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冬日,雪花飄灑。

在凌霄峰的峰頂之上,一棵枝繁葉茂的大樹,生氣勃勃,高聳入雲。

大樹的樹根,已貫穿山峰,扎入地底。

凌霄峰方圓百裡的空氣中,皆飄浮著一層淡淡的煙霧,仿佛一張張無形的大網,保護著最中心的位置。

即便是一只飛鳥進來,大樹的主人,也能瞬間知曉。

樹冠已入雲頭。

而粗大鋒利的樹根,則已破開山峰與大地,直入幽冥。

幽冥之中,一名黑裙少女正盤膝坐在密密麻麻編制的宛若宮殿一般的樹根之中,閉目修煉。

樹根四周,禁制重重。

其他幽冥生物,別說進來,想要接近都難。

但這名少女,卻是來去自如。

這一晚,少女派去人間的小鬼,終於見到了大樹的主人,恭敬地帶去了感謝。

並且熱情邀請:“我家大王邀請公子下去做客,王宮數千女子已經洗好了玉足,正殷切期待公子的把玩。”

“滾。”

正在與自家大娘子牽手散步的洛青舟,袖袍一揮,直接把小鬼揮的無影無蹤。

“我根本就不認識什麼大王。”

Advertising

洛青舟向身旁的娘子解釋道,隨即又連忙道:“就算我喜歡玉足,也只喜歡大小姐你的。”

剛說完,他已經變成了一具冰雕。

這一晚,他沒能進屋,在嬋嬋那裡當了一夜的小毛驢。

百靈在門外偷聽了一夜。

翌日,大雪停歇。

陽光撥開烏雲,灑落大地。

皇宮內的廣場上,堆滿了積雪。

一群人正在堆著雪人,或者嬉戲追逐著打著雪仗。

今日是小王子南宮飛羽的生日。

女皇沒有邀請外人,只邀請了秦家的人,和凌霄宗的幾人。

大人在走廊上說著話。

小孩兒們,則在雪地裡玩耍。

“嗚嗚……”

這時,雪地中,一名小孩突然哭了起來。

“秦逍遙,好哭鬼,本王子不就是用雪球砸到你的臉了嗎?有本事你也過來砸本王子啊。”

Advertising

已有六歲的南宮飛羽,滿臉得意地道。

一名比他更小的男孩,正站在那裡揉著眼睛哭泣。

“好哭鬼!好哭鬼!”

南宮飛羽一邊笑著,一邊又用雪球砸著。

這時,一團雪球突然飛來,“啪”地一聲,正中他的眼睛。

他剛轉頭去看,第二個雪球又飛了過來,恰好又砸在了他的第二只眼睛上。

“啊!誰?誰敢砸本王子!”

“我!”

一道嬌小的身影,抱著雙臂站在了他的面前,仰頭看著他道:“誰讓你欺負我哥哥的?”

南宮飛羽把眼睛上的雪沫擦拭干淨,雙手叉腰道:“秦時月,本王子也是你哥哥!”

“嘁!”

身穿白色狐裘的小女孩,一臉不屑:“先打過我再說。”

她明明比他小,卻氣勢十足。

南宮飛羽看起來有些怕她,但見四周的小伙伴,和不遠處的父王和母皇似乎都看著這裡,只得握著拳頭道:“最近母皇傳授了我一件新功法,小妹,哥哥已經不怕你了!你要是再敢囂張,哼哼……”

話還未說完,他突然動手,手中“滋”地一聲出現一條雷電,一下子電在了小女孩的身上。

小女孩卻站在那裡,依舊雙臂抱胸,一臉冷傲,一動不動。

雷電在她身上纏繞了幾下,立刻便消失不見。

“就這點本事麼?本小姐可不怕雷電!從本小姐出生時,就不怕雷電!爹爹的雷電本小姐都不怕,何況是你的。”

小女孩滿臉驕傲。

“吃我一記火焰刀!”

