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關於煉魂那些事

“嗚……”

出了村落,夜風愈加陰冷。

有著一雙紅色眼睛的陰魂,在飄行了一會兒後,似乎察覺到了什麼,忽地轉頭看去。

洛青舟也看著它,但並未停下腳步。

【咦,這人類怎麼也向這邊走?難道他也知道了那處洞府?待我跟著他看看】

陰魂這般想著,向著右側飄去,讓開了路。

這人類氣血旺盛,稍一接近,它渾身就有一種灼燒感。

仿佛在火上燒烤,非常疼痛。

洛青舟裝作沒有看見它,繼續向前走去,很快走進了山林。

隨即,停下腳步,故意左右張望,漫無目的。

陰魂在後面跟著,見此一幕,暗暗松了一口氣:原來不是發現了我的洞府,不管他了,離他遠點。

洛青舟轉過頭,向後張望,見它向著左側的樹林中飄去,立刻跟了上去。

書籍上記載,陰魂大多無意識,無靈智,只有各種本能。

怨恨,凶厲,恐懼,攻擊,作惡等等。

一旦成為陰魂,終究一生或許就只能擁有這些不由自主的情緒。

但這只陰魂,顯然有了自己的靈智和意識。

Advertising

而且竟然在修煉。

不過看情況,這只陰魂的靈智非常低下,像是剛開啟靈智不久。

洛青舟心頭很好奇,它到底遭遇了什麼。

黑夜的山林,一片漆黑。

樹木密集,灌叢茂盛。

山風吹在身上,格外陰冷。

那只陰魂在前面晃晃悠悠地飄著,不知道是在想著事情,還是靈智初開,感應遲鈍,竟然沒有發現身後的人。

洛青舟不緊不慢的地跟著,目光緊緊盯著它。

一旦它停下,或者回頭張望,他就躲在大樹後面,一動不動,與整棵大樹融為一體。

陰魂的身子或許可以穿過大樹,但目光那就不一定了。

陰魂繼續向著山林深處飄著。

洛青舟回頭看了一眼漸漸消失的村落,心頭有些擔憂。

不過應該沒有問題。

妖獸已經好幾年沒有出現在這裡了。

其他地方也很少出現。

Advertising

據說城北的黑木林裡,才是妖獸聚集的地方。

每種生物都需要適合自己的壞境,才能生存下去。

黑木林裡似乎有一種特殊的物質,而且那裡地勢復雜,剛好適合妖獸生存。

對於武者來說,妖獸全身都是寶。

所以獵殺妖獸的武者有很多。

一旦有離開黑木林庇護的妖獸,估計很快就會被某個武者獵殺。

所以漸漸的,很少有妖獸再從黑木林裡出來了。

這座小山村曾經被妖獸襲擊了幾次,除了還有幾個固守在這裡的老人以外,已經沒有什麼活物了,對妖獸來說沒什麼意義。

至於那些陰魂小鬼,就更不用擔心了。

小蝶雖然是女子,氣血較弱,但很年輕,身體也很好,普通陰魂根本就奈何不了她。

最多鬼鬼祟祟潛到近處,吹吹陰風,讓那小丫頭做一個噩夢。

洛青舟這般想著,突然發現前面那只陰魂降落下來,鑽進了旁邊一處茂盛的灌叢。

他在原地等待了幾分鐘,走了過去。

撥開灌叢一看,裡面竟然隱藏著一處幽深的洞穴。

他猶豫了一下,鑽了進去。

Advertising

洞穴裡不算狹窄,微微弓著身子就可以前進。

走了十余分鐘後,右側忽地出現了一道坍塌的石門,地上滿是碎裂的石塊。

洛青舟站在門口,向著裡面看去。

裡面是一座寬敞的石室,石室的頂部很高,足足有七八米,上面鑲嵌著一塊石頭。ORg

那石頭正散發著微弱的光芒,照亮了石室。

看那石頭旁邊的幾處凹陷,應該還有其他石頭,但似乎都被人掰走了。

石室裡一片狼藉。

地上除了碎石以外,還有腐朽的書架,破爛的蒲團。

角落裡竟然還躺著一只手腳斷裂的骨架。

另一邊角落裡,有幾只木箱。

木箱早已打開,裡面空空,什麼都沒有。

洛青舟走進石室,仔細看著。

顯然,早就有人進來過這裡,把這裡原本的東西都拿走了。

那只陰魂飄浮在角落裡,正睜著一雙紅紅的眼睛驚懼地看著他。

【他……他怎麼也來了?是跟著我一起來的嗎?他能看見我?】

Advertising

洛青舟收回看向它的目光,突然發現它下面的牆角裡,露出了一本破舊的書籍。

他走了過去,撥開上面的碎石和灰塵,把那本書籍拿了起來。

對著微弱的光線仔細看去,封面上潦草地寫著幾個小字:《關於煉魂那些事》。

洛青舟心頭一動,煉魂?神魂出竅?

