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十步之內

花園裡掛著燈籠。

在白雪的映照下,小男孩和小女孩的模樣格外清晰。

但洛青舟並不認識。

直到小男孩激動地開口道:“哥哥,饅頭!饅頭……我是東東啊!”

小女孩也激動地道:“哥哥,我是西西!你每天給我們帶饅頭吃,你忘了嗎?”

洛青舟一怔,這反應過來。

竟是小巷裡那對小兄妹!

“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洛青舟滿臉愕然。

當初小巷裡的兄妹,穿著破破爛爛,滿臉污垢和傷疤,根本就看不清模樣。

現在卻穿著干干淨淨的衣服,臉上光滑細嫩,紅紅潤潤,完全像是變了兩個人。

他怎麼可能認得出來?

而且,他們兩兄妹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名叫東東的小男孩,紅著眼睛道:“哥哥,是一個姐姐帶我們來這裡的。那天我和西西看到哥哥你坐著轎子走了,本來還想等哥哥回來的,可是等了好多天,哥哥你都沒有回來……我和西西好餓,就准備離開那裡的……”

“那天,一個姐姐突然走進小巷,說可以給我和西西找一個可以做事養活自己的地方,所以我和西西就過來了……沒想到哥哥也在這裡呢。”

洛青舟突然握緊手裡的鋤頭,問道:“那個姐姐叫什麼名字?”

Advertising

小男孩搖了搖頭:“姐姐沒說呢。”

小女孩連忙道:“哥哥,那個姐姐長的很漂亮,很喜歡笑,笑起來很可愛,臉上有兩個可愛的小酒窩,穿的裙子也好好看呢。”

“百靈?”

洛青舟心頭一顫,臉上露出了一抹古怪的表情。

是巧合,還是……

“哥哥,你怎麼會在這裡呢?”

小男孩開心地問道。

洛青舟回過神來,沉默了一下,道:“我成親了,以後這裡就是我的家。東東,西西……抱歉,哥哥丟下你們了。”

小男孩連忙紅著眼睛道:“哥哥,千萬別這麼說,要不是哥哥給我和西西送饅頭,送藥膏,送被子,我和西西現在都已經被餓死和凍死呢。”

小女孩也點著頭,噙著眼淚道:“哥哥,我們一有時間,就會去那條小巷裡等你呢,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裡見到你,太好了。”

小男孩滿臉開心地道:“哥哥,以後我和西西會好好干活的,夫人就不會趕我們走了,那樣我們就可以經常和哥哥見面了。”

小女孩也破涕為笑道:“哥哥,夫人還讓我們去學堂讀書呢,我們每天都能吃到肉肉,還有大房子和暖和的被子睡覺呢。”

對於這對曾經淪為乞丐,差點被餓死和凍死在冰冷小巷的小兄妹來說,這裡就是天堂。

那位帶他們來這裡的姐姐,和讓他們種花上學的夫人,就是他們的天使。

洛青舟心頭疑惑,正要繼續詢問時,梅兒突然從屋裡走了出來,板著臉道:“姑爺,夫人叫你進去。”

Advertising

洛青舟頓了一下,放下鋤頭,看了兩兄妹一眼,走到梅兒的面前問道:“梅兒姑娘,他們……”

“不該問的不要多問!”

梅兒一口堵住了他的話。

洛青舟沉默了一下,沒再多問,轉頭與兩兄妹告辭。

東東和西西都開心地揮手道:“哥哥,我們會去找你的。”

“好好干活!不然沒飯吃!”

梅兒板著臉訓斥道。

東東和西西吐了吐舌頭,連忙過去抱起了花盆。

洛青舟跟著梅兒進了屋。

廳堂裡,宋如月依舊端坐在那裡,手裡端著一杯茶水,正在優雅地抿著。

見他進來,瞥了他一眼,端了一會兒架子,方冷著臉開口道:“你剛剛講的那《西廂記》,都一字不漏地講完了嗎?”

洛青舟低頭拱手道:“岳母大人,都講完了。”

宋如月一聽,冷笑一聲:“看來你今晚是不想回去了,是不是?”

洛青舟抬頭看著她:“岳母大人何出此言?”

宋如月柳眉一豎,冷哼道:“枉你還是個讀書人,竟然滿口謊言!那《西廂記》明明還有很多地方沒有講出來,你當我沒有聽過?告訴你,我之前都是在考驗你!其實這則故事我早看過!”

Advertising

洛青舟看著她的眼睛,聽到了她心裡的話:【哼,先詐一詐這小子,看看那到底是不是他自己寫的!】

“岳母大人,這則故事我可以保證,全都一字不漏地講完了,並無任何遺漏。”

他恭敬道。

宋如月目光一閃,盯著他道:“你自己寫的?還是在哪裡看的?”

洛青舟拱手道:“晚輩自己寫的。”

宋如月冷哼一聲,訓斥道:“歪門邪道,不務正業!”

心頭卻暗暗喜道:果然是這小子自己編的,很好,這下我可以隨便拿出去狠狠地打那幾個蹄子的臉了!哼,那張鳳吹她女婿會講故事會逗人,我明個兒就讓她看看,到底誰的女婿才真正的會講故事!非要氣的她癸水失調不可!

“哼!回去吧,下次再敢給微墨講這種下流故事……記得下次再給她講之前,先來給我講一遍,我先聽聽能不能給她講,聽到沒?”