南宮飛羽手中“嘩”地燃起一道火焰,隨即一掌劈斬了過去。

誰知那火焰剛到小女孩的面前,就突然變成了藍色的冰雕,仿佛一件精美的藝術品,定格在了半空中。

“無聊。”

小女孩翻了個白眼,隨即纖細的指頭一伸,點在了南宮飛羽的身上。

南宮飛羽頓時變成了一具冰雕。

片刻後。

“哇——”

今日的主角,大炎的小王子,突然被欺負哭了。

“父王,母皇!快來救我啊,時月又欺負我,嗚嗚嗚……”

不遠處的走廊上,幾人看著這一幕,滿臉笑容,似乎早已司空見慣。

不過南宮火月還是有些不服氣,瞥了旁邊某人一眼,低哼道:“一個女孩子,教的這麼凶,以後長大了,誰還敢娶她?”

秦大小姐神色清冷,一言不發。

旁邊的洛青舟笑道:“女孩子就該凶一些,這樣才不會被欺負。”

隨即又寵溺地看著那道小身影道:“沒人娶更好,我養她一輩子。”

南宮火月撇了撇嘴。

“南宮飛羽,快去給逍遙哥哥道歉!”

“我不!我是哥哥,他是弟弟!哪有哥哥給弟弟道歉的!”

“哼,我是妹妹,我還打哥哥呢。你去不去?”

“我……啊!我去,我去!嗚嗚嗚……”

小王子哭泣著走到了另一名小男孩的面前,流著眼淚道歉。

走廊上,小蝶有些不好意思,低聲道:“公子……”

洛青舟擺手道:“不用插手,小孩子的事情,讓他們自己解決。”

這時,道完歉南宮飛羽,突然捏了一個雪團,悄悄向著秦時月的背後走去。

洛青舟連忙喊道:“時月,小心後面!”

一旁的女皇陛下頓時冷哼一聲,譏諷道:“剛剛才說的,小孩子的事情,讓他們自己解決呢。”

洛青舟訕訕,沒敢再吭聲。

洛青舟訕訕,沒敢再吭聲。

女皇陛下頓時酸酸地道:“就獨寵你家寶貝兒閨女吧,哼!”

說完,袖袍一拂,轉身離去。

一旁的秦大小姐,嘴角微微動了一下。

“父王,你偏心!時月打我時你都不吭聲,嗚嗚嗚……”

小王子被秦時月打趴在了地上,哭的很傷心。

洛青舟連忙道:“時月,打輕點,打屁股就行,別打臉。”

隨即又道:“飛羽,男子漢大丈夫,哭什麼?你讓妹妹打幾下怎麼了?剛好就當作煉皮了。你看你父王厲害不?想當初可是被你娘親和你幾個姨姨每天欺負,都沒有流一滴眼淚。”

一旁的秦大小姐,不禁看了他一眼。

另一旁的秦二小姐和南宮美驕,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令狐清竹也看了他一眼。

龍兒笑嘻嘻地道:“公子,你可不一樣,你長大了才被欺負呢,飛羽還那麼小。等飛羽長大了,自然不會再哭了。”

紫霞仙子在一旁道:“飛羽,別哭了,看霞姨來揍你父王,給你出氣。”

誰知秦時月第一個雀躍拍手,滿臉興奮地道:“霞姨,揍爹爹!快揍!把他揍的哭鼻子!”

洛青舟:“……”

這小棉襖,漏風了?

晚宴很豐盛。

白天了鬧了矛盾的小家伙們,晚上又喜笑顏開地在一起玩游戲。

洛青舟教他們的丟手帕,老鷹捉小雞等等,他們都玩的很開心。

吃飯時,女皇陛下在桌下踩著洛青舟的腳,低聲道:“今晚留下侍寢,朕給你准備了好東西?”

洛青舟低聲問道:“什麼好東西?”

