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百鬼夜啼

屋裡空空。

沒有床,沒有被子。

夜晚的山村,格外陰冷。

洛青舟抱著小蝶,在房間的角落裡坐下,讓她依在自己的懷裡睡覺。

小丫頭白天裡受到了驚嚇,又爬山和走了那麼多路,早已疲憊不堪。

在給他縫補完衣服後,就依偎在他懷裡睡著了。

屋外夜風嗚咽,吹的樹枝和荒草簌簌作響。

不遠處的山林裡,偶爾有幾聲夜梟的叫聲響起,聽著格外滲人。

窗外,一輪銀月掛在夜空,在烏雲中時隱時現,猶如偷窺大地的一只眼睛,鬼鬼祟祟。

洛青舟沒有絲毫困意。

在小丫頭熟睡後,把她放在了地上鋪好的衣袍上,又幫她裹緊了衣袍,然後盤膝坐好,閉眼靜心,修煉內功心法。

幾個周天後,全身暖洋洋的舒服。

全身的疼痛,正在漸漸消退,受傷裂開的皮膜,也在緩緩修復著。

三更天時。

窗外忽地傳來了一聲貓叫。

隨即,已經關不上的窗戶,呼呼作響,像是有風吹進。

Advertising

洛青舟睜開眼看去。

窗外忽地出現一道黑影,正如幽靈一般靜無聲息地站在那裡。

不知道已經站了多久。

月光下,她漸漸清晰起來。

白發蒼蒼,滿臉皺紋,嘴角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意。

洛青舟看著她。

她也看著洛青舟。

四周詭異的寂靜,只有夜風吹過的嗚咽聲。

“喵——”

突然一聲貓叫聲響起。

隨即,一只野貓穿過那道黑影,跳落在了窗台上,閃爍著熒光的幽冷雙眼,看向了屋裡。

而站在窗前的那道身影,竟詭異地消失不見。

似乎真的就只是一道虛無的影子,被那只野貓穿過身體後,就破碎而開,無影無蹤。

洛青舟坐在牆角,看著窗台上的野貓,沒有動,也沒有說話。

野貓在與他對視了一會兒後,轉頭跳落在了院子裡。

Advertising

隨即,從坍塌的院牆處離開。

這時,外面的風聲更大了,嗚嗚作響,仿佛有人在黑夜裡哭泣。

哭聲凄厲,時斷時續。

洛青舟站起身,走了出去。

站在小院裡看了一會兒,又走出了大門,心頭一動,轉頭看去,突然看到去往村頭方向的一戶人家大門口,站著一道黑影。

夜風吹過,那黑影佝僂著身子,白發飄揚,緩緩扭過頭來,看向了他。

清冷黯淡的月光下,那黑影露出了一張滿是皺紋和死人斑的老臉來,嘴角依舊帶著剛剛那抹在窗外露出的詭異笑意。

洛青舟目光一凝,走了過去。

當他走到近處時,那道身影已經進了門,消失不見。

洛青舟站在門口,看著腐朽的大門,想著曾經的一幕幕,抬腳走了進去。

小院裡荒草叢生,仿佛已經很久都沒有人住過了。

廳堂的門鎖著,鐵鎖上已是鏽跡斑斑。

旁邊耳房屋裡的木門,微微虛掩著,從縫隙裡看去,裡面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晃動著。

洛青舟在院裡停頓了一會兒,走了過去,輕輕推開了門。

房間裡的橫梁上,垂落下來一根繩索。

Advertising

繩索上,吊著一名白發蒼蒼的老人。

老人早已氣絕身亡,白發垂落,遮住了滿是皺紋的臉頰。

夜風從破敗的窗戶吹進,老人瘦小孱弱的身子在半空中輕輕晃動著。

繩索摩擦著上面的橫梁,橫梁早已脆弱不堪,發出了吱呀吱呀的聲音。

洛青舟認識這名老人。

母親曾經叫她水子嬸,小蝶白天裡就是來這裡跟她聊了一下午的天,也是從這裡借的針線。

老人孤苦伶仃,在村裡寂寞了多年,在今日與一名陌生的小姑娘絮絮叨叨了一下午後,就回到房間裡,上吊身亡了。

對於她來說,死亡其實是一種解脫。

只是……

洛青舟看著眼前的老人,想著剛剛看到的白發黑影。

那是老人的魂魄,在臨走之前去跟他們告別嗎?