宋如月冷著臉道。

“是,岳母大人。”

洛青舟沒敢再多說,退了下去。

他決定下次也不給秦二小姐講了。

這一個故事一天之內都要重復講給幾個人聽,他又不是復讀機。

他的時間可是很寶貴的,哪裡舍得浪費在這些無聊的事情上。

迎著風雪,他快步離開了後院。

心頭裝著事情,想要快些去“靈蟬月宮”問問百靈,這件事到底是怎麼回事。

來到“靈蟬月宮”時,院門開著。

前院無人。

洛青舟在門口敲了敲門,無人應答後,方走了進去。

穿過甬道和房屋旁邊的道路,來到了後花園。

百靈一襲粉裙,正依在圓門那裡,手裡拿著一朵花,纖細的玉指纏繞著一縷秀發,在低頭發著呆。

聽到腳步聲後,她方抬起頭來,臉上立刻露出了兩個甜甜的酒窩,笑道:“姑爺,今晚來晚了哦。”

洛青舟目光復雜地看了她一眼,解釋道:“先去夫人那裡請安了,在那裡耽擱了一些時間。”

百靈道:“夫人又為難姑爺了?”

洛青舟搖頭:“沒,夫人挺好。”

百靈笑了笑,轉身帶著他進了後花園。

池塘邊的涼亭中,一襲白衣的少女依舊坐在那裡發著呆。

夏嬋抱著劍站在亭外的大樹下,也在看著飄落的雪花發著呆,見他來了,方別過臉,看向別處。

百靈忍不住幽幽地道:“姑爺,你好偏心,今天竟然給了嬋嬋兩串糖葫蘆。嬋嬋回來後一直在我面前炫耀和饞我,氣死我了。”

洛青舟看了那抱劍少女一眼,道:“不用騙我,夏嬋姑娘不是那樣的人。”

百靈頓時跺了跺腳,撅起小嘴道:“姑爺,我說的都是真的!你沒看到,嬋嬋當時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樣呢。”

洛青舟沒再理她。

夏嬋別著臉,嘴角微不可聞地動了一下。

百靈氣壞了。

洛青舟走到涼亭前,對著裡面的白衣少女拱手道:“大小姐。”

秦蒹葭回過神來,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微微點了點頭。

依舊沒有開口說話。

洛青舟看了一眼她的眸子,告辭退去。

在走到百靈身邊時,對著氣鼓鼓的少女低聲道:“跟我出去一下,我有話對你說。”

百靈一愣,隨即想起昨晚被他強吻的一幕,臉上的生氣頓時變成了害怕,雙手抱胸道:“姑……姑爺,不要……人家不要出去……”

夏嬋別過臉來。

洛青舟低聲道:“百靈姑娘,就是問你幾句話。昨晚是我不對,我發誓,今晚絕對不會再冒犯你了。”

“真的嗎?姑爺真的不會再像昨晚那樣親我,摸我,揉我了嗎?”

百靈抱著胸部,怯怯地道。

洛青舟:“……”

一股熟悉的寒意突然襲來。

洛青舟轉頭看了一眼。

那站在樹下的冰冷少女,雙眸正冷冷地看著他。

“出來!”

洛青舟不再多說,直接走了出去,站在圓門外,看著百靈,突然像是霸道的夫君虎視著怯弱的娘子。

“哦……出去就出去嘛,姑爺不要那麼凶嘛,人家害怕……”

百靈撅了撅小嘴,眨巴著眼睛,怯怯地走了出去,走到門口時,又忽地回頭對著樹下的少女挑了挑眉,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樣。

洛青舟走到前面的牆壁處等著她。

昨晚就是在這裡把她按在牆壁上,狠狠地親她的。

想一想,倒是有點霸道總裁的味兒。

百靈走了過來,看了一眼他旁邊的牆壁,撅著小嘴,委屈地道:“姑爺,不准再欺負人家了,不然人家會哭鼻子的……”

洛青舟看著她,穩定了一下心頭的情緒,正要問她關於那對兄妹的事情時,突然發現那名冰冷少女,不知道何時,竟然站在圓門外,正抱著劍,俏臉冰冷地看著前面的落雪。

“走,去前院。”

洛青舟直接伸手拉住了百靈纖細柔嫩的手腕,向著前院走去。

自從昨晚強行親了她以後,他對這少女已經沒有太多的顧忌了。

睡都睡了,還顧忌什麼?

“姑……姑爺,你……你……”

“跟著,就問你幾句話。”

“哦……”

百靈被他牽著,如溫順的小綿羊一樣跟在他的後面,乖乖巧巧地走向了前院,又突然回頭俏皮地吐了吐舌頭。

兩人來到前院。

洛青舟松開手,正要說話,突然發現那名冰冷少女,不知何時,竟突然又站在了前院的屋檐下,雙臂抱劍,俏臉冷若冰霜,看著別處。

洛青舟:“……”

“夏嬋姑娘,我就跟百靈姑娘說幾句話,不會欺負她的,我發誓。你不用跟著的。”

洛青舟說完,又把百靈拉出了庭院,走到外面的一棵大樹下。

還未開口,他下意識地看向了門口。

那冰冷少女竟又如幽靈一般,無聲無息,抱著劍,站在了門外。

依舊側著臉,看著別處,冷若冰霜。

自始至終,都只與他們相隔十步之內的距離。

百靈突然小聲提醒:“姑爺,十步之內,嬋嬋手裡的劍,瞬息而至,百發百中,出劍必封喉。你可要小心哦。”

洛青舟僵了僵,松開了她的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