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故事!

魚兒笨頭笨腦。

似乎沒有見過人類,看到他後,不僅沒有逃跑躲避,還嘴巴一張一合地要來親他。

洛青舟一指頭塞進了它張開的小嘴裡,直接把它扔到了一邊。

既然魚兒在裡面都沒事,那裡面應該不會隱藏著什麼怪物或者太大的危險吧?

洛青舟猶豫了一下,鑽了進去。

起初只能爬著游動,十余米後,通道突然變的寬敞起來。

而且裡面的湖水開始漸漸減少。

洛青舟站了起來,直接踩著齊腿的水,小心翼翼地向著裡面走去。

通道越來越寬敞,即便站著,頭頂距離頂部還有一段距離。

地面上的湖水,已經開始消失。

又走了數十米的距離,旁邊突然出現了另一條路。

地面有些潮濕,堆滿了雜亂的石頭和泥土。

那條道路的右側,竟有一扇破碎的石門。

洛青舟愣了一下,走了過去。

待他走到石門前時,方發現裡面竟然有一座大約一百多平米的寬敞石室。

石室裡有石凳,石桌,石床,還有許多動物的雕像。

Advertising

不過很多雕像已經破碎,石頭灑滿一地,到處一片狼藉。

角落裡,竟然還有兩幅木人樁。

那木人樁倒是完好無損。

洛青舟走到近處,突然對著其中一副木人樁打了一拳。

“砰!”

連外面樹干都可以打裂的拳頭,打在這木人樁上,卻只是響起了一聲低沉的悶響,上面毫發無損。

這木人樁不知是何木質做成,竟堅韌如此。

而且拳頭打在上面,跟打在堅硬的石頭上不同,上面仿佛還有一絲絲的彈性,似乎能夠吸收他的力道。

洛青舟仔細觀察了一會兒,看不出端倪,又在整個石室看了一圈,並沒有發現其他東西。

出了石室,走上剛剛的主路,繼續向前走去,前面突然又出現了一道三岔路。

但每條路的前面,似乎都被坍塌的石頭堵了起來。

洛青舟走進了其中一條通道,正在觀察那些堵路的石頭時,突然發現腳下踩著一個堅硬的東西。

低頭看去,發現竟是一截白骨。

那白骨有些彎曲,不像是人類的骨頭。

在他低頭查看時,發現角落裡又出現了幾具骨架,都是一些動物的骨架。

Advertising

“奇怪,動物怎麼會跑到地底來了?”

而且看起來,這些骨架並不像是普通的動物,骨骼粗壯,獠牙如刀,爪骨也非常尖利修長。

難道是妖獸?

看情況,這些骨頭已經在這裡有很多年代了,有些已經粉化。

洛青舟仔細觀察了一會兒,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前面路又被堵住,無法再繼續向前。

他又退出,去兩條通道裡看了看,竟然在地上都發現了很多不知名動物的骨頭。

同時,前面都被堵得嚴嚴實實。

這裡曾經到底是什麼地方?怎麼會有這麼多暗道,還有這麼多白骨?

而且竟然在湖底?

這些暗道隱藏在湖底深處,前方又是通往哪裡?

洛青舟心頭暗暗思索著,突然心頭一動。

湖底?

湖?

他突然想起了成國府那座湖泊。

Advertising

成國府的湖泊與秦府的這座湖泊,都是一樣的常年溫熱,霧氣氤氳,而且都有荷花叢,面積似乎也相差不多,只是那裡沒有閣樓,無人問津。

兩座湖泊難道有什麼聯系?

莫非這地底暗道,其實貫穿了整個莫城的街道,連接著兩座湖泊和兩座府邸,甚至連接著其他地方?

如果真是這樣,兩家的主人可知曉?

洛青舟心頭滿是疑問,越想越感到這兩座湖泊和這湖底的暗道,非同尋常。

不過他沒敢多待。

小蝶還在上面等著呢。

他又四處看了一圈,見沒有什麼有用的東西,立刻走出通道,進入了湖水中,快速游了上去。

“嘩!”

待他看到水下兩條雪白纖細的少女玉腿時,突然浮了上去。

小蝶正在擔心和發愣,見他突然在面前出現,頓時嚇了一跳,掩嘴驚呼了一聲。

“嗚……公子,你嚇死奴婢了……”

小蝶嗚咽一聲,直接張開雙臂,撲進了他的懷裡,帶著哭腔道:“公子下去這麼久,奴婢還以為……還以為公子上不來了呢。”

洛青舟被對這嬌嫩光滑的身子迎面抱住,心頭頓時一蕩,連忙掰開她的胳膊道:“沒事,我閉氣的時間很長的,不過沒找到魚魚。”

“公子……”

Advertising

“怎麼了?”

“奴婢想……”

“想尿尿?還是想吃魚魚?”

“都不是……奴婢想……”

小丫頭臉頰紅紅的,燙燙的,嬌嫩滑膩的身子仿佛沒了力氣,酥軟地貼在了他的胸口上,身子微微顫抖著。

“想屁吃!”

洛青舟一把抱起了她,快步走到了岸邊,把她放到了岸上,沒好氣地道:“說了再長一年,急什麼?”

小丫頭光著身子,並攏著纖細筆直的玉腿,也沒遮掩,亭亭玉立地站在那裡,紅著小臉道:“公子,那……那明年就可以了嗎?”

洛青舟上了岸,把衣裙扔到了她的身上,自己穿著衣服,隨口敷衍道:“嗯,明年。”

“公子說話要算數哦,明年!”