可是,他怎麼突然就看到了?

那本志異書籍上說,神魂強大的人,或者垂垂老矣的人,或久病不愈的人,或即將死亡的人,有時候都能看到陰魂,看到平時看不到的東西。

難道他這段時日,連續服用日月銅鏡產生的墨黑液體,神魂已經變的很強大了?

還是,今日白天的生死戰鬥,讓他的神魂突然發生了質變?

說實話,剛剛在突然看到窗外的黑影時,他是有些害怕的。

但好奇與冷靜,很快就戰勝了恐懼。

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

而且他如今氣血濃郁,精神強大,膽量自然變的更大,根本就不該懼怕這些只敢在黑夜裡偷偷出來的陰魂。

應該是陰魂怕他才對。

洛青舟這般想著,上前想要把老人的屍體取下來。

“嗚……”

這時,窗外忽地刮來一道陰風,吹的木窗嘩啦作響。

同時,外面真的響起了女子的哭泣聲。

隨即,又有男人的哭泣聲,嬰兒的哭泣聲,老人的哭泣聲,此起彼伏。

一道黑影忽地在低矮的院牆上出現,隨即飄到了院子裡,身子扭曲擺動,長發垂地,嘴裡發出了“嗚嗚”的叫聲。

接著,更多的黑影出現,在大門口,在院牆上,在小院裡,扭曲擺動,長發飛舞,嗚嗚哭泣。

宛若百鬼夜舞,千鬼夜啼!

洛青舟收回目光,先把老人的屍體取了下來,放在了床上,蓋上了被子,然後出了房間,站在了小院裡。

小院裡那些扭曲嗚咽的黑影,更加瘋狂地擺動身子。

一陣陣陰風打著旋兒在地面飛來飛去。

洛青舟握起拳頭,走下台階,走向了那些猙獰扭動的黑影。

他每向前走一步,那些黑影便飄著向後移動一步,似乎不敢讓他靠近。

洛青舟心頭冷笑,忽地擺開架勢,在院裡打起了奔雷拳。

“轟!”

一聲炸雷驟然在寂靜的黑夜中響起。

“嗚——”

陰風狂起,那些正在瘋狂舞動的黑影頓時嚇的嗚咽出聲,四散而逃。

轉眼間,便跑的無影無蹤。

小院裡,重新恢復了寂靜,連風聲都消失了。

“若是普通人走夜路遇到這些陰魂,眼睛看不見,只能感到耳旁身旁陰風陣陣,脊背發寒,心頭驚懼。越驚懼,神魂與氣血就越衰弱,這些陰魂就越囂張……待回去後,肯定會生一場惡病。若是醫治的好,還能活命,若是醫治的不好,神魂又太衰弱,就只能一病不起,一命嗚呼了……”

“有些疾病纏身的人,或者老人,在夜裡的時候,就會看到這些到處作祟的陰魂,白天裡,反而什麼都看不到……”

“有些陰魂是冤死的,充滿恨意,所以到處飄蕩害人……”

洛青舟想著書上的記載,出了小院,回到了住處。

剛要進屋,突然發現坍塌的院牆墩上蹲著一道黑影。

那黑影全身黑霧繚繞,身影比剛剛看到的陰魂要凝實一些,面孔看不清楚,卻能看到兩只微微發紅的雙眼。

洛青舟看了一眼,竟突然聽到了它的心聲。

【這人類好可怕,氣血好旺盛,不能招惹……他怎麼直勾勾地看著我?不可能看的見我……我該回去修煉了……】

黑影轉過身,飄飄蕩蕩離開。

洛青舟愣了一下,修煉?

他心頭一動,立刻跟了上去。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