢再糾纏,匆匆離開。

等返回自家所在的庭院時,就見文靈雪早已眼巴巴地等待在那。

Advertising

“娘,怎麼樣了?”

少女滿含期盼道。

琴箐勉強擠出一個笑臉,語氣含糊道:“族長已答應會插手此事,沒事了,靈雪,你明天一早就回松雲劍府,老老實實呆著,那黃乾峻絕不敢去找你麻煩。”

“嗯!這下好了,姐夫也不會被欺負了!”

少女高興點頭,雀躍不已。

琴箐卻感到一陣心虛,她在心中自我安慰,“那蘇奕就是個外人,哪怕就是被黃家收拾一頓,只要死不了,問題也不大......”

“對了靈雪,你姐夫他......修為恢復了?”琴箐忽地想起了這件事。

文靈雪搖頭道:“我也不清楚,反正在我姐夫面前,黃乾峻那些護衛完全不堪一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