女皇陛下冷冷地道:“鞭子。”

洛青舟:“……”

片刻後,女皇陛下又低聲道:“朕,月舞,月影和花骨。”

洛青舟嘴角一抽。

晚飯剛結束,他立刻說自己肚子不舒服,要先走一步。

剛出門,花骨從旁邊走出來,遞上了一件白色的衣裙,柔聲道:“公子,這是花骨給姐姐做的衣服,你拿回去讓她試試。”

洛青舟接在手裡,摸了摸,道:“好手工,花骨,你費心了。”

花骨笑道:“應該的。花骨的命都是姐姐救的,做幾件衣服算的了什麼。”

洛青舟揉了揉她的腦袋,低聲道:“今晚我就不留宿了,明晚過來。”

花骨有些羞澀道:“嗯。”

洛青舟收了衣服,快步離開。

在皇宮門外等待了一會兒,一群人簇擁著秦大小姐秦二小姐走了出來。

幾人上了馬車,回到了秦府。

洛青舟先送秦二小姐回到梅香小園,跟她說了會兒話後,方去了靈蟬月宮。

嬋嬋與小時月已經躺在了床上,嬋嬋正在磕磕絆絆地給小時月唱著他教的安眠曲。

後花園中,傳來了琴聲。

秦大小姐一襲白裙,正坐在涼亭裡,撫著桌上的古琴。

洛青舟走進涼亭,與她坐在了一起,一只手攬住了她的纖腰,一只手故意搗亂,幫她撥著琴弦。

秦大小姐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洛青舟卻一點都不害怕,湊過去對著她絕美無瑕的臉蛋兒親吻了一口,低聲道:“娘子,時候不早了,該回房睡覺吧,我都好幾天沒有陪娘子說說話了。”

隨即又咬著她的耳朵低聲道:“我最近新修煉了一套功法,應該可以抵抗娘子的絕世寶器了,我們試試。”

話剛說完,“哢”地一聲,他突然變成了一具冰雕。

秦大小姐繼續撫著琴,神色清冷,但躲藏在黑夜中的絕美臉頰,不知何時,已染上了兩抹紅暈。

一曲罷,她又坐了一會兒,方起身離開,回了屋裡。

洛青舟連忙跟了進去,推門而入。

房間裡燃著紅燭,飄著花香。

秦大小姐坐在床邊,正神色清冷地看著他。

他連忙過去,蹲在了她的白裙下,殷勤地幫她脫掉了繡鞋。

然後,解下了簾帳……

隔壁房間。

穿著一襲粉裙的百靈,正坐在窗前,晃蕩著一雙雪白可愛的小腳,在望著外面的夜色發著呆。

她嘴裡似乎正在反復念著什麼。

“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

“哎……”

本來小月美驕和大小姐的番外都要寫的。

但斟酌再三,還是沒法下筆。

一是姐妹不能多寫,二是三個人的人設,都已經在正文中表現出來了。

特別是大小姐,不敢寫,怕毀了人設。

每次大小姐出來時,與主角的對話,也都斟酌修改了許多遍,生怕人設不對。

大小姐太完美了,我覺得不能讓人看到她的內心,不然就失去了魅力。

所以,真的不敢給她單獨開番。

因為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寫。

這本書分類在輕,屬於戀愛,主線一直都是大小姐,其他升級什麼的,其實都是為了感情線而添加的,不然只怕幾十萬字就結束了。

所以,大小姐的故事結束了,這本書就算是結束了。

其他的,真的不重要。

從大小姐與主角袒露心意,兩人在一起後,其實就沒有期待感了。

再寫下去也沒有任何意義。

其實直到結尾,追讀都挺好,我完全可以一直水下去的,但故事結束就是結束了,沒必要一直拖著。

不管大家怎麼認為,反正我覺得故事是真的結束了。

大小姐的故事寫完,我也沒有任何寫下去的動力和期待了,再寫下去就真的更混亂和難看了。

所以,就到這裡吧。

感謝大家的一路陪伴,希望大家都可以找到屬於自己的愛情和親情,以及責任。

後會有期。

(本章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