他連忙又在地上翻找了起來,把碎石和亂七八糟的東西都撥開,到處尋找著。

不過整座石室裡,似乎就剩下了這一本書。

那只陰魂飄浮在高處,瑟瑟發抖。

每當洛青舟接近時,它都會飄向另一處躲避。

洛青舟拿著破舊的書籍,抬頭看著它,心頭暗暗想著。

那角落裡的骨架,可能是一名修煉的世外高人,壽命耗盡,在這裡死去,留下了很多東西。

這只陰魂無意間闖入這裡,得到了一些機遇,所以才開啟了靈智,開始在這裡修煉。

然後又有人無意間發現了這個地方,進來把東西都拿走了。

至於這本書籍,或許那些人只是普通人,只在乎寶物,根本就不認識這本破書。

又或者那些人也是修魂者,也有這樣的書籍,所以根本就不在乎。

洛青舟思考了一會兒,目光看著那只陰魂,正要說話時,那陰魂突然像是受到了驚嚇,“嗖”地一聲,竟然瞬間沒入身後的牆壁,消失不見。

洛青舟:“……”

他不敢再逗留,立刻拿著書,出了洞穴。

把小蝶一個人留在村裡,那丫頭若是醒了找不到他,估計會被嚇哭。

他在山林裡奔跑起來。

精神旺盛,體力充沛,速度很快。

即便四周隱藏著一些鬼鬼祟祟的陰魂,也都嚇的倉皇而逃,退避三舍。

洛青舟很快回到了小院。

進了屋,小蝶依舊躺在角落裡的衣袍裡,睡的很香。

他之前打出奔雷拳的那一記爆響,估計把附近的陰魂都嚇的心驚膽寒,逃之夭夭。

過年放炮竹,喜慶喪事放炮竹,據說都是為了驅逐不干淨的東西。

現在想來,倒也有些道理。

陰魂本就身虛,心虛,只敢在寂靜的黑夜裡悄悄出現,炮竹猛然炸響,人群聚集,氣血旺盛,估計直接把它們嚇的屁滾尿流,遠遠逃離。

洛青舟在角落坐下,先閉目靜心,平復了一下心頭的情緒,方緩緩地翻開了手裡的書籍。

與此同時。

成國府,九曲長廊上。

朱紅色的欄杆兩邊,樹木的陰影裡,站著兩道身影。

大夫人王氏依舊面沉如水,看著深不可測。

二管家王成低著頭,臉色難看地稟報著:“都死了,王樸也死了……從他們身上的致命傷來看,對方是一名武者……實在沒有想到,秦家竟如此看中那小子,暗中派了護衛跟著……守在出城路上的人,沒有看到那小子回來,可能還在外面,也可能走了另一個城門……”

大夫人的臉上,依舊看不出任何波瀾。

王成惶恐道:“最近那小子有幾首詩流傳出來,都說……都說不錯……秦家如此看中,顯然是想好好培養他,明年科舉好……”

大夫人猛然轉頭看著他,目光陰鷙,如黑夜中的毒蛇。

王成身子一顫,閉上嘴巴,不敢再說,冷汗淋淋。

大夫人陰森地盯著他看了半晌,方突然嘆了一口氣,緩緩地道:“去陰縣一趟吧,你親自去,把她請回來。”

王成愣了一下,隨即臉色微變,顫聲道:“巴……巴神婆?”

大夫人臉上恢復了沉寂,面無波瀾地看向了前面的黑夜,聲音平靜,卻聽著有些尖利:“那賤人被吃了魂魄,變成白痴而死,我要讓那個小雜種跟她一樣死,讓他們母子在地下團聚!”

王成心頭一顫,脊背發寒,低頭恭敬道:“奴婢明天就出發。夫人放心,這一次,定要讓那小子死於非命!”

此時。

莫城的另一座府邸中。

某座後花園的涼亭裡,坐著一道雪白的身影,正在月光下安靜地看著書。

一名冰冷的少女抱著劍,侍立在一旁,一動不動。

這時,一名穿著粉色衣裙的俏麗少女,從圓門處走了進來,進了涼亭,站在雪白身影的旁邊,低聲道:“小姐,姑爺還沒回來……您要不要去……”

涼亭裡,一片寂靜。

晚風拂過,前面池塘裡荷葉翩翩,水漾漣漪,揉碎的月光星星點點,灑落進亭中少女那雙漆黑深邃的眸子裡。

那道雪白身影,依舊沒有說話,緩緩地放下了手裡的書籍。

她坐在那裡沒動,雙眸望著池塘裡晃動的點點月光,忽地恍惚,怔怔出神。

粉裙少女神色一松,抬起頭,看向了侍立在一旁的冰冷少女,突然笑道:“我剛剛看到你才回來,出去看了幾次了?”

“哼。”

冰冷少女抱著劍,別過臉,目光也看向了池塘。

俏麗的臉頰上,依舊冷如冰霜。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