小蝶立刻開心地穿起了衣服。

洛青舟愣了一下,看著她,總感覺哪裡不對勁兒。

小蝶穿好了衣服,方突然張開雙臂緊緊抱住了他的胳膊,仰著羞澀的小臉嘻嘻笑道:“公子,還有一個月就要過年了哦。君子一言,駟馬難追,公子可不能騙人哦!”

洛青舟:“……”

回去的路上。

洛青舟忍不住道:“小蝶,你每天到底在跟小桃和秋兒她們學什麼?”

“女紅,吹簫,古箏,還有跳舞呢。”

“就這些?”

“還有……”

“還有什麼?”

“沒了……”

“呵呵。”

“公子,呵呵是什麼意思?”

“呵呵的意思就是,公子知道你是個小騙子。”

“嗚……公子,人家沒有。”

主僕兩人一路說著話,你抱我推糾纏不休地回到小院。

“公子,你讓奴婢抱一下,再讓奴婢親一下,奴婢告訴你,好不好?”

“不用了,我想都能想到。”

“啊?”

“不說了,我去給她們請安了。”

洛青舟換了衣服,出了門。

小蝶紅著小臉,在屋裡喃喃自語:“公子都知道了嗎?知道我在學那些……那些……嗚嗚,好丟人,好羞恥啊……”

洛青舟經過“靈蟬月宮”時,只看了一眼,並未停下腳步。

他決定先去給那位岳母大人請個安,再回來給秦大小姐請安,順便,跟百靈說說話。

等他到了那位岳母大人的住處時,方發現氣氛不對。

梅兒領著他進了廳堂。

宋如月端坐在椅子上,板著俏臉,冷眼看著他。

“洛青舟!你好大狗膽!”

不待他躬身請安,宋如月就開始疾言厲色地訓斥起來:“你今日給微墨講的什麼故事?誰讓你給她講那種下流無恥的故事的?那是你小姨子,是你妹妹!你作為一個姐夫,作為一個讀書人,你怎麼能講那種齷齪不堪違背道義禮儀的故事?你到底安的什麼心?”

洛青舟躬身低頭,正要解釋,又聽到她道:“講!把你今日給微墨講的那個什麼《西廂記》,都重新一五一十一字不漏地給我講一遍!我倒要好好看看,這下流不堪的故事有何神奇之處,竟然能讓我家微墨聽的津津有味,茶飯不思!”

洛青舟:“……”

“啞巴了?讓你講你聽到沒?立刻,馬上,現在就講!”

宋如月拍著桌子,怒目而視。

洛青舟只得低頭道:“是,岳母大人。”

他只得又把早上給秦二小姐講的《西廂記》,又重新講了一遍。

這一遍比較仔細,不敢跟忽悠那位嬋嬋姑娘一樣忽悠這位岳母大人。

他低著頭,仔仔細細地講著。

“最後,兩人生了幾個大胖小子,生了幾個可愛的女兒,過上了幸福而甜蜜的生活……”

待他講完,廳堂裡寂靜了一會兒。

等他抬頭看去時,宋如月方“啪”地一拍桌子,怒喝道:“果然是下流故事!男女私會,私定終身,目無尊長,竟敢教壞我家微墨!洛青舟,你好大狗膽!”

隨即怒道:“梅兒!帶他去我後花園,罰他給花松土一個時辰!”

“是,夫人。”

梅兒立刻恭敬應道,走到了洛青舟的身邊。

洛青舟愣了愣,正要說話時,梅兒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把他帶走,低聲道:“姑爺,別強嘴。”

洛青舟只得閉嘴,跟著她去了後院。

待兩人離開後不久,宋如月立刻起身,走到偏屋門口,掀開珠簾,走了進去,急聲問道:“都記下來了嗎?”

一名頭發花白的老先生,正坐在案台前,手持狼毫,快速而潦草地在宣紙上寫著字,沒有理她。

過了半晌,方放下筆來,不由得嘆道:“好文采!好故事啊!”

宋如月怒道:“我問你都記下來了嗎?”

先生這才反應過來,起身拱手道:“夫人,都記下來了,差了幾句也不礙事。在下飽讀各類書籍,卻從未聽過這樣的故事,恐怕還真是姑爺自己寫出來的,姑爺才華,當真是深不可測啊!恭喜夫人,賀喜夫人,秦府撿了個大便宜啊!”

宋如月翻了個白眼道:“少拍馬屁!我就問你,這故事能比得上那《香閨記》嗎?我能不能拿出去掙得面子?”

先生連忙道:“能!肯定能!這故事比那《香閨記》可要好了太多,不過……”

“不過什麼?說!”

宋如月蹙起了眉頭。

老先生低頭拱手道:“不過姑爺顯然沒有把故事全部說出來,其中那張生與崔鶯鶯的有些曖昧片段,應該比那《香閨記》還要精彩,只是……只是姑爺礙著二小姐和夫人您是女子的身份,所以就一語帶過了,可惜,可惜啊。”

宋如月目光一閃,眉宇間露出了一抹思索。

而此時。

在後花園中,洛青舟正拿了一只鋤頭在花圃地刨地,旁邊突然傳來一道驚喜而稚嫩的聲音:“哥哥!”

隨即,另一道驚喜的聲音也跟著響起:“哥哥!是那個哥哥!真的是他!”

洛青舟一愣,轉頭看去。

一高一矮的兩道身影,滿臉激動地跑了過來。

他們手裡端著花盆。

一個小男孩,一個小女孩,看年紀大概都只有七八歲的模樣。

兩人跑到近處,立刻放下手裡的花盆,滿臉激動和驚喜地看著他。

洛青舟一臉懵:“